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回頭略帶疑惑的看了夏凱一眼,它以爲於偉也是夏凱的仇人之一,都應該殺死。

夏凱使了個眼色,卡卡纔不甘心的從於偉身上跳了下來,身形也迅速變小,又恢復了可愛的貓咪狀態。

夏凱苦笑着搖了搖頭,看來還得教一下卡卡人類世界的規則,這裏可不像淬鍊島,是想殺就殺的。

“還不滾,賭注你給我記好了!”夏凱大喝一聲,於偉才連滾帶爬的朝庭院門口奔去。只是當夏宗四人朝他下半身看去時,不禁都哈哈大笑,一片赫然可見的“溼地”顯示着,剛纔這位盛氣凌人的大靈師竟然被嚇尿了…


卡卡歡快的奔回夏凱的腳邊,朝着夏凱嗷嗷直叫,夏凱無奈的搖了搖頭,從空間戒指裏取出了一顆晶核塞進了它的嘴裏,這個吃貨自從知道了自己庫存充足以後,竟然每天都要吃一顆靈獸晶核了。

卡卡旁若無人的咬着美味的晶核,咔嘣咔嘣的聲音卻像是天雷一樣劈在銀月三人的頭上,剛纔的一切實在太驚人了,貓咪不僅變身後是四階靈獸,還以珍貴的靈獸晶核爲食?那東西別說裏面蘊含的強大靈力,就單是堅固程度也不是一般的牙齒咬得動的…

夏凱把卡卡重新抱回了懷裏,看着其他三人驚異的眼神,微微一笑說道,“我知道你們有很多問題,進去說吧。”

剛纔夏凱自己不出手,讓卡卡變身出來可不是爲了顯擺,對於大靈師等級的法術,夏凱確實也只能用長劍吸收的辦法,可這是雲靈學院,長劍的祕密是萬萬不能暴露的。而靈脩者和靈獸簽訂靈魂契約並不是什麼祕密,因此讓其他人知道自己有一頭四階靈獸,除了招人嫉妒外,不會有什麼不好的後果。


而且有了四階靈獸鎮守夏宗,以後靈導師等級以下的人也不敢來挑釁了,正好一舉兩得。

正堂之中,夏凱把這一年來在淬鍊島的遭遇大概說了一下,當然不是全部,卡卡九階靈獸的身份,還有她母親以及靈泉的事情都保密了,畢竟這些事知道了對他們也沒什麼好處,反而可能引來殺身之禍。

“你們呢?這一年裏面受了不少氣吧,回氣丹都吃完了嗎?”夏凱關切的問道。

禹青三人互看了一眼,接着略帶尷尬的表情說道,“大哥,你留下的回氣丹都吃得差不多了,可就算這樣,我們之中只有銀月達到了靈師等級,我和繆瑤都還是靈士的狀態。”

夏凱知道禹青的尷尬表情顯然是覺得自己的修煉進度太慢,對不起自己給的回氣丹,但夏凱心裏清楚,他們這一年肯定一天也沒有耽擱,不說別的,光是於偉這種天天挑釁的人就足以激發他們的修煉熱情了。

“呵呵,不要緊,我帶回了好東西,今晚大家哪都不要去,待在房間裏準備晉級吧。”夏凱神祕兮兮的說道。

禹青三人同時一怔,什麼東西可以讓他們一晚上就晉級,有點誇張了吧。但夏凱不說自有他的道理,一切等晚上揭曉便是。

……

夏凱的遭遇中,土風八人的追殺是濃墨重彩的一筆,他也毫無保留的告訴了夏宗成員。

“剛纔我說了我在淬鍊島的遭遇,但青石僱傭團並不是我最終的敵人,幕後推手還不知道是什麼大人物,因此,”夏凱臉色沉重地說道,他知道等青石僱傭團全部喪生的消息傳回去後,幕後黑手還指不定會派來什麼厲害人物,他必須把這一切先給夏宗其他成員說明白。

“因此,以後的我會遇到越來越多的危險,跟着我就像在刀口上過日子,如果你們不想過這樣的生活,可以立即退出夏宗,我並不會責怪你們。”

夏凱嚴肅地朝其他三人一個個看去,讓他們知道自己的話可不是開玩笑,在淬鍊島要不是有奇遇,可能死十次都不夠青石僱傭團殺的。 原本她只是以爲自己脫掉外套就可以了,可沒想到卻要脫光光才能治療。

她看了眼蕭凡,蕭凡此刻神情平淡,沒有變化,好像對她的身體一點也不感興趣。

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裝出來的?

