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我的猜想沒錯,一切的攻擊都源自靈力,即便是領域也無法超出這個局限,即便是永夜的永夜天幕領域也不過是靈氣的一種質變體現!」林天成欣喜的道。

「只要我能掌握靈氣的變換規律,即便是對方的領域再強,我只要洞穿他本源,模擬出相剋的領域克制,自然就是最強的領域!」

「萬物相生相剋,只要我能模擬出克制對方的領域,我就是最強的!這就是我的道!」林天成眼神之流程露出強烈的自信之色。

第一天,林天成模擬自己最熟悉的永夜天幕領域,失敗!

第二天,林天成模擬永夜天幕,再次失敗!

第三天,失敗!

………

一連數天的失敗,並沒有讓林天成灰心,既然已經認準了方向,林天絕不打算半途而廢,既然是最強之道,包羅萬象,自然不是那麼容易的。

畢竟,尋常的人只需要掌握一種領域,而自己,相當於是要熟悉所有的領域的構造,所以自然是需要付出比別人更多的精力和耐心才行。

直到第六天,林天成終於成功的施展出了永夜天幕領域,凡是暗夜所處之處,皆是他臨降之地,黑夜所處之地莫非王土,黑夜所過之處,莫非王臣!

強大的自信在林天成心中油然而生,讓他信心百倍,當即便開始模擬其他的元素形成的領域。

俗話說,孰能生巧,唯有吃透了各種領域的核心,自然就能施展出來,而林天成現在正在這條道路上前進。

最強之道,雖然能模擬出各種領域克制其他人,但是非林天成不可,因為尋常的人只能掌握一兩種元素,而林天成卻身懷五種本源之力,相互配合之下,足以模擬出大多數的領域。

等到他集齊八神之力加身,屆時普天之下的領域就沒有他不能模擬的,到時候一切的領域在他的面前都將黯然失色!

「哈哈哈……成功了!等我集齊八神之力,我就是無敵的!」

有了成功的經驗,有了反向推理的思路,林天成的進步是越來越大,只是很多領域他都沒有見過,一時間自行摸索還有些難,不過他現在也能模擬出大多數永夜女帝見識過的領域,並且推演出克制的領域來!

「終於掌握了!現在就算對上洪飛和墨守我也不怕了!」林天成從瀑布中走出,身上一滴水都沒有沾到,這感覺,真有種超凡脫俗的感覺。

墨守和洪飛不過是半步巔峰,之所以是半步巔峰,是因為他們的領域構造還不成熟,無法支撐出完整的領域,而林天成只要見識過他們的半成品領域自然而然的就能推演出完整的。

二者之間的差距已經不是一點半點,所以高低自然不用評判!

而且,有林天成的幫助,這兩個沉浸在半步巔峰的老傢伙也算是得到了神的恩賜,終於能得償所願的完善自己的領域踏入巔峰境。

而後只要再參悟一種領域,或者將自己的領域更加完善,就能成功的邁入七星道祖境界。

「永夜女帝,這已經對我沒用了,你說的最強之道我已經知道怎麼走了,走,咱們回去!」

與此同時,整個五重天已經停戰數日,一條消息讓更大陣營無暇相互爭鬥。戰神軍團林天成,有望突破巔峰境,問鼎人族最強!

一時間,各方陣營的頂級強者,甚至那些久違現世的隱居高人,紛紛露面趕往水晶城附近,準備一探虛實。

林天成離開天神山的第二天,各方陣營已經盡數趕往到了水晶城附近安營紮寨,人數已經難以統計。「天成真的能做到問鼎巔峰境嗎?這些人來者不善啊,要是……唉!」墨守看着城外烏泱泱的強者陣營,心中無奈的嘆氣。

此時的戰神軍團儼然強壓所有勢力一頭,之所以還能木秀於林不被風摧,就是因為戰神軍團無法徹底威脅到一方勢力的生存。

只是,如今林天成突然放出這種消息,自然讓那些勢力各自提心弔膽,萬一林天成今日無法力壓群雄,那麼等待戰神軍團的就是毀滅意圖。

畢竟,誰也不想一柄利劍完全展露鋒芒懸在自己的頸脖之上。

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在他沒完全成長起來的時候將他毀掉!

