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面男子在距離木宇二人身前四五米處便停了下來,伸手一拉面上的黑布,沖木宇二人說道:「兄弟,是我!快隨我來!」說罷,馬上又將黑布重新罩回臉上!

儘管蒙面男子的動作很快,但木宇和陸文峰二人卻看的真切,只見這名男子不是旁人,正是木宇的結拜大哥『殺手玄明!』

「大哥?」木宇不禁疑惑道:「你怎麼在這?」

玄明頓時沖木宇二人比劃了一下,說道:「噓!別說話,隨我來!」

木宇二人點點頭,便跟在玄明身後,與其他蒙面人一起離開了石室,沿著森林的邊緣直奔正西行去!

〖 由於天sè太暗,木宇和陸文峰在玄明等人的帶領下一行十餘人並沒有飛入空中,僅是貼著地面飛速前行,但速度卻依然快捷!

大約行了近兩個時辰之後,天sè已逐漸轉亮,可以隱約看到東方的天際已經開始露出了熾靈星的光芒。。


再往前行,一條大河頓時攔住了去路!領頭的舵主並沒有停留,沿著水流方向直奔上遊行去。隨著隆隆的水聲,一道百多米高的瀑布逐漸映入眼帘!

此時天光已開始發亮,瀑布的水流在熾靈星光芒的映照下閃爍著點點銀光,與天空中黑白兩種光線相互傾軋的交界面交織成了一道壯麗的美景!

玄明沖木宇和陸文峰點了點頭,指著前面的瀑布說道:「看,我們到了!」

順著玄明所指的方向,只見在瀑布下面的森林之中,正盪起几絲裊裊的炊煙!

再往前行,山崖下一處小型的村落便呈現在了眾人面前。說是村落,但看起來卻更像是一座小型的堡壘!只見村落為正四邊形,外圍全部由圓木搭建成四五米高的矮牆,將村落包裹其中。

村**建有三四十棟木屋,並沒有院落,一間間木屋隨著矮牆的走勢整齊的排列成一個方陣,將村子中間圍出了一個小型的廣場!

此時,借著天際微微的光線,已經能夠看到村中的廣場上正有人在生火造飯!站在矮牆上負責放哨的人此時也發現了山坡上飛身而下的十幾道身影,頓時吹了一聲悠長的口哨!

隨著大門的開啟,木宇一行人魚貫進入了村中。哨聲過後,村裡頓時走出了數十人,一個個雖然都是村民打扮,但卻依然神彩奕奕!

「舵主!」

「舵主!」

「舵主!」

看到木宇一行人進來后,數十人紛紛對帶頭的蒙面人打著招呼。看樣子,竟然都是這名蒙面人的手下!

眼見回到了自己的地盤,這些黑衣蒙面人這才紛紛扯下了頭上的面罩。只見這些人中男女都有,但木宇和陸文峰二人也僅認識玄明一人而已!

只見舵主與大家打過招呼之後,馬上吩咐人將抓來的左風押下去進行審問。同時,吩咐玄明帶木宇和陸文峰去會客室略作休息。

玄明答應一聲便帶著木宇二人來到了一間木室之中。進屋后,玄明見左右無人,頓時問道:「兄弟,你們是怎麼找上我們的?難道是出了什麼事情不成?」

木宇搖搖頭,說道:「我們一開始只是跟蹤那兩名倒賣靈晶之人,後來發現他們被你們抓走,這才跟到林中的,之前並不知道你們也插手進來了!大哥,你們這到底是個什麼組織?以前怎麼沒聽你提起過?」

玄明沉聲道:「組織的事,我原本不願提起。但既然讓兄弟碰上了,我也沒什麼可隱瞞的!」

說罷,玄明一把脫下身上的黑衣,露出了滿身的健子肉。只見玄明一轉身,靈力運轉之下,後背上頓時逐漸隱現出一個巨大的黑麒麟刺青!形態煞是威武!

