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懷正義感的洛麗亞小姐此刻就站在礦洞前,她打算幫助礦工們消減一下狗頭人數量,絕對不是因爲一血送在這裏,至今念念不忘想要報仇。

負責守衛礦洞的民兵指揮官攔住了少女的去路,他表示前面對於柔弱的蘿莉來說太過危險。

“小女孩,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去別處玩吧。”他如此說道。

洛麗亞眯起眼睛打量着對方,經由戒指傳遞的信息十分緩慢,數秒後粉毛蘿莉才得知他的等級。

十級的灰名一隻——低於自身八級以下則呈現爲灰色,可以隨便秒殺的差距。順便一說,愛麗絲的等級爲骷髏,這是由於她高於洛麗亞八級以上,無法判斷等級。

幸而民兵指揮官遇到的只是一隻普通蘿莉,不會由於被攔個路就覺得人格受到踐踏,繼而怒起打臉殺人什麼的。

洛麗亞伸出小手,掌心向上凝聚起魔法球,在紅色的魔法球成型後隨即打斷了施法。

儘管在艾澤拉斯魔法並不神祕——達拉然魔法國一抓一把法師,但會魔法至少代表了有實力對付那些討厭的狗頭人。

民兵隊長楞了一下後隨即讓路放行,他聽說法爺和法娘脾氣都不太好,一旦被懷疑實力,他們就會用冰槍術biu你一臉。

由於擁有大地守護者的祝福,洛麗亞在錯綜複雜的礦洞裏總能直覺般地找到最佳路線,不久後她就穿過人類控制的區域,在一個礦洞中看到了兩隻狗頭人,這些不到一米高的猥瑣生物頭上插着點燃的蠟燭,揮舞着礦工鋤正在採礦。

明明是生活在地下的生物,視力卻出奇的差,不但要依靠蠟燭照明,甚至完全沒有注意到十米開外的洛麗亞。

這反而讓準備潛行的洛麗亞愣住了,粉毛蘿莉摸出一把在鐵爐堡購買的優秀品質單手錘,乾脆就這樣走了上去。

點滿躡手躡腳天賦的她走動起來完全無聲,直到站在了某隻狗頭人身後,依然沒有被發現。

有些詫異的粉毛蘿莉看看手中的單手錘,又低頭看看身前的狗頭人,避開蠟燭的位置把錘子砸了下去。

將近二十級的差距使碾壓效果出現,狗頭人不出意料的被開了瓢,紅紅白白的濺了洛麗亞一身。1

另一隻揮舞着礦鋤工作着的狗頭人被西瓜裂開一樣的聲音吸引了注意力,轉頭卻看到一個渾身紅白的小人類站在同伴的屍體前,宛如浴血的魔神一般。

“喂喂,誰是魔神啊魂淡。”這麼說着的洛麗亞將錘子飛出,正中尖叫着逃跑的那隻狗頭人。

pia

又開了一個瓢。

不等洛麗亞思考一下爲什麼人類可以對其它長相不同的生物(主要是不好看的那些)如此殘忍,或者抱怨一下那些紅紅白白的黏黏的很不舒服,受到驚動的狗頭人成羣結隊的冒了出來。

雖然雞肋的魔法投擲可以形成彈幕分裂攻擊,但三秒的施法時間以及不能移動施法卻會讓她被打上無數下——大概死不了但必然會很痛。

從裙下摸出一顆祕銀破片手雷扔了出去,在漫天零碎飛舞之中,洛麗亞遊刃有餘地撿起剛剛擲出的單手錘,開始了自己的血腥復仇。

雖然這些狗頭人和仇人多半沒什麼關係就是了。

緩慢地沿着礦道推進,哪裏人多就往哪裏扔手雷,之後再用單手錘將那些倖存的、近身的和逃跑的狗頭人一一撂倒。

洛麗亞感嘆着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已經變的如此強力,完全沒有欺負新手小怪的自覺。還好,尚算清醒的她只扔了對生物殺傷力強的手雷,沒有情不自禁的在礦洞中使用工程炸彈。

