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知秋搖搖頭,說道:

“西王母根本不在這裏,進去幹什麼?這座道觀,是元代時期始建的,算起歷史,不到一千年。建廟的時候,西王母走了都好幾千年了。後來經歷過幾次毀滅和幾次重修。我感覺這裏面,已經沒有任何東西,和西王母有關了。”

鬼王點頭,又問:“可是老大看着廟頂,是什麼打算?”

“你號稱千眼鬼王,目力絕佳,有沒有看出什麼來?”葉知秋問道。

千眼鬼王一呆,也注目去看廟頂。

半晌,鬼王說道:“老大,我看見有隱隱的紅光衝起,向着東南而去。”

葉知秋點點頭:“這對了,西王母祖廟裏,有香火念力,這種香火念力,也是一種能量和氣場,可以被修道之士所吸收。所以,享受西王母祖廟香火的,是東南方的某個人或者神獸妖魔。說不定,是神鳥大鵹。”

“那我們過去看看?”鬼王問道。

“走,追着香火氣而行!”葉知秋說道。

鬼王點點頭,鬼影飄在空,循着西王母祖廟的香火轉移路線,向東南而去。

葉知秋在地行走,邊走邊看。(6.20日,第一更。) 葉知秋在地行走,邊走邊看。

前行五六裏,是一個小山頭。

千眼鬼王忽然落下來,向葉知秋低聲彙報:“老大,前面還有一座小廟……”

葉知秋點頭:“你們隱身,在四周戒備,我獨自一人去看看。”

鬼王得令,和鬼童子各自散開,準備布。

葉知秋繼續向前,轉過山頭,果然看見看見一座孤零零的小廟,破敗不堪。

小廟一共三間房子,西側的一間已經倒塌。廟門半敞着,門板只剩下一扇,也看不見香火的痕跡。

薄霧嫋嫋,晨曦初現。

葉知秋走前,打量着那座小廟,扯開褲子,衝着廟門尿,自言自語道:“這破廟和茅廁差不多,人有三急,我在這裏方便一下了。”

嘩嘩水響,一道水線從葉知秋腹下噴薄而出,砸在半扇門板。

然而,葉知秋剛剛尿到一半,廟裏人影一閃,一個二十多歲的冷豔女子站在葉知秋的面前,喝道:“什麼人如此大膽,竟敢褻瀆神靈!?”

我湊,怎麼是個美女?

葉知秋大囧,卻又剎不住車,急忙一轉身,叫道:“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那女子惱怒,一擡腳踹在葉知秋的屁股!

葉知秋捱了一腳,腹下水線一抖,尿了一手加一褲子!

不過,女子這一腳,也讓葉知秋強行剎車成功了。

葉知秋關了水龍頭,整整衣服,在褲子擦擦手,回身打量那個女子。

致命糾纏:總裁,我不約 女子二十一二歲,瓜子臉柳葉眉,明眸皓齒,身材高挑,目光冷厲,身後揹着一個長條形布袋,似乎是一把寶劍。

雖然長得很漂亮,但是卻渾身殺氣。

這裝扮和氣質來看,必是術派人無疑。

那個美女瞪着葉知秋,問道:“哪裏來的齷齪狂徒,鬼鬼祟祟,要幹什麼?”

“美女你誤會了,我只是無意路過這裏,一時尿急,又不知道你在廟裏,所以……”葉知秋很無辜。

“算廟裏無人,你可以對着廟門……不敬嗎?”女子怒道。

葉知秋聳聳肩:“我以爲廟裏有妖怪,所以想把妖怪逼出來……對了,我看美女孤身夜行,恐怕也是術派人吧?在下茅山弟子,還沒請教美女怎麼稱呼?”

美女一愣,皺眉問道:“你是茅山弟子?”

“正是。”葉知秋點頭。

“你們茅山派,有個叫葉知秋的,你認識嗎?”美女問道。

嘿嘿,還知道我葉知秋的大名?可是我怎麼對這個美女沒有印象?

