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族的那種強大.來自於自身.不需要任何的努力.他們就可以變得很強大.而他們人類卻不是.曾經引以為傲的實力.在魔族地面前不過是猶如紙糊的老虎一般.一見水就壞.沒有任何的威脅性.也完全反抗不起來.因為沒有作用.

魔族.沒有規律性.看到了人類他們就各顧各的奔了過來.以求得的第一個拿下人頭狗.讓他們的信仰.他們的王看到自己的英勇.

「殺….殺死對面的所有人..」

不知道是誰喊了句.有可能是人類.也有可能是魔族.但只是一句話.就成為了戰鬥的導火索.

戰鬥吧.害怕什麼.畏懼什麼.哪怕再強大.不也曾經被他們打敗過.如今.不過是過了三千年罷了.只要用盡自己最大的一份力量.魔族不足為懼.

戰鬥吧.不過是區區人類罷了.獸神的走狗.一群只懂得背後捅刀子的傢伙有什麼可怕的地方.大陸.終究會屬於他們.也將會永遠的屬於他們.

「吼吼吼..殺.殺.殺.」

「魔族.去死吧.」

「卑微的人類.地獄才是你們的歸宿.」

一段段的辱罵從混亂的戰場中傳出.一切都不需要漠狼管理.他們自己有著自己的意志.漠狼不會過多的摻和.也不想多做那些無用功.

魔族會勝利.因為現實的殘忍.哪怕人類在努力.實力的差距就是差距.他們不強大.所以會註定失敗.

嘆了口氣.看了眼身後已經蠢蠢欲動的劉德花.道:「好了.去吧.你們……開心就好.」

已經熱血沸騰的劉德花聽到漠狼的話.一愣.搞不懂為什麼她會對自己說開心就好這種玩笑話.不過無所謂的那種事情.

哎的回了一聲后.一揚手身後的一群「野馬」就沖了出去.加入了混戰大軍之中.瘋狂的進行殺戮.讓鮮血沾滿自己的衣裳.讓魔族回歸大地.再也沒有翻身之地.

世界.都在動.大陸.都在動.幾十萬人的戰鬥不是小打小鬧.力量與力量的純對決也不是在開玩笑.

人類.一個個的含淚倒下.埋怨自己為什麼沒有再多殺一個魔族.魔族揮舞著手中得武器.接收著人類地生命.肆虐的行為.瘋狂得笑聲.充血的紅瞳.深入人心.

……該做些什麼了.

漠狼心想.

很久未曾跳動的殺戮之心重新回歸.並且猛烈的衝擊些她的胸膛.

她都差點兒忘記了.忘記了自己原來地職業.忘記了自己曾經得冷漠.

殺吧殺吧.為你們的目標撒干汗水.流乾鮮血.只是這樣的就很好了.真的很好了.

*****

今天真的是.無比的疲憊……班裡的輔導員偏心.跟我們班玩言語文字遊戲.拐彎抹角的罵我們是豬沒有能力噔噔蹬蹬.而身為班幹部的我……心神疲憊.快要死了.活了這麼多年第一次上學上到哭(?????_?????). 血液在沸騰.在血管之中流動.帶起一片地燥熱之感.吐出一口濁氣.身體消失又出現便已經身在戰場之中.

手化為狼爪.一爪便是一條魔命.沒有絲毫的留情.

進入戰鬥模式中的漠狼.拋棄一切情感.將一切杜之身外.眼中只有一個個的目標.只有如何解決目標..這個想法.

漠狼的英勇.不多說自是被周邊的人類看到.驚訝於她地實力之餘.行動上也都更加的賣力了起來.逐漸的帶動起周圍的人.除了戰鬥不再有其餘的想法.

心臟在跳動.一股不知名得氣流在血管之中流竄.所到之處疲憊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無法言喻的強大.

越是戰鬥.這種感覺就越明顯.越是殺戮.心就越躁動.

呼吸變得粗重.黑色的眸子似乎都圍繞著一圈血色.如同魔族.卻又不是魔族.

罪.一直看著.沒有動作.因為他若是動作了.這場戰鬥就會瞬間結束.沒有絲毫得懸念.

看著明明已經快要掉進懸崖的人類臨死前奮力掙扎.那種由內向外的愉悅與惡趣味是無法用言語所描述的.

漠狼的所作所為他也看到了.心情很平靜.哪怕是她一個一個又一個毫不留情的殺死他的手下.他的族人.他都很平靜.

因為啊.這樣的她.他可是從未見過啊.三千年的她.高高在上從不會濫殺無辜.對任何生靈都講究公平.不會沾染上一丁點地鮮血與不潔.而三千年後的她.殺人也是很少見.雖然有著冷漠得性格卻不會去做多餘的事情.

而今日的她.很迷人.那種沉浸在瘋狂的殺虐之中.染上了血色的她.很迷人……

讓他忍不住的想去做點什麼.就比如那一夜.一夜地xiaohun.只要他閉上眼睛.躺在床上.他就會回想起.回想起她是如何在自己的身下嬌喘.又是如何用那雙無情的眼眸看著他.

