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跑到趙信身邊,她驚愕的發現。趙信一點事都沒有,霸氣的站在廣場中間冷冷的環顧四周,身上不時散發出一股王者之氣,就像那剛打完勝仗的將軍,他的周圍沒有一個人是站着的,翻了的警車,破碎的車窗,輪子還在不停地旋轉着,地上斷斷續續的**聲不時地傳來。

這… …這是!

愣了半響,蘇子倩一把拉過趙信的手,就向着遠處狂奔。

“砰!”一聲巨響,蘇子倩剛進家門把門摔得震天響,把自己往沙發上一摔,蕨着嘴喃喃道:“我的媽媽啊,我這一輩子就要完蛋了,能不能瑤瑤這麼折騰我啊!你們可憐可憐我把… …上帝啊!”

一秒!

二秒!

……

看到趙信還是傻呆呆的看着傢俱左右摸索,好像完全忘記了先前的事情。蘇子倩暴怒的魚躍一翻而起,大吼道:“啊… …你能不能不要那麼鎮定啊,事情是你弄出來的,你怎麼還是那麼一副我所謂的樣子?”

“你能不能安靜一點,什麼事都大驚小怪的。”趙信不耐煩的看了一眼蘇子倩。

“什麼?我大驚小怪?我… …我… …”我了半天,蘇子倩還是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她真的要抓狂了,大驚小怪?這人是要逆天了啊。

“你到底知不知道怎麼回事,前面死傷了那麼多警察,你以爲你能跑掉嗎?”蘇子倩一把拉住趙信的手,惡狠狠的說道。

“我知道,我只是正當防衛,不是我先動手的。”趙信一副看白癡的眼神看着蘇子倩。

“你,你還知道正當防衛?”蘇子倩眼睛瞪得老大,這人不是說他穿越過來的嗎?居然,居然還知道正當防衛?

“捏,哪裏不是寫着嗎?”隨着趙信的手指一看,電視正好轉播到中央新聞:

“現在華夏時間12:00整,今天早晨七點三十分左右,本臺記者接到消息,出現一身着古代鎧甲的人漫步在本市朝陽廣場,有羣衆懷疑是古裝演員,在本臺接到消息前,市110也接到報案電話,並派出大量警力維護次序,終於讓隱患消除,但是事故引發者情緒突然失控,神祕人在空手傷害若干警察後逃之夭夭… …在嫌疑人逃走的時候還砸壞了警車十幾輛,造成的經濟損失巨大… …

另外,本臺記者和過多的專家一同在面對現場考察了之後,給出了結論,此神祕人應該是外星來客,有幾點可以證明此人:第一,他刀槍不入,連子彈對付都沒任何作用;第二,他身手異常,據目擊者口述,從來沒見過此人的正臉,他行動起來猶如風一樣的快,只能看到一道影子,專家認爲,他本沒有惡意,也可能不太瞭解地球的壞境,在警方不明就理的情況下突起傷人,應該是爲了保護自己,在地球屬於正當防衛,現在本臺提醒各位觀衆,此嫌疑人是極端危險人物,如果發現線索請撥打110或者本臺電話號碼,請勿私自行動… …本臺還表示對於外星來客,地球人明永遠都是歡迎的… …”

蘇子倩愣愣的看着電視,她要哭了,要抓狂了,難道是世界末日了嗎?怎麼整個世界都瘋了?怎麼自己搶車的事不報道,爲什麼這個瘋子打死打傷那麼多警察是屬於正當防衛?還是外星人入侵地球?瘋了,這世界要瘋了。

“嗯,挺好玩的,我越來越喜歡這個世界了,和那邊一樣,隨意看不順眼可以吧人幹掉,看來下次有得玩了!”趙信看起來挺開心的,終於找到了和瓦羅蘭大陸的的“共同點”。

這一刻,蘇子倩才清楚的認識到,趙信,要逆天了!