「天知道他是怎麼想的,即便是我們真的有實力毀掉任何一方實勢力,也不應該放出風聲讓各方忌憚,而是應該徐徐圖之將她們逐個擊破才是啊!」帝刀洪飛走了過來,拋開別的不說,這種做法讓他很是不解。

這無疑是將自己推到了眾人的對立面,一旦今日無法壓制各方勢力的強者和隱世不出的那些強者,勢必這些人會群而攻之!

「今天來的人可真多啊,一些老傢伙們都出來了。」帝刀點點頭,「是啊,巔峰之境難……難如登天,天成又揚言能演化萬千領域,助眾人完善領域,這還有人能忍得住不現身?要知道……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誰說不是呢,希望他真的能創造奇迹吧!否則……」

說到這裏,墨守已經不想再繼續說下去,事實上大家都清楚,一旦林天成無法做到他放出去的風聲,那麼等待的就是暴風雨一般的圍攻。

各方勢力之間顯得格外和平,只是派遣了大量人手警惕著水晶城的動靜。「請問,你們的大人林天成可回城了?」西山府的應龍開門見山的說道。「暫時還沒有。」墨守出面答道。

「好,希望你們大人回來第一時間出來解釋清楚他神識傳音的事情!」應龍淡笑着說道。

突然人們感到腳下的地面開始顫動起來。

只見遠方揚起一道土龍,顯然有大量的人群正在朝這裏逼近,而且從散發出的氣息來看,人數不少,實力還很強,沒有一個是地於六星道祖的。

「是……是修羅人,不好……我們蹤跡了,林天成勾結了這些邪惡的傢伙想將我們一網打盡!」

「靠,這林天成當真是陰險至極,大家不要慌,我們人數多,未必就怕了這些噁心的傢伙,這些時日我們各族都被這噁心的傢伙殺了不少人,現在正好和他們算算賬!」

「就是,今日鹿死誰手還尚未可知!」

正在各大陣營慌亂成一團的時候,天邊一隻巨大的異獸背對斜陽,從遠處飛來。貔貅獸!

貔貅獸的頭頂之上,林天成坐在藤蔓編製的王座之上,衣袍在風中飛舞,儼然一副君臨天下的模樣!

他的目光平淡,一頭黑髮隨風而動,卻遮不住那雙清澈雙目!「是大人!」王志文興奮的大喊著,「大人!我就知道你會來,我就知道你不會讓我失望!」空中,響起林天成淡淡的聲音,「你們這些披着人皮的丑東西,我沒去找你們你們反而自己送上門來了!」

堂堂修羅大軍,在林天成的嘴裏竟然就成了披着人皮的丑東西?

雖然修羅人的外貌在人族的審美來看的確是很醜……

…… 邱寧手上抱著一個孩子,滿臉懵逼。

剛剛才衝過來的健壯小伙兒,此刻已經跑得影子都沒了,聲音彷彿還在耳邊迴響呢。

「你咋不攔著他呢?」那位通道關卡的負責人不由得責怪道。

邱寧瞪眼道:「我怎麼攔?這小娃娃在我手上……呀,傷得這麼重?」

說罷,邱寧轉身沖向警車。

聶甄也跟著跑了過去,只留下現場一群人面面相覷。

……

「小聶,你怎麼不在這裡等你呂哥?」車上,邱寧慎重地看著懷裡的孩子,嘴裡卻問著不沾邊的事情。

聶甄咧嘴一笑,道:「呂哥都這麼大的人了,如果能從荒野中回來,自然不用我在通道那裡等他。至於他能否從荒野中回來,我想邱隊你懷裡的孩子更有說服力。」

邱寧抬頭看了看身後的荒野,道:「能不能從荒野中回來,不僅取決於能力,有時候也得靠一些運氣。」

聶甄沒說話。

呂方的運氣,似乎一直挺不錯的。

對於一名刑警來說,每經手一個案子,都能牽出一串來,這……應該算是運氣好吧。

「你覺得小呂這時候折返回去幹嘛?」

「不知道。」聶甄很老實地說道。

這確實沒法猜,要是在城內,他還能說可能是遇到了什麼違法犯罪事件,可那是荒野,而且還是夜晚的荒野,人都看不到一個,拿來的違法犯罪事件發生?

