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分析上看,四個外星人應該是善良的,或者說是遵守規則的,而他們的規則對自己的星球來說很好,不主動動手,以合法方式賺錢。

「既然我們能判斷出他們不是邪-惡的,那麼地震自然不是他們引起的,而核輻射與他們也無關,暫時不用管他們,我們說說地震的事情。」

證明了外星人沒有危害之後,他們又開始查看地震的情況,不管他們內心有多邪-惡,但他們在遇到比自己厲害的人時。還是希望對方能善良。

公孫慕容四個人飛過了半個星球,降落在一個大草原上,跳下來改裝車,上面多了兩組帆,一組橫帆,一組三角帆,下面是個船的樣子,最底下有軲轆。

這是柴油和風動力兩用草原船,有風的時候控制著帆便可行進。

開車船先找條河,裝上不少水。撈魚、網蝦,離開河邊,到了草原上隨意捉兩隻像兔子似的動物,與魚和蝦一起收拾好,再臨時製作一個涮烤兩用爐,開吃。

天上有一個衛星隨著草原帆船的移動而輕微調整著攝像角度。

科索利奇獲得了獎賞,最直接的收入是錢,他的老大給了他五百萬,除了因為他提供的東西讓他老大得到了更多的好處。還因為他沒有把情報偷偷賣給波邦庫突厄內海的眾小國。

同時他的許可權得到提升,可以自由選擇三個衛星。

由於他是拍攝公孫慕容四個人賺到的好處,所以他把四個人當成自己的幸運物,別的事情他不管。他繼續尋找給人。

在他尋找了六個多小時之後,終於發現了一架飛機,把眼睛都累紅了。

能找到這架飛機,並不是他看到了飛機。他是先看到海面上出現一道明顯的水線,從衛星的角度看,那是一個突然出現的白線。很粗、很直。

看到白線,他報著試試看的心理就把更多的鏡頭對過去,然後他測出來白線向前的速度是四倍音速。

這個速度放在現在科技上,不是很快,因為脫離海汪星的星球引力,需要的速度是每秒十點六五公里,四倍音速差遠了。

但是沒有任何一個飛行器會貼著海面飛出四倍音速的,除非裡面沒有人,是超音速導彈,否則一個不小心,飛行器就爆了。

他不停地拉近鏡頭,調整解析度,最終看到一架藍寶石顏色的飛機在擦著海面飛行,沒錯,就是它。

他跟著又看了半個小時,飛機到達大草原上空,降落,改裝,帆船出現。

「我就知道,遊艇什麼都能變,等四個人來了興緻,飛到太空我一點不希奇,很正常。」

科索利奇嘟囔著,繼續調整鏡頭,看四個人去河邊抓魚撈蝦裝水,逮小駝拉獸,在那裡又烤又涮,他繼續倒杯烈酒,把自己想像成其中的一員,用心體會那種風情。

「我要是有一艘同樣的遊艇,我天天去旅遊,隨便帶上兩個人收取費用,足夠我花消,再有很多美女,一天換一個,我再駕駛著它去冒險,像英雄一樣翱翔在宇宙中,與星辰共舞,和外星人不停地交火,穿梭在槍林彈雨中,那才叫生活。」


科索利奇開始幻想起來。

帆船上的四個人邊烤邊涮邊吃。

娜拉莎看看周圍的景色,說道:「等以後找到家解決了所有麻煩,我們一家人找一個安靜的地方,蓋個大房子,養上家禽和牲畜,彈彈琴,畫幾張畫,偶爾釣個魚什麼的,再不要去冒什麼險,不天天飄在太空中,寧靜又平和,那才叫生活。」

「是呀是呀,總是戰鬥,怪累的,在戰艦群中閃爍,一點也不好玩。」寶寶一同附和。

神話法律咨詢系統 ,又自語道:「那時我會賺到很多榮譽和金錢,我要在最繁華的地方買下一大片土地,用黃金和寶石鑲嵌在牆壁上,天天開舞會,燈光把晚上照得和白天一樣,讓所有人都知道我,讓他們嚮往著能接受我的邀請,凡是涉及到政治軍事經濟方面的事情,必須有人找我來詢問。」

說著說著,他呵呵傻笑起來,似乎自己已經做到了那一切。

船上的寶寶分吃掉一隻大蝦,緊張地看看四方,說道:「希望我們吃飯的時候別突然出現什麼事情,之前在原始森林中根本沒吃飽。以後哥哥別總是遇到特殊情況,就在莊園中呆著多好。」

「嗯哪!」娜拉莎表示贊同,又說道:「莊園啊,一定要建在偏僻的地方,最高兩層,大院子,旁邊有個小沙漠,有海灘與淡水河流。門前種上兩棵大榕樹,沙漠里是椰棗,地里種黃瓜、西紅柿什麼的。