在一段時間內,金江市沸騰了,居然有外星人,還活生生的出現在人的視野,也有人多羣衆和科學界的一同嚴厲抗議和指責警察局:對待外星來客居然動用武力,還上升到了世界高度,萬一外來客誤會到地球不容忍他們的存在,發難起來攻打地球,就是警察局的責任。警局和一些高層是有苦難言啊,只能打落牙齒往肚子裏吞。這都是後話了… …

“你… …你真的是外形來的。”蘇子倩驚恐地指着趙信。

“什麼外星,我是瓦羅蘭大陸的勇士。”趙信一瞪眼,解釋道。

“好吧,好吧,你是勇士,是無敵的戰士,可是你能告訴我,你來地球做什麼嗎?你接下來要去哪裏?”蘇子倩無奈的恭維到,最後一句纔是重點,不可能要自己服侍這個白癡一輩子吧,姑娘還沒嫁人呢。

“我也不知道爲什麼來到這裏,我告訴過你,一陣白光,我就跑這裏來了,還有,我妹地方可以去,這裏的一切都與我都是那麼的陌生,我就住在你這裏了。”趙信好像是在說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聽到這個瘋子要和自己住,還那麼的理直氣壯,蘇子倩有用掐死他的衝動,礙於武力不是對手,只能強忍下。

“不行,你不能住這裏,我,我還沒結婚,怎麼可能要一個男人住我房間裏呢。”終於想到了一個藉口趕走趙信,蘇子倩還沒來得及高興。

“哦,不讓我住啊,那我接着去殺人,反正你們自己都說了,我是正當防衛。” 至尊逍遙仙

“你… …你在出去殺人你就是被抓的。”蘇子倩急忙解釋道。

“哦,誰能抓住我?那些廢物?再說,我是外星來客。”趙信白了蘇子倩一眼,轉身就要出門。

“停… …你住這裏吧。”看到趙信真要出門,蘇子倩剛穩定下來的決心崩潰了,要是他出了什麼事,自己也脫不了干係。

“我就知道你會答應。”趙信奸詐的笑了笑。

“天啊,這真的是穿越過來的嗎?怎麼那麼奸詐!”蘇子倩徹底崩潰了。


趙信一屁股做到沙發邊摸了一下道:“恩!這是什麼?手感真好,人皮做的嗎?挺舒服的。” 戰流 ,趙信問道。

蘇子倩聽到趙信對沙發的描敘後一愣,聽到後面一句話又差點吐血,人皮做的?虧他說得出來,可是自己越看這個沙發的皮越像人皮,這個沙發本來就是動物的皮做的,身上一陣惡寒:“用你的皮做的,趕快去洗澡,也不知道多少百年沒洗澡了。”

“洗澡?什麼洗澡?”趙信摸着長長的馬尾,疑惑的道。

“天啊,老天是故意懲罰我的嗎?爲什麼我好像是做了媽媽的感覺,他怎麼什麼都不會啊。他不是長那麼大沒洗過澡吧?”忍着心裏的厭惡,蘇子倩彷彿聞到了趙信身上傳來的陣陣臭氣,掩着鼻子對趙信咆哮道:“趕快給我去洗澡,馬上,廁所就在你右手邊的第一個門!”

Ps:(這裏解釋一下,有很多人都說,主角太過白癡了,什麼都不會,還有劇情拖得太慢,可是你想啊,一個網絡人物的穿越,玩過英雄聯盟的都應該知道,裏面除了對戰就是對戰,所有,很多主角常識都不會知道的,在主角的潛意識裏之知道對戰而無法無天,不過這也是爲了以後做的鋪墊,認真慢慢看吧,不要說我騙字數,這是必須要說的!抱歉!)

看到蘇子倩咆哮的樣子,趙信打了個冷顫:“我隱約記得好像誰和我說過,暴怒的女人是隻獅子!”

“你去死吧!”蘇子倩隨手抓起一個靠枕朝趙信丟去,“砰!”只砸到洗手間大門。

趙信看着鏡子中那張蒼白略顯滄桑的臉。

一切好像在夢中!