……

呂方之所以急著返回去,還真不是因為他發現了什麼藏在黑暗中的違法犯罪事件,純粹是放不下那巨鷹。

剛才離開的時候,呂方發現那巨鷹在樹上掙扎。

這可是進化生物,還是比較罕見的飛禽類。

如果將這玩意兒弄回去,西河市第二研究所應該會很感興趣。

另外,石壁上那一窩幼鷹,個頭也區別於普通幼鷹,說不定也已經走上了進化之路呢。

這……應該算是從蛋裡帶出來的進化,更是具有極高的科研價值。

當然,如果能將那三隻小鷹馴化,這就不僅是有助於科研了,同樣也是人類的一大臂助——雖然這個可能性很低。

懷著這樣的想法,呂方重新回到了那山崖下。

還沒靠近,呂方就已經聽到了微弱的嘶鳴聲,帶著一股悲涼之氣。

另外還有一些低沉的野狼嗚咽之聲。

呂方心頭一驚,連忙快走了幾步。

只見幾頭灰狼正圍在一片空地上,有一頭還在地上舔舐著。

上方的樹梢不斷響起窸窸窣窣的響聲,那巨鷹已經快要支撐不住了。

或許是感應到呂方的靠近,那幾頭灰狼紛紛轉過腦袋,一雙雙綠油油的眼睛看了過來。

然而,還不待它們有所反應,四聲槍響,伴隨著四聲嗷叫,那四頭灰狼栽倒在地,身子一顫一顫的,很快便沒了動靜。

如果這些灰狼有思想,它們一定會怨氣衝天。

不就是在黑夜中看了你一眼嗎?怎麼就直接動槍了呢?

可惜呂方根本就不是一個講武德的人,能以最便捷的方式瓦解目標戰鬥力,他就會毫不猶豫地採取這種方式。

灰狼,現在都快成為荒野里的蝗蟲了,到處都能看到。

如果是成群的灰狼,老虎見了都得繞著走,這些傢伙已經成為了荒野一霸。

現在死了這四頭,呂方連看也沒多看一眼——狼肉,不太好吃。

就在這時,空中傳來「咔擦」一聲脆響,然後就是一陣撲靈靈的聲音。

呂方抬頭一看,卻是那巨鷹踩著的樹枝斷裂,它也隨之朝地面墜下。

他腳下連忙跑動起來,被巨鷹騎臉可不是什麼愉快的事情,儘管這應該是一隻雌鷹。

「啪嘰……」巨鷹墜落在地。

儘管它已經死命撲騰翅膀,但怎奈傷勢過重,還是以不正常姿勢砸在了地上。

呂方趁機一步跨過去,單手按住了它的背部。

「檢測到可吸收進化因子,是否吸收?」

呂方微微一喜,果然不出所料,這巨鷹果然是進化生物。

「吸收。」

「恭喜你,吸收結束,共吸取到進化因子2.01份。」

果然,老天爺不會虧待善良的人。

自己費了這麼大的勁,又是救小孩,又是救老鷹,這點回報也是應得的。

巨鷹並不知道自己失去了很重要的東西,還在繼續掙扎。

它的力量雖大,但與呂方相比還是差得太遠,更何況它還受了傷。

呂方這才看到巨鷹受傷的部位。

並不是自己預料中的頭部,而是頸部靠下的位置。

這個部位影響到了翅膀的扇動,這才是造成它當場墜向地面最主要的原因。

但現在最惱火的不是影響它飛行,而是流血不止。

剛才那四頭灰狼,應該就是被血腥氣給吸引過來的。

呂方有些猶豫,這傢伙若是死了,科研價值必然大打折扣。

可如何讓它活下來呢?

先包紮一下?

呂方瞅了一眼自己的衣服,便準備先撕下一塊。

還沒來得及動手,他忽然猶豫了。

「這鷹……能寄生嗎?」

「現成的傷口,不試試就太可惜了。」

「這頭巨鷹,個頭可不比之前那養殖場張總所說的那頭金雕小。如果能夠寄生,絕對夠霸氣。」

雖然呂方之前寄生螞蟻失敗,但這並不妨礙呂方嘗試的激情。

反正失敗了又沒什麼損失。

咬了一口自己的指頭,擠出一些鮮血塗進巨鷹的傷口。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疼痛,巨鷹掙扎得更劇烈了。

可惜這樣的掙扎沒有任何意義。

完成塗抹的流程后,呂方開始靜靜地等待。

上次寄生小隼,對方處於昏迷狀態,自己的血液塗抹上去后它就開始顫抖。

可這次巨鷹一直在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