最好是誰都別過來找我們,文明間的戰鬥他們愛怎麼打就怎麼打,造多少星球跟我沒關係,誰願意當聯盟主席就誰當。

把時間留給我們一家人,偶爾呆在太陽下面發獃,或者看螞蟻搬家。哎呀,什麼時候才能過上那樣的日子呢?」

「我們還要成為喋血飄零呢。」寶寶覺得嫂嫂的夢想和自己的成長有衝突。

「沒說你們,你倆全成為喋血飄零。祁兒當公孫家族的族長,瑭兒找個很厲害的老公,多生幾個寶寶,一個星球到我們家聚一聚,然後你們繼續忙,天不塌下來就別麻煩我們。」

娜拉莎摸摸弟弟妹妹的頭,笑著說道。

小瑭眉毛挑挑:「上哪找老公啊,要找也得找最多比我大一百歲之內的,太老的不要。」

「那很難。」小祁對此表示同情。

「沒事兒。我跟你們哥哥幫你們培養未來的另一半,一歲內力外放,兩歲自然飄浮,三歲身化萬物。四歲空間移動,五歲天涯咫尺,六歲身體能量化,七歲……好吧。剛才的年齡調整下,是十一歲,二十二歲。三十三歲這樣來。哈哈哈哈~~!」

娜拉莎說著說著,自己笑起來了,兩個寶寶的小臉已經皺在一起。

四個人就這樣吃著聊著在草原上賓士,不時有一群食草動物從旁邊跑過,不時有一群食肉動物追趕著之前的動物跑過。

還有兩隻草原大鷹覺得帆不錯,雙雙落在上面,踩著橫桅看別人吃飯,聞著那燒烤和煮食飄起來的氣味相互『嘎嘎』叫兩聲,估計是在分析這麼吃對身體有沒有好處。

寶寶為了能讓大鷹進一步獲得信息,往頭上扔了不少肉,有生的有熟的,有放鹽的,還有抹辣椒的,最後知道大鷹還是喜歡吃生的,以後看到不能喂它們辣的,因為它們嘗了后很憤怒,要不是弄出來一團水讓它們喝,它們估計會下來拚命。

「真不會享受,多麼正宗的川椒啊。」小祁嘟囔了一句,把川椒粉放一邊,拿過來油椒醬抹在烤肉上吃,他才不吃那種川椒粉呢,太辣。

小瑭喜歡吃河蝦,涮了一隻又一隻,鮮!吃了幾個后,人飛起來,向遠處遙望,落後下后遺憾地說道:「三十公里範圍內沒人,倒是有很多吃草的牲畜,還有看在旁邊的大狗狗,身高超過一米五的大狗狗。」

「說明我們到了別人的放牧區,再往前走走應該就有人了,不知道是房子,還是房車,或者是大帳篷?」

娜拉莎吐出兩根魚刺,說道。

果然,又往前行進了一會兒,再次飛起來觀察情況的小瑭發現了目標,介紹道:「那裡有個小湖,旁邊是大帳篷,有好幾百人一片帳篷外面呆著,大白天的,就有人在那裡舉行篝火酒會,真有閑情。」

小祁鬆口氣:「看樣子我們沒給他們帶來災難,千萬別再有地震和火山噴發了。」

他剛說完,很多地方的太空觀測戰便向上面發送緊急情況,有一個突然出現的大隕石,正以每秒九千公里的速度向著星球接近,預計四分十一秒後進到大氣層,具體落點不明。

星球上的人想攔截,從『月亮』上直接發射導彈,迎著大隕石而去,那是一個直徑超過二十公里的大隕石,天知道它怎麼就突然冒出來了。

一枚枚導彈打上去爆炸,不但沒擊碎隕石,甚至是讓它偏個向都無法做到。

他們只能看著這個隕石進到大氣層,帶著火焰朝地面飛速墜落。

帆船上的四個人同時看向天空,小祁癟癟嘴:「我剛才說啥了?」

-(未完待續。。)

… —

「它在往我們這裡落,哦,前面的人都要死,跑不掉的,而且這個星球……」小瑭在隕石進入大氣層的瞬間便判斷出落點。

不但她知道,星球上的人同樣知道,進沒進大氣層飛行軌跡不一樣,進來后則好計算。

一個個國家的頭腦們傻了,直徑二十多公里的隕石砸下來,可不是一個坑的問題,整個星球要廢。

如此大的隕石,速度又那樣快,先會在接觸地面之前把它到地面之間的空氣壓縮,形成一個強大的氣爆炸範圍,等它落到地上時,地面開裂,能量傳導,地震出現,無數塵埃飛起,蘑菇雲蒸騰。


接著是各種輻射,颱風,火山爆發,地殼運動,塵埃擋住陽光,無數種生命消失,無數種生命變異。

整個星球的氣溫降低,磁場改變,空氣含量改變,一年接一年過去……

『攔住它』幾乎所有察覺到隕石的人心中皆冒出這個想法,可之前的外太空攔截失敗,一次次核爆擋不住它,無法讓它變軌道,現在依靠大氣層來消耗掉它可能嗎?

