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宣微微頷首應了下姬紫瞳,又看向大鵬:“哥……”

“怎麼回事!”他纔開口,就被大鵬打斷了。

孔宣的眼神在我和姬紫瞳的身上游離了一下,無奈道:“你也該能看得出來。”

大鵬鼻孔喘氣,又問:“有頭緒?”

孔宣搖搖頭,一臉無奈:“沒有。墨寒想殺她,我暫時只能把她帶回來了。”

“不是女主人嘛?”我適時的插嘴。

孔宣二丈和尚摸不着頭腦:“什麼女主人?”

墨寒飛快的彈入一道記憶進入孔宣的腦海,很快,孔宣的臉色就變了。

姬紫瞳知道事情不妙,受苦受難白蓮花模式立刻上線:“孔宣哥哥,這是誤會!我可以解釋的!他們、他們……我以爲他們是來找麻煩的,所以才擅自答應了下來,想爲你分擔,我沒有任何非分之想!”

“你真是太體貼了!”我毫不吝嗇的真心誇讚着她。

姬紫瞳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慕紫瞳……你爲什麼要這麼陷害我!”

“我陷害你什麼了?女主人不是你自己應的?我頭一次來這裏,禮貌性的問一聲,不是很正常麼?倒是你,也不想想,誰會想不開來這裏給孔宣找茬!還自我感覺良好的,沒錯,我是女主人!臉真大!”

我回嗆了姬紫瞳一大通,感覺心情好到爆炸。

姬紫瞳哭了。

我楞了一下,覺得自己是不是過分了。

結論是,這是白蓮花要放大招了。

我趕緊偷瞄了眼自己的隊友。

墨寒遞給我一個安心的眼神,顯然是讓我放心的隨便鬧,反正有他善後。

而孔宣和大鵬。

大鵬本就是個嚴肅的臉,此刻臉崩得更緊了,顯然是不想摻和進我和姬紫瞳這兩個女人的戰爭中。

孔宣長長的嘆了口氣,無奈的看向我:“紫瞳妹子,算了啊……”

“你喊哪個紫瞳?”墨寒略帶三分挑釁的問,他顯然是還記着孔宣在他劍下搶人的事。

孔宣理虧,只能讓步:“我說瞳瞳妹子。瞳瞳,算了啊,這姑娘哥哥留着有用。”

“什麼用?”我問。

孔宣苦笑的搖了搖頭:“你知道的……”

又是不能說。

“她想殺我誒。”我不滿道,“人家想殺你,你也算了嗎?”

“我沒有!”姬紫瞳矢口否認,彷彿我空口白牙在誣陷她,讓她受了不得了的委屈一般。

我的小心臟已經被這位影后的演技鍛鍊的很堅強了,也沒有亂,點了點頭,表示她說的沒錯。

“嗯,不好意思,我說錯了,是想融掉我的魂魄,吞噬掉我!還想傷我們家寶寶,還跟我們家寶寶搶我的靈力!真是長亭外,芳草天。”

“芳草天?什麼意思?”冥王大人發現了一個新詞彙,表示不理解。

我解釋道:“長亭外,芳草碧連天。人家姬姑娘芳草天,不要碧蓮!”

聽出來是在罵人,墨寒配合的長長“哦”了一聲。夫妻合力開啓嘲諷技能,對姬紫瞳造成了一千點傷害,我表示很開心。

大鵬黑着臉坐到一邊,已經徹底不想說話了。

孔宣無奈,這段日子相處下來的情分到底還在,他也不能說我什麼。而姬紫瞳又是他要護着的,也不能總是讓她受委屈。

他兩頭大,不知道該怎麼辦。

倒是有進來端茶的小鳳凰,聽到這麼一句,沒忍住笑出聲來,被大鵬剜了一眼。

(本章完) 小鳳凰放下茶杯,抱着沉香木茶托飛快的跑出去了。

姬紫瞳見自己裝出來的楚楚可憐沒有用處,又很快調整了策略,哽咽着朝孔宣求救:“孔宣哥哥……我真的、真的沒有……”

“好了!”大鵬終於坐不住了,噌一聲從木樁座椅上站起來,對孔宣道:“找只鳥帶她出去,我有話跟你談。”

孔宣也覺得不要讓我和姬紫瞳呆在同一個空間比較安全,立刻就招呼了只小鳳凰帶姬紫瞳出去了。

姬紫瞳不大願意,但是心中也清楚大家不會幫她,只能委委屈屈的點了點頭,表示自己很懂事,不想給她的孔宣哥哥添亂的走了。

路過孔宣身邊的時候,她還假裝跌到了一下,就要倒在孔宣身上。

孔宣是隻心地善良的鳥啊,下意識伸出爪子就想要去扶她,卻不料被一陣濃烈的鬼氣將他才伸出的爪子打了回來。

孔宣不快的看向墨寒。

墨寒擁着我,一臉坦然:“本座是爲你好。”

“好什麼?”孔宣沒好氣的問。

“慕兒說,人間總有些老頭老太喜歡假摔碰瓷,本座是不想你被訛上。”墨寒說的一本正經,一副爲了天下蒼生他才勉爲其難動手的樣子。

冥王大人說瞎話的技能也點亮了啊!