麒麟刺青一閃即沒,玄明這才回過身來沖木宇二人說道:「這便是我們組織的標誌,這裡的每個人背後刺的都是同樣的圖案!」

說話間,玄明又從空間中翻出一套普通的衣服套在身上,看著木宇二人驚訝的表情不禁問道:「你們聽說過『三界堂』嗎?」

「三界堂?」陸文峰聽罷頓時一驚!不禁問道:「你是說,你們這些人便是三界堂的人?」


玄明點點頭,說道:「沒錯,這裡便是三界堂中冥界堂的一個分舵!也是我從小長大的地方!」

木宇不禁疑惑道:「三界堂我倒是第一次聽說,這到底是一個怎樣的組織?」

陸文峰頓時說道:「我也是從家人口中聽說的,這三界堂由來已久,恐怕已有數萬年的歷史了!其勢力更是擴散在大陸的每一個角落,可以說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有三界堂的勢力存在!家裡人經常告誡我,說以後碰到三界堂的人,千萬不要招惹!」

玄明不禁笑道:「哪有那麼誇張?那些無非都是世間的傳言罷了!不過三界堂的歷史倒是不短了,說有數萬年之久一點也不誇張!」

換好衣服,玄明繼續說道:「三界堂之所有稱之為三界,故名思意,一共分為三大界堂。分別是天界堂、地界堂和冥界堂!天界堂中均是堂中長老及地位尊貴的成員,堂中的各項命令和決定都是由天界堂制訂並傳達。而地界堂則是負責大陸各處的買賣生意,是堂中的主要資金來源。」

「最後才是我們冥界堂,主要負責綁架、暗殺和信息的打探工作!這裡便是我們冥界堂的一處分舵,舵主姓唐,與我情同父子。打小,我便是被唐舵主撿回來並教導我成為靈師的!」

雖然三界堂在大陸上的名氣很大,但卻一直行事詭秘,很少被世人所熟知。木宇二人聽罷玄明的介紹,這才算對三界堂有了個大概的認識。

木宇沉吟片刻不禁問道:「大哥,這裡距離紫禁城遠隔千里,那些孩子們要如何照料?難道說,你們這一處分舵所轄的區域也包括紫禁城在內嗎?」

玄明回道:「不錯,我們冥界堂一共分為五大分舵,按大陸方位不同分為東方白虎、南方玄武、西方青龍、北方朱雀和中原麒麟五大分舵。每一處分舵都有不同的刺青,這種刺青是堂中特有一種手法刺上的,沒有靈力的引動是不會現形的,這也是我們分辨自己人的一種標記!」

話峰一轉,玄明不禁說道:「兄弟,一年前,天界堂傳下令來,命我們冥界堂查探魔人組織的動向和藏身的窩點,並決心將其剷除。這一年來,我也僅回去紫禁城兩趟而已,紫禁分院的建設我暫時是無能為力了,家中自有虹玉負責照料。」

木宇點點頭,說道:「魔人組織為害人間,人人得而誅之!能夠顧全大局,為人類除害,看來你們三界堂倒是一個不錯的組織!」


「哈哈哈!說的好!」木宇話音剛落,突然從門外響起一道聲音!聲到人到,只見木室中頓時多出一個人來。而這個人卻並不是傳送進來的,只因其進來的身法實在太快,木宇眾人還沒反映過來,人便已經到了近前!

只見來人表面上看年歲不大,約有三四十歲,中等身材,面容冷俊,一席長發用英雄巾束於腦後,配上一席錦白緞的長衫,顯的甚是瀟洒飄逸!

玄明見罷,頓時躬身喊道:「義父!」

「嗯!」來人應了一聲,看了看眼前的木宇和陸文峰二人,朗聲說道:「二位既然認同我們三界堂的行為,那是否有意要加入我們組織呢?」

木宇二人頓時一楞,略一沉吟,木宇不禁拱手說道:「在下木宇,這位是我師兄陸文峰,想必閣下便是唐舵主!」

來人聽罷,先是一驚,隨後笑道:「哈哈哈!不錯,本舵正是唐飛!昨rì晚間,在本舵的偷襲下竟然還被你發覺了,看來你二人的修為不俗!本舵平生就愛惜人才,怎麼樣,二位如果加入我冥界堂,本舵馬上便讓你們擔任香主一職!」

「這…」木宇二人聽罷頓時不知如何回答才好了!有心直接拒絕,又恐令唐舵主失了面子而生氣!要知道這裡可是人家的地盤,而且對方的修為又遠在自己二人之上。真若因此而反目,對自己可是大大的不利!

