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殤和風明都好奇地看着於小非。

他們都是天賦異稟的孩子,都能一眼看穿於小非並非一個普通的武者。

即便是千殤那般暴戾之人,也不敢對於小非出手,甚至還怯生生地躲在了博雪的身後。

相反的,風明心中無愧天地,他倒是可以正視於小非,坦然地問道:

“叔叔,您是什麼人,您來到這裏,是爲了拯救我們天使一族的麼?”


於小非聞言,喜愛地摸了摸風明的小腦袋,“孩子,能夠拯救你們的只有修羅神,而那個人現在還只是普通的凡人。”

風明的樣子看起來很精明,擡眼看着於小非身後的楊九天,“難道是那位叔叔?”

於小非也回眸看了一眼楊九天,遂點頭答道:


“嗯,你很聰明,的確是他。他的體內有修羅血脈,以後他會全力保護你們天使一族。但叔叔有個條件,不知道你們是否願意答應。”

風明天賦異稟,身爲天使一族的善靈之心,他可以透過楊九天那雙清澈無邪的眸子,看到楊九天內心裏殘留着正義之心,“叔叔,難道你是要我保護他?”

於小非沒想到風明的心境如此澄明,伸手輕撫風明的小臉,“除了這些,我還希望你們兄弟二人可以輔佐他誅殺魔神。”

“誅殺魔神?”風明善良的眼睛裏透着隱隱畏懼,喃喃自語,“又是誅殺魔神,難道我們的命運就無法改變麼。”

此言聲音很小,但還是落入了於小非的耳中。

於小非大概也覺得這樣太過爲難天使一族,便是溫和一笑,“如果你們覺得爲難,那麼我只希望,你們可以幫助九天找到遠古的十大神器,其他的,我也別無所求了。”

風明陷入了沉思。

躲在博雪身後的千殤突然開口,“好,我們答應你了。”

這句話從千殤的口中說出,於小非的心裏生出不詳的預感。

楊九天也心中一沉,不知這千殤到底要玩什麼把戲。

妙玉更是一臉錯愕地看着千殤,脫口問道:

“千殤,你這麼爽快,莫非是對我家主人有所求?”

千殤聞言,昂首闊步地走出來,站在於小非的側身,仰視着妙玉,一本正經地說道:

“雖然你們知道我生性頑劣,但我實話告訴你們,其實我也是一個懂得顧全大局的人。天使一族向來是由我的母親天使聖母來傳承,此次我在人間惹下大禍,將來必生禍端。爲了讓天使一族可以繼續傳承,我希望母親可以從此隱於世外,剩下的事情,由我們兄弟二人去面對。”

他口中的禍端,所指的不是人類的報復,而是魔神的追蹤。

在座的每一個人都能夠聽得懂他的言外之音。

妙玉卻又提出質疑,“千殤,我想知道,你打算如何幫助我家主人,今後你還會繼續殺人麼?”

千殤聞言,堅定道:“帝殺羅,沒想到你會生出這樣的擔憂,難道你不覺得自己現在突然變得很愚蠢麼。”

聽到千殤稱呼妙玉爲帝殺羅,楊九天爲之一驚,“千殤,你怎麼知道她是帝殺羅?”

千殤面上一笑,道:“我們很多年前就見過了,那時候她是修羅神身邊的內侍,同時,也是修羅神最寵溺的情人。”

“額?”

楊九天聽得一臉震驚。雖然他早已知道修羅神和帝殺羅之間的關係,但他從未想過,千殤這孩子竟然會知道這麼多。

千殤似乎看出楊九天的震驚,又開口道:

“楊九天,你也不必太過意外,其實這些都很符合事情發展的規律,帝殺羅始終需要依附在修羅神的身邊才能覺醒自身實力,否則,她的能力逐漸枯竭,遲早有一天都會灰飛煙滅。”

楊九天對千殤的所言有些不太相信,側目看着妙玉,突然覺得自己眼前的妙玉是那般的虛幻,絲毫看不到真實之感。 妙玉沒有迴避楊九天陌生的目光,而是點頭承認道:

“千殤說的每一句話都沒錯,但我真的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他們纔剛剛獲得重生,竟然還記得我的存在。”

楊九天不懂妙玉言中深意,但目光中卻是生出寬恕之情,“好,既然你承認那就最好,只是這些本來就沒什麼不對。”

說話間,又低頭看着矮小的千殤,“反而倒是你,千殤,你說了這麼多,到底想要表達什麼?”

千殤沒有將楊九天的思緒打亂,似乎有些失望,“好吧,既然你對過去的事情沒有興趣,那我實話跟你說了吧,我的名字叫千殤,同時,我還有一個與生俱來的名字,叫作黑天使。”

說出“黑天使”三個字的時候,千殤的臉上帶着難以掩飾的興奮。

楊九天立刻明白,“如此說來,風明就是白天使?而天使聖母博雪,是黑、白天使的結合體。”

千殤聞言一笑,“楊九天,也不枉你是修羅神親自選定的接班人,果然有些小聰明,但這種小聰明其實人人都有,我這麼說可並不是誇你。”

此言落定,他那種看起來很稚嫩的笑意,也多了一分深沉和令人感到厭惡。

楊九天聞言,卻是一臉平靜,星目閃動,輕喟一聲道:

“千殤,你知道我要問的問題並非是這些。”

千殤雙手環抱胸前,看起來很像是一個小大人的模樣。

原本千殤的心智就非尋常的成年人可比,他有這樣的動作,也並不會讓人感到奇怪。

但他那種萌化了的模樣,實在無法令人將他與黑天使聯繫在一起。

殘餘在楊九天腦海裏的修羅神意志告訴他,黑天使殺人,白天使救人。

此刻從黑天使千殤的身上,看不到絲毫的危險之感,反而是一種萌萌噠姿態,的確令人眼前一亮。

千殤絲毫不在意這些,一臉**,道:

“其實我的意圖已經很明顯,我只是要保存我們天使一族的血脈,你們不許透露我母親的下落,而且你們還得給我們一個新的身份。”

楊九天無論如何都不相信千殤,轉眼看向博雪身邊乖巧的白天使風明,問道:

“風明,你對這件事情怎麼看法,你真的相信千殤不會胡亂殺人了麼,你也相信他真的會願意委曲求全麼?”