清空幾條礦道後,粉毛蘿莉開始往回走。並不是由於良心發現什麼的,而是用來裝蠟燭的大口袋已經再也塞不下了,不想把那些粘着各種零件的蠟燭裝進裙子裏的小包,無利可圖兼之有些無聊的她打算回去了。

“真是空虛啊,報仇什麼的,”二十五級的蘿莉作世外高人狀感嘆道。

這麼快?守在洞口的民兵隊長藉助着洞內昏暗的火光發現了洛麗亞,正當他猜測這隻法娘是不是迷了個路就乾脆返回時,進去時是全粉,出來時全紅點綴些白的洛麗亞拖着大口袋,倒拎着單手錘走到了他面前。

將口袋中的蠟燭傾倒而出,洛麗亞伸手說道:“給錢。”

“呃……”

法爺和法娘不是以嫺熟精湛的控制技能和強大的遠程法術克敵制勝的麼?所謂的法爺花叢過,片葉不沾身其實是騙人的麼?還是說眼前的少女其實是達拉然地下祕密教派,傳說中的第四系法師——*派的傳人?

槽點太多,隊長他一時間竟無語凝噎。

無奈,揮揮手示意一旁滿臉蛋疼表情的臨時工過來清點蠟燭。不久後隊長將35枚銀幣遞到了洛麗亞手中。

“好少啊。”看着手中的一把銀幣,掃蕩了四百多隻狗頭人,還辛苦自己親自彎腰在果醬中摸索蠟燭的洛麗亞自言自語道。

看着洛麗亞依舊磨磨蹭蹭不離開,態度大變的隊長開口說道:“小姐,您一定很難受,南面有個池塘,水很乾淨。”再待在這就要把森林裏的狼羣引過來了,管你洗不洗,隨便去哪快走吧。

“唔,一次性掃蕩那麼多沒有排行榜獎勵或者額外獎金和禮包?”依然伸着手的洛麗亞提示到。

非常上道的隊長恍然大悟地說道:“是的,有排行榜獎勵。小姐,恭喜你登上了屠狗天榜前十位,這是一金幣獎勵。”

雖然心說這天榜真不值錢,洛麗亞還是愉快的接過了一枚金幣,她照例地賣個萌回以一個甜笑。

看着渾身浴血,頭髮上還掛着不明零件的蘿莉那純真的笑容,隊長他受驚了。

……

抄近路前往東谷伐木場的安妮大意了,看着身後一長串的狼和熊,嘆了口氣的她鬆開山羊的繮繩,在奔馳的羊背上熟練的裝填着彈藥,洛麗亞送的後裝式火槍確實好用多了。

雙腿夾緊羊背,扭身射擊。

每一股拖曳的硝煙都帶來一隻野獸的死亡,然而安妮卻高興不起來。

並不是同情追擊自己的野獸,她是一名獵人,而非德魯伊。

安妮所憂鬱的是自己彈無虛發的射擊技術,以及近來領悟的騎射技巧。

作爲一名獵人,不論是偏向於寵物鍛鍊,追求人狗合一的獸王系;專注於各種陷阱和追蹤技術,夢想拿起斧頭近戰可虐戰士的生存系;或者最大限度提升自身攻擊技巧,二百米外能爆菊的射擊系。在大成之前,對寵物的依賴都非常重,大成之後,寵物也是不可或缺的好夥伴。