如果不是有鎧甲和復活玉石,趙信絕對會懷疑自己是得了精神分裂症的現代人。

戰鬥前的熱血烽煙好像就在昨天,那知道白光一閃歷自己就到了這個陌生而具有高科技的世界。


鏡子中那張蒼白的臉閃過一絲猙獰……

摸着蘇子倩口說所說的水龍頭,這個應該是出水的地方吧,可是左摸摸右摸摸還是不知道怎麼打開,大手一使勁,整個水龍頭斷成了兩截,沖天的水柱撲面而來。

“哦,原來誰是這樣打開的,不就是機關嗎,可是那小妞怎麼又那麼大力氣去開這個玩意,真是奇怪。”脫下鎧甲,趙信站在水中由着清涼的水沖洗着自己的身體,那強壯有力的肌肉在水的沖洗下看起來更加的具有侵略性。

客廳外。

蘇子倩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一切好像是在夢中,一個身穿古代鎧甲的人突然把自己的車子撞翻,接着鬧出了一件驚天動地的新聞,接着還要威脅着自己住進家裏,這一切都是那麼的不可思議… …

“咦?去哪裏要那麼多的水?”正在沉思中的蘇子倩被一陣清涼的感覺驚醒過來,看着泡在水裏的腳,蘇子倩驚訝道。

左右看了看,門口處的拖鞋已經在水上漂浮了起來,正再悠哉的漂浮着。慢慢順着風流的方向一看。

“呀,呀… …”蘇子倩抓着頭髮驚叫道。“該死的”趟着水,蘇子倩一把來開洗手間的大。

“你怎麼搞的,你想把家裏給淹了嗎?”蘇子倩像頭髮狂的獅子在咆哮着。

“不是你叫我洗澡的?”趙信驚訝的看着蘇子倩。

“我叫你洗澡不是叫你水淹家裏。”懶得和趙信這個白癡爭辯,一把抓過趙信從水裏拉了出來,把他狠狠的推出洗手間門口,“出去,你給我出去!”

“呀!”剛出到客廳,蘇子倩雙手捂着眼睛又是一聲大叫。

“你叫魂啊叫。”趙信霍的一下站了起來,就要打昏蘇子倩,他的神經是夠大的,可是一天被這樣狼嚎鬼叫的嚇唬幾次,自己也快成神經病了。

因爲趙信霍的一下站起來,下身那個小趙信還在一搖一擺的,蘇子倩小臉通紅的道:

“別,別打我,你,你這個流氓,色狼,你爲什麼不穿衣服。”看到趙信明明不穿衣服的對着自己耍流氓,還要打自己,蘇子倩心裏那個委屈啊,眼;淚啪啪啪的就直往下掉。

“哦?我沒衣服穿,大男人不拘小節,驚訝什麼。”趙信低頭看了一下,不就是沒出衣服嘛?大驚小怪,沒看到就九尾妖狐的樣子,有時候還穿着透明衣服到處轉。

用手在沙發上一扯,沙發的整塊皮都扯了出來,簡單的圍在了自己的身上,趙信道:“這樣總行了吧,在叫我就把你打昏了。”

“你… …”蘇子倩本來又想要大叫,可想起趙信威脅的話,又把話吞進肚子,忍着怒氣咬牙切齒的道:“我的,我的真皮沙發,我的一萬大洋啊,你,你就這樣… …我看你今晚睡哪裏!”指着趙信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還說不是真皮,我就感覺這個皮是人皮的,還說不是,現在你自己說漏嘴了吧!還有,你居然要我睡人皮做的沙發?雖然我一身殺人無數,可是我沒你那麼殘忍,我前面洗澡的時候路過了一個房間,看到哪裏有張大牀,我就睡那裏了。”趙信非常有理的看了蘇子倩一眼。 聽到趙信居然大言不慚的要霸佔自己的小窩,蘇子倩哪裏肯罷休。

“那,那是我的房間,你怎麼可以睡哪裏。”蘇子倩大叫。


“我是外星來客,我是客人!”說罷,趙信頭也不回的就回房間睡覺去了。

“你還知道你是客人,有這樣的客人嘛,破壞了水龍頭,又撕壞了沙發,現在又要搶了我的地盤,你,你是禽獸!”用力拍打着房間門,蘇子倩怒道。可不論她怎麼敲打,趙信卻是甩都不甩她。

“媽媽啊,爲什麼要這樣對待我,該死,該死的。”看着破破爛爛的沙發,蘇子倩欲哭無淚,可是不睡這裏還要睡哪兒?自己有沒有任何朋友,難道要到同事家裏?讓別人知道自己家裏有個美男?雖然身材不錯?

