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姐姐是高人!”

仙子姐姐沒想到卓天這個連元氣都修不成的傢伙竟然敢懷疑她的能力,登時重重地哼了一聲。

“好吧,那你可以教我劍術?”

卓天受不住這女子的嬌嗔,腦袋總被她轟的嗡嗡作響。

“當然了,我還指望着你找材料給我煉製軀體呢,你這麼點實力,看都不夠,當然得培育你了,要我奪舍別人的身軀,我可幹不來那種邪惡的事情,而且還是你這麼個男人,想想都覺得噁心!”

卓天聽她這番話,心頭的石頭纔有些放下來,不過聽她真要教自己修煉劍術,又有些開心。

“那你什麼實力,劍旋,劍動,還是劍靈?”卓天還是抱着好奇的態度問道。

仙子姐姐卻是格格笑道:“小笨蛋,我都說了,姐姐是高人!比你說的這些還要高去很多很多!”


卓天腦袋又有些轉不過來了。

在這之前,他知道的,大陸上實力的劃分。

大體分爲四級,第一層次乃是劍元級,也是最基本的等級,將周天劍元氣導入內,就能達到。

第二層次乃是劍旋級,將自己丹田內的劍元氣凝聚成氣旋,而且這一層還有個特殊的能力就是內視,若是達至這個層次,應該就可以看見仙子姐姐了吧,卓天如是想到。

第三層次乃是劍動級,這也是踏入劍道大門的正式開始,若是達至這個層次,一般都能得到宗門內長老的重視,而且這個層次還有個特殊的能力,劍氣外放,就如先前邋遢少女那般,增強自己攻擊的威力。

第四層次乃是劍靈級,卓天可望而不及的一個層次,萬劍皆有靈,達至此種層次,即可人劍相同,劍明人意,隨意一個念頭,即可調御飛劍。

仙子姐姐聽着卓天講述,笑意更濃,“這些只不過是劍道的前幾個層次罷了,後面還高深着呢,等你修煉到了我慢慢告訴你,你現在只要知道,我比這些都厲害就是了!”

卓天輕切一聲,這麼個小女子還跟他裝深沉,聽着聲音清脆稚嫩的,都不知道比不比自己大呢!

當然表面上,他還是樂呵呵笑道:“仙子姐姐,那你能讓我進入古劍宗嗎?”

“古劍宗?”女子輕疑一聲,深思了起來,半晌才道:“我終於想起來,不過東荒的一個小宗門罷了,有我教你還不夠嗎,你自己擁有道脈,修煉劍訣奇快,我包你三個月劍旋級,半年內達至劍靈!”

卓天沒想到她本事這麼大,竟然這般誇下海口。

但還是倔強道:“我還是想加入古劍宗,這裏有些人,曾經隨意的侮辱我,毆打我,我要讓他們知道,我不是廢物,不是任他們揉捏的軟柿子!”說至最後,深深地看了一看古劍宗的山門,手掌握緊,指甲都嵌入了肉裏。

“喲呵,怨氣挺大嘛!”仙子姐姐吃吃笑道,旋即道:“放心吧,我現在清醒過來了,自然不需要隨時都吸收你道脈裏的元氣,當你測試的時候,我不吸收就是了,到時候自然會元氣沖天,嚇死他們的!”

“好,一言爲定,只要我進入古劍宗,以後一定幫你煉製身軀!”有她答應,卓天也鬆了一口氣,生怕的不同意,那自己這少年夢想可就要永遠都實不現了,卓天重重地點頭道。

仙子姐姐則是不置可否地笑笑。

……

“你現在有自己的劍嗎?”仙子姐姐突然問了句。

“沒有啊,等我進了古劍宗,宗門不是發嗎,我不過一個小山村的人,哪裏買的起啊!”卓天聳聳肩,無奈道。

那些大宗門的弟子,動不動就可能有好幾把厲害的寶劍,而對卓天而言,一把都是奢望。

“沒事,姐姐可以教你鑄劍!”仙子姐姐很仗義地笑道。

“我?鑄劍?”卓天驚道,他不覺得自己有那麼大的能耐。

玄劍大陸,以劍爲生,任何人都離不開劍,自然而然,鑄劍師成爲了一個極其熱門的行業,很多人趨之若鶩,但換來的不過是無奈與失意。

鑄劍師不是那麼簡單就可以成爲的,不僅對自己的元氣屬性有着特殊要求,而且一些厲害的鑄劍要術,若是沒有一個厲害的導師教導,基本也是學不成的。

卓天很自信,但還沒達到自負的程度,自然有些懷疑。

“笨蛋,你可是擁有着道脈這個絕頂劍脈的人,能修煉各種屬性的元氣,竟然不好好利用!”仙子姐姐對於卓天的不爭氣很憤慨的教訓道。

“鑄劍師的玄火屬性元氣我可以修煉?”卓天疑問道。

“當然,而且有姐姐這麼個七級鑄劍師助你,你還怕學不會!”仙子姐姐不無自豪地哼道。

七級鑄劍師!