葉知秋咧嘴一笑:“小可正是葉知秋,不知道美女在哪裏聽說過我的賤名?”

美女更是驚愕:“你是葉知秋?”

“如假包換。”葉知秋點頭。

美女緩步走動,轉着圈打量葉知秋,忽然問道:“你們茅山派,有幾個葉知秋?”

葉知秋一樂:“好像我一個,目前還沒發現同名的。”

美女冷笑:“我看你不像茅山葉知秋……”

葉知秋苦笑,反問道:“美女看到我哪個地方不像?”

美女一愣,隨後大怒,反手抽出寶劍刺向葉知秋的腹下:“無恥之徒,我今天閹了你!”

剛纔美女看見葉知秋的水龍頭了,所以美女以爲葉知秋在調戲自己,故意說:“你看了我的水龍頭,斷定我不像葉知秋的?”

葉知秋一閃身,躲開美女的劍招,揮手道:“我也只是無意冒犯,你不用這麼毒辣吧?”

美女一聲不吭,運劍如風,招招緊逼。

可是葉知秋現在的本事,已經遠勝於龍虎山天師,說是道門第一人也不誇張。這美女雖然兇狠,卻也碰不到葉知秋的半片衣襟。

葉知秋展開身法,遊走在美女的身邊,笑道:“美女再不住手,我可要生氣了。”

“你生氣了又如何?姑奶奶今天饒不了你!”美女繼續進攻,招式越來越急。

“我一生氣,會打人屁股,你信不信?”葉知秋真的來火了。

原本,葉知秋只是想打聽打聽這美女的來路,問問她在天的目的。可是沒想到,捱了劈頭蓋臉一頓臭罵,還被追着打!

“無恥之徒,一定不是茅山弟子!”美女更加憤怒,忽然左手一揮,拋出一條紅綾來。

紅綾前端帶有鈴鐺,叮噹作響,攝人魂魄,和紅白羅剎的法器較類似。

然而葉知秋的身影卻忽然一轉,閃在美女的背後,一巴掌打在她的屁股!

這巴掌打得特別結實,啪地一聲響,清脆可聞。

那個美女的屁股,估計五個指印少不了了!

美女大囧,回身是一劍:“惡賊!”

葉知秋冷笑,一揮手拿住了女子持劍的手腕。

美女更是大怒,飛腿踢向葉知秋的腹下。

葉知秋雙腿一開一合,將女子的右腿夾住。

美女揮動左手的紅綾,來套葉知秋的脖子。

葉知秋抓住紅綾,胳膊一圈,反將那美女的身套住了。

“你……惡賊放手!”美女的四肢有三肢被葉知秋控制,急得奮力掙扎滿面羞紅。

“你老實一點,我放了你,否則,我吃了你!反正我是齷齪惡賊,這裏空無一人,我怎麼收拾你輕薄你,也沒有別人知道。然後,我再來個毀屍滅跡,誰能知道是我乾的?”葉知秋笑道。

“你敢!?”美女臉色漲紅,淚花在眼眶裏打轉,卻依舊嘴硬。

“你再說一聲?”葉知秋盯着美女的眼睛。

“我、我……”美女終於不敢說了。

葉知秋這才一笑,放開了那個美女,卻收了她的寶劍和紅綾,問道:“你到底是哪個門派的弟子?”

美女退後幾步,畏懼地看着葉知秋:“你……真的是茅山葉知秋?”

“剛纔已經說過了,如假包換。”

“可是有人告訴我,葉知秋的身邊有很多女人,美女如雲,你現在……爲什麼孤身一人?”美女問道。

原來術派是這麼評價自己的?

葉知秋一愣,隨後苦笑道:“誰說我孤身一人?我身邊,現在不還是有你這個大美女嗎?”

