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街小巷裡也瀰漫著鮮活的氣息,賣煎餅的,炸油條的,大聲吆喝中,時不時伴隨著幾聲「支付成功」的電子播報音……

「你好,我要一杯豆漿,一根油條。」

「好嘞。」

小攤老闆利落地答應一聲,動作熟練地將還冒騰著熱氣的東西打包好,遞給面前的小姑娘,「來,一共六塊,掃碼現金都行。」

「好,」安暖拿出手機,迅速付了款,接過早飯的時候忍不住問了句,「老闆,最前面那棟房子就是白馬街263號吧?」

老闆偏頭看了眼,點點頭,「對,」笑容爽朗地補了一句,「咱們這塊就是有點偏,那什麼導航都不好使,你直接往裡走,最裡面那棟房子就是了。」

「好,謝謝啊。」

安暖收起手機,朝小巷裡走去。

春節過了沒多久,妖精學校也正式開校了。

校址就在這兒,白馬街263號。

三環外的一個小巷深處。

比起之前的培訓中心,安暖不得不承認,這地方似乎更適合他們妖精教學,隱蔽性更高。

不過這安全性,似乎就差了點。

將最後一口油條吃進嘴裡,安暖眯了眯眼,順勢將手上的豆漿杯子和塑料袋扔進旁邊的垃圾桶里,再一抬手,緊抓住前面小年輕伸進別人包里的手。

「這幹嘛呢?」

安暖笑眯眯地開口,「看你這樣子也挺年輕的,怎麼眼神就不好使了呢?自己的爪子還能伸進別人的包里?」

準備偷手機還是偷錢包呀?

聽見這響動,小姑娘和準備偷東西的小年輕齊刷刷地回頭,只是臉上的表情各異。

前者滿臉的慶幸和后怕,趕緊捂住了自己的包;小年輕的眸光中卻忍不住露出了幾分忿忿,橫眉冷瞅著安暖。

媽的!

眼瞧著都要得手了,沒想到臨了竟然冒出來個多事的小丫頭片子,真是晦氣!

「你誰啊,用得著你多管閑事嗎?!」小年輕狠瞪了安暖一眼,狠狠地一甩手,想要把她的手給甩開,卻沒想到這看起來白嫩的小手卻出乎意料地有力氣。

他暗中使了老大的勁,愣是沒能從安暖手裡掙脫出來,表情不由得有些怔忪……現在的大力女壯士已經這麼普及了嗎?

「犯了錯,想輕輕鬆鬆地跑掉,哪有這麼便宜的事兒啊?」安暖手上紋絲不動,任憑這個小年輕各種掙扎,還有餘暇朝差點被偷的小姑娘點頭示意,「趕緊打電話報警啊,還傻愣著幹嘛?」

強寵,小嬌妻給我生個寶寶 「哦哦。」小姑娘這才反應過來,忙拿出手機準備撥打110。

瞧見這一幕,小年輕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色厲內荏道,「報警,你們敢?信不信我……」

話還沒說完,一個巴掌就打到了小年輕的頭上,把他打得瞬間一懵,「喲,偷東西不成,還敢威脅人,你小子膽子挺大啊?」 安暖收回手,她可不慣這些小年輕,你說說,這眼瞅著都是二十好幾的人了,干點兒什麼不好,偏偏要做這些偷雞摸狗的事?

小年輕被安暖這一巴掌給打得一愣,心頭怒火橫生,還沒來得及大展神威,就聽見旁邊小姑娘已經打了報警電話,低聲地把這事和地址說得一清二楚。

派出所就在這附近,小年輕這會兒就算再憤然惱怒,也顧不得了,要是被民警給逮住,又是一趟糟心事兒。

於是清了清嗓子,厲聲道,「行了啊,今天算老子倒霉,趕緊放手,別以為老子不打女人!」

別說,這小年輕瞪眼怒目的樣子,還真有幾分凶神惡煞的味道。

千億追妻,醫生老婆太高冷 可惜,安暖這個活了兩萬多年的妖,還能怕你一個區區二十來歲的人類?

「嘖嘖,」安暖搖了搖頭,「你這是跟誰稱老子呢?」要真論年齡,這小年輕連叫她老祖宗都不夠輩分呢!

