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看諸葛輕狂在外面是牛氣哄哄的狂人,誰都不放在眼裡,誰都敢踩,可是在北堂怡的面前,那就是一個秒慫。

放眼偌大的京城,估計就只有北堂怡一人能夠做到。

「是嗎?」

北堂怡似笑非笑的看著諸葛輕狂,諸葛輕狂心裡咯噔一聲。

「那個,媳婦,是這樣的……」

諸葛輕狂自然不好意思在大庭廣眾下說出來了,於是湊在了北堂怡的耳邊小聲地說道。

後者聽到諸葛輕狂的解釋以後,腦海里浮現了一些畫面,瞬間臉頰緋紅。

「哼!流氓!」

北堂怡啐了一句,便是不再計較。

看他們兩這樣子,也知道,諸葛輕狂要了藥方,用在哪裡了。

「小五,你確定也要我說嗎?」

秦穆然臉上帶著笑容,道。

「我有什麼的!沒有!」

韋武心一揪,強裝淡定地說道。

「是嗎?那我就說了…….」

「別,老大,我是你小弟,何必相愛相殺呢!我錯了,這杯我自罰!」

說著,韋武連忙將面前的酒一飲而盡,算是認錯。

「這還差不多!」

秦穆然嘚瑟地笑了笑,這才罷休。

不過,他罷休了,韋武身旁的龍女可沒有那麼容易罷休。

「韋武,你有事瞞著我?」

龍女陰沉著臉,殺氣澎湃地說道。

「沒….沒有!」

韋武嚇得連忙解釋。

「等結束以後,看我怎麼收拾你!」

龍女看著眼前這麼多人,也不方便發作,警告一句,便是不再搭理。

韋武求救地看著秦穆然,秦穆然慫了慫肩膀,表示愛莫能助。只留的韋武一人鬱悶。 我把章節調了一下,看着一章開頭看不懂,可以調到上面一章看看!

“這是什麼鬼物?竟然連我們郝家的尋龍訣竟然都不起一點作用?”

郝大寶本就是一個固執的人,自然不會被其他人的一兩句話勸住,衝到那黃泉鬼臉面前和其大戰起來。

然而他才鬥了兩三個回合,立刻心中一驚,發現鎮壓萬鬼,百試百靈的尋龍訣竟然沒有一點用處。

不僅如此,他敏銳的感覺到自己融合萬鬼煉製的假詛咒之體中的力量竟然在一點點的被黃泉水吸收着。

隨着時間的過去,一股疲憊感漫上他的心頭,同時他察覺到黃泉的力量正在不斷地增大着。

“難道真的要死在這裏了?”

郝大寶用僅存的力量控制着黑龍擊向黃泉面孔,巨大的龍爪將黃泉面孔打出一個個泛着漣漪的空洞,但很快在郝大寶驚訝的目光下那些空洞恢復了原狀,而黑龍也漸漸消散在空中。

郝大寶望着眼前的一切,感受到身體越來越沉重,心中不由升起一絲絕望。

“原本以爲我擁有的力量已經足夠可以保護我身邊的人,沒想到到頭來還是一個弱者!難道說我做的這一切都是無用的麼?”

一時間,郝大寶眼前浮現出父親郝仁嘆息的情景,回憶起歐陽若蘭不甘的倒在自己的面前,想起雪莉的笑靨,還有趙小川掉入黃泉的場景。

幾種片段不斷地在郝大寶眼前浮現着,郝大寶頓時心中升起一絲無奈感,放棄了對身體的控制,直直的向着黃泉墜去。

“也許,這樣也不錯!只要不用活的這麼累了!”

郝大寶看着渾濁的黃泉水,慢慢地佔據自己的視線,閉上了眼睛。

“郝大寶,你個王八蛋!在發什麼呆?快點過來啊!不要就這麼放棄了!”

正當郝大寶放棄時,歐陽琪琪的哭喊聲在遠處響起。

郝大寶倏然睜開眼睛,轉頭看向歐陽琪琪,頓時心頭一震,心中升起一絲不甘。

“不,我不是一個弱者,我要成爲一個強者,我要得到大家的認可!我要保護我想要保護的人。”

這個念頭剛冒出,郝大寶渾身的黑紋再次蠕動起來,他的身上衣衫爆開,身上的龍紋化作一條盤龍將他包裹起來。

“執念化爲信仰?這郝大寶竟然突破到信仰境了?不過還是太遲了!”賈志文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但隨即看到郝大寶身體繼續向着黃泉中墜去,不由搖了搖頭。

另一邊,歐陽琪琪身旁的歐陽臉上也閃過一絲驚容。

“琪琪,你喜歡這個胖子?”歐陽突然開口。

歐陽琪琪一愣,轉頭看向歐陽,焦急道:“爸,現在不是說這個時候,大寶他。。”

“回答我是或者不是!” 駙馬,請回自己家 歐陽語氣虛弱,但語氣中卻充滿了強硬。

“喜歡~”歐陽琪琪猶豫了片刻,咬牙說道。

“我明白了!”歐陽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道:“琪琪,爸這些年做了不少錯事,能在最後得到你的一聲“爸”就心滿意足了!”