卓天心頭撲撲直跳,自己撿到了個大寶貝!

之前他所知道的最厲害的鑄劍師,不過二級罷了,還只是聽過,從未見過,乃是古劍山下古劍城裏的萬劍閣的一位長老,每年有好幾千金幣的供奉,卓天羨慕不已。

摸摸自己的口袋,兩三個銅幣,登時笑笑,自己將來也能過上那樣錦衣華袍的日子嗎,那一定要回去接父親、母親他們過來,讓二老也享享清福。

“我時候時候開始學!”卓天急切地問道。

“急什麼,你現在還沒修煉功訣,雖然有道脈支撐,但元氣始終趕不上修煉之人,也經不住鑄劍那極端消耗元氣的事情,慢慢來吧,修煉可不是一蹴而就的!”仙子姐姐不無教訓道。

好嘛,現在就把自己當起師父來了!

卓天點點頭,對於修煉一道,他雖未涉及,卻也很清楚當中門道,若是急於求進,反而容易走火入魔。

君不知,天才奇才往往容易誤入歧途嗎,乃是他們一路順風順水,心智不堅才導致的。

而這個對於卓天而言自然不會是什麼障礙,三年磨練,已將他的性子打磨的很是沉穩,若不是今日發生太多讓他不可思議的事情,他也不會這般驚訝與好奇了。 月色清雅,如水般輕柔。

卓天身邊的少女低眉瞧了眼他,卻是陡然一愣。

現在的卓天,不是一開始見到的那個失意模樣,也不是剛剛那個憤慨模樣,現在的他,似乎與之前發生了些變化。

漆黑眸子深邃幽寒,神色堅毅而果決,長髮迎風而動,盡顯勃發雄姿,少女想不明白卓天爲何突然會變成這幅模樣。


不過嘴角還是揚起了淺淺的笑意,自信的男子果然還是有些吸引人的。

“是不是被我迷上了?”卓天黑漆的眸子突然轉了過來,與她對視了一眼,嘴角揚起邪邪的笑容,調笑道。

“自戀!”登時兩聲嬌叱在卓天耳畔響起,只不過一個來自身外的少女,一個來自身體內的仙子姐姐。

仙子姐姐不知通過什麼方法,瞧見了少女的面容,嘖嘖稱奇道:“小天子,想不到你人長的不咋地,這勾搭美女的本事倒是不小啊,嘖嘖,這小女子長得真水靈,特別是這雙眼睛,哎呀,太勾人了,我要是個男的鬥忍不住要心動了!”

卓天對於她這噁心的綽號實在有些不感冒,卻又無法執拗她的強權主義,只能當做沒聽到,不過聽到她誇少女長得水靈,登時驚道:“你能看見外面?”

“當然了,我可是高人,當然有祕法了,只要你通過你的眼睛就可以啦,哎呀,我沒告訴你嗎,所以啊,以後你洗澡什麼的還是蒙着眼睛的比較好!”仙子姐姐銀鈴般的聲音格格直笑,戲弄卓天是她現在唯一的樂趣。

倒不是真靠卓天的眼睛看見一切,而是他胸前的劍印纔是關鍵,她可以分出一部分靈魂在劍印當中,通過劍印自然能看清面前的一切了,當然,只限於卓天胸前的一切。


卓天頓時趕緊自己好危險,在這個女子面前,他根本談不上什麼祕密而言了,但轉念一想,她不過是個靈魂體罷了,即使是個女子,自己一個大男子漢怕什麼,想想也就釋懷了。

“隨你看,反正吃虧的又不是我!”卓天反笑道,制服這種手段的方法,只有是你比她還厚臉。

仙子姐姐登時輕呸一聲,嗔道:“誰看你這噁心的東西,別亂扯了,你手裏有鐵劍石嗎?老孃先給你煉製把寶劍,不然看你這窮酸樣,想想都覺得寒磣,都不知道這麼水靈的小丫頭怎麼看上你的!”

卓天聽她要給自己煉製寶劍,登時喜上心頭,那後面嘲諷的話語,他已經習慣自動無視掉了。

只是這鐵劍石,他倒是聽說過,最便宜的一塊也要三十多個銅幣,他摸摸兜裏的幾枚銅幣,不由靦腆地笑笑,道:“能不能不用鐵劍石啊,我沒有,而且我可買不起…”

“不用鐵劍石也行啊,拿赤銅石,灰原石也是可以的!”仙子姐姐故意說道。

卓天的臉登時掛到了地上,赤銅石,比鐵劍石還貴,起碼兩三個銀幣才能買一塊,灰原石更是離譜,都已經上升到金幣的層次了。

“仙子姐姐,你能不戲弄我嗎,我這點小家當,哪裏供得起那些原石啊!”卓天無奈道。

“切,就知道你小子沒有,小窮光蛋,姐姐給你出個主意,你看看你身邊的這小姑娘,嘖嘖,就這衣裳,就最起碼值個百八十金幣,你跟她商量商量,讓她脫下來讓你賣了,也能得個六七十金幣,到時候不就有錢了!”仙子姐姐一臉狡黠的說道。

“啊…”

卓天現在徹底明白了,這仙子姐姐一時不戲弄他就不樂意,不過她這注意倒是不錯!