面對一羣相對自己來說十分弱小的野獸,普通獵人能夠讓寵物頂上去,自己在後面輕鬆寫意的喝茶聊天,隨手開上幾槍就能解決。

然而養啥啥跑的安妮一直以來都是一個人在戰鬥着,在溼地時,面對一隻等級差不多的普通野獸,愛麗絲用秒的,洛麗亞用炸的,幾下就能解決。

而沒有寵物的安妮卻不得不到處放風箏,不知不覺間射擊精度大幅提高,就連跑位也開始變得犀利起來。

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沮喪。

搖搖頭揮去心中的鬱悶,安妮再次裝彈、舉槍、瞄準、射擊。

嘖,就連裝彈速度都變快了。

槍聲響起,又一頭大灰狼倒了下去。

……

水晶湖北畔,抱着人偶的愛麗絲單手操作一挑魚人部落中。

不久後魚人部落安靜的全滅了,現場哪怕連一滴血也沒見到,它們全部窒息而死。

而關鍵的任務物品也放在了愛麗絲腳下,從一開始就沒有移動過的她撿起地上的水晶藻葉,轉身向閃金鎮的方向走去。

愛麗絲對將植物煉製成各種奇妙藥劑的學問很感興趣。

******************************************************************************

注1:npc沒有暴擊,但有碾壓效果,發動概率主要由等級差決定。2

碾壓:三倍傷害,無視躲閃、招架和格擋。

注2:其實取決於防禦等級,在對方沒有裝備加成下,等級越高碾壓越容易發動,但一身十分犀利裝備的坦克幾乎不會受到碾壓。3

注3:ctm版本後已經沒有防禦等級了,防禦等級數據感興趣請自行度娘。4

注4:爲註解寫註解很有趣。 會和的地點定在閃金鎮外,通往東谷伐木場的大道上。

最先到達的是愛麗絲,觀摩了隱形藥水配置過程的她對鍊金術更加感興趣了。她用多餘的水晶藻葉向地下鍊金師威廉·匹特換取了一本入門教材——《三十天速成採藥學和鍊金術指南》

不久後安妮也到達了,她牽着兩匹馬,一匹身掛馬甲的精銳黑色戰馬,一匹棗紅色的小馬。前者是爲愛麗絲準備的,而後者十分溫馴,雖跑的不快,但卻十分聽話,是專爲洛麗亞準備的。

“買好了?”愛麗絲擡起頭看了安妮一眼,輕聲問道。

安妮用鼻音短促回答道:“嗯。”

一時間無話可說的兩人安靜下來,旅途中一直是這樣的,洛麗亞不在的時候,氣氛就會略顯尷尬。

半晌,把獵人常見寵物圖鑑翻遍的安妮問道:“在看什麼?”

“喏。”愛麗絲擡起手中的書本,將封面展示給安妮看。

“喜歡鍊金?”

“嗯。”

“……”

談話再次中斷,就在安妮心想對方十分無趣,看起來完全沒有改善和自己關係的想法時。愛麗絲放下手中的書本走近安妮,將懷中的人偶遞給她說道:“借你玩一會兒。”

這到底算成熟還是幼稚?

安妮爲愛麗絲幼兒園小朋友般的示好方式感到哭笑不得,然而想到這是對方從不離身的心愛物品,她鄭重地接了過來。

“謝謝……我們一起玩吧。”安妮鬼使神差般地脫口而出,想要後悔卻已來不及了。

愛麗絲的眼睛亮了起來,她有些激動的說道:“我們來給小愛換衣服吧。”

“……”

“你看,這套是原版的,這套是我自己做的,果然不好看吧。”

“……不,還不錯。”

“這件公主裙是洛麗亞做的,我很喜歡。”

“居然連**都有,看起來好厲害。”

“是吧是吧,你也來試試。”

“是這樣嗎?”

……

洗完澡換好衣服順便吃了個燒烤的洛麗亞沿着大路優哉遊哉地晃向閃金鎮,作爲一名隊長(自封的),她有意讓隊伍中兩名關係緊張的笨蛋單獨相處一下——儘管其中一個還在漫長的入隊考察期中。

