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應該是做過人流……”宮洛說這句話的時候臉色有一點不自然。

“然後,那個被打掉的孩子回來找她報仇,現在她只不過是那個孩子的一個殺人工具罷了。”

“這怎麼可能?”我有些不敢相信,如果眼前這個女鬼是炎炎的殺人工具,那不就是代表現在想要殺我們的……“炎炎不可能會殺我們,他明明那麼可愛,你也看到了呀。”

“沐顏,鬼,終究是鬼。”宮洛只說了這麼一句話,卻足以讓我無力的垂下雙手。

你逃不掉的!

此時的女鬼已經看不清模樣,但是她裂開的嘴角,若有似無的蠕動着,我還是聽清了她在說什麼。

“他爲什麼要這樣做呢?我和他……炎炎,應該不過就是第一次見面罷了。”我疑惑的問出口。

“或許這一切不過是秦安的計謀罷了。”劉嘉明說道:“弄出東西巷子事情,知道我們不可能坐視不理。”

那個女鬼只是對我說了那樣一句話。並沒有在做其他的事情,變做了一股灰煙,不過是眨眼之間就消失不見。

若不是我們這些人都親眼見過,恐怕很難相信,剛剛有這樣一個女鬼出現過。

“我們現在該怎麼辦?”那個女鬼消失之後,連帶着她剛剛身後的那一扇門,就是我們進來的那一扇,也緊跟着消失不見了。

“先去裏面看看吧。”宮洛的話應該剛落下,就邁着步子向裏面走去。

讓人沒有想到的是裏面居然不像我們所看到的那樣,只是一個小小的店鋪。

越往裏走,就會發現裏面的空間越來越大。

同時也越來的越荒涼。

原本的地面是水泥的,再往裏面走的時候居然就變成了坑坑窪窪的土地。

若是不知道他們一開始進的是13號店鋪的話,只怕會以爲這裏是誰家的墳地。

實在是前面不遠處,若隱若現的竟然出現了不少大大小小的土包。

不對!

這裏根本就不是什麼13號店鋪了。

“宮洛,這裏……”我詢問的目光看向宮洛,卻發現他的面色上並沒有什麼變化。

“應該是那對兒鬼母子的墳地。”

越是往前走,陰風嗖嗖的感覺,就越來越明顯。

天空

中好像也有越來越多的烏雲積聚。讓原本就詭異的地方顯得更加詭異。卻依舊沒有阻擋我們想要一探究竟的步伐。

終於,已經有些殘損露出了棺材一角的墳墓,讓我們止住了腳步。

並不是這座墓有什麼蹊蹺,只不過是因爲它居然擋在了唯一的一條小路上。

而好巧不巧的,倒在地上,有一大半兒都被埋在土裏的墓碑,被我踩上了一腳……我愣了半天才想起來,趕緊把腳收回來。臉色忽明忽暗,心中微沉,嘴上喃喃念着:“清風道人傳人韓沐顏,一時不察,冒犯主家陰宅,還望主家寬恕,他日必定奉上供果供品,香燭紙錢賠罪。”

這些話說完,我掏出一張黃紙,點燃之後繞了三圈。

這樣的事情還是我出道以來第一次見。畢竟誰也不會沒事兒去亂葬崗……那就更不必說踩到人家墳頭兒了。

雖然說心有慌張,卻也還算的上淡然,大不了就是不地道一點,講不通道理,就動手好了。

宮洛略略想了一下,纔對我說:“不用緊張,沒猜錯的話,這應該就是那對兒鬼母子的墓了。”

聽到宮洛的話,我先是一陣驚訝,但很快就鎮定下來:“他們是故意引我們過來的?”

“開棺看看不就知道了。”沒從想宮洛居然語不驚人死不休。

我有些不大讚同:“隨便的開人家棺材不大好吧。”

劉嘉明和高小一也是和我一樣的想法,高小悸和周曉曉卻不問任何緣由的支持宮洛。

“既然是將我們引到這裏,肯定是有什麼目的在的,不開棺的話,難道在這兒坐以待斃嗎?”宮洛略略地掃了一眼周圍:“現在倒是沒有什麼事情發生,但是卻難保一會兒也沒有什麼事情發生。更何況這個地方陰氣濃郁,我們現在沒什麼事情,但若是一直沒辦法離開的話,你們確定我們真的不會被陰氣入體?”