王雨嫣氣惱的看了眼蕭凡,就閉上眼睛說道:“來吧!”

“咳咳。”蕭凡差點被雷到。


緩緩走上去,蕭凡就忍不住嚥了口口水。

王雨嫣偷偷睜眼看了眼蕭凡,發現他一本正經的站在自己面前,也沒有行不軌之事。

讓她微微鬆了一口氣,又有些質疑自己的美貌?

自己堂堂無敵美少女,他怎麼就不感興趣呢?

難道他喜歡男的?

想到這些,王雨嫣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太可怕了!

其實她對蕭凡的第一印象並不是很差,相反還有些好感。

不過要她脫乾淨了給蕭凡看,她真的做不到。

但是現在已經脫了,況且是爲了給自己治病,爸媽他們也在門外。

所以她也就放下心來了。

倒是有些期待蕭凡會怎麼給她治病。

而且,她也不相信蕭凡真的能治好她,最多也是幫她延緩一下。

雖然她記不得這兩天發生的事,但是之前的事她還是記得的。

自己的怪病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國內國外名醫都來過,卻始終沒有給出一個確切的方案。

現在看蕭凡如此年輕,比自己也大不了幾歲,他又能有什麼辦法?

但是自己也是沒有辦法了,她不想這麼年輕就死掉,完美的人生還沒開始呢,她甚至在想等病治好了就去退親休了蔣文慶,誰愛嫁誰嫁,反正她是一點也不喜歡。

只是她不知道,蔣家早就派人來退親了。

深呼吸一口氣,然而就在她準備開口讓蕭凡儘管施針治療的時候,突然間,她的怪病又發作了!

一股比之前都還要強烈的疼痛席捲而來。

她的皮膚又開始長斑點,頭上的青筋都冒了出來。

已經捂着腦袋在地上打滾了!

最主要的是,這次更加嚴重!


不僅長斑點,還很癢很痛!

“啊,癢,好癢好痛……”她忍不住地開始抓自己全身的皮膚。

可是這一抓,就更加痛苦,又癢又痛,又痛又癢。

蕭凡意識到不對,但是眼前的王雨嫣並沒有失去意識,看她的眼神還是正常人,只是少了一抹靈動。

“別抓!”蕭凡立刻不假思索地衝過去,抓住了王雨嫣的手。

另一隻手放在她的左胸口上測心跳,這下讓蕭凡更加確定了一個事實。

紙人就在王雨嫣的體內!

而且此刻金光已經消磨殆盡,紙人正在侵蝕王雨嫣的身體!

用不了多久她又會變成之前那樣,說不定更加恐怖。

蕭凡趁着現在,已經悄然輸入一絲金光!

王雨嫣此刻臉色紅到了脖子根,她大急,想推開蕭凡,可是身體卻使不出什麼力氣了,軟綿綿的,倒在蕭凡的懷裏,“放開你的手,啊啊啊,你快放開我……”

蕭凡沒有理會她,這個時候王雨嫣已經開始犯病,如果他不及時出手,恐怕王雨嫣會當場喪命!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如果沒有見到就算了,現在既然見到了,那蕭凡就不會見死不救。

當初他接受虛影傳承的時候,虛影就說過讓他弘揚我派,懸壺濟世,渡人渡己!

蕭凡把虛影當做前輩,自然尊重他!

現在更不可能見死不救!

顧不了那麼多,他又一掌按在王雨嫣撐起的胸口上,確定無誤後,蕭凡微微鬆了口氣。

看來心臟還沒有問題!