在溼地旅行時,兩隻笨蛋有時明明是想和對方說話,卻非要拉上自己中轉一次,但願經過此次的獨處後能夠好轉一些。

唔,能夠正常的對話就好了,也不枉自己爲打發時間而吃掉了將近半頭狼,這麼想着的洛麗亞腆着小肚子朝會合地點踱去。

行至小鎮外,只見路人紛紛露出一臉被治癒的笑容,三三兩兩地討論着什麼,不遠處還有幾個圍觀羣衆朝着道路一側的草地指點着。

銀髮和金髮的少女跪坐在草地上,四周散落着小巧的衣物和裝飾品,而兩名少女正饒有興致的爲人偶搭配着各種衣服,清脆的咯咯笑聲陣陣傳來。

洛麗亞面色詭異地凝視片刻,轉身就走。

……

“所以說幹嘛要逃跑,沒看到我們朝你招手麼。”騎在山羊上的安妮抱怨道,兩條腿的蘿莉很明顯跑不過四條腿的坐騎,她很容易就被追上了。

正是因爲你們招手我才跑的,這麼想着的粉毛蘿莉決定潛行,然後還沒等她完全消失,就被另一側騎在馬上的愛麗絲俯身一爪拍在頭上打了出來。

“一起玩吧,洛麗亞。”愛麗絲邀請到。

洛麗亞暗自思量,這裏離事發地點不過兩百多米,周圍也沒有可以躲藏的障礙物。想到遠處或許在朝這邊指指點點的路人,洛麗亞做出害怕的樣子說道:“兩位大姐姐,你們找洛麗亞什麼事?要錢的話洛麗亞會給你們的,請不要欺負我。”

說着,洛麗亞戰戰兢兢地取出幾枚銀幣捧在手心中,稍微露出不捨的神色,卻還是顫抖着遞了出去。活脫脫一副被敲詐勒索的無助少女模樣。

“別鬧了。”拍打着洛麗亞的腦袋,愛麗絲一把將粉毛蘿莉提了起來,放到自己身前。

嘖,力氣意外的大啊。

“我真的不認識你們,我怎麼會認識大庭廣衆之下玩人偶的人。”洛麗亞哭了起來。

“好了,那麼遠看不到了。”安妮打斷了洛麗亞的深情痛哭。

擦擦並不存在的淚水,粉毛蘿莉撇撇嘴道:“早說啊笨蛋。”

“要玩嗎?”將人偶從身後遞給洛麗亞,愛麗絲再次問道。

抱住小愛麗絲,洛麗亞紅着臉扭捏說道:“這種事情要等晚上沒人的時候再做嘛,我做了一套新衣服,早就想給她換上試試了”

“……”x2

……

所謂系列任務,大部分時間其實是用以跑來跑去找人的,來到馬科倫農場的三人找到了託托米的家——位於農場建築羣的中央,十分華麗的一幢屋子。

自從不久前溜出去被發現後,託托米已經完全被拘禁了,甚至連人際交往都不被允許。

“遠道而來的小姐們,你們恐怕不能見他。”託托米的母親,馬科倫女士拒絕了探視請求。

“好吧,願聖光保佑你,女士。”這麼說着的洛麗亞示意大家離開。

離開農場中的大宅後,安妮不解的問道:“爲什麼不再爭取一下?”在爭取一下或許就能同意呢,隊伍中清一色的女孩子,又沒有對方家長嚴防死守的男性。

洛麗亞則興致勃勃地解釋道:“唔,安妮姐姐,所謂愛的使者啊,就是深更半夜非法入侵私人住宅的存在。”

你只是覺得這樣比較好玩吧,安妮和愛麗絲心說道。

深夜。

“你們先睡吧,我去去就來。”放下手中的紙牌,洛麗亞對安妮和愛麗絲說道。

早就熬不住的安妮聞言立即鑽進了鋪蓋中,含糊着說道:“記住別放火。”

我在你心中的印象就是深夜縱火魔麼……

同樣準備睡覺的愛麗絲將人偶遞了過來,說道:“讓小愛陪你去吧,我忍不住先睡了。”

就在洛麗亞稍微有些感動,心想還是愛麗絲比較體貼時,鑽進睡袋的銀髮少女叮囑道:“就算炸了房子也沒關係,記住要在軍隊來之前跑路,我能找到帶着小愛的你。”

“……”

今夜月黑風高,抱着名爲小愛麗絲的人偶,愛的使者洛麗亞踏上了征途。 潛行比隱形更具優勢,其中一個原因是前者沒有時間限制,而後者往往只有幾十秒到數分鐘的時長,據說曾經有位非常敬業的盜賊在蹲點中餓死了,盜賊死後突然出現的乾瘦屍體將他的目標嚇成了精神分裂。