但木宇二人一時間又想不出什麼推諉之詞!正在二人急切間,唐飛卻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算了算了!本舵就不跟你們開玩笑了!你二人若真要同意,本舵也不敢收啊!來,請坐!請坐!」說罷,唐飛比劃著,讓眾人落坐。

木宇二人不禁又是滿腦子問號。這唐飛說話怎麼東一腿西一腿的?令人摸不著頭腦!

見木宇二人疑惑的目光,唐飛落坐之後不禁笑道:「木宇?陸文峰?據老夫所知你二人應該是玄冰學院步文勒老師的高徒?」

木宇不禁問道:「唐舵主認識家師?」

唐飛頓時搖頭說道:「不認識!但你們在靈師大賽中妖孽的表現我卻是聽說過!倒是你二人…」

唐飛說罷不禁仔細端詳了一下陸文峰,點頭說道:「嗯,的確有幾分相像!陸公子想必便是那號稱玄冰五小龍的陸嘯龍之子?」

陸文峰頓時驚問道:「不錯,家父正是陸嘯龍!唐舵主認識家父?」

「嗯!有過數面之緣!從你父親那論,你還要稱我一聲伯父呢!」說罷,唐飛不禁仔細打量了幾眼木宇,點頭說道:「好!不錯!不錯!」

木宇二人聽罷紛紛暗自奇怪!陸文峰暗驚於父親與唐舵主的關係。家裡人經常提到碰到三界堂的人要敬而遠之,但為何父親會認識這位唐舵主呢?怎麼沒有聽父親提起過此事?

而木宇卻更加奇怪唐飛的舉動,什麼好呀不錯的?難道是對自己的長相表示欣賞嗎?這唐舵主不會有什麼特殊癖好?

想到這裡,木宇不禁很不自然地擠出一絲笑容,對唐飛說道:「唐舵主,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們想先告辭了!我們還有急事要趕去紫禁城,而且我們還有同伴在福安城中等候我們的消息呢!時間久了怕他們擔心!」

唐飛聽罷,頓時驚道:「哦?木公子第一次到我舵中坐客,怎麼這麼快便要急著離開呢?哪怕是留下吃過午飯再走也不遲嘛,讓玄明陪你們好好轉轉!不過,話說回來,你說的同伴可是與你二人一同逛福安鬼市的一男兩女嗎?」

木宇二人聽罷頓時一驚,想不到自己一行人的行蹤竟然全在別人的監視之下,自己竟然無所查覺!

木宇不禁說道:「正是正是!唐舵主果然消息靈通!想不到,我等的行蹤竟然都在唐舵主的掌握之下!」

唐舵主不禁哈哈一笑,說道:「木公子過獎了,無非是事有湊巧!昨晚正好趕上我們在鬼市之中布下天羅地網,想要抓捕買賣靈晶之人!你們幾人的穿著太過扎眼,而且又都是俊男靚女,這才引起了我們的注意!」

木宇二人聽罷,這才恍然,看來以後行事還要考慮周全才是,如此輕易便被人盯上,確是一大失誤!

只聽唐飛繼續說道:「不過,既然木公子是打算回去尋找那幾位同伴的話,倒是省了,他們此時就在本舵之中!」 聽聞胖子、姬夢寒和步月月三人此時正在麒麟分舵之中,木宇二人頓時大吃一驚!

「什麼?」木宇不禁問道:「唐舵主此話怎講?」

唐飛狡黠一笑,對木宇二人說道:「這個嘛,說起來真是不好意思!昨rì晚間,我見你二人尾隨我們的人出了城,不知你們的底細,這才先將你們這三名同伴抓住送來了這裡。不過二位放心,我們也僅是將他三人迷暈了,並無任何傷害。我這便帶你們前去相見!」

說罷,唐飛站起身做了個請的手勢。木宇和陸文峰聽罷,也只能相視苦笑!還好雙方是友非敵,否則豈不是滿盤皆輸了!

隨著唐飛和玄明出了木室,一行四人徑直朝一間不大的木屋走去!木宇放開神識,卻發現前面的木屋之中僅有一名中年男子,再無他人!

不過,在木屋的地板之下,卻是有著一條暗道直通山壁!木宇不禁心中暗自奇怪:難道這暗道的另一面還另有洞天不成?

