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什麼概念?

舉個簡單的例子,只要你看見它,那麼不管你修為有多高,都會在自身靈魂的牽引之下,下意識的去觀測對方的本體,也就是黑袍男子本身。

沒有傷害,僅僅只是影響一下感知,讓人下意識的關注它而已。

這有問題嗎?

沒有問題。

影響感知的後果就是在幽冥之力的影響範圍之內,所有一切的存在感都會被迫弱化到理論的極限。

所以,人們能看見黑袍男子,也能看見黑袍男子手中的鎖鏈,但卻對哀嚎著的那隻被鎖鏈捆縛的靈魂視而不見。

計若一開始,也是視而不見的。

三階巔峰修士都無法免除這種影響,計若又怎麼可能不在意呢?

要不是羅茜提醒他,怕是等牛宗乾那邊問完問題,葉正志的靈魂都已經轉變成另一種形態了。

其雖然都是靈體,但從黑袍男子的狀態來看,轉化過後的魂體,肯定不是幽魂,二者有著本質上的區別。

所以計若插科打諢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他首先要讓人們的注意力從那黑霧上移開。

而轉移的注意力必須要有載體,不然就不算是轉移。

計若成為了這個載體。

他讓人們對他厭惡,暫時性的讓人們對他的不滿超過了對黑霧以及黑袍男子的好奇。

注意力成功的轉移了過來,然後計若才點明那靈魂的處境。

注意力再次被轉移,這一瞬間,所有人才發現那靈魂的異樣。

他支撐不了多久了。

說起來很慢,但其實這一切只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

「住手!」

牛宗乾見此,急忙解開拘魂咒的封禁,延出法力將那靈魂包裹。

為其驅散周身的幽冥之力。

葉正志的靈魂再次顯露出完整的身形來,狀態異常萎靡,甚至魂體上的一些部位都已經開始化為了黑白之色,就像是失去了色彩一般。

那是魂體有部分被轉化的表現。

「放開葉正志先生的靈魂!」

周圍的醫師們手掐劍訣,一柄柄飛劍散發著無匹的鋒銳,架在黑袍男子身上。

黑袍男子漸漸從那種魂體被撕裂的劇痛之中緩過神來了。

當前的處境,對他非常的不利。

魂體莫名被撕裂,再加上剛剛下意識的瘋狂爆發幽冥之力,此刻的黑袍男子有些虛弱,狀態並不是很好。

十數柄飛劍從各個方向將他的逃跑方向全部堵死,這些飛劍上裹挾著濃濃的法力,能夠對他的魂體造成傷害。

甚至,逸散的劍氣鋒芒還刺得他魂體生疼。

黑袍男子有些慌了:「你們想幹什麼!輪迴乃是天定大道,爾等阻撓輪迴,脅迫陰差,就不怕以後被清算嗎?!」

「輪迴?陰差?」

牛宗乾一愣:「那不是封建迷信嗎?」

計若:「……」

合著你們對於御劍飛行啥的習以為常,輪迴和陰差就是封建迷信是吧!

計若是從一千年前穿越過來的,在一千年前,這些東西確實是封建迷信。

但也真的有很多人信以為真,文化沒有出現過斷層,很多東西都很好的被流傳了下來。

在一千年後的這個時代,好像是被定性成封建迷信了?

「莫非是拜神教弄出的香火神?」牛宗乾一時陷入了沉思之中。

拜神教計若知道,性質上來說,跟合歡教差不多,屬於非法教派。

其主要是見神就拜,而且什麼神都拜。

依靠修士異常堅定的信念,供奉出香火神祇——拜神教號稱人均攜帶香火神。

香火神擁有很多神奇的能力,但由於信徒對其的信仰容易影響其神格,導致行事極為跋扈,算是非法教派中的激進派。

「還不速速放開我,不然待我回到冥府,將此事上報府君,爾等統統沒有好果子吃!」黑袍男子色厲內荏的威脅道。

「府君?是更高級的香火邪神嗎?」牛宗乾想了想,御使飛劍化作流光,狠狠斬在那條鎖鏈之上。

鏘!

火星四濺。

不,也不能說是火星。

那只是牛宗乾飛劍之上包裹著的法力與幽冥之力碰撞所出現的光芒罷了。

鎖鏈毫髮無傷。

「啊!!」

葉正志的靈魂頓時慘叫一聲,詭哭狼嚎,凄厲無比。

「憑你也想斬斷囚魂鎖?」陰差嗤笑一聲,「被囚魂鎖勾連的生魂,會暫時與生魂融合,你斬囚魂鎖,就是在斬他!

