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

巨大的撞擊聲,震耳欲聾。

在南山頑石的不懈努力之下,墓門終於開始搖晃起來。

“開吧!”南山頑石奮起一擊,整個身體向着墓門全力撞去!

砰……

墓門終於向內倒塌,一聲巨響。

隨即,一股濁重的屍氣,從墓室裏奔瀉而來,中人慾嘔!

葉知秋和幼藍急忙閉氣,查看墓室裏的情況。

墓室面積廣大,如籃球場,中間橫着一副巨大的石棺,四周是金童玉女的跪像。

一個小小的嬰孩,似乎只有三四個月那麼大,穿着肚兜和短褲,就躺在棺蓋上,一動不動,死活不知。

“羅剎鳥抓的孩子!”葉知秋吃了一驚。

幼藍急欲奔上,卻被葉知秋攔住。

“師公,我過去看看!”南山頑石說道。

“你和秦毛人散開,左右策應,我去看看。”葉知秋一揮手,帶着幼藍走上前去。

南山頑石和秦毛人一左一右,保護着葉知秋。

一個三十六個金童玉女跪像,頭上頂着魚形青銅燈,分佈在巨棺的周圍,構成了一個直徑兩丈的圓圈。

葉知秋等人進入圈子裏,一步步來到石棺前。

“師公,孩子還活着,胸腔有起伏。”幼藍低聲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緩緩抱起了那個嬰孩。

果然,孩子身上還有些溫熱。

“這裏的事先不管,把孩子送出去。”葉知秋抱着孩子,轉身就走。

可是就在此刻,身邊的三十六個金童玉女跪像,忽然從地上彈起,嗖嗖地直撲過來!

這些童子的暴起毫無預兆,彷彿觸動了機關,被彈射而出似地!

“有機關!”葉知秋來不及躲避,運起天罡紫氣,將嬰兒護在懷裏,任憑那些童子的衝擊。

好在南山頑石和秦毛人都是硬漢子,立刻展開救護,以硬碰硬,撞向那些童子!

砰砰砰!

一番碰撞之後,墓中童子紛紛落地,卻自然而然,構成了一個三十六天罡陣。

噹噹噹……

墓中童子頭頂上的魚形青銅燈也紛紛落地。

“師公,這些東西是活的!”幼藍大叫。

因爲幼藍分明看見,那些童男女的眼珠子在轉動。

“好像是……殭屍!”南山頑石也說道。

“不管是什麼東西,全部給我滅掉!”葉知秋喝道。

南山頑石和秦毛人得令,分頭撲向身前的童男女。(9.6日,第一更。)

. 葉知秋則抱着那個嬰兒,護着幼藍,在一邊觀戰。

墓中童子果然具有殭屍的屬性,抗打擊能力很強大,但是卻遠比殭屍靈活。

甚至,他們的靈活度不亞於秦毛人。

更可怕的是,三十六個童子結成陣法,有攻有守,聯動性天衣無縫!

只是片刻間,秦毛人和老石頭就被墓中童子困住!

好在秦毛人和老石頭也是頑固分子,不怕攻擊。如果換成小太歲在這裏,恐怕已經被這些墓中童子撕咬成碎片了。

“師公,這些小殭屍厲害,頂不住,頂不住!”南山頑石大叫。

“你們分頭行事,撤出去!”葉知秋祭出掌心雷,連連劈向墓中童子。

南山頑石和秦毛人趁機突圍,向着墓道出口敗退。

那些墓中童子也不追擊,任憑葉知秋等人退去。

衆人出了地穴洞口,葉知秋來看那個嬰兒,已經是氣若游絲了。

“小太歲,快救人!”葉知秋扭頭大叫,尋找小太歲。

小太歲從遠處跑來,叫道:“怎麼了老大,是不是你快要不行了?”