我嘚瑟的笑了。

腹黑少將的火辣嬌妻 姬紫瞳的臉色很難看,剛剛孔宣的手被墨寒的鬼氣打回去,她就差點摔到地上去。

爲了不讓自己出醜,她已經穩住了自己的身子。然而,聽到墨寒的話,身子一顫,差點又倒下去。

畢竟,被一隻不知道活了多少萬年的老鬼比作老頭老太,才三千年魂齡的姬紫瞳肯定受不了。

我心裏開心的都要飛起來了。

孔宣狠狠剜了眼說出那副歪理的墨寒,揮手示意小鳳凰快點帶姬紫瞳出去。

她離開,屋內的氣氛都輕鬆起來了。

墨寒帶着我找了個最柔軟的地方坐下,孔宣給我們倒了杯茶,無奈的嘆了口氣:“瞳瞳妹子啊,幹嘛那麼欺負人家?”

“我惡毒了嘍。”我道。我就不信姬紫瞳這幾天在這裏,沒跟孔宣說我的壞話。

孔宣扶額:“好啦,哥哥知道我妹子是個善良的人。不過,姬紫瞳你們現在真的不能動。”

“爲了羽族?”我問,看見孔宣點了點頭。

“可是我一路走來,看見羽族都不挺好的嗎?”我不解。

孔宣和大鵬對視了一眼,苦笑一聲搖了搖頭:“羽族的地位,早就今時不同往日了。”

這種東西我不懂啊……

墨寒劃下了一道結界,驀然出聲道:“你們想要的,是振興盤鳳一族?”

孔宣和大鵬的臉色駭然一邊,兩隻鳥同時又下了一層結界,臉上還有不安。

我不明白爲什麼他們三個都這麼緊張。

孔宣沒有出聲。

末了,還是大鵬點了點頭:“墨寒,你是冥王,天下蒼生除非能脫離輪迴,否則都得受陰管轄。”

“若我們事成,這件事必定瞞不了陰司。新出生的小盤鳳修爲不夠,必定會在陰司生死簿上留下姓名。”

“你們瞞不了我,同樣瞞不了天。”墨寒的語氣嚴肅了起來。

“可是,你可以幫我們瞞住。”大鵬盯着墨寒道。

墨寒看了眼大鵬,大鵬的表情很堅定:“墨寒,你出生幽冥,生而爲冥王,不懂揹負了整個族羣命運的壓力。我盤鳳一族何錯之有?竟要被滅族!”

“洪荒之事,變幻無常。”墨寒三分感慨,三分惋惜,更多的也是不解。

大鵬卻是冷笑一聲:“到底是變化無常還是喜怒無常?這裏也不是不周山,沒有他,我們說話也不必遮遮掩掩!”

那你還下三道結界防止有人偷聽?

“冷墨寒,今天我就將話跟你挑明瞭。我們要重建盤鳳一族往日的輝煌,若是有小盤鳳出生,姓名出現在陰間生死簿上,希望冥界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墨寒擰眉沉思了許久,才謹慎的開口:“本座爲何要以整個冥界爲籌碼答應你?事成冥界沒有任何好處;若是事敗,當年被滅族的是盤鳳,如今可就是我冥界了!”

整個冥界的性命都會被波及,墨寒身爲冥王,肯定是想要拒絕大鵬的。

可是,盤鳳被滅族之事,在墨寒心裏不是沒有觸動,他才動了惻隱,有了剛剛的沉思。

大鵬卻看了我一眼,像是做了一個很大的決定,才道:“因爲瞳瞳。”

居然還有我的事?

我一驚,不解:“我怎麼了?”

墨寒抓着我的手猛然一緊,從座椅上站起來,厲聲對大鵬道:“無論你們做什麼,都不許牽連慕兒!”

孔宣嘆了口氣:“不是我們不牽連,而是他不放過。”

誰不放過我?

墨寒的手又緊了三分。

孔宣想拉着墨寒坐下,墨寒不爲所動。

我問道:“爲什麼會扯上我?我就一凡人,成不了什麼大事的啊……”

大鵬和孔宣同時看向了我,用眼神否認了我說的話。

墨寒側過身子替我擋住了他們的視線:“若是你們再藏着掖着,那我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慕兒是我妻子,我絕不會讓她陷入任何危險之中。哪怕要破壞你們的計劃!”