不行.不行.光是想起來就控制不住情緒.想做點什麼.想對她做點什麼.將她拉進懷中狠狠的吻住.抱住她.讓她無法逃離.無法躲開.

眼角的紅痣又開始發熱.舌尖舔了舔唇角.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貪婪.你下去跟她打一場.」

被點到名的貪婪一愣.很是奇怪為什麼那個人會是他.而且.她.她是誰.

貪食站在旁邊.看到貪婪愚蠢得表情.扶額.一巴掌糊到他地後背.打的貪婪一個激靈.猛的轉頭控訴得看著貪食.用眼神詢問他.

貪食默默得翻了白眼.下巴抬起沖著不遠處正殺得愉快的漠狼點了點后.這下貪婪才瞭然的哦了一聲.應了聲是.就興奮的奔出去了.

他可是老早就想跟那個女人打一場了.每次都只能悶聲被欺負還不能反抗.那種事情真的是太痛苦了.而現在.倒是不需要在忍讓.能夠痛痛快快地打一場了.

心情.可謂是無比的激動.用著最快的速度衝到了漠狼面前.二話不說的就是一連串的攻擊偷襲.以求得打一個措手不及.

只可惜.貪婪失算了.雖然突然的攻擊讓漠狼有些始料未及.但曾經做了那麼多年得殺手.受過那麼多的訓練.一點點的應對危機的反應能力還是有的.


忙亂過後.就是一陣井然有序的對拼.你殺我擋.我回擊你退後.誰也傷不到誰.誰也威脅不到誰.甚至貪婪還看到漠狼在有餘之際解決了幾個衝過來準備偷襲的魔族.

這個女人的力量什麼時候有這麼強了.貪婪心驚.他可是記得很清楚的.以前跟他對打地時候實力完完全全的沒有這麼的強大.幾乎只需要他輕輕一退就會跌倒的地步.

可是.那麼如今是問哦回事.為什麼這個女人的實力增強了那麼多.幾乎.與他一般無二.甚至.還要比他強大.

貪婪的疑惑.沒人會回答他.而罪之所以讓他下來與漠狼打.就是因為他地實力是七宗罪之中最弱的……

..知道真相的我眼淚掉下來.幸虧的是.某人不知道.

貪婪收了心思.他覺得自己得認真起來了.因為漠狼的攻擊越發的強大.強大到他根本就躲不過去.差點兒就被打到了.

心臟嘭嘭的跳動著.月雙眼變得血紅.戰鬥的yuwang被激勵出來了.這種事情是前所未有的.

大口大口的喘了喘粗氣.手上不停.進行著不間斷的攻擊.兩人越打越火.到了最後.幾乎要拚命了得感覺.所幸的是.漠狼還留有一絲理智.在即將攻擊到貪婪的命門時強硬的將攻擊點扭轉.以防真正的殺了貪婪.

而貪婪.就不在乎那麼多了.他該怎麼樣就怎麼樣.腦子裡除了殺殺殺就什麼都沒有了.因為著漠狼地忍讓.還惡意得攻擊.導致她不過一會兒的時間.就體力消耗嚴重身體里出現各種內傷.

漠狼也不吭聲.也不阻止.畢竟這也算是她咎由自取.心軟了.就會有所需要承受的東西.

默默地在心底嘆了口氣.好不容易喚回的神智被丟棄.手下終是不在留情.該攻擊到哪兒的地方.也不在偏移.一時間.貪婪倒是先承受不住了.

罪在上面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面上不變.心裡卻是無比的驚異.

漠狼的實力他是最為清楚的.雖然之前在魔族有提升.可是絕對沒有如今這麼厲害.而至於到底為什麼.他卻也不清楚.

「王.您說她是不是有可能得到了神之心.或者狼牙.」嫉妒上前.彎腰低附在罪的耳邊道.

罪一愣.這個可能他也不是沒有想過.可是漠狼連自己的真實身份都不知曉.又怎麼可能會擁有神之心與狼牙.

「不可能.漠狼她從不知曉自己的身份.而且即使知道.她也從不曾接觸過那些東西.完全不知道在哪裡.又怎會擁有.」擺擺手.對嫉妒的話呈否認態度.他也算是一直跟在漠狼的身邊的.有沒有他是最清楚的人.

不過……當時他們是怎麼去到血色天堂的.

罪的堅決讓嫉妒無法繼續下面的話題.只能無奈退後.閉上了嘴.心底卻還是在思索著這個事情的可能性.畢竟能夠讓她快速變得強大的除了這一點以外.就再無他法.這.由不得他不懷疑.

戰鬥還在繼續.因為漠狼被貪婪牽制住.所以人類又滑落至下方.被魔族死死的壓制住.根本無法翻身.

漠狼想去幫忙.只可惜有心而無力.根本就脫不開身.而且還因為自身的不斷走神導致沒有防護及時被貪婪所打中.

