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噬魂魔蛛被轟飛!

“難怪他想挑戰韓長歌!”

蘇武臉色微變,能得到五龍之力,這傢伙絕對不可能是無名之輩,他莫非是某個大家族的嫡傳?

滿天星有五龍之力護體,戰力極強,那噬魂魔蛛卻完全沒有受傷,她的防禦能力太強了。

李皮求試圖用能量青藤困住噬魂魔蛛,但是噬魂魔蛛張口一吸收,能量青藤瞬間被她吸入腹中。


她不僅能吸收精神能量,五行序列能量她也能吸收,實在難纏。

兩人一蛛在小世界之內激鬥不休!

蘇武蹙眉,再這樣下去,小世界會被他們破壞,得把他們移出去了。

蘇武率先離開了洞穴,然後收了小世界。

段飛和巴桑迎上來。

蘇武說道:“走!”

他儘管無懼滿天星他們,但是以滿天星的天賦,他不相信滿天星沒有任何背景,這種人豈會沒有底牌?

先找到其他七彩定神釘再說,最後再找他們算賬也不遲。

三人走後,李皮求和滿天星沒多久也從洞穴中掠出來了。

背後,那噬魂魔蛛緊追不捨。

李皮求冷哼,回身催動能量符,一道光柱轟出,把噬魂魔蛛轟飛到百米開外。

“走!”

兩人似乎知道打不死噬魂魔蛛,所以逼退噬魂魔蛛之後,他們馬上就走。

果然,那噬魂魔蛛一點事也沒有,反而更加生龍活虎。

“七彩定神釘肯定被那小子拿走了!”

李皮求臉色陰沉。

滿天星譏笑道:“你不是說他們好對付嗎?”

李皮求哼了一聲,“現在不是說風涼話的時候,我們得儘快找到那三個小子,奪回定神釘,我們已經有兩枚定神釘,再有一枚,我們就可以想找到墓穴的位置。”


他們並未告訴蘇武,七彩定神針其實有很多枚,每集齊三枚,就能找到墓穴位置,每集齊四枚,就能進入一個人。

他們更沒有告訴蘇武,那個臨死前留下線索的人,其實是因爲被他們兩人重傷,所以才死掉的。

他們之所以出現在那人身邊,其實是因爲他們一直在追殺那人,沒想到居然遇到了蘇武他們。

“那小子身上的七彩定神釘,肯定已經落在莫蘇三人手中。”滿天星說道。

“我們追了那小子差不多一個月,可不能在最後關頭便宜了他們三個。現在,他們有兩枚定神釘了。”李皮求說道:“無論如何也要找到他們!”

兩人當即開始追蹤蘇武三人。

……

與此同時,天星谷某處,一個身穿軍裝的短髮美女正獨自一人行走在林間。

這短髮美女靚麗中帶着三分英氣,有種別樣的風情,那一米七五的高挑身材,真是羨煞旁人。

尤其是她身穿軍裝,更顯得英姿颯爽。

“那人臨死前說,得到七彩定神釘就可以得到八決和六神術。”短髮美女喃喃:“不過他想得太天真了,就算集齊三枚定神釘,也只是能知道墓穴的位置罷了。”

“他說有人在追求他,追殺他的人已經得到了定神針,想必是想利用我替他報仇。”短髮美女笑了,“如果他們真有定神針,我幫你殺了他們又如何?”

“只是,已經快一個月了,爲什麼套還是沒找到我?”短髮美女有些苦惱。

“看來,得留下些線索才行。”

短髮美女決定留下些線索。

在這天星谷,除了六境通靈獸之外,她自信沒有人能對她造成威脅。

於是,她刻意用定神釘擊殺了不是野獸,她的意圖很明顯,你們有膽量的話就來找我。

潛伏對決 ,蘇武三人就在附近,距離此女不足五十公里。


蘇武他們很快就發現林中有不少野獸被人殺死,頭顱上皆有一個血窟窿,有七彩光芒閃耀。

“定神釘!”

蘇武臉色微變。

巴桑忍不住道:“是誰膽子這麼大?不怕被人盯上嗎?”

蘇武目光一閃,“或許,這人是故意的。”

段飛色變,“這人故意讓別人知道,想引誘別人上鉤?”