“放屁,我是讓你來救這個孩子!”葉知秋說道。

小太歲走過來看了看,嘻嘻一笑,接過孩子,嘴對嘴吹了幾口氣。

“哇……”孩子終於醒來,放聲啼哭。

這孩子沒有受傷,只是進入古墓以後,被屍氣侵蝕而導致了閉氣。得到小太歲的強大生氣,便立刻醒轉。

葉知秋鬆了一口氣:“總算是把這孩子就回來了,幼藍,你和小太歲抱着孩子,直接出山,送去有關部門或者是大一點的寺廟吧。孩子的家人,會找到的。”

孩子身上帶着一塊銀鎖,上面刻着姓名和生辰八字以及出生時的重量。

根據這個牌子,有關部門就可以找到孩子的家人。

幼藍點點頭,和小太歲一起,抱着孩子就走。

小太歲剛好不想在這裏,對這個任務求之不得。

葉知秋看着老石頭和秦毛人,說道:“現在送走了那個孩子,我們可以放手一搏了。”

“師公,那些小鬼太厲害,你有沒有什麼好辦法?”南山頑石問道。

葉知秋想了想,說道:“我和秦毛人再次進入墓室,將墓中童子引出來。老石頭躲在外面,展開偷襲,用自己的體重從天而降,可以把墓中童子砸成肉泥。”

“這是個好辦法,就怕那些東西不出來。”南山頑石說道。

“先試試看。”葉知秋一揮手,縱身跳進了洞穴裏。

秦毛人隨後跳進來,緊跟着葉知秋。

墓室裏還是剛纔的模樣,墓中童子們圍着巨棺,也不走開。

看見葉知秋和秦毛人走來,墓中童子各自瞪大眼睛,怒目相向。

葉知秋將秦毛人向前一推:“上,別客氣!”

秦毛人渾頭渾腦的,也不知道害怕,衝着一羣小鬼而去,揮手亂劈。

葉知秋也隨即展開遁術,在墓室裏鬼魅一般飄動,連連出手,各種符咒招呼那些墓中童子。

“茅山定屍符!”

“大將軍鎮屍符!”

“天罡伏魔咒!”

可是葉知秋換了七八種符咒,卻全然無效。

小殭屍們身上貼滿了符咒,卻一點不受影響,依舊行動迅捷。

葉知秋覺得,這可能是墓室裏鬼氣深重,隔絕陽氣,導致風水條件變異,影響了符咒的效力!

而且,正在激戰之時,那隻羅剎鳥不知從何處飛來,直撲葉知秋!

“孽障,當真以爲我收拾不了你!”葉知秋惱怒,忽然一張口,赤元劍從口中射出!

葉知秋的赤元劍,上次在瑤臺山界受損,就一直沒用過了。

因爲葉知秋用須彌芥子陣壓縮了寶劍,納入丹田之中祭煉靜養。後來修爲喪失,葉知秋不能催動須彌芥子陣,也就無法取出赤元劍。

這也是葉知秋迴歸人間道以後,一直沒用赤元劍的原因。

現在葉知秋重聚內丹,才能催動須彌芥子陣,將赤元劍吐出。

羅剎鳥不知道葉知秋還有口中吐劍的本事,避之不及,被一劍穿心!

“桀桀!”怪鳥中劍,發出一聲怪叫,撲楞着翅膀墜落在地,身上騰起濃郁的黑氣。

葉知秋追上去,連發幾道掌心雷,將羅剎鳥斃命於當場!

但是這時候,秦毛人也已經被小殭屍們按倒在地,拳打腳踢。

秦毛人不怕痛,但是性子急,此刻被按在地上圍毆,掙扎不起,急得莽莽大叫,吼聲如牛。

“赤元出鞘,飛劍斬兇!”葉知秋找回赤元劍,射向墓中童子!

錚地一聲響,赤元劍帶着一道亮尾,從一個小殭屍的腦後穿過。

撲通一聲,中劍的小殭屍撲倒在地。

葉知秋大喜,喝道:“秦毛人突圍,向外衝!”

其他的小殭屍們,也紛紛回過頭來,張牙舞爪地衝向葉知秋。

他們大概也明白了,葉知秋纔是真正的對手和威脅,所以放棄了秦毛人,擒賊先擒王。

秦毛人急忙從地上爬起來,順手抓了一個小殭屍夾在腋下,衝向出口處。

墓中童子都只有三尺多高,被身材魁梧的秦毛人夾住,拼死掙扎也無法脫身,只得在秦毛人身上亂咬。

殊不知秦毛人也是桐皮鐵骨,殭屍中的戰鬥機,根據就不懼怕撕咬!

葉知秋放過秦毛人,催動赤元劍且戰且退:“赤元出鞘,劍化無極!”