鮮血從嘴角溢出.後退一步腳步有些不穩.想撤離卻也沒有辦法.所有的後路都被封死根本無法脫身.

「咳.」

【你還好吧.能夠承受的住嗎.】

陌生得聲音突然從腦海中出現.漠狼一愣.攻擊就到了面前.一拳襲上了肚子.毫無任何防備的就往後倒去.喉嚨處滾動.一口鮮血直接噴出.染紅了衣裳.

【……不好意思.打擾到你了.】

漠狼無語.視線變得模糊.咳嗽了好幾聲后躺在地上在心底回答道:沒關係.我應該謝謝你.之前幫我提升實力.

那個聲音也是一頓.似是沒有想到會得到這樣的回答.

【那個.那個不用謝.這是我應該做的……你.現在沒事吧.】

漠狼苦笑.手附上自己的肚子.陣陣絞痛傳來.讓她變了臉色:沒事.

比起曾經.還真的是好多了……不過是這點痛.能忍.

那個聲音有些不確定.但漠狼說了沒事它也不能多嘴什麼.只能可憐巴巴的哦了一聲.然後小心翼翼的開口.

【那個.既然這樣的話.你要不要接受我的力量.因為只有這樣你才能打敗他.打敗魔族.】

「……」哈.漠狼有點想笑.是她表現得太明顯了嗎.為什麼總是會有人覺得她想去戰勝些什麼呢.明明.她從未想過這些.她只是想平靜的.過著平靜的生活啊.

明明.只是這樣的希望著啊.

..不必了.這樣就挺好的.就這樣吧.

嗯.就這樣吧.反正她也死不了.就隨著大流流動吧.

【……不.不行啊.這樣.不行啊.】它急了.為什麼獸神大人的轉世會有這種想法.她明明.明明會有種莫名的聯繫啊.她明明不該這樣的.只有回歸.才是她的正途啊.為什麼她會有這種想法……在這樣下去得話.如果再這樣下去的話.大陸.就會被魔族所佔領啊..

【……不.不可以.大人.你絕對不能在這樣的頹廢下去了.】

下定了決心.熱流重新回歸漠狼的身體.比之剛才更要強烈.猶如滾燙的開水倒進身體中.刺激的漠狼打了個機靈.

【你必須接受.必須承受.因為這是您的指責.或許如今的您忘記了.可是您總會想起.當您想起的時候.當您知道自己今日的所作所為.一定會支持我.所以.您必須接受..】

不能.在磨蹭下去了.所以.必須強制性的.讓獸神大人重新回歸.


*****

此刻.正在嗨歌.於是俺就在死了都要愛的氛圍中碼完字……一口老血 正打算繼續上前的貪婪突然被一陣強勁的風吹的退後.想在前進卻寸步難行.根本無法靠近.

而那.漠狼所躺著的地方形成了一道旋風氣流.牢牢的將她給包在其中.周邊一里地之內正處在戰鬥之中的人被吹的措手不及.一個眨眼就被吹飛.根本來不及反應.

漠狼此處的事情自然是得到了許多的關注.有人企圖過來查看.卻還不等靠近.就已經飛了出去.那些原本還打算同樣去查探幫忙的人看到如此.只能停下自己的步伐與周邊的魔族人族繼續纏鬥.

正悠閑的看著下方的罪瞬間不淡定了.別人或許不了解.跟在她身後那麼久一直關注著她的他還能不了解嗎.這股氣勢.是屬於她的啊.雖然沒有曾經那般強大與具有壓迫性.但氣息的確是她無誤.

那個.總是對任何人都公平無比的獸神大人.

埋藏在心底深處的情感霎時間爆發.然而又如曇花一現消失.激動.卻也有著一絲猶豫和愧疚.

期待已久的她即將回來了.可是他好像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開心.為什麼呢.明明期待了那麼久.為什麼會覺得心裡不舒服.那種奇怪的感覺.還真是讓人煩躁.

眉頭皺起.深呼吸然後吐出.強壓下自己那詭異的無法描述的感覺.扯出笑容.眸子眯起望向那處在旋風中心的漠狼看不清眼神:「嫉妒.你看.她.該回來了……」

嫉妒點頭.對於這件事情他可不是以如罪一般報支持態度.雖然不會忤逆罪.但也絕對不會開心.

獸神若是歸來.所代表的就將是他們的失敗.這一次若是失敗了.他們所需要承受的就是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他們.魔族.會成為歷史.而他.絕對不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王.您不阻止嗎.您明知道.她若是回來了.我們的一切計劃都會失敗.」

是啊.罪知道.他又怎麼可能不知道呢.所以啊.他在猶豫啊.在思考啊.要如何才能讓她與自己站在一路.他想了很久.很久.直到后來.才想到了辦法.

那就是.讓她知道自己所愛的孩子們.是如何對她的.讓她對他們失望.知道她所親手創造出的人類並不如她所想的那般.純潔而又美好.

只有親眼的看到.親身的感覺到.她才能體會.那種失望.才能讓她.徹底得對那群雙面人失望.回到他地懷抱.他.是這麼想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