風明聞言,也和千殤作出同樣的姿態,雙手環抱胸前,認真說道:

“關於這一點,我和哥哥的看法一樣,我也覺得天使一族不能就此滅亡,而眼下看來,唯一不能發生意外的就是我們的母親。只要母親活着,即便我們發生意外,也會有復活的一日。反之,我們天使一族任何一個人發生意外,都可能導致完全的滅絕。”

楊九天聽得風明此言,總算是有些信服。他相信的不是千殤,也不是那種所謂保存血脈的鬼話,而是對白天使身份的無條件信任。

便是一口應道:“那好,千殤,你需要我們給你什麼身份?”

千殤聞言,滿意地笑着,乾脆說道:

“我要你們做我和風明的父母。”

“什麼?”

楊九天和妙玉都怔住了。

“這…”妙玉更是不可思議,“這怎麼可以。”

千殤見他們一臉爲難,便是攤手說道:

“看樣子你們似乎不太情願,如果是這樣子的話,那我們兄弟兩人只能另尋他路了。”

說着,千殤背上生出黑色羽翼,“撲撲”地拍打着,作勢要走。


於小非見狀,倏然起身,出言阻止道:

“千殤,你等一下!”

千殤似乎對於小非極爲畏懼,沒有急於飛走,滯留在一米高的虛空中,問道:

“怎麼,你也有話要說?”

於小非站直身體,雙手負於身後,“千殤,我且問你,你可知道自己現在正面臨着什麼嗎?”

千殤像是不願聽,別過臉去,輕哼一聲道:

“我們天使一族的事情,我希望你不要插手。”

於小非沒有爲千殤的無禮感到生氣,平靜道:

“這可不只是你們天使一族的事情,你可知道,你的母親也是我們靈祭閣中的長老,她的事情,就是我們靈祭閣的事情。”

此言未落,千殤就已展開雄辯,“你別忘了,你已經不是靈祭閣的閣主,既然如此,你最多也就是和母親處於同一個級別的長老,那你又憑什麼來左右我們天使一族的事情。”

“呵呵。”

於小非輕笑一聲,充滿稚氣的俊臉之上仍然很平靜,“對不起,或許我不該用身份來說事。但我希望你明白,現在萬界大陸受到威脅,如果九天不能找到十大神器,就無法順利成爲修羅王神,最後導致天羅大陸被魔神佔領,萬界當中最後的希望就此隕落。”

“最後的希望?”千殤畢竟是初生嬰兒,一臉困惑,“於小非,請你把話說清楚。”

於小非又將萬界所面臨的危難,尤其是究極大陸爆炸一事,跟千殤詳細地說了一遍。

千殤聞言,面色徒然一沉,喃語道:

“究極大陸爆炸,究級神印必然出了問題,這麼說來,萬界大陸都將遭遇空前的災難,稍有不慎,萬界大陸將不復存在,那以後…”

於小非接過他的話,道:

“那以後萬界當中只有神界,而神界虛無縹緲,根本沒有實體大陸,神將變得孤獨、寂寞,而且永永遠遠的孤獨和寂寞,無止無休。”

“可是…這和我們天使一族有何關係?”千殤又問。

於小非道:“神界之上,唯神獨生,神以外的任何生物,都將被神力鎮壓,灰飛煙滅,永不超生。”

千殤的臉色終於變得沉重起來,在一米高的虛空中不停地拍打着翅膀,頭一次用溫和的目光看向弟弟風明,以詢問的口吻問道:

“風明,如果真的是這樣,你願意幫助楊九天麼。”

風明毫不猶豫,點頭說道:

“哥哥,難道你會不瞭解我的意思麼,從一開始,我就已經打算無條件幫助楊九天了。”

千殤聞言,似乎突然打定了注意,釋然地擡頭看着楊九天,懇請道:

“楊九天,我可以幫你,但我的條件不變,你和妙玉,仍然要做我們兄弟的父母,否則的話,我們就不幹!”

此言頗爲童真。


楊九天和妙玉被逗得相識笑,已然默許。 未孕得子,楊九天和妙玉雖然頗感無奈,心裏卻也莫名暗喜。

千殤和風明是黑白天使,不凡的背景和身份,都是他們目前難以駕馭得了的。

原本楊九天極爲猶豫,但大家目標一致,既然站在同一陣線,生活在一起本就無可厚非。更何況,他的天眼計劃當中若是多了黑白天使的加入,顯然又多了幾分勝算。

心中一番計較,也就欣然接受了千殤和風明這兩個萌萌噠“兒子”。

千殤和風明一黑一白,不僅僅是身體的表面泛着淡淡的黑、白光芒,他們的口腔內,也是一黑一白,看起來極爲恐怖。

由於是初生嬰兒,他們都還只是未長毛的小光頭,但他們的發育節奏也是令人咋舌的。

他們都長了整齊的牙齒,可以說話,生活亦可以自理。

但楊九天心中還有擔心,在這軍事學院之內,突然多了這一天的兩個孩子,應當如何處理和解釋纔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