想要他魂飛魄散,儘管斬!」

「這……」

牛宗乾犯了難。

葉正志的魂體上,那捆縛他的囚魂鎖早已深深嵌入其魂體之中,像是長在肉里的鐵鏈一般,傷害囚魂鎖,就是在傷害魂體。

計若抱著羅茜,想了想,悄悄退回自己的病房之中。

他現在還沒有辦理出院手續,病房還是能待的。

單個目標一天兩次機會的【行竊預兆】已經用完了,計若再留在這裡,也沒什麼用。

而且羅茜的狀態,有些不對勁……

「牛院長!」

聽到聲響,計若來到病房的窗邊,外面來了一群腳踩飛劍的修士。

從他們的穿著,計若知道,這是大夏官方的執法組織——大夏文攻團!

其實原本不叫這個名字的,但由於執法隊每次與人鬥法,都要念誦咒語,『急急如律令』、『快快顯靈』啥的,久而久之,便被稱作文攻團了。

一股異常強烈的靈識瞬間掃過整個醫院,計若連忙用自己的靈識簡單的為羅茜遮擋了一下。

「今日我大夏多處遭受神秘組織襲擊,已確定其為新的非法教派——冥府!」

那股靈識在每個人心底響起威嚴的聲音。

「非法入境,予以驅逐!天火神雷,御劍斬靈!急急如律令!」

惶惶天威乍現,雷光閃爍,至陽至剛的雷霆被飛劍所牽引,縈繞劍身。

飛劍穿行,刺破院牆,殺入走廊之中,帶著濃郁的雷光,徑直刺向那陰差!

「你們會遭報應的!」

陰差滿臉驚恐,當機立斷,催動秘法,捨棄大半魂體,只餘一點魂念,遁入虛空之中。

險之又險的脫離了險境。

那捆縛葉正志靈魂的囚魂鎖,也在這突如其來的陽雷飛劍的影響下,被至陽至剛的雷霆之力洗鍊,轉瞬間消弭於無形。

千鈞一髮之際,牛宗乾以大法力庇護葉正志的靈魂。

只是這一連串的變故,早已經讓葉正志的靈魂嚴重受損,神志不清了……

…… 和雲曦預料的一樣,爺爺私下裡給了她一千塊,讓她自己去買衣服買學慣用具。

雲曦也沒矯情,把錢收下。

也虧了梁秀芹撇下她,否則就算帶她出去買衣服,也未必會把好的東西給她。

這一千塊,夠買好幾套衣服了!

她媽吃了這麼大一個悶虧,回頭肯定會從她身上找回來。

「爺爺,我現在只想好好讀書,考個好的大學,穿什麼不重要。昨天我看到樓下雜物間里還放著奶奶以前不用的衣服,我挑能穿的穿,不行再買,您看行嗎?」

她知道,老爺子經歷過戰爭,即便上了年紀,也還是保持著軍人的優良傳統,勤儉樸素。

最是看不慣家裡鋪張浪費!

老爺子想起來了,心疼的看著這個沒享受過多少親情的長孫女,微微嘆了口氣。

「那些衣服是你奶奶年輕時候穿不了的老衣服,現在的女孩子趕潮流看不上的。」

「沒關係,錢要花在刀刃上。」

上一世的時候她就知道,奶奶年輕時候是江南的絲織家族的名門閨秀,陪嫁過來的衣服不少。

那些老年代的錦緞絲綢,比起現在外頭買的質量好不知道多少倍!

奶奶那個年代,衣服風格開始西化,旗袍搭配長裙越改越時尚。

有些改良后的復古旗袍長裙在這個年代看來,或許有些落後老土。

可在上一世,京都卻掀起了一陣的復古風潮。

那些清素淡雅的旗袍長裙,改良成寬鬆飄逸的長裙款式,盤扣斜襟加上飄逸的大裙擺,又美又仙!

平日里她做實驗或者研究,穿的都是那些寬鬆飄逸的旗袍長裙,整個人看起來隨性卻又不失優雅。

爺爺同意了,她便讓小阿姨幫忙,把雜物間里的一箱衣服翻了出來。

真絲的質地歷經年代久遠,依舊質感如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