蘇武說道:“這人絕對有五境巔峯的戰力,而且對自己頗有信心,不怕定神釘被搶走。”

巴桑說道:“我們去還是不去?”

蘇武沒有回答,接着道:“當然,他們也有可能是一羣人,所以這次我們去的話,有一定的風險,不過這風險是值得的。”

段飛嘿嘿笑道:“我聽蘇武先生的。”


巴桑也不怕,他如今已經是三境巔峯,隨時都有可能入四境,他有信心在找到那人之前突破。到了四境,他有把握在面對五境武者的時候自保。 本來蘇武想馬上去追逐留下線索那人,但他發現小世界之內的生命神樹發生了變化。

生命神樹儘管只是一株幼苗,卻居然開始吞噬人蔘果樹。

人蔘果樹很快便開始枯萎,樹上的果實也乾癟,失去能量。

與此同時,生命神樹拔高,足有一人來高。

兩個人的煙火

他的伴生物魔神藤從地面鑽出,居然想逃走。

但是魔神藤也開始枯萎,生命神樹之上,緊接着結出了一枚黑色帶有魔神藤紋理的果實。

與此同時,一枚宛如人蔘果的果實,也出現在生命神樹之上。與之前的人蔘果不同,這枚果實蘊含的能量更加強大。

蘇武儘管好奇,但還是壓住好奇心,帶着巴桑兩人開始尋找那留下線索的人。

不過到了中途的時候,蘇武他們的線索卻斷了,林中有人戰鬥留下的痕跡。

“有人提前來了。”

蘇武看着周圍成片倒塌的樹林,心道這應該是兩個五境武者留下的戰場。

“終於找到你們了!”

就在這時,李皮求和滿天星追來了。

李皮求冷冷道:“把定神釘交出來!”

蘇武蹙眉道:“我不打算去找你,你居然自己找來了,看來你們真以爲我們是好揉捏的軟柿子。”

李皮求笑道:“你莫非以爲憑那頭殭屍就能救你們?之前我不殺你們,是因爲你們還有急用價值,現在……你們就安心去死吧。”

“轟!”

他揮動長鞭,隔空劈向蘇武,鞭上青芒大作,木序列能量瀰漫。

龍河憑空出現,伸手抓住長鞭,趁勢猛衝向李皮求。

李皮求一抖長鞭,龍河頓時被甩向半空,接着李皮求虛空一指點出,青色指勁破空擊出,直逼龍河眉心。

龍河疾閃,避開了攻擊,那青色指勁朝着高空疾射而去!

幾乎同時,滿天星手握巨斧,一斧頭劈向來蘇武,巨斧之上有土序列能量,使得巨斧沉重無比。

蘇武沒動手,段飛已經率先出手,精神能量凝聚成刀,劈向滿天星的腦門!

滿天星不屑,左手結印,手中似握着一塊巨石,砸向精神之刀。


“砰!”

精神之刀崩滅。

他的巨斧,已劈至蘇武額頭!

蘇武握拳,一拳轟出!

轟的一聲,滿天星後提半步,虎口一麻,巨斧差點脫手飛出。

“雙序列!”

終極美女保鏢

蘇武不僅動用了雙序列,還動用了現在佛印的力量,肉身力量強大無比!

“你究竟是誰?”

滿天星色變:“莫蘇絕對不是你的真名!”

“我名韓長蘇!”

蘇武一步邁步,“如果我入五境,這大公子的位置還輪不到韓長歌來做。”

“韓長蘇?”滿天星一怔,隨機狂笑:“原來是韓家的人,難怪是雙序列武者!”

段飛長大嘴巴,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巴桑也忍不住想笑,韓長蘇?

滿天星大笑:“韓長蘇,今天我就先拿你來開刀,試試韓家公子究竟有多少斤兩!”

蘇武不屑,“我韓長蘇不戰無名之輩,龍河,回來!”

龍河回到蘇武身邊。

李皮求也到了滿天星身邊,他剛纔已經聽到蘇武的話,如果蘇武真是韓家的人,必定有韓家天王留下的護身之武,真鬥起來,他們還真未必鬥得過蘇武他們。

蘇武笑着說道:“這頭殭屍是我長輩抓來送我的,你們覺得如何?”

李皮求皮笑肉不笑,“很強,可戰五境巔峯。”

蘇武笑道:“你們把定神釘交出來,我可以放你們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