思索間,四人已來到木屋前,屋前的兩名男子頓時躬身道:「舵主!舵主!」

唐飛點點頭,朗聲說道:「麒麟動,魔人劫,三界盛!」

話音一落,木屋的門「吱呀!」一聲便從裡面打開了。只見裡面的中年男子同樣躬身道:「見過舵主!」

唐飛點點頭,問道:「人都回來了嗎?」

中年男子頓時說道:「已回來多時了!」

唐飛點點頭,說道:「好,打開通道!」

「是!」隨著一聲答覆,木室中間的地面頓時開始下陷,很快便現出一條暗道出來。

唐飛有意試探一下木宇二人的膽量,一抬手,喊了一個「請」字!卻見木宇絲毫沒有猶豫,抬腳便走入洞中。陸文峰緊隨其後,也跟了下去!


唐飛見罷,不禁沖二人點點頭,流露出一副欽佩之sè!隨後與玄明一起也閃身進入洞中。後面的洞門頓時重新合攏,從表面上看,一點也看不出這裡竟然還有一條秘道來!

秘道中並不太暗,每隔十幾米便有一小塊熒石鑲嵌在洞頂之上,彷彿一串幽暗的頂燈一般將整條暗道蒙上了一層朦朧的sè彩!

行了約有五六百米,前面竟然是一條死胡同。但木宇在神識的探察下早已發現了其中的玄機!

只見唐飛閃身來到眾人前面,伸手將最後一枚熒石向上一按!頓時「嘩啦」一聲,眾人身後的地面突然裂開了一個小洞!


只見小洞方圓僅有兩米左右,黑洞洞的看不到底!玄明抬手拿出一支火把,點燃后首先跳了下去。木宇和陸文峰對此也並未流露出任何驚奇之sè,隨著玄明從容地跳了下去!

唐飛一直在觀察著木宇二人的神態,見二人處事不驚,一付從容應對的神情,不禁連連點頭,心中又多了幾分愛惜之心!

大概下落了近百米后,洞底又出現了一條平行的通道。不過,這次卻沒有了熒石的照明!玄明舉著火把在前面帶路,一行人又前行了三四百米終於來到了通道的盡頭!

只見通道盡頭是一處足有上百坪的巨大石室!石室中兩道人影聽見通道中的動靜后頓時喊道:「天地分三界!」

玄明朗聲回道:「麒麟踏中原!」

隨著唐飛一行四人走出暗道,石室中的兩名男子頓時躬身道:「恭迎舵主!」

「嗯!免禮!押來的一男兩女關在什麼地方?」

其中一名男子頓時回道:「回舵主,在36號!」

唐飛點點頭,帶著木宇眾人從容地走出了石室。

出了石室,眼前的景象頓時領木宇和陸文峰二人驚呆了!

只見石室是開鑿在半山腰處的。而在眾人的腳下卻是一片巨大的峽谷!峽谷中是一片原始森林,到處都是高大的參天巨樹!

遠處的山崖之上,一道瀑布飛流直下,在山谷中行成了一條蜿蜒的小河!一群群體形各異的飛鳥在半空中追逐嬉戲,交織出一派奇幻的世外風光!

再往空中看去,只見在山谷上空飄浮著一層厚厚的雲霧,將山谷與外界隔開。熾靈星的光芒透過雲霧,散下白蒙蒙的光彩!更增添了幾分山谷的奇幻sè彩!

唐飛看著木宇二人驚訝的神情,不禁問道:「怎麼樣?我這裡不錯吧?」

木宇頓時嘆道:「好一處世外桃園!我就說堂堂的冥界堂麒麟分舵不可能那麼寒酸,卻原來僅是個晃子而已!」

唐飛聽罷哈哈一笑,說道:「哈哈哈,好!喜歡就好!走吧,先去見見你們的三位朋友!」

說罷,唐飛順著石壁徑自飛入了空中。只見在整面石壁之上整齊在開鑿著無數的石洞。在石壁之上還有開鑿出來的通道與這些石洞相連。

此時,正有上百名年青人在石壁上練習著攀爬之術,看年歲應該都在十到二十歲之間!而在山谷深處的林中,還不時傳來打鬥之聲!透過林中的空隙,偶爾能夠看到三三兩兩的人影在練習著攻防之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