這樣子的事情,誰都沒辦法確定。

棺材原本就有很大一部分裸露在外,所以打開也並沒說多大的力氣。

可在棺材蓋掀開的那一刻,我看着棺材裏面的屍體,卻不由得發怔,腦中一片空白。

棺材中躺着一個年輕的女子,雙手交叉放在小腹之上。讓人很難注意不到,她的小腹是微微隆起的。

而她的眼睛居然沒有合上,反而是睜得大大的,好像是經歷了什麼?不可置信的事情,同時還帶着強烈的不甘和怨毒。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總覺得女屍的那一雙眼是在瞪着我。

她的身下積聚了很大的一灘血跡,不是那種鮮紅的血液乾涸後的顏色,反倒像是一種污血。

“她這是……”我有些找不回自己的聲音:“她這是被人強行打掉了孩子吧。”

其他人都沒有說話,但是我很清楚,他們的無聲代表着默認。

“這和我們沒有什麼關係,這附近沒有感受到她的孤魂,她縱使是有什麼冤屈的話,我們也沒辦法替她申訴。”高小一走上前去,將女屍的眼睛合上。

三人又再一次見棺

材蓋兒擡起,就在準備合上的時候,我發現剛剛被高小一合上眼睛的女屍,再一次睜開了雙眼。

“小心!”我忍不住的提醒出聲。

三個人同時回頭看一下那棺材裏面躺着個女屍,也都發現了不尋常。

我和高小悸合力佈下了結界,高小一站的離那口棺材最近,於是出聲喝問:“你想要做什麼?是不是你把我們引過來的。”

那女鬼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你是不是有事需要我們幫忙?”我試探着問,面對女屍那雙恨不得吃了我的眼睛,我還是有些發怵的。

話音剛落,那女屍就點點頭。

大概安靜了,幾秒鐘之後,宮洛出聲,問道:“你和剛剛那個女鬼有什麼關係?炎炎是你的什麼人?”

“那個女人…是我的孿生妹妹,炎炎,是我的兒子…也是她的兒子…”她的聲音很是嘶啞,讓人聽着很是難受,就好像是聲帶遭到了破壞一樣。

“炎炎,是她代孕在我肚子裏的,她不能懷孕。”女屍斷斷續續的說着,前後錯亂沒有什麼章法:“炎炎是我爲她代孕的第一個孩子,而我肚子裏的這一個,是第二個。”

我大概理解了這個女屍身上所發生的事情,妻子無法懷孕,丈夫就和妻子孿生的姐姐搞到了一起,並且有了孩子。

妻子出於嫉妒,就親手殺了自己的姐姐。

可這樣的事情,都是有因纔有果,如果她是想要報仇的話,別說她那個妹妹已經死了。

就算是還沒有死,我們也不可能助紂爲虐讓她去害活人。

“那你把我們引到這裏來,是想要做什麼?”高小一板着面孔厲聲喝問。

“我希望你們幫我把炎炎找回來。”

我眯着眼看着她,換上了一副笑意:“你怎麼知道我們就能幫你把炎炎找回來呢?我們的確見過炎炎,但卻不知道他現在去了哪裏。”

周圍的空氣,再一次靜謐了幾秒鐘,甚至連吹來吹去的風都沒有聲音。

就在我以爲那個女屍已經放棄了的時候,她的聲音卻有突然間的想了起來:“這根本就不可能!你明明和炎炎做了約定,你一定知道他在哪兒!”

女屍的聲音,突然間帶了凌厲,原本的刺耳更加明顯,聽的我覺得耳膜疼。

我感覺周圍的陰風吹的越來越劇烈了。

“你必須要幫我找到炎炎。你必須要幫我找到炎炎。不然我是不會放過你的!絕對不會放過你!”

