在地上拖出深不見底的尾痕,以排山倒海的雷霆之勢,斬向了她面前的敵人!

角都渾黃的眼眸霎時間暴縮成一點。

「糟糕……!」

巨大的劍刃,將他的整個軀體都籠罩在攻擊範圍之內!

這一刀若是砍實,只怕整個地怨虞都會一刀兩斷!

角都身形暴退,然而這只是徒勞無功,對手的動作如此之快,他又怎麼可能躲得過去?

瞬身之後立刻接上體術攻擊,櫻沖狀態下的少女使出來,比眨眼的速度還快!

說了這麼多,實際上,從春野櫻瞬身到冰角上,到她使出拔刀斬斬向角都時,連零點一秒都沒用上……

而在這一瞬間之後,冰劍的寒鋒便已經逼近了角都的觸手本體。

唰——

作為影級的對手,角都的反應速度絕對不慢,動念之間,無數的黑色觸手已經瘋狂涌動,沖向那巨大的冰劍,試圖以自身身軀攔截住拔刀斬的鋒芒。

接著,角都剩下的三個面具怪物和他的本體同時施展出結印速度最快的忍術,妄圖將冰劍攔下來!

「風遁-風切!」「火遁-小炎彈!」「雷遁-雷球!」「土遁-岩柱槍!」

轟——!

冰劍正面撞上角都本體,發出了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激起了漫天飛揚的迷塵!

咔嚓咔嚓。

櫻手裡的冰劍,即便被查克拉加強了韌性,畢竟只是臨時的加持,被怪力術這麼揮擊出去,終究還是碎成了片片冰渣,只留下她手裡空蕩蕩的劍柄。

阻礙視野的灰塵很快散去,露出了角都狼狽不堪的身影。

「被打得很慘呢……」櫻冷笑著,說道。

破碎的土遁岩柱,凌亂的風遁切痕,焦黑的火遁烤斑以及樹狀的雷遁電紋,映入她的眼帘。

在櫻面前,之前還有幾十米大小的觸手怪物,現在像是被拔了毛的鳳凰一樣,只剩下了不到幾米的核心部分。

大部分的觸手,因為被角都用於攔下這一擊,已經被冰劍砍成了兩段,軟綿綿地散在地上,鋪了厚厚的一層。

而剛才在空中漂浮著的巨大面具怪物,現在的體形也全都縮水了大半,萎靡不振地一左一右趴在角都的肩頭。

是的,一左一右,只剩下兩個……

櫻看得真切,那個使出雷遁的面具怪物,在她的這一擊中,連同面具以及面具后的查克拉源在內,已經被徹底砍成了兩半,毫無生氣地癱倒在地上!

於是地面上已經鋪滿了的觸手斷肢,又加蓋了厚厚的一層……

「看起來,只要把你和剩下的兩個面具同時打倒,你也就徹底死掉了吧?」

少女清冷的聲線說道,刺骨的殺意從唇齒間溢出。

查克拉量已經不多了,剛才的忍術和拔刀斬都消耗了大量的體力,而接下來可能還要應付那個叫飛段的又是打不死的傢伙……

所以,用體術吧。

對手同樣的狀態不佳,因此,光靠體術就足夠了,其他大型忍術能省便省吧!

她的雙手中,凝聚出兩把晶瑩剔透的冰刀出來。

將冰遁性質變化運轉到極致,極低溫度下,冰刀的硬度本已經極高,甚至達到了莫氏硬度8左右,而在經過血繼限界的查克拉加持后,硬度更是堪比鑽石!

那雙漠然而不帶一絲感情的翠綠眸子將冰冷的視線投向不遠處萎靡虛弱的角都。

不能給他喘息的機會。

「現在就解決掉你。」她薄唇微啟,輕輕說道。

身體微微前傾,腳下踩地,準備發力——

啪!

妖靈狂潮 卻猛地一腳踩空!

角都的黑色觸手,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通過地下的途徑游到了她身下,蝕空了她身下的地面,從她的腳下瘋狂纏繞升起!

出乎意料……被逼成這樣的角都還能分出餘力來對她進行偷襲!

是在她瞬身出現的一瞬間,就將觸手伸進土地里,打算從地下偷襲她嗎?

春野櫻馬上意識到了這一點。影級強者的戰鬥意識果然不容小覷……

而這個時候,堅韌綿長的觸手線,從櫻腳下迅速延伸出來,從腳踝處探上去,纏上小腿、大腿,繞過胯部,裹住腰間和胸口——胸部頓時漲了一圈——以及手臂,瘋狂生長的黑色細線很快將少女的身軀牢牢綁住!