那美女臉紅,揮手道:“這話不是我說的,是你徒弟蔡光輝說的……”

“老蔡?”葉知秋驚喜,急忙問道:“老蔡跟你認識?他現在在哪裏?”

藥劑師的修仙生活 有微那啥信的書友,請搜:念響靈異故事,加灌注,福利活動進行,參加活動有獎,還有兩天。 自從次龍虎山一別,葉知秋已經很久沒見到蔡光輝了,說起來,還是有些想這個老傢伙的。手機端

不過葉知秋也鬱悶,這個老傢伙私下裏說自己身邊美女不斷,是個什麼意思?

誇師父,還是損師父?

美女整了整衣服,說道:“蔡光輝在不遠的地方,向北走,翻過這座山是。不過他現在……”

“他現在怎麼了?”葉知秋急忙問道。

“他現在很危險,被一羣聻鬼包圍着,殺不出來,只能利用陣法抵抗……”美女說道。

葉知秋皺眉,問道:“你怎麼認識蔡光輝的,你究竟是誰?”

美女搖搖頭:“我和蔡光輝,只是一面之交。幾天前,我們一起來到這裏的,幫助冥界對付聻鬼。昨天晚,我路過後面的山頭,發現蔡光輝被聻鬼包圍……我道行低微,不敢去救他,正準備聯繫其他的道門弟子去幫忙。”

“原來如此,蔡光輝是我徒弟,我去看看。美女,可以爲我帶路嗎?”葉知秋問道。

“同是道門人,帶路也是應該的,不過,你先把我的東西還給我。”美女說道。

葉知秋一點頭,將對方的寶劍和紅綾還了回去。

“走吧。”美女一指北方的山頭,擡腳走。

“這樣太慢,我帶着你吧!”葉知秋忽然縱起,從身後攬住這女子的細腰,展開身法遁去。

那女子扭了扭,終於接受了這樣的方式。

頃刻間,葉知秋越過了山頭,站住腳步,打量四周。

前方的山坡,有一片茂密的松林,晨霧在林間飄蕩。

隱隱然,有打鬥的聲音,從樹林深處傳來。

“你徒弟在樹林深處,你可以自己去。”美女說道。

“都是道門人,美女不陪我一起嗎?”葉知秋問道。

“我這點本事不管用,反倒礙手礙腳連累你,所以不去了。”美女說道。

“那好,你在這裏等我,我把徒弟救出來,再向你道謝。”葉知秋點點頭,閃身走進了松林裏。

那美女在葉知秋的身後冷笑,甚至有些得意。

葉知秋走進樹林,打量着四周,臉也帶着冷笑!

這個美女把自己引來,到底有什麼目的?

很顯然她在撒謊,蔡光輝不在這裏!因爲蔡光輝的陣法是巨木陣,一旦使用,聲勢很大,很容易被察覺。

而葉知秋在樹林外,並沒有發現巨木陣的任何痕跡。

這時候剛剛天亮,但是樹林裏依舊光線陰暗,陰氣森森的。

忽然間,身後風聲一動,似乎有人偷襲!

葉知秋向前一遁,兜了一個圈子,這才站住腳步,冷眼打量。

又是一個年輕美女,身穿彩裙手持雙刀,出現在葉知秋的眼前,渾身下,散發着幽幽青光。

四周的空氣被美女身的青光衝擊,都有些光波彎曲,如水波盪漾。

這讓美女的身,帶了光影特效,看起來亦真亦幻。

那女子逼視着葉知秋,冷笑道:“我知道你會來,我已經等你兩天了,很好。”

葉知秋皺眉:“你是人是妖?爲什麼在這裏等我?以前認識我?”

“有眼無珠,竟然不認識我了,看來,你沒有傳說的那麼高明。”雙刀美女冷笑。

葉知秋聳聳肩,笑道:“我只是不想開天眼,否則,隔着衣服,都能看見你身的每一根汗毛!其實,不開天眼我也知道,你的身,有我留下來的傷痕,屁股和胸前都有,對不對?”

