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灼要找回自己的騰蛇棍,韓冰則是要換一把刀!

這裏除了人類和妖獸的屍骨,還有不少丟棄的兵器,總能撿到能用的刀。

只不過,金背妖螂的反應何其迅速,僅僅在一呆之後,立刻反應過來,尤其是那頭金背妖螂的首領,一聲嘶吼,頓時衆妖獸聽命一般,四足彈跳起來,羽翅拍打助飛,呼嘯着撲向徐灼和韓冰。

刷!韓冰長劍一揮,殺了過去。

“一點時間都不給!”徐灼冷哼一聲,揮拳迎向一頭襲殺而來的金背妖螂。

儘管沒有兵器,但徐灼對自己目前的實力,有足夠的自信!

就算用拳頭,也能砸扁了它們!

刷!刷!一頭金背妖螂已是到了徐灼近前,兩柄鋸齒足刀投射刺來,這兩足刀都有近兩米長,若是被劈中了,足以將一名成年人劈爲兩半。

徐灼輕輕一側身躲過金背妖螂的劈砍,同時雙腿一彈騰空躍起,身軀扭轉飛旋,一記鞭腿凌空抽砸出去,正中金背妖螂的細長脖頸。

啪嚓~!徐灼的一記鞭腿如同千鈞大棍,直接將金背妖螂的脖頸砸得扭曲折斷,金背妖螂巨大的身軀噗通!跌落在地,在稍許慣性的作用下,向前翻滾了幾下,便徹底不動了。

解決了一頭金背妖螂,徐灼目光略一掃視,發現周圍的一頭頭金背妖螂,正以極快的速度朝他和韓冰,夏菡三人撲殺而來。

不過以韓冰、夏菡的實力,此時的金背妖螂已是威脅不到他們了,尤其是夏菡,如今有了鋒利古劍,面對金背妖螂,往往只是劍光閃過,金背妖螂的身上便會多出一道致命傷口,要麼直接切掉腦袋,要麼割裂肚腹,甚至於那堅硬的足刀,在古劍的威力之下,也是被齊齊斬斷!

嗡嗡~!

身後,傳來一陣羽翅震顫空氣的聲音,徐灼回身望去,只見四五米高處,一頭金背妖螂正震動羽翅,以極快的速度朝自己掠殺過來,一對鋒利刀足直直劈下!

“這一次,試試我的霸盾!”徐灼眼中戰意騰騰。


自從開啓了“霸盾”之後,徐灼一般極少使用,一開始是爲了鍛鍊自己的戰鬥能力,若是頻繁使用霸盾防禦,反倒會降低自己的攻擊性,到後來時間長了,他幾乎要將自己這一能力忘記了,而這次在地洞內的突破,讓他實力大增,霸盾也有了提升,他也該熟悉一下這一防禦利器了。 呼呼!

看着金背妖螂撲殺下來,徐灼擡起左臂——此時他的小臂上靈氣灌注過後,已壯大了兩圈,成了一副橢圓形護臂,這護臂上有着繁複的陣法紋路,表面有一層隱隱的靈氣光暈。

嘣~!金背妖螂的刀足猛地劈在了徐灼的護臂之上,巨力的斬擊之力,讓徐灼的身體爲之一震,身下的地面都爲之崩裂開來。

“這點力道,根本破不開我的霸盾!”徐灼立刻對自己的霸盾防禦有了認識,右臂緊跟着一記重拳轟擊在金背妖螂的刀足之上,只聽得蓬!一聲炸響, 卦妃天下

不等金背妖螂慘叫出聲音來,徐灼已是一個高躍,騰空跳到了與金背妖螂頭部齊平的位置,雙拳如暴雨一般擊落在它的頭部,金背妖螂瞬間喪失抵禦能力,直接斃命。

短短盞茶短短時間,原本的二十一頭金背妖螂,就被徐灼三人殺了近三分之一!

“吼~!”一聲響亮的怒吼,那頭佔據高地的金背妖螂的首領終於按捺不住,羽翅一震,兩條有力的後足彈跳,直撲向赤手空拳的徐灼。

憑着妖獸對危險本能的感知,金背妖螂首領首先認準了徐灼。

“現在,你已經殺不了我了!”徐灼冷哼一聲,正要飛身迎過去,卻聽夏菡一聲嬌斥,“徐灼接棍!”

緊接着一條長棍破空飛來。

原來,是夏菡在拼殺中找到了徐灼的騰蛇棍,此時給他踢了過來。

“來的正好!”徐灼一笑,就算赤手空拳,他也有自信殺了對方,更何況如今有了騰蛇棍!

嗚嗚!騰蛇棍破空飛來,到了徐灼近前,不過徐灼並未伸手去接,而是一記鞭腿抽在騰蛇棍之上,嘣!的一聲,騰蛇棍被抽飛出去,瞬間化作一抹淡影,砸向撲殺過來的金背妖螂首領!