兩個月球上的人沒有辦法,在月球和星球上往來的飛船也沒有辦法,他們能迎著去打,卻無法追,隕石速度太快。

星球上凡是處在隕石墜落範圍攻擊線上的國家紛紛發射導彈。

在大草原旁邊的海岸四十海里處,三艘與草原國家冷戰的國家潛艇突然上浮,潛射出九枚導彈,去攔截隕石。

此時沒有人說他們侵犯了草原國家。

草原國家附近的一個主權島國,他們曾經發射過兩次衛星,後來三次失敗,他們說不會繼續發射衛星,不會繼續研究戰略武器。

但這時。從島子和島子旁邊的港口外面的船隻上,連續升空十六枚洲際彈道導彈。

渡劫天功 ,在導彈發射時,機器快速沖能,一道粗大的激光直接點在隕石上面。

同一時間,凡是距離夠的地方的國家紛紛朝落向草原的隕石發射出導彈和激光,太空上的衛星一個個變軌,蓄能。跟著打出激光。

一顆隕石把所有國家的隱藏實力暴露出來,此刻只要能做出點貢獻的國家沒有一個敢藏私,他們有著相同的目的,把隕石消滅在地面之上。

各個地方的防空警報『嗷嗷』地叫著,電台反覆播放著讓居民做好避難準備的內容。

什麼高貴,什麼低賤,在這個時候已經體現不出來,雖說還有身份很高的人正乘飛船起飛,但他們沒有絲毫高興的想法。失去了星球,難道一直在月亮上生存?在飛船中活著?

知道了消息的人,有瘋狂叫喊著的,有哈哈大笑的。有抱頭痛哭的,記憶安靜地回憶走過的歲月的。

「哈,現在才知道團結,估計他們很後悔。把大量的精力用在國與國之間的鬥爭上,把大量的錢財揮霍於欺負貧苦人身上。」

小祁搖搖頭,為星球上的人感到悲哀。不曾面對整個種族的危險,他們永遠不知道團結,不經歷刻骨的教訓,他們則不明白什麼是萬眾一心。

小瑭一起搖頭:「晚啦,不是普通的隕石,金屬含量太大,砸到地上后,比他們計算出來的後果還嚴重,會有一部分星球上的土地被砸起來飛向太空,太多的塵埃會讓星球進入冰河時代,兩個月球也別想置身事外。」

「還有兩分零三秒。」娜拉莎給出個時間。

一顆顆帶著核彈頭的導彈從側面和正面撞在隕石上,一次次核爆出現,一道道激光點在上面,但依舊無法消滅掉隕石,甚至無法分解它。

只不過有著大氣層的幫助,讓隕石掉了些渣,整體還是完整的。

所有人全絕望了。

他們等待著末日到來,老人們盡量和家人在一起,走在路上鬧彆扭的青年男女緊緊擁抱在一起。

因害怕被拒絕,還沒有向自己暗戀的人表白的此刻大膽地拿起通訊器。

一艘艘太空飛船升空,一輛輛汽車停下來,一句句向親人感謝的話別說出,一聲聲對曾經被自己傷害過的人的留言發出。

興趣上的人幾乎全部認命。

不過還有人不想死,科索利奇看到隕石后,先是顫抖,驚恐,然後拿起通訊器要給家人打電話,突然又放下,眼睛盯著屏幕,看了足足五秒,撥通通訊器,對著裡面大喊。

「先生,女士,還有孩子,我知道你們是外星人,我們沒有傷害過你們,我懇求你們,幫幫忙吧,我知道你們可以,求你們了。」

「幫你們做什麼?讓你們繼續活著玩內鬥?繼續有錢有權的欺負窮苦人?哈,現在你們處在同一個位置上啦,在生命面前,誰都不比誰高貴,乘飛船只能多活一段日子,跑不掉的,相信我,飛船上的人會死得更痛苦。」