歐陽琪琪皺眉看着歐陽,餘光又焦急地看着郝大寶,臉上露出了爲難的神色。

“女大不中留啊!”歐陽搖搖頭,上下打量着歐陽琪琪,輕笑道:“沒想到我的小琪琪已經變得這麼大了,就是可惜若蘭。。”

說道最後,歐陽的聲音低沉了下來,隨即猛然看向郝大寶,隨後左手推開歐陽琪琪,在歐陽琪琪驚訝的目光下,用右手扣掉了左眼中的天眼珠。

失去了天眼珠歐陽,皮膚瞬間乾癟了下來,整個人彷彿一瞬間蒼老了幾十歲。

“爸!你做什麼?”歐陽琪琪驚聲叫道。

歐陽轉頭看着歐陽琪琪,眼神中露出一絲不捨,乾笑道:“琪琪,爸這一生最後悔的事情就是當初沒有守在你媽身邊。只希望現在做的事情可以彌補當年做的錯事!”

說完,歐陽升起一口氣,握着天眼珠的手狠狠地向前一甩,直至飛向快要掉入黃泉中郝大寶。

“天眼珠!該死的,這老頭果然私藏了天眼珠!”

骨德根本不相信之前天眼珠消失了,在人羣中一直在盯着歐陽,想要尋找機會奪取天眼珠,如今看到天眼珠向着黃泉中的郝大寶飛去,頓時大喝一聲,沖天飛起。

在黃泉的最上空,蘭天俯視着下方的腐屍和人羣大戰着,剛纔震動正是他引起的。

當他看到歐陽扔出天眼珠後,頗然大怒道:“歐陽,當年果然是你私吞了天眼珠!虧我還如此的信任你!”

說完,蘭天像只蒼鷹俯衝而下!

人羣中,金輝和瀟然皺眉看着將要掉入黃泉的郝大寶低聲交談着。

“金輝,我們去就郝大寶?”瀟然道。

“爲什麼?”金輝道。

“他是郝叔的兒子!”

“不過是一個廢物而已!”

“金輝,我知道你對於郝叔將龍骨給自己的兒子心存不滿,但是現在情況危急,我們。。”

“要去你去!”

瀟然冷冷地盯着金輝片刻,心中嘆息一聲,但是腳下卻並沒有動!

“你們在吵什麼?”

正當兩人僵持時,一個聲音傳來,兩人身體一震,轉頭望去,臉上充滿了震驚。

“恩?那是郝兄的兒子!該死的,你們在這麼發什麼呆?難道忘了御鬼盟的規矩了麼?”

那人很快便注意到了郝大寶,憤怒的對兩人罵道,身影一閃,消失在原地。

一處不起眼的腐屍堆中,蘭雨欣憂鬱的看着化爲女人面孔的黃泉水。

在她旁邊,蔣舟舟,應該說是黃大師在褡褳中不斷在周圍撒着一些黃色的粉末,那些腐屍看到黃色的粉末後立刻繞到行走。

“喂,丫頭,你和那黃泉中的怨靈是什麼關係?看起來你好像隱瞞了我什麼?”黃大師開口道。

“和你無關!”蘭雨欣嘴巴沒有張開,聲音從她的腹部傳出。

黃大師自討了個沒趣,剛想說些什麼,頓時看到一道白線衝向郝大寶。

“臥槽,密宗天眼珠,這種祕寶怎麼會出現在這裏?等等,它怎麼向着郝大寶那個傢伙飛去了,這種祕寶必須由我的小徒弟繼承才合理啊!”

黃大師驚呼一聲,沖天而起,向着天眼珠飛去。

蘭雨欣看着黃大師離去,幽幽的嘆了口氣,看着周圍地上的黃色粉末,沉默了下來。 終日打雁,終被雁啄,今日韋武總算是體會了一下什麼叫丟了夫人又折兵。

太虧了!