騰蛇棍橫飛而出,棍身“嘭~!”的砸在金背妖螂首領的胸前,沉悶的響聲竟在周圍產生了迴音。

騰蛇棍砸中之後,在反彈之力和騰蛇棍自身的強韌性之下,又反彈回去,被徐灼一把抓在了手中。

而金背妖螂首領,卻是被這一棍砸的身體一頓,胸前的硬殼竟是略微塌陷了一些,不過隨着金背妖螂首領的幾下呼吸,那塌陷的部位又恢復了原樣。

“不愧是妖獸首領,不僅攻擊力強,恢復能力也是恐怖!”徐灼心中一動,身形閃動,瞬間化作一抹殘影,消失在金背妖螂首領的身前,而下一刻,已是出現在了它的身側。

“這一次,解決你!”徐灼冷喝一聲,騰蛇棍一抖,瞬間三十六道勁氣龍蛇狂嘯而出,如同一條條暴烈的兇獸,奔騰着撲向金背妖螂首領。

金背妖螂首領似乎也感到了對方的可怕,一雙眼睛中終於露出了恐懼之色,它四足猛的大力彈跳,羽翅張開,想要躲避攻擊。

呼~!它那龐大的身軀瞬間騰到了十多高,躲過了勁氣龍蛇。

“給我殺!”徐灼一聲大喝,三十六道勁氣龍蛇陡然調轉方向,呼嘯着沖天而起,朝着十多米高空的金背妖螂首領攻殺過去!

“吼~!”金背妖螂首領的雙瞳一縮,慌忙震動羽翅,想要再次躲避,可是勁氣龍蛇卻快若颶風一般,瞬間殺到了近前!

嘭!嘭!嘭!嘭!嘭!嘭!……

三十六道勁氣龍蛇,全部命中!如同一道道剛猛無窮的鐵拳一般,將半空中的金背妖螂首領轟擊的慘叫連連。

由於勁氣龍蛇是自下而上攻殺過去,因此每一道勁氣龍蛇擊中之後,都會將金背妖螂首領的身軀轟向更高的空中……

三十六道勁氣龍蛇的接連轟擊,已是將金背妖螂首領轟向了高空,不斷有血漿碎片從天空灑落下來,甚至是它的羽翅,也被勁氣龍蛇撕成了碎片,如蝴蝶般飄落…………

看着自己的首領被轟向了天空,所有的金背妖螂都呆愣住了,看看天空越來越小的首領,再看徐灼時,雙瞳中已充滿了無盡的恐懼!

這麼一個小小的人類,竟將它們的首領虐成了這樣!

嗚——

嘭~!!

跪下,我的霸氣老公 ,重重砸在了地面上,直接在地上砸出了一個凹坑,其身軀陷入凹坑之中,幾乎與地面齊平了。

而與此同時,地底十多米的地洞內,張青等人此時卻被嚇壞了。

“上面那些妖獸在折騰什麼呢?不會是要掘地三尺,把我們找出來吧!”張青焦躁不安起來。

“有可能!”張陽跟張青兩人是一丘之貉,想法也是出人意料的一致,他立刻肯定了張青的猜想,“徐灼他們兩天前就應該被吃了,如今上面根本沒有其他人,這些妖獸爲什麼忽然騷動起來?肯定是找不到我們,怒了,這才發了狂想要把我們挖出去!”

“該死!”張青用力捶地,“難道咱們就這樣坐以待斃?”

“張青,我看……咱們還是出去吧!”張陽忽然道。

“你瘋了?”張青不悅道,“那些畜生正到處找我們,此時咱們出去,不是找死嗎!”

“沒錯,現在不能出去啊……”地洞更深一些的地方,傳來郭崇光怯懦的聲音。

張陽冷冷瞥了一眼郭崇光的方向,又對張青道:“如今咱們的食物已經吃光了,再耗下去,只會餓死,渴死!倒不如趁着有體力,出去搏一搏!更何況,上面發生了什麼,我們也不知道, 校園絕品護花高手 ,與那些金背妖螂打鬥呢?”

“沒錯!”張青眼中一亮,倘若真如此,他們說不定就能找機會,離開這裏。

“走,出去!”

張青本來已近乎絕望,此時聽張陽這麼一分析,再度升起了生的慾望,與張陽二人朝洞外而去。

“張哥,等等我!”地洞深處,郭崇光也快速爬了出來,緊跟在張青張陽二人身後。

只是在臨行之前,郭崇光回身看了一眼地洞深處,眼中露出悲痛之色。

三人一路爬行,很快就到了洞口附近,此時洞口的防禦靈器也已快要耗盡能量,隨時可能失效。

由於這一洞口比較隱蔽,因此張青能夠稍微露出頭來,觀察周圍的情況。

“這是……怎麼回事!”張青又驚又喜的發現,周圍的地面上,到處都是金背妖螂的屍首,有的被斬爲兩截,有的身體被洞穿,還有的身軀詭異扭曲……

“難道真有其他人類來到,把金背妖螂殺了?”張青心中狂喜。

正在此時,不遠處傳來廝殺之聲。

循聲望去——

“怎麼是他們?!”