「再說了,人丑就得多讀書,你擺出這幅兇狠醜惡的樣子,是準備嚇唬誰呢?別以為現在提倡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就壯了你的膽了,就算你靠這種手段擠進小康社會,黨和國家也是不會認的!」

安暖先是上了一波人身攻擊,後頭又無縫切換到了政治教育,說得這小年輕是一愣一愣的,嘴巴哆嗦了好一會兒,愣是沒找出反駁她的詞來。

「噗嗤——」

幾米開外的畢方一來就瞧見安暖「以理服人」的一幕,再瞅著那人類小夥子懵然的神情,忍不住就笑出了聲,「沒想到,安暖你這嘴皮子還挺利索!」沒聽說,太歲一族還點亮了嘴炮這技能啊?

安暖一扭頭,就瞧見了神獸畢方,想起這位即將擔任他們的老師,忍不住伸手撓了撓頭,靦腆道,「謬讚了,您謬讚了。」

安暖這一鬆手,旁邊的小年輕可算是找到了機會,身子一扭就要往外跑。

要知道這地方人多眼雜,路線又彎又繞,只要跑出去了,那他就是入了水的魚,誰還能抓住他不成?

越想越興奮,小年輕往前沖的步子也越來越大,充滿了希望的味道。

旁邊的人瞅著,忍不住跟著著急起來,忙叫喚道,「哎,跑了跑了,那人跑了。」

「沒事。」安暖和畢方看著前方,卻是老神在在地揮了揮手,一幅胸有成竹的樣子。

果然,沒過多會兒,一聲凄厲的聲音突然響徹了整個小巷。

「啊——」

「媽啊——老虎——有老虎啊——」

剛才還跑得麻溜的小夥子屁滾尿流地爬了回來,腿都快軟了,哭嚎地扯著嗓子喊道,「老……老虎!好大一隻老虎!」

那老虎長得賊高大了,足足有一米來高,氣勢凜然。

目光灼灼地盯著他,張大了嘴,獠牙兇狠,涎液微滴,彷彿一咬就能撕下他一條大腿,鮮血四濺開來似的!

哎呀媽呀!

可嚇死人了!

乍然出現的野獸,帶著極強的衝擊力和侵犯性,嚇得小年輕腦子一片空白,下意識地就往回跑,直到瞧見人群才覺得多了幾分安全感,不過那兩條腿直到現在還不停地打顫。

大伙兒順著小年輕驚惶的目光看去——

一個眉清目秀的小姑娘正站在一棟房子門口,微眯著眼打哈欠呢,正好對上眾人灼灼的目光,不由得怔忪了幾秒,然後怯怯地勾起嘴角,朝大伙兒笑了一下,模樣端的可愛俏麗。

不過那一口白牙,在陽光的照耀下著實閃亮耀眼。

……

哪來的什麼老虎?

這小夥子盡胡說八道!

此刻,其他人都沒注意到,小姑娘身處的地方,赫然就是安暖剛才問的白馬街263號! 說起來也是這小年輕倒霉,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要闖。

他這一轉身,沒頭沒腦地就直奔著小巷深處跑去了,不偏不倚,正好撞上他們妖精學校里的學生!

後頭的畢方法術一施,小年輕眼睛一閃,瞧見的恰恰就是這妖精的原形。

他運氣不好,沒碰上什麼貓狗烏龜,倒撞見了一弔睛白額虎。

一般人乍然瞧見這兇狠威武的百獸之王,還不得嚇得三魂不見了七魄,沒當場尿出來就算不錯的了。

這小年輕嚇得兩股顫顫、小臉煞白也就情有可原了。

其中內情,安暖和畢方自然是清楚的,但周遭圍觀的群眾哪裡曉得那麼多?瞧見小夥子這裝瘋賣傻的樣子,忍不住露出鄙夷的神色來。

嘿!

你小子偷盜就不說了,這會兒眼瞧著無路可逃了,還故意扮痴裝傻,博取大伙兒的同情,簡直無恥!

「就是!」

安暖上前兩步,「你自己長得磕磣也就算了,還好意思罵人小姑娘是母老虎!這就過分了啊!」說著,她在小年輕的肩頭輕拍了兩下。

這一拍,原本嚇得瑟瑟發抖的小年輕眼前倏地一恍。

再回神定睛一看,哪裡還有什麼高大威猛的老虎,站在那兒的分明就是個嬌俏的小姑娘!