他把王雨嫣攔腰抱起,快步走到牀上,他這個動作,可把王雨嫣嚇壞了,“喂,蕭凡!你幹什麼?!快放開我!我都跟你說了,你要對我那個那個,我爸媽不會放過你的!”

“你快放開我,我還是第一次!不行!你快放開我!”

眼淚在她的眼眶打轉,她害怕蕭凡真的對她那個那個。

王雨嫣想擡手打蕭凡,卻使不出力氣,最後用嘴巴狠狠地在蕭凡的肩膀咬了一口。

蕭凡只是悶哼一聲,皺了皺眉。

他把王雨嫣放在牀上後,就拿出了銀針。

接下來蕭凡的動作更是讓她心慌意亂,只見蕭凡直接坐在了王雨嫣的白皙的小腿處。

並且一絲不苟的盯着她,從頭到尾看了遍!

此刻她的身體經過金光的滋潤已經不痛了,只是全身還是沒有力氣。

蕭凡檢查完後,又抱着她的柳腰翻了個身。

“啊啊啊!”


“蕭凡,你這個登徒浪子!你這個禽獸!”

“你快放開我!”

“啊啊啊,你又摸我!”

她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蕭凡一巴掌拍在她的臀部上,啪的一聲,十分地清脆,當場怔住,緊接着她發出瘋狂的叫聲,“蕭凡,我要殺了你!!!”

“別吵。”蕭凡不耐煩地說道,緊接着,他乾脆點穴把王雨嫣定住,又把她的雙手拿開,再次翻了個身,成一個大字躺在牀上。

由於王雨嫣被蕭凡點穴了,動彈不得,就只能眼睜睜地望着蕭凡擺弄她,叫也叫不出來,只能嗚嗚嗚嗚地叫着,眼角流出了屈辱的淚水。

這次蕭凡順便也點了她的啞穴,簡直太吵了,實在受不了。

“你不是要再次體驗一下點穴嗎?”蕭凡白了她一眼。

王雨嫣此刻眼睛是全是淚水,撅着小嘴望着蕭凡猥瑣的臉龐,看起來要多可憐有多可憐。

她現在無比後悔,早知道她就不答應蕭凡了,最恨的是蕭凡欺騙了她!

蕭凡表面上看起來人畜無害,老實巴交的!

沒想到竟然對她做這種事!

蕭凡看着她哭得傷心的樣子,很是鬱悶,難道自己看着就這麼像猥瑣男?

微微嘆了一口氣,蕭凡說道,“你放心吧,我對你沒興趣,我只是給你檢查身體!”

“檢查你妹啊!有你這樣檢查的嗎?又摸又抱的!”

眼淚汪汪,卻說不出話,只得在心裏咒罵了蕭凡一番。

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恐怕蕭凡已經被她千刀萬剮無數次了。

蕭凡不再理她,仔細地端詳王雨嫣的身體,隨後右手上附上一絲金光,在王雨嫣身體上搜尋。 禹青的臉色卻在夏凱話音落下後變得有些憤然,“大哥,你這是什麼話,難道你認爲我們是貪生怕死之輩嗎?”

聽到禹青略帶憤怒的話語,夏凱卻是雙眼一熱,接着他又聽到了繆瑤的話,“凱哥哥,不論遇上什麼敵人,我都跟着你…”

“夏凱,在靈獸塔和你們並肩作戰的時候,我就決定從此跟你們共進退!”最後一個卻是銀月的聲音。

夏宗三人,三句質樸的話語,卻每一句都打在夏凱的心坎上,他發現在靈脩界他不僅有強大的敵人,更有一幫生死之交的戰友,這比什麼都珍貴。

“好!”夏凱擡起頭,眼眶微微泛紅,“同樣的話以後我不會說了,夏宗永遠都有我們四個人的存在。”

……

夜幕降臨,雲靈學院內部顯得非常寂靜,大多數學員在這個時候都進入了修煉狀態,盡情地吸收着等級不一的靈眼散發的靈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