“我們已經是一根繩上的螞蚱了。”大鵬冷然道。

我更加不解,感覺自己什麼都沒幹,就被人信誓旦旦的當成了同夥。

墨寒看向大鵬用眼神逼問,最終,對面剛毅的男子還是讓步了。

“瞳瞳身上有盤鳳的氣息。”大鵬道。

我伸手聞了聞,只聞到了六神沐浴露的香味:“沒有啊!”

孔宣扶額:“瞳瞳,你這樣是聞不出來的……”

“那該怎麼聞?”我問。

孔宣說着朝我伸出自己的爪子來:“你聞聞我的,再聞聞你,就聞得出了。”

我半信半疑,還在猶豫要不要試試,孔宣伸過來的爪子就被墨寒一巴掌拍回去了。

“管好你的翅膀!”墨寒沒好氣道,顯然很不爽。

WWW☢ тTk an☢ CΟ

大鵬白了眼孔宣,把即將跑偏的話題拉了回來:“瞳瞳身上有盤鳳氣息,她便是我盤鳳一族。你說,他會不會放過瞳瞳?”

墨寒沉着臉沉默不語,思考着這個問題。

我默默舉手發言:“我真的是人,不是鳥……”

對面兩隻鳥老眼昏花,直接無視了我。

雖然我不懂他們是怎麼把我歸位同類的,但是,我知道墨寒對他們的話已經信了五分。

許久,墨寒才問:“你們想慕兒做什麼?”

“我們只想她好好的活下去。”大鵬道。他的臉色依舊陰鷙與兇狠,我卻能聽得出他滿滿的期盼與關心。

“墨寒給我改了生死簿,我已經長生不死了。”我再次默默發言,依舊被無視了。

“墨寒,盤鳳一族無後,而你們有了孩子。”大鵬的話只說了一半,我終於不安了起來。

“和我們家寶寶有什麼關係?”涉及到我一個人就算了,可不能連累我們家寶寶。

墨寒已經恨得要磨牙了。

我輕輕拉了拉他手,他回過神來,神情擔憂的拉着我坐下了。

低頭喝了口茶,大鵬沉聲道:“所以,我們的事,只能成功,不能失敗!墨寒,此事涉及到你的妻兒,你的意思呢?”

墨寒又是沉思了好久,才沉聲道:“陰司只管死後之事。”

對面兩隻鳥齊齊鬆了口氣,知道墨寒這是默許了。

墨寒剜了眼他們,又道:“但慕兒和孩子若是有任何意外,我絕不會幫你們!”

“我會盡全力保護他們母子。”大鵬承諾,孔宣也一樣。

我始終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你們到底在說什麼……”

“瞳瞳你安心養胎就好。”孔宣對我一笑。

墨寒也沒說什麼,也是讓我放心。

“那你救姬紫瞳又是爲什麼?”我問孔宣。現在既然把當初在我家不能說的事都說了,姬紫瞳的事也可以說了吧。

孔宣猶豫了一下,道:“她身上也有盤鳳氣息……”

這種東西要麼沒有,要麼一次有兩個麼……

“你們也希望她好好活下去?”我又問。

孔宣點了點頭:“理論上是的。”

“爲什麼是理論上?”我不明白。

“她身上的氣息沒你的濃重。”大鵬道。

這話讓我聽得感覺自己身上有股狐臭一樣……

孔宣趁機解釋道:“她身上的氣息很奇怪,我得查清楚才行。在此之前,墨寒,留她一命好麼?若是查出來不是我們要找的人,她敢對瞳瞳妹子下手,我親手替你了結了她!”

怎麼突然同情起姬紫瞳來了……

她的孔宣哥哥要對她下手誒……

墨寒冷冷瞥了他一眼:“本座更想自己給夫人報仇。”

“行行行!”孔宣一口氣答應了。

可姬紫瞳要是他們要找的人的話,恐怕待遇就兩樣了吧……

“慕兒,把你在離開不周山時看到的畫面,告訴他們。”墨寒突然道。

我點頭照做了。

看完當時的記憶,孔宣的眼角有着微微的溼潤。 純禽冷梟請溫柔 他躊躇了一下,做了好幾個深呼吸,纔將自己的起伏的心情平緩下來。

就連一直情緒不輕易外露的大鵬,此刻都沉默着。甚至,他的眼睛也微微泛紅。

“……多謝!”他強忍着一種說不出的悲傷,給我和墨寒道了謝。

“這本來就是你們該知道的,沒什麼謝的。”我道。

兩隻鳥沉默着消化那段盤鳳被滅族之時的記憶,寶寶打着哈欠醒來了。

“媽媽,我們在哪裏?”他好奇的問。

“在你孔宣舅舅家。”我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