「哼……」少女唾棄地哼了一聲,「雕蟲小技!」

「冰遁-寒霜戰甲!」

被觸手綁住雙手之前,櫻便已經結完印,施展出了忍術。

那天與佐助交流過之後,她突發靈感,把冰遁鎧甲進一步升級變化之後,便得到了現在這個忍術。

為了追求行動的方便性和靈活性,她把冰遁鎧甲的防護區域進一步縮減,變成只在要害部位形成冰甲,這並不足以將她從觸手捆綁中解救出來。

但是,寒霜戰甲附帶的冰遁性質變化才是關鍵……那股極冷的寒意,通過戰甲傳遞到觸手身上,不需要一秒鐘,便很快將觸手凍僵、凍硬乃至凍到發脆。原本堅韌得不可思議、勒得她皮膚生痛的觸手,現在便只需輕輕一碰就碎得滿地都是。

咔嚓!極低溫度下,即便是原本堅韌無比的觸手也變得玻璃般硬脆!

角都的這一招,只是浪費他所剩不多的觸手罷了。

這一招,除了噁心一下她,讓她感到心裡發毛、一陣陣難受以及雞皮疙瘩狂起以外,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黔驢技窮了嗎?

居然連趁機攻擊我都沒有做?她心裡想著,一邊抬起頭,凝神望向角都的方向。

卻發現角都的身影……

已經消失不見!

(22.保底更新完成,晚上還有加更。) 角都逃走了嗎?

春野櫻一瞬間有些愕然,瞪大了眼睛望過去,仔細觀察著他留下的蛛絲馬跡。

很快便隱隱感應到在地下挪動的查克拉源——角都並沒有離開戰場!

「藉助剛才的進攻掩護,逃到地下,用土遁忍術在地下行動嗎?」

她微一蹙眉,便意識到了角都在幹什麼。

是「土遁-潛航之術」或者「土遁-土龍隱之術」吧?

應用土遁,在土地中自由行走的忍術。

在這麼近的距離上,萬一櫻來一發水遁-風刃激流,即便角都預判了她的忍術,也要躲得手忙腳亂。

所以他乾脆躲到地下去。

櫻這下有點頭痛了……這是猥瑣流的打法嗎?

一直藏在地里的話,要怎麼打他呢?

然而角都也在同樣的頭痛。

一般這樣的地下行走,下一步動作都會接土遁-心中斬首之術,但是剛才角都的觸手已經嘗試過從地下發動進攻了,效果並不理想。

櫻身上那具晶瑩的冰甲,還在散發出懾人的冷氣,剛才末端被凍斷的觸手現在已經縮回本體里,斷面上的冰渣提醒著角都,不要與她進行貼身的近戰。哪怕是偷襲,也討不了好處。

但是他不可能無限期地躲在地下。

雖然春野櫻心裡,已經把他的不死之身無限拔高,極為忌憚了,但是角都清楚自己並不是真正的所謂不死之身,只不過仗著自己有地怨虞和數個心臟,比別人更多幾條命、更難死而已。

剛才的水遁-風刃激流和忍體術-拔刀斬,已經消耗了他的兩個心臟和大量地怨虞,因此少女忌憚他的同時,角都也同樣對於如何應對春野櫻而感到棘手。

要怎麼辦呢?

角都的思考時間並不多。擁有心臟也就意味著需要呼吸,而在地下行走是得不到新鮮空氣的,他必須及時想出對策……

對方的弱點是什麼?無論忍術、體術還是反應速度、移動速度都毫無破綻。

查克拉量和體力偏低嗎?沒錯,從年齡和體型以及查克拉的感應上看,貓臉少女都不是查克拉量多的類型。角都確實有印象,在使出那招拔刀斬之後,春野櫻已經開始微微氣喘了。

她是綱手的弟子,擁有可以儲存查克拉的陰封印,所以到底還剩多少查克拉並不好推算,但是從這幾招對抗當中看,應該也已經所剩不多了……

不過耗下去同樣有個問題,木葉的忍者大概很快也會趕到這裡了,不知道他們還有多少人,再打下去恐怕會比較麻煩!

惡少,我不嫁 轟——!

在角都思考的同時,櫻已經漸漸感知到了他的位置。

「忍體術-星炮錘!」

少女的拳頭轟在地面上,忍體術如山嶽般的巨力頓時將整塊大地轟然打碎,大片的土塊瞬間翻開,飛濺散落,如櫻花般綻放飛舞!