寶寶齊聲對著通訊器說道,他們沒問別人怎麼知道他們通訊器的號碼的,連接衛星,必然有號碼。

科索利奇扯著嗓子喊:「不,我相信那些有錢有權的人知道錯了,他們一定會改正的,我也不是有錢人,我希望活下去,出手吧,求求你們了,嗚,我還不想死,我還有家人……」

他一聽兩個孩子的話便確定,對方絕對有辦法,否則不會如此說話。

他們說話的時候,時間正在一點點流失,隕石距離地面越來越近。

「幫不幫?」寶寶問哥哥和嫂嫂。

「是你倆接的通訊,你們自己看著辦。」公孫慕容語氣輕鬆地說道。

「嗯哪,你們自己處理。」娜拉莎跟著說。

通訊器另一邊的科索利奇聽著下面四個人的對話,他不清楚兩個孩子有什麼手段,但他知道這是最後的希望,他盡量讓自己的語氣平和與莊重。

「可愛的孩子們,星球上有著和你們同樣大的孩子,還有比你們更小的,甚至是剛剛出生,他們沒有罪,無論是富人的,還是窮人的孩子,他們不知道人性的險惡,如果你們覺得我們大人沒有存在的必要,請救救孩子,孩子是無辜的,謝謝!」


「五十七秒,五十六,五十五……」娜拉莎倒計時。

寶寶互相看一眼,點頭:「好吧,我們出手,哥哥,機甲。」

公孫慕容給移動過來兩架寶寶專屬機甲,娜拉莎繼續報數:「四十一,四十……」

科索利奇快要承受不住了,快呀,別磨蹭了。

等到三十秒的時候,寶寶才飛起來,在科索利奇的注視下,瞬間著裝機甲,然後噴射出粗大的火焰向高空飛去。

他們飛向的位置是隕石落地之前的軌道處,他們的速度在不停加快,隕石的速度同樣在加快。

當隕石到達距離地面一萬四千米高空,它的體積正推動前面的空氣壓縮形成龐大的氣爆時,機甲化作光從側面與它相遇。

光芒綻放,天上一片區域的空氣跟著燃爆,在爆炸的更外圍是幻動的影像,隕石之處,那道與它相遇的光穿透它,飛向更遠的地方。

隕石在那瞬間分解,變成一個個很小很小,最大體積不到一立方分米的小塊,爆向四周,並繼續朝下掉落,再也沒有之前的動能和威力,天空下起隕石雨。

通過衛星觀看的人,草原上和島子、海上船隻上的人,一個個俱都愣在那裡,已經做好了死亡準備的他們不知該如何面對眼睛看到的一切。

科索利奇看著那機甲化流光與隕石相遇,撞上並穿透,把隕石給打成小碎塊的影像后,愣了兩秒,接著嚎啕大哭,越哭聲越大,他要把之前承受的壓力全部發泄出來。

成功了,星球得救了,最後的一刻是兩個孩子出手,外星人終於肯幫忙,好艱難,自己的哀求得到了回報。

「我是英雄,我是英雄,嗚嗚嗚,我成功啦,你們那幫乘飛船逃跑的人,去死,都去死,哈哈哈哈,外星人果然厲害,好可愛的寶寶,嗚~~!差點就完了,有沒有美女過來安慰我一下,我的心啊,呵呵呵,星球上的人一定會感激我的,我要再繁華的地方買下一大片地,用黃金和寶石……我得先給我媽打個電話,不,我要先把剛才的事情放給全世界人看,我想喝點酒,我的酒杯呢?嗚~~哈哈~」

科索利奇像個精神病似的,一會兒說這個,一會兒又說那個,語無倫次,狀態亢奮。


這時寶寶已經閃爍回帆船上,把機甲收進儲物空間手鐲里,迎著哥哥和嫂嫂的目光,異口同聲說道:「不是我們心軟,是他總是提什麼孩子,說他們大人可以死,好像他多偉大似的,那樣卑鄙的人,我們怎麼可以給他一個偉大的機會?」

「走吧,去挑揀兩塊隕石收藏,你們救了一個星球的人,應該讓他們為你倆製作一面錦旗,再獎勵幾萬元錢。」

娜拉莎啟動帆船,繼續向前面的牧民所在行進,並笑著跟弟弟妹妹說道。

隕石還沒有落完,地面上的人依舊驚訝,有隕石碎片落到身邊不遠處也不在乎。

寶寶們看著,說道:「真聰明,我們在攻擊的時候,已經計算過分解的隕石的落點,他們不亂跑,就不會被砸到,等過去管他們要一隻長大角的像牛一樣的動物吃,敢不給的話,我們把隕石重新合起來,再砸一次。」

—(未完待續。。)

… –

帆船借著風力慢悠悠向前開,隕石掉落的草原上有不少地方起火。

看到隕石碎了,反應過來的人又是以各種不同的方式慶祝著。

暫時除了科索利奇,其他人全不清楚原因,他們只看到有一道流光在隕石砸下的軌道上與隕石相撞,然後穿透而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