嬌俏小姑娘這會兒也暗自拍了拍胸脯,心道:媽啊,這可真是嚇死虎了,她還以為自己的人形狀態沒維持好,暴露了呢!

小年輕不敢置信地擦了擦眼,數次抬頭看去,眼前的場景依舊不改,這下子他可懵逼了……難不成之前真是他產幻看錯了?

還沒等他緩過神來,「讓讓,麻煩大家讓讓啊,」附近接到舉報的民警已經聞訊趕來,正好把這傢伙給抓了個正著!

等民警把人帶走,圍觀的群眾互相調笑幾句,一場風波也就這樣散去了。

安暖和畢方走進263號民居。

從外面看,這地方也就是個普普通通的民屋。

斑駁的牆面,四方的戶型,高高掛起的凌亂電線,拐角處還有幾抹沒來得及打掃的蜘蛛網。

帝姬不好惹魔君快快寵 乍一看,似乎毫無異處。

但唯有踏進門來的安暖和畢方才知道,無形的結界封存在房屋四周,在陽光的照耀下,泛起點點波光。

進門一看,裡面的空間極為開闊,絕不止一棟房屋的大小,相反廣無邊際,漫過腳踝的青草正鬱鬱蔥蔥地飄搖著,絲毫不受寒冬的侵擾。

裡面的學子也很多,粗略看去,足有近百名。

除了之前帝都培訓中心的小夥伴,附近幾個地區的妖精也都盡數趕了過來。

自從人類興起了什麼「九年義務教育」的政策后,他們妖管局也是不落人後,提出了個「提高妖族素質,恢復妖族榮光」的口號,首當其衝地就是他們這幾屆幼妖。

明文規定他們必須從妖精學校畢業,拿到畢業證,才能到人類社會中長期生活。

哪像前些年那麼自由歡暢,只要是能化形成人的,到妖管局報備一下,就能順利進入人類社會了。

哎。

沒辦法,誰讓他們沒能趕上好時候呢。

不過,這可難為死一批「學渣妖」了,苦苦留了好幾屆,都沒能順利畢業,時不時就得扯著嗓子悲嚎幾句生不逢時! 不過這會兒眼瞅著走過來的神獸畢方,大伙兒一個個都乖得跟個鵪鶉似的,雖然畢方已經有意壓制他的等級威壓,但屬於上古大妖的威嚴氣息依舊讓一眾學生不敢造次。

一個個站得筆直,抬頭挺胸、目不亂視,連兩隻手臂都緊貼著雙腿,瞅著就跟人類軍訓似的。

「不錯啊,」畢方走近一看,滿意地點了點頭,不愧是他們妖族未來的希望苗子,「這一屆小妖瞅著就挺精神!」

「……是是是。」

旁邊的老烏龜點點頭。

看著這些以往把他折磨得夠嗆的學生,現在都乖得不行的樣子,老烏龜忍不住心生幾分酸澀……果然是妖跟妖不能比,這待遇差別也忒明顯了!

對著他就扯鬍鬚瞪眼的,對著畢方大人就滿臉恭敬,這群小沒良心的,果然是喜新厭舊!

和幼妖培訓中心「師資明顯短缺」的情況相比,妖精學校在這方面就做得比較到位了。

光在這兒排排站的老師就有十來個,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無一例外都是妖族出身。

不過這會兒如果有人類在場,瞧見這些老師,指不定會大驚失色、驚呼出聲!

原因無他,這十來位可是當今人類社會中,各個領域極其傑出的人才!甚至連拿諾貝爾獎的大神都有!

這會兒卻屈尊來教他們這些小妖,要是讓人類知道了,肯定得感慨他們大材小用,浪費人才。

不過也正是因為這樣,這年頭妖精的地位都不再單純靠法力高低來衡量了。能夠有一技之長,在人類社會做到頂端位置的妖精,就演算法力再低,依舊能受到大伙兒的尊重和熱捧。

眼瞅著學生和老師都已經到齊了,老烏龜這個名譽校長才慢騰騰地走出來。

雖然這地方開闊,人數也多,但老烏龜一開口,聲音就異常清晰地迴響在眾人耳邊——

「首先,歡迎大家來到妖精學校,成為學校第十三屆學子,從今天開始,大家將會在這裡學習相關的專業技能,只有順利拿到畢業證結業,大家才能步入社會,一展才華。」

和人類喜歡長篇累牘不同,妖精向來講究效率,三言兩語將套話結束后,老烏龜很快進入到了接下來的重點,選專業。

沒錯。

仿照了人類的大學制度,妖精學校考慮到各個小妖的興趣和能力不同,也開設了若干學習專業,像什麼金融系、法律系、藝術系,一眼看過去,那是眼花繚亂、目不暇接。

而且,每個專業系別下面還各有側重。

例如藝術系下面就還開設了什麼美術系、音樂系、戲劇系……總之,只要是你能想到的學習內容,妖精學校基本上都能滿足!