秦穆然不僅沒事,反而自己要遭受龍女的問責。

韋武和龍女經歷了幾件事後,兩個人的感情突飛猛進,再在龍天正和韋家的有意撮合下,現在兩個人也是談起了戀愛。

別看韋武平常囂張,可是暗地裡也是個不折不扣的妻管嚴,對龍女可以說是言聽計從,現在被秦穆然這麼說,可倒好,龍女直接刺骨的寒冷傳來了。

「老大,你害慘我了!」

韋武苦著臉看著秦穆然說道。

秦穆然幸災樂禍地笑了笑:「你別賴我,要怪就怪你自己,我是無辜的!」

「龍女,剛才都是我們兄弟幾個開玩笑呢,沒有的事情,別當真!」

秦穆然看著龍女,淡淡地說道,算是給韋武化解危機。

「是!就是!我們開玩笑呢!對吧,諸葛大哥。」

韋武急忙看向諸葛輕狂,瘋狂朝他眨眨眼暗示。

「是!那是!我們就是為了烘托喝酒的氣氛。」

諸葛輕狂也怕龍女當真,到時候受苦的可是韋武,也是連忙道。

「哼!回去再收拾你!」

龍女在韋武的耳邊小聲說了句,後者臉色瞬間變得如同苦瓜色一樣。

有了這麼一個小插曲,很快,大家也都開始熱情了起來。

秦穆然,諸葛輕狂和韋武直接就是玩起了行酒令,不過相比於諸葛輕狂和秦穆然,韋武在這方面就差了點,輸的總是他,而他也是連續灌下了不少的酒,瞬間就感覺頭腦昏漲漲的。

「小五,繼續來啊!這才幾杯,就不行了?」

秦穆然看著眼睛已經開始迷離的韋武,笑道。

「誰說我不行的?男人不能說自己不行!」

韋武擺了擺手,強撐著道。

「韋武,你別喝了,你醉了。」

龍女在一旁提醒道。

「胡說,我沒有醉!我還能喝!」

韋武反駁道。

「那再來!」

秦穆然笑了笑,今天這幾個傢伙這麼對自己,那就在喝酒上碾壓他們。

一輪行酒令結束,又是韋武輸了,韋武將面前的白酒再次一飲而盡。

這一杯酒直接成為了壓垮他的最後一個稻草,韋武直接撐不住了,整個人趴在了桌子上面,呼呼大睡了起來。

「哈哈哈!這才幾杯就不行了,真的菜啊!」

諸葛輕狂看到韋武這樣,笑道。

「剛剛還跟我吹牛逼,說自己能夠喝趴我,就這樣,是自己喝趴自己吧!」

秦穆然同樣也是笑道。

「他不行!來,兄弟,咱們兩個好好喝!」

諸葛輕狂覺得不過癮,直接站起身來,拿著酒來到秦穆然的身旁,摟著秦穆然的脖子,滿身酒氣地說道。

「來!咱們乾杯!感謝諸葛大哥今天的盛情款待!」

秦穆然舉起酒杯,敬了諸葛輕狂一杯。

「秦老弟,你哥哥我跟你說實話,我從來沒有佩服過誰,你是我第一個打心底佩服的!有你這樣的兄弟,值!真值!」

諸葛輕狂迷離著眼睛,口齒也有些不清楚。

「來,走一個!」

秦穆然朗聲大笑,兩人碰杯一飲而盡。

接下來,酒過三巡,諸葛輕狂也是喝晃了,被北堂怡強勢制止,這才罷休。

不過秦穆然除了頭稍微有點暈以外,沒有什麼感覺。

這點酒,還不足以讓他有什麼。

跟北堂怡和龍女打了個招呼,秦穆然便是帶著陸傾城離開了四九會所。

在門口攔了一輛計程車,兩人坐上去,便是向著燕京大酒店而去。

回到房間,秦穆然直接噗通一聲,趴在了床上。

「秦穆然,你身上都是酒味,臭死了,給我起來!」

陸傾城在後面拉著趴在床上的秦穆然,說道。

「我不!我困!我要睡覺!」

秦穆然眯著眼睛,懶散道。

「不行!你給我洗澡去!」

陸傾城也是有輕微潔癖的,秦穆然這樣,哪怕是在酒店,她也不會允許。

「我不!」

秦穆然擺明了隨你怎麼說,我就是不動。

「你去不去!」

陸傾城看秦穆然給自己耍無賴,索性直接放棄,氣鼓鼓地說道。

「不去!」

秦穆然側著臉,頭都快要凹陷進枕頭裡,美美的說道。

「那我就去沙發睡了!你一個人睡吧!臭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