美女的臉殺氣聚集,冷笑道:“廢話一堆,你恐怕還是不知道我是誰!”

葉知秋搖搖頭,從懷裏摸出了乾坤膽,說道:“我知道你是西王母的神鳥大鵹,但是不知道,那個醜陋的怪鳥,和眼前這個美女,哪個纔是大鵹的真身。”

沒進樹林的時候,葉知秋有推測,說不定神鳥大鵹在這裏!

因爲西王母祖廟的香火念力,向這邊傳輸,這邊一定有吸收消化的人。

這個人,只能和西王母有關。

西王母已經不在人間道了,能夠享受西王母祖廟香火的,也只有大鵹。

可是葉知秋沒想到,先前那個醜陋的怪鳥大鵹,化成人形,居然是個美女!

本來,葉知秋是打算殺鳥奪丹的,現在面對這麼一個活生生的大美人,葉知秋有些猶豫了。

讓這個美女橫屍當場,是不是太殘忍?

雙刀美女大笑:“你終於認出我了,很好。 娛樂之王 崑崙山之仇,你說怎麼辦吧?”

葉知秋搖搖頭:“你還真會倒打一耙,崑崙山的事我還沒計較,你卻要找我?咱們論個理,是你先惹我的,還是我先惹你的?”

“當然是你先惹得我!我奉西王母娘娘的命令,守護鴉鳴聻國。可是你卻帶着冥界,強行打開鴉鳴聻國之門。現在,冥界霸佔了鴉鳴聻國,都是拜你所賜。”大鵹提着刀,圍着葉知秋走動,尋找下手的機會。

我去,原來大鵹記恨這件事?

葉知秋想了想,說道:

“那是誤會,我沒有帶着冥界攻打你們鴉鳴聻國,我當時,只是純粹好,想參觀一下的。而且,算沒有我,冥界也一樣要霸佔鴉鳴聻國的。你找錯對象了,你的仇人不是我,是冥界。”

大鵹冷笑:

“冥界背信棄義,我當然不會放過他們,等待西王母娘娘迴歸,那些老鬼都得死。不過,我也不會放過你,葉知秋,我要帶着你的頭顱和三魂七魄去天人道,給你的九天玄女看一看!”

葉知秋皺眉:“你也知道雪兒的事?”

“本來不知道,鴉鳴聻國被攻破以後,我才知道那個妖女轉世復活了。”大鵹冷笑。

“你和九天玄女,有什麼仇恨?”葉知秋將乾坤膽轉動起來,心裏也起了殺機。

原本葉知秋還在猶豫,不忍心此殺人。

現在看來,雙方仇深似海,恐怕只有你死我活的下場了。

“也沒什麼仇恨,是我家娘娘不喜歡那妖女,因爲她不懂得大小尊卑,不知道尊敬我家娘娘!所以,她該死!”大鵹咬牙切齒,美麗的五官,變得猙獰起來。

“好吧,既然如此,不用客氣了,讓我再見識一下你的手段!”葉知秋手託乾坤膽,向後退了兩步,準備擊殺大鵹。

六月二十日,第三更。

沒有領到端午紅包的書友,用微那個信,搜,念響靈異故事。領取紅包,長期有效。 大鵹盯着葉知秋手裏的乾坤膽,凜然不懼,口道:“你的乾坤殺氣不能連發,葉知秋,如果你一次弄不死我,我今天取你的首級!”

看來,大鵹對今天這一戰,早有算計。

“取我手機?我送你一個是!”葉知秋冷笑,忽然一磕乾坤膽,口在大喝:“殺!”

殺氣耀眼,如閃電一般從葉知秋的掌心裏射出,直撲大鵹。

大鵹雙臂一擺,兩把大刀忽然變寬,如門板一樣,護在了自己的身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