張青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夏菡,此時夏菡正手持古劍,將一頭金背妖螂腦袋斬下,在她身旁不遠是韓冰,用一柄彎刀與另一頭拼殺……再不遠處,是徐灼,此時正拿着他那根長棍,對着地面上什麼東西,正砸得起勁,長棍上已沾滿綠色鮮血……

這一仗打的……那叫一個熱火朝天! 張青當然不知道,徐灼現在砸的,正是陷入地面的金背妖螂首領。

此時那金背妖螂首領,四條腿足已經全部被砸斷,兩柄足刀也已碎裂,身體上的硬殼被砸的凹陷破碎,鮮血不斷從它口鼻和傷口中流出,不過即便如此,作爲妖獸首領,它的生命力仍是極爲恐怖,被徐灼一通猛砸,竟還沒有死透,幾次想掙扎起身,不過每次,都被徐灼再次砸翻在地。

“啪!”隨着一聲爆裂之聲,金背妖螂首領的腦袋終於被砸碎,身體幾次抽搐之後,終於不再動了,而它屍體周圍,已沾滿了綠色血液,發出腥臭味道。

四下掃視,徐灼發現金背妖螂已剩下了不足十頭,而且在它們的首領被殺之後,已經分明沒有了鬥志,一個個想要慌不擇路的逃跑,已沒有了半分威脅。

見此情況,徐灼倒也不着急擊殺妖獸了,先是將金背妖螂首領的妖靈核取了出來,放入揹包之中。作爲這等珍貴物資,徐灼當然不會浪費。

“下面,就把你們全滅了吧!”徐灼騰身躍起,揮舞騰蛇棍,朝一頭頭慌亂驚恐的金背妖螂殺去!

“這怎麼可能!”躲在地洞內的張青看着眼前一幕,徹底懵了。

徐灼,韓冰,夏菡,他們三人怎麼可能忽然間變得這麼厲害?!

他們在兩天前,不是應該被金背妖螂殺了嗎?

看他們三人的表現,竟是已經全部達到了鬥兵,而且徐灼,夏菡,竟似乎是二階鬥兵!

“這兩天,在他們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此時的張青,心情可謂複雜!他既爲自己能夠活下來而慶幸高興,同時也疑惑徐灼等人的變化,另外,還有對他們的嫉妒、不甘!

“他們區區三名新生,怎麼會這麼強?而且僅僅是兩三天的時間!”張青怎麼也想不通,恨不得立刻衝出去,問個究竟!

而此時,張陽也從一旁擠出腦袋來看,當他看明白周圍情況時,也是一陣發矇,有點反應不過來。

“他們三人,一定是有了什麼奇遇!”張青忽然恨聲道,“否則再怎麼天才,也不可能在兩三天內有如此恐怖的提升!”

“沒錯,你看夏菡手上的劍,之前我們根本沒見過!”張陽也眼中有着恨意,更有着深深的貪慾,“這肯定是她剛剛得到的!”

“那韓冰的戰技……似乎也強悍了許多,而且竟改用刀了!”

“那徐灼之前是九階武徒,如今看上去……竟是到了二階鬥兵!”

“若是兩天前,咱們沒有躲進地洞的話,他們的奇遇,說不定就會是我們的!”張青和張陽頓時眼紅起來,恨不得闖出去,將徐灼等三人的奇遇所得據爲己有。

不過他們也知道,以對方目前的實力,他們沒這本事奪取。

一股深深的後悔、嫉妒、不甘充斥了心中!

“張哥……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一直蹲在後面的郭崇光,豎着耳朵聽了半天,也沒聽明白怎麼回事,終於忍不住問了一句。

“滾蛋!”

“閉嘴!”


張青和張陽此時心情很不好,直接呵斥道,此時在他們眼中,郭崇光連條狗都不如。

郭崇光頓時閉了嘴,不再說話,只是一雙眼中充滿了讓人心寒的怨毒。

刷!刷!

場地之內,徐灼化作一抹抹淡影,穿梭於一頭頭金背妖螂之中,每經過一頭金背妖螂身旁,都是一記重棍轟出!


嗚!長棍破空,將一頭金背妖螂雙足打斷,其身軀頓時失去平衡歪倒下來,不待跌落在地,徐灼的長棍再度迎上,崩爆之力瞬間爆發, 將其腦袋轟碎。

呼!徐灼彈腿飛躍,在另一頭金背妖螂身上一掠而過的瞬間,長棍出手,砸在金背妖螂的腹部,頓時一股螺旋暗勁透體而入,將金背妖螂體內的臟腑盡數攪碎!

金背妖螂慘吼一聲,身軀轟隆倒地,雖然沒有立刻斃命,但是已經徹底沒了戰力,在地上抽搐掙扎,無法起身,眼看着是活不久了。

此時的徐灼,如同成了場地之內的殺神,所經過之處必定有一頭金背妖螂被打翻在地,或直接斃亡,或奄奄一息。

而韓冰和夏菡此時也是拼殺的起勁,將一頭頭金背妖螂斬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