就算是你想學習的內容特別偏門,妖精學校也能單獨為你開設一門系別,到人類社會上去為你挖掘老師。

這一點,可就相當牛了。

要是換到人類社會,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假偶天成,首席老公藏太深 當然,這主要還是因為他們妖族成員數量少,想想看,他們這一屆整個學校也就不到一百個學生,再看那些人類大學,哪個不是成千上萬的學子? 更有意思的是,他們選擇專業並不會像人類那樣「一選定終生」。

在華國有種很常見的情況,就是大多數學子辛辛苦苦地邁過了九年義務教育和三年魔鬼高中,卻僅憑著高考分數和報考學校的名頭,就貿貿然地選定了未來四年學習的方向。

他們不一定喜歡自己的專業,甚至都不一定了解,也正是因為這樣,大多數人在邁入工作后,才開始懊惱後悔。

在這方面,妖精學校就顯得更為人性化一些。

首先,他們可以選擇三個以內的大專業,進行相關內容的了解和學習,從中確定自己最想從事的方向,再進行一項專業系統的學習。

「哎喲,這個想法很不錯啊。」聽著老烏龜的介紹,安暖忍不住點頭。

「呵呵,是嗎?」

旁邊的明珠卻忍不住感慨自己的小夥伴實在是太天真了,轉頭朝後面指了指,「要不然,你以為學校那麼多的留級生是從哪兒冒出來的?」

沒錯。

妖精學校這麼一搞,他們的選擇面是擴大了。

但相應地,大伙兒待在學校里的時間也變長了,畢業的難度更是蹭蹭蹭地往上漲!

也虧得他們妖精的性命長,要不然像人類那樣只有近百年的壽元,哪兒受得住這麼折騰啊?

別的不說,就前幾屆的那個大灰熊精,據說已經在學校里待了快九十年,還沒拿到畢業證,只能和他們這一屆的新生一塊兒混!

嘖嘖。

真是想想都覺得悲慘啊。

……

前方的老烏龜將相關事項講清楚后,就默默地退了下來,將位置讓給了其他十幾位老師。

趁著今天開學這個時候,大伙兒還可以向這些老師進行諮詢,無論是之後學習的內容還是未來進入社會的前景,這些經驗豐富的老師都能給出一個精準的回答。

「對了,安暖,你準備報哪幾個專業啊?」趁著一眾妖精學子正站在電子顯示專業欄前考慮著,明珠戳了戳她。

「嗯……」安暖凝神想了想,扳著手指頭數,「一個園林專業,一個醫藥專業,暫時就定這倆方向吧。」又轉頭看向明珠,「你呢,還是烹飪專業?」

「那當然了。」

對於廚藝,明珠是一如既往地愛得深沉。

順口答完這一句后,明珠才反應過來安暖剛才的回答……等等?

「醫藥專業?你怎麼會突然選擇這個方向啊?」明珠頗為詫異,沒看出來啊,安暖還有這方面的天賦?

「嗯,」安暖點點頭,「我化成人形后閑著無聊,跟建叔學過一點,」說著,她從隱形手袋裡掏出了一枚丹藥,丹體圓潤發紅,隱隱透著靈氣。

「你看,這就是我以前的練手作品。」

聽著安暖這淡然的口吻,明珠不以為意地扭頭一看。

結果這一看……卧槽!差點沒把眼珠子給瞪出來!

「這……這是你……親自煉製出來的?」看著這枚品質上佳的回生丹,明珠震驚得舌頭都快打結了!

乖乖!

這樣絕佳的品相,竟然還只是安暖的練手之作? 再一想當初修鍊交流會拿出來的頭名獎品,也是一枚回生丹,不過那品質,可比安暖手上這一顆差多了,饒是如此,還引得他們一眾人爭得面紅耳赤,差點沒打起來!

這麼一想,瞬間覺得好心酸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