躺在破爛的沙發上,想着今天發生的太多事情,太多的莫名其妙的事,蘇子倩懷疑自己一定是上輩子做了什麼孽,所有上天派來趙信懲罰她,天啊,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才能過去啊,想着想着,不知不覺中,蘇子倩沉沉的睡了過去。

清晨一大早。

蘇子倩把靠枕蓋在臉上,左右翻滾着,該死的,這傢伙居然一大早起來看電視,還可惡的坐在自己的前面。

一個鯉魚打挺,蘇子倩跳了起來:“王八蛋,你還讓不讓人睡覺啊,你到底是不是穿越過來的,居然還知道看電視!”

“呃,我看了說明書,你真以爲我那麼笨?”趙信指着丟在桌子上亂七八糟的各種產品說明書,用看白癡的眼神看着蘇子倩。

“好吧,我被你打敗了。”算了算了,本小女子怎麼可能和神經病一般見識,蘇子倩拍着胸口安慰自己。

“對了,你給我去買兩件衣服。”趙信拿起桌子上的蘋果咬了一口。

“沒錢!”蘇子倩沒好氣的道。

“我知道你有錢,昨天我看過你的存摺。”趙信壞壞的笑了一下,完全沒有做錯事的覺悟。

“你,你怎麼可以偷看別人的存摺,你是強盜啊!”蘇子倩一驚,自己帶回的是什麼人啊。

“哦,誰叫你放在枕頭下面,我就隨意的看了一眼,沒想到居然寫着一大串的零啊,真不簡單。”趙信很是興奮。

“那是我的私人存款… …”

“不要買的太多。”

“哪裏是我結婚用的。”

“不要買太貴,就是你衣櫃裏穿的那種就是了。”

“什麼?那樣的衣服是絕版貨,要十萬一件啊,你要我買兩件?去死吧!”

兩人一言一語,說着完全打不着邊的話。

“不然我就殺人!”

“好吧,我知道了!”每次一聽到趙信這樣威脅,蘇子倩之覺得渾身的力氣好像一下子被抽了個精光,如果是別人說要殺人,蘇子倩只會說神經病,可是趙信這個瘋子不同,他真的會殺人的。

“我不和你說,我要進去化妝了。”如果在說下去,蘇子倩可能會瘋。

“停,哪裏是我的禁區,你不能進去。”看到蘇子倩要走向自己昨晚睡過的房間,趙信攔在了她的面前。


“什麼你的禁區?那是我的房間,我給你睡一晚就不錯了,不要那麼得寸進尺!”蘇子倩只感覺自己這輩子都沒這兩天發的火多。

“現在是我的了,不然我就出去殺人。”趙信無所謂的道了一句。

“你,你狠!”咬了咬牙,蘇子倩拿起桌子上的包包甩門而去。

“記得買衣服,還有帶吃的回來!”不知死活的趙信喊了一句。

… …

寬大的辦公室裏,兩個美女在互相調笑着。

“怎麼了,我們的大美女好像有什麼不開心的?”王玲看着蘇子倩一直在鬱悶的揉捏着鋼筆忍不住調笑道。

“別提了,你看我的黑眼圈都重死了,造孽啊!”一想起家裏的那個王八蛋,蘇子倩一陣咬牙切齒。

“怎麼了?和你家那位吵架了?”王玲關心的問道。

“早就分手了,不提他,提了就煩惱。”蘇子倩鬱悶的道。

“分手了?真的啊?你捨得啊?你男朋友林常生可是學校裏出了名的帥哥,家裏還是很有錢的,不過聽說他很是花心,分就分吧。”王林安慰道。

“帥哥沒有一個是好人,都是王八蛋。”蘇子倩又不自覺的想起了趙信,那傢伙好像也是很帥氣啊,這輩子都沒見到過那麼帥氣的男人,比那些明星什麼的都帥的太多了。

“可學校裏也有很多男老師啊,都是很喜歡你的,要不?選一個?不過我看你的樣子好像是被人欺負吧?要不,我幫你找兩個人教訓下他?”王玲拍着胸口大聲的承諾道,她是學校的數學老師,可是她的家世也不簡單,家裏都是混黑社會的,所以久而久之自身也養成一副大姐大的摸樣,她的學生都叫她——黑大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