我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的結界居然已經失去了效果。那個女屍居然毫無徵兆的就出現在了我面前。

宮洛和高小一他們也全都是一臉的震驚,緊接着就是憤怒:“離開沐顏,不然我就讓你灰飛煙滅。”

女士的身體有些纖瘦,眼下是烏黑的一片,身上帶着難聞的腥臭味兒。

之前離得比較遠,並沒有發現。他那看上去柔順烏黑的長髮,其實就是亂糟糟的一團。

在髮根的底部,還有許許多多數不清的白色蟲子在蠕動着。

(本章完) 沒來由的我出現了密集恐懼症,在這本就陰風陣陣的地方,覺得更加的冷了,而且就好像那些蟲子突然間鑽到了我身上一樣,渾身都很是難受。

“我知道你可能是覺得委屈,但你現在畢竟已經死了,就算找到炎炎,也是無濟於事。”

我雖然想不通爲什麼,這個女屍居然毫無忌憚的衝過來抓住我,但還是儘可能的避免和她對視上,以免以後會做噩夢。

不對,之前再碰到演員的時候,我似乎也沒有帶着爲手套就碰到了炎炎。

現在想來,也許並不是我的問題。而是在這個空間裏面的鬼,是可以與我們直接接觸到的。

最重要的是他們,並不是我們所佈下的結界所能阻擋的。

可我現在還被那個女屍抓着,對這個發現還不能和宮洛他們說。

“你老老實實的告訴我,炎炎究竟在哪裏?就知道你們現在的這些女人,不好好照顧自己的身子,都生不出來孩子時候就想着奪別人的!”女屍的表情越來越猙獰,她的臉上劃過裂痕,就好像是什麼東西要爆開一樣。

我深吸了一口氣,將胃裏面翻江倒海的感覺,壓了下去,儘可能的安撫着他說:“我的確不知道炎炎去了哪裏?但是我相信他既然和我做了約定,就一定不會爽約的,你說對吧。”

那女屍若有所思:“你說的沒有錯,我兒子是一個誠實守信的好孩子。他既然答應了就一定不會爽約的。”

“那既然這樣子的話,你不如先放開我,等炎炎來找我的時候,我在帶他過來見你。”嘴上雖然說着話,手上卻沒有停頓。我將手背在身後迅速掐訣。

“你休想騙我!等什麼時候我見到了炎炎,什麼時候我再放了你!”女屍的臉突然貼了上來,說話的聲音有些陰測測的。露出的牙齒能夠清晰地看見有白色的蟲子,在牙齒的縫隙中不停的穿梭着。

一股濃郁的腥臭味兒噁心的我有些發暈。

“小丫頭,看在你長的還算漂亮的份上,我就勉強同意你做我兒媳婦了。”

話音剛落下,那女屍的腳下就乍起了一陣陰風,臉上陰測的笑容更加深了。

我瞳孔一縮,掐訣打了出去,口中喃喃念着,最後大喝一聲:“退!”

女屍的腳步明顯頓了下來,她的眼中帶着懼意,但是似乎並不想放棄殺了我。

“真沒有想到你這個小丫頭還不簡單,居然還會兩下子。但你既然被我看上了,就只能做我的兒媳婦!你應該覺得慶幸!”

女屍眼眶之中的兩顆眼珠子,一前一後的彈了出來,就像是瞄準我的子彈一樣,直直的向我撲了過來。

我迅速的佈置結界,想要將那個東西擋在外面。

而就在這個時候宮洛手中握着輕靈劍,輕輕的一掃,那兩顆眼珠就在空中爆開了。

裏面崩出了很多白色的東西,四處飛濺,但還好就隔在了結界之外。若不然被沾染上這個東西的話,即便是沒什麼危害,恐怕我也要被噁心上很多天。

而這時候那個女屍

,正雙手捂着他,空洞的眼眶,很是痛苦的嘶吼着,身上的陰風很是濃烈,就好像是暴風雨來臨之前那般,帶着嘶吼的聲音。

我原本還以爲今天一定是要有一場硬仗要打。可是宮洛的聲音響起之後,唯一剩下的就只是那個女屍求饒的聲音。

“不自量力,裝神弄鬼!我的女人,其實你可以染指的。”聲音溫潤,卻讓我覺得冷寒刺骨,不用問這一定是千年古屍。

可唯獨這一次我沒有像以往那樣對他的捨身相救抱有感激。

我想起了之前在酒店大廳之中,他的反應。

如果我不是夜媚,他一定是會毫不猶豫的殺了我。

這樣的想法很快就出現在我心頭,並且很快的就根深蒂固。

是以這一次,對於他的出現,我並沒有抱有什麼期待,也沒有什麼喜悅的感覺。

我轉身想要離開,看看能不能找到一個出口。可不知道是不是太過於走神,以至於我撞了人都沒有發現。

確切的說,是撞上了鬼。

“姐姐!”