小殭屍們被滅了一個,又被秦毛人俘虜一個,只剩下三十四個,天罡陣法玩不起來了,變成了一窩蜂。

但是他們一窩蜂地衝來,葉知秋也頂不住,連連後退。

當然了,這也是葉知秋引蛇出洞的戰術。

只要小殭屍們出了地穴,就是死路一條。因爲上面的風水條件,對葉知秋和南山頑石有利。

秦毛人跑得飛快,蹭蹭蹭地出了地穴,回合南山頑石。

兩個傢伙一合力,分別抓住俘虜的一條腿,猛地一扯!

嗤啦一聲響,被俘虜的墓中童子,竟然被生生地撕成了兩片。

葉知秋隨即衝上來,大叫:“老石頭,準備!等他們全部出來,我斷了他們後路之後,你就下手!”

地穴裏吼叫聲連連,一個個小殭屍接連不斷地跳了出來。

南山頑石早已經躲在了一邊,等着小殭屍們全部出土。(9.6日,第二更。)

.

8 片刻之間,剩下的三十四個墓中童子,全部跳了出來。

葉知秋展開身法,移形換位,堵住了地穴的入口,高聲喝道:“老石頭,下手!”

南山頑石早已經準備妥當,現出頑石本相,從空中直墜而下。

呼呼!

勁風吹來,一塊上萬斤的頑石,如泰山壓頂一般,砸向成羣的小殭屍。

頑石落地,砰的一聲巨響,地動山搖,草木摧折。

三十四個小殭屍,大約有一半之數,都被頑石砸中,當場骨骼盡碎,失去了攻擊和行動能力。

剩下的殭屍們也知道害怕,嗚嗚嗷嗷地吼叫着,奔向四方。

“哪裏走?赤元出鞘,飛劍斬兇!”葉知秋一聲怒吼,催動赤元劍,追殺小殭屍。

秦毛人也精神大振,四處追捕墓中童子。

南山頑石繼續逞威,遁形在空中,反覆砸向小殭屍們。

頃刻間,又有十來個小殭屍,斃命於南山頑石的重壓之下。

葉知秋也截殺了三五個小殭屍,秦毛人生擒了兩個。

至此,墓中童子被一網打盡。

葉知秋命令秦毛人,將所有的殭屍集中到一起,清點數量,準備一把火燒掉。

但是在清點的過程裏,葉知秋髮現,有些殭屍的肚子裏,露出了隱隱的紅光!

“莫非有屍丹?”葉知秋心中一喜。

傳說中,殭屍也是可以修煉出內丹的,從而得道成仙。它們的內丹之中,也蘊含巨大的靈氣,和人類的內丹一樣。

想到這裏,葉知秋急忙取出赤元劍,給小殭屍們開腸破腹來驗證。

果然,第一個小殭屍的腹中,藏着一顆龍眼大小的內丹,發出淡淡的紅光,晶瑩可愛。

“臥槽,這回可算髮財了!”葉知秋手捧內丹,激動不已。

萬萬沒想到,在這裏還有一場大造化!

這樣的一顆內丹,比葉知秋目前修成的內丹,也不小多少。

而且從顏色上看,這顆屍丹呈現紅色,竟然有些金丹將成的模樣!

雖然葉知秋不能完全吸收這顆內丹,但是吞服祭煉以後,也可以道行大增!

如果三十六個殭屍都有內丹,葉知秋覺得,自己吸收以後,就可以一舉超過以前的修爲了!

但是具體達到什麼境界,葉知秋也不敢確定。

南山頑石也識貨,問道:“師公,這是殭屍修出的內丹嗎?”

“還不確定,我看一下……對了,其他的殭屍,你們都別動,維持原狀!”葉知秋說道。

南山頑石急忙點頭,帶着秦毛人在一邊警戒。

葉知秋稍稍退後,找了個地方盤腿坐下,調勻內息,將屍丹吞入腹中,開始修煉。

內丹入腹,葉知秋就覺得丹田巨震!

因爲屍丹是外來之物,成分又和葉知秋的內丹不一樣,所以兩者之間發生了排斥反應,震動丹田。

葉知秋急忙調動丹氣,將屍丹包裹,然後緩緩修煉,使之融合。

這是一個痛苦的過程,葉知秋滿臉赤紅,呼吸急促,根本就不像在練功,倒像是在打架。

約莫一炷香以後,屍丹終於被融化,和葉知秋的內丹融合。

但是,葉知秋髮覺屍丹融化以後,還有殘留,是個蠶豆大的小圓珠。

怎麼會有殘留呢?葉知秋不解,急忙運轉真氣,將殘留物逼出口中。

這是一顆紅色的珠子,分量極重,看不出材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