只是方法上有失偏頗罷了,稍微修改下還是可行的。

卓天將目光轉向少女,清輝的月光灑在她的身上,亭亭玉立,絕世遺塵,若是有男子能娶到這樣的女子,真是幾輩子修的福氣。

當然卓天現在可沒心思想這些,搓搓手乾笑道:“那個…能跟你商量件事嗎?”

少女秀目一偏,看着卓天那乾笑的模樣,又好笑又好氣道:“我有名字,我叫傾月。”頓了一下,然後道:“林傾月!”

卓天也自我介紹道:“我叫卓天!”伸出手,想要和她套套近乎。

林傾月則沒接他的伸來的手,只是反覆唸叨了幾遍這個名字,好像要把它深深地記在心底。

卓天訕訕地收回手,笑道:“傾月,我們也算認識了,你能不能借我點錢,我有急用!”

林傾月則是鄙視地看了他一眼,原來是有求於自己才裝作這幅模樣,被他氣的有些樂了,帶着笑意反問道:“你要錢幹什麼?”

卓天也是第一次跟別人借錢,而且還是在他看來不少的錢,雖然對林傾月來說可能根本不算什麼,但他還是十分不好意思。

“我想買鐵劍石!”卓天倒是沒什麼隱瞞,直接道。

“你真的要買鐵劍石?”林傾月眉頭卻是深深地蹙了起來。

腦中響起了臨行之前,那個臉上帶着尖尖鬍子,滿副神棍模樣的白衫道士的話語,“你到古劍宗洗劍池第一眼看到的人,就是你命中註定的那個人,也是拯救你們一族的關鍵人物,你會因他落入水裏,他會下去救你,之後他會跟你借錢買鐵劍石…”

那如命運般的箴言真的在一步步實現着,林傾月再一次晃神地看着卓天,分不清是命運的捉弄還是緣分的安排。

“不用去買了,這個給你!”

好半晌,林傾月才從晃神中清醒過來,看到卓天有些失望的眼神,以爲自己不願借錢給他,怒瞪了他一眼,自己是那麼小氣的人嗎,從身上小乾坤帶中拿出一個小袋子扔給卓天。

“小乾坤袋?”

卓天探手一接,將袋子抓在手裏,看着印在玄奧劍氣法印的袋子,驚道。

就這麼一個小袋子,在他們這裏拍賣,至少也要賣上上萬個金幣,而且還是有價無市的那種。

再拉開袋子一看,登時倒吸一口涼氣,小乾坤袋裏密密麻麻裝滿了各種神奇的寶石,晶瑩剔透,五彩斑斕,鐵劍石,灰原石和他們一比,反倒有些看不上眼了。

卓天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揉揉,好半晌才道:“這是送給我的,是不是太貴重了點,我不能收…”

卓天將袋子推了回去,身體裏的仙子姐姐卻是大聲叫嚷了起來,嗔道:“笨蛋,你不要本小姐要呢,這裏面的石頭太豐富了,竟然還有黑曜石,還有些好像更高級,連我都不認識,你小子不要傻了,這東西可不是你想得到就能得到的!”

雖然誘惑很大,但卓天想想,還是退了回去,這份禮,的確太重了,做人要知足,貪得無厭就不好了! 林傾月並沒有去接小袋,淡淡道:“這不是我送給你的,是另外有人送給你的,我只不過代爲傳遞罷了,他說這只是他的一番心意!”

一番心意?這麼多貴重的東西!

會有人無慾無故送這麼多東西給自己?卓天很驚訝。

他蹙眉問道:“我從未認識過有這麼豐厚寶藏的人啊,他是誰?”陡然收受別人這麼貴重的東西,讓他很不安。

“就是那個可惡的卑鄙的無恥的尖鬍子了?”林傾月說到那人時,牙咬的咯吱咯吱作響,一副深惡痛絕的神情。

“你是說那個算卦的?”卓天疑問道。

從見到林傾月開始,她就一直不停地說着這個人,只是他到底是什麼人?

卓天自認從小到大從未見過什麼算卦的神棍啊…

“哼,你也不用想了,你根本沒見過他,也別想去找他,他這個傢伙,四處雲遊,現在還不知在哪裏鬼混呢,他說,機緣到了,自然會相見的!”林傾月解釋道。


“他爲什麼對我這麼好?”

“鬼知道!”林傾月談到尖鬍子顯然沒好氣。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