如果是原著的春野櫻的話,這一招應該叫做「櫻花沖」才對。

角都知道她使的忍體術是綱手傳下的怪力,一拳下來就是萬鈞之勢,沛然難擋,即便躲在地下也有危險,當下不假思索地往前一竄,避過了只是粗略定位的這一擊。

轟轟——!

追著黑色觸手的尾巴,櫻接連的兩記重拳在地上又轟出兩個大坑,但角都嫻熟的土遁卻讓他屢屢躲了過去。

「我的遠程感知能力不夠精確……」少女咬了咬下唇,心裡想道。她的感知雖然敏感,但是範圍很小,稍微遠一點的距離就不怎麼准了,因為根本定位不準泥鰍般的角都。

她的呼吸漸漸急促起來,耳旁的鬢髮被汗水打濕,貼在臉頰邊上。鼻翼微微煽動,胸口不停地大幅起伏。

便停下了這種無意義的打地鼠遊戲,微微歇息,平復起了急促的呼吸。

正如角都所預想的,她的查克拉也已經消耗得不少了。再這樣打下去,也只是空耗體力而已。

不過,角都在土裡憋氣的時間也過了大半。

黑色觸手陡然從土裡冒出,櫻腦里電光急轉之間做出了反應,念頭剛起的同時手上便有了動作——

「冰遁-燕吹雪!」

兩枚冒著寒氣的冰飛鏢隨著忍術的完成而憑空出現,少女縴手連揮,飛鏢疾速射出,宛如疾風驟雨般化作兩點寒星,激射向角都的觸手。

噗噗!

眨眼之間,冰飛鏢便筆直地插入進觸手團中,將一團亂麻的黑色觸手砍成無數斷線。

居然得手了……!

忍術的順利建功反而讓櫻猛地一驚,瞬間意識到那團觸手不過是角都的虛招而已!

而角都的真身,卻趁著這個機會出現到了櫻的身後——

「火遁-炎彈!」

——瞬間使出了發動速度最快的忍術!

春野櫻根本沒有回頭,櫻吹雪落空之後,她已經敏銳地察覺到了身後查克拉的異動,炎彈的施展速度快得驚人,她根本沒有回頭的空隙,若不是身上還有寒霜戰甲,炎彈熾熱的火力只怕已經灼傷了她的背部!

聞到一縷飛揚的秀髮被火遁烤焦的臭味,櫻手上已經完成了結印。

「冰遁-魔鏡冰晶!」

以剛發射出去的冰飛鏢為坐標,少女的身形瞬間閃現,消失在原地。

蓄謀已久的火遁沒有建功,只擊中了一個殘影,角都卻沒有失望,倒不如說,目前為止櫻的反應都在他的意料中!

「果然是那招冰瞬身嗎?」角都露出了瞭然的笑容,肩上的面具觸手怪,便在這瞬間完成了它的忍術!

少女出現在冰飛鏢上面的同時,面具怪物接連使出的土遁忍術,也從飛鏢插入的地下猝然隆起——

「土遁-土隆槍!」

轟隆!

低沉的破土聲中,兩根飛速升起的堅硬岩柱,蠻橫地撞碎了地上的兩枚冰飛鏢,直插春野櫻的腳下。

剛硬的岩柱頂端是鋒利尖銳的岩刀稜角,擊破的冰飛鏢的瞬間,便將春野櫻腳底的鞋子洞穿。

面對連綿不斷、片刻不得停歇的連招進攻,少女的臉色不變,開啟了櫻沖狀態的她反應快得超乎角都想象,即便敵手的忍術接踵而至、幾乎沒有留下一絲空隙,但是終究土隆槍崛起並擊破飛鏢還是消耗了時間。

這就已經足夠。

貓臉少女面具下的表情泰然沉著,一雙平靜的眸子只是波瀾微盪,便瞬間化為平靜。

她沒有更多的動作,只是維持了手上結印的姿勢,查克拉瞬間流轉,湧向腳底皮膚,裹住纖足,脫去被捅穿的涼鞋,變化作新的寒霜戰甲的晶瑩冰鞋。

咔!

冰遁性質變化發揮到極致,溫度直逼零下一百多兩百度的冰塊,莫氏硬度已經達到了8的層次,再經由冰遁查克拉的加強,甚至能突破莫氏硬度9,達到與鑽石相仿的程度!

堅硬的花崗岩石柱與更堅硬的透明涼鞋相撞,發出一聲尖銳的碰撞聲,後者毫髮無傷,甚至連划痕都沒有出現一道。

春野櫻腳下用力,便藉機站到了岩柱頂部。

抬頭,迎面而來的,是角都接踵而至的第三發風遁忍術。

(第三更是為wyk060220加更!求訂閱,求推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