熟悉的聲音將我的思緒拉了回來,我低頭髮現,身前站着一個小男孩兒。

不是別人,正是炎炎。

“你怎麼跑到這裏來了,快點離開這裏危險!”我想到了剛剛那個女屍,也不知道她找炎炎,是不是真的像她說的那樣,只不過是想要兒子罷了。

而最讓我懷疑的是,剛剛那個女屍說她的孿生妹妹害死了她。可我之前看到的那個女鬼,和剛剛那個女屍長得根本就不一樣。

但是炎炎,卻好像對我的話,沒聽見一樣。

他的臉上也帶着一些陰狠之色,完全不像剛剛見過時,那個可愛的樣子。

我下意識的後退了兩步,他現在的這個樣子,讓我想到了之前想要殺我的追魂令。

雖然現在追魂令已經被我收服,可不代表之前發生的一切,我就會忘記。

“姐姐!你不要再往後走了!”炎炎的聲音中帶着凌厲,讓我下意識的在一次往後退了幾步。

結果我發現他臉上的,陰狠之色更濃烈了。

“姐姐!我已經告訴你不要再往後走了!你爲什麼不聽?你爲什麼要踩碎,我的眼珠子!”

我被他的話給嚇了一跳,但是也很快反應過來,趕忙轉過頭去看我身後。

擡起左腳並沒有發現什麼,可等我擡起右腳的時候……我就被嚇得迅速跳開了。

果然是有一顆眼珠子在我腳下,而且此時已經被踩了有些變了模樣。

我有些歉意地看向炎炎,去發現她的眼眶突然間變得空洞,不斷的有血淚涌了出來。

他嘴中凌厲的喊着:“姐姐!你爲什麼要踩碎,我的眼珠子!我現在沒有眼珠子了,姐姐,你說該怎麼辦纔好。”

“炎炎你不要生氣,姐姐不是故意的,我剛剛並沒有看到……你放心,我一定會幫你……”幫你什麼,其實我也不知道。把人家的眼珠子踩碎了,這也算是破壞了人家的遺體吧。

“姐

姐!你踩碎了我的眼珠子。那不如就把你的還給我!”

話音落下,炎炎就雙手成爪,向我眼睛的位置抓了過來。

我很想要躲開,但是卻發現雙腳像灌了鉛一樣,根本就沒辦法動彈。

冰涼的觸感伴隨着尖銳的痛感,我的眼皮就好像是被蜜蜂蟄過了一樣,雖然我現在看不到,但是猜想一下的話應該已經紅腫了。

雙眼沒有辦法睜開,雙手掐訣胡亂的向周圍打去。

碰!

打中了!

這是我的第一個想法,但是,還沒等我高興呢,一個陰測測的聲音就響了起來:“你居然敢打我!我要你死!我一定要弄死你!”

所以說這個聲音落下,我就感覺到脖子上,被什麼東西給勒住了,根本就沒辦法喘過氣來。

可是偏偏我的身體像是灌了鉛一樣沒有辦法動彈。

雙眼的刺痛,又沒辦法去看東西。我只能感覺到四周的陰風陣陣,卻根本就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在我的身旁作祟。

而宮洛,他們也不知道去了哪裏。明明我並沒有離開他們太遠,可是對我的掙扎痛苦叫,他們就好像一點都沒有發現一樣。

脖頸上冰涼的感覺,帶着一點滑膩膩,好像什麼東西的舌頭在舔着我。

這個時候的我,覺得那些道術我就好像是白學了一樣。

根本就沒有任何一種方法,能夠讓我擺脫掉現在的困境,我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等待着被宰割的命運。

一陣濃郁的黑霧將我包裹了起來,我就像是一個人蛹一樣,耳邊是呼嘯的風聲,以及悽慘的痛叫聲。

碰!碰!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