另外,如果你看見一名法爺在被追殺的過程中瘋狂撕扯自己的衣服,請不要報警,那不是法爺有什麼異常趣味,只是在準備施放隱形術而已——這就是潛行的另一個優勢了,不用裸奔的同時還可以拿好武器。

雖然抱着人偶去做任務感覺會很帥,但總覺得手中的人偶對自己有莫名的惡意,接近馬科倫農場中心的建築羣時,洛麗亞開始猶豫要不要趁機把它燒掉。

在想到‘弄丟’人偶,愛麗絲狂暴,自己被虐殺的因果關係後,洛麗亞果斷放棄了這一危險的打算。

似乎是由於自己的退卻,手中的死人偶越發猖狂起來……儘管人偶還是那個人偶,沒有動也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但洛麗亞總覺得對方在咒罵自己。

唔……在它身體裏裝個炸彈……誤傷愛麗絲……自己被虐殺,把它的頭掰下來……自己的頭被愛麗絲掰下來,粉毛蘿莉認真的思考起欺負人偶的手段和後果。

想到某個主要的洛麗亞取出電鑽和一系列工具,扒光人偶的衣服後開始改裝起來。

哈,和區區一隻人偶較真的自己實在太傻了。改裝完成後,洛麗亞稍稍做了個自我檢討就把這事忘到了腦後。

……

儘管已入深夜,馬科倫農場的大宅中依然透出燭光,僕人和護衛走動的聲音不時響起在靜謐的夜色之中。

地主階級的腐爛老朽可見一般,對此深惡痛絕的洛麗亞暗自下定決心,以後一定要過上不分白天黑夜點着水晶吊燈的浪費生活。

趁着一名僕婦離開主宅的機會,洛麗亞溜進了大廳,當然了,她現在處於潛行狀態下。

諾莫瑞根的大街小巷遍佈警備機器人,潛行走不了多遠就會被發現,這是洛麗亞第一次把這項技能用在它最該在的地方(這是洛麗亞小姐的觀點)。

並沒有什麼緊張刺激的感覺,對於二十五級的她來說,屋內沒有養狗,只要小心一些,一屋子十多級的人基本不可能發現自己。按捺住靈魂深處傳來的惡作劇召喚,興奮的粉毛蘿莉開始探索起來。

工字型的住宅共有兩層,一樓的主體部分是大廳,工字結構的兩橫一般是廚房、會客室和僕人房所在的位置,目標作爲馬科倫家族的繼承人,其房間必定在二樓。對人類風格建築有所瞭解的洛麗亞稍作思量後,下意識走向了廚房。

不久後她紅着臉從乾淨到能讓老鼠打滑般的廚房中走了出來,心說自己絕對不是想偷吃食物,只是稍微關心和視察普通民衆的生活水平而已。

樓梯位於宅邸西側,就在廚房不遠處。繞過一名在樓梯附近椅子上打瞌睡的健壯男僕,洛麗亞走上了二樓。

過道附近有五道房門,其中一道敞開着並照出燭光,一名男子背對房門伏在書桌前寫着什麼。其餘四道房門緊閉,也沒有傳出什麼聲音。

洛麗亞從之前在外面看到的房屋外觀上稍作分析,五個房間應該都不很大,或許是客房或者書房一樣的地方。

轉入主過道進入二樓主體部分,空無一人的過道一側是窗戶,間或放置着數個矮柱,其上燃着蠟燭,而另一側則有兩道明顯比較華麗的房門。

蠟燭燃燒的噼啪聲中,隱隱約約的聲音透過其中一道房門傳出。洛麗亞輕盈地一躍,將耳朵貼在了門上。

模模糊糊的聽不大清楚,好像是什麼人在哭泣的聲音。就在粉毛蘿莉暗記下次要準備個類似於聽診器的裝備時,房內傳來的聲音突然高亢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