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郭霜剛才字裏行間中都透露著對他的關懷,他總不能強迫她帶自己去地府。

「其實,也未必非要去地府的。」

就在這時,獃頭獃腦的郭雪又是語出驚人。

趙信猛然回頭,眼中堆滿了不解。

「何意?」

「你,不是想要將你朋友的魂魄奪回來,讓他們還陽么?」郭雪凝聲道,「問題是,你就算是奪回魂魄,你有能力為他們添加陽壽么?」

「添陽壽絕不是問題。」

「不,我得提前跟你說,雖然我和郭霜掌握著生死簿,可是我們倆不能替你的朋友增添陽壽。這不是靈石的問題,你就算給我們再多,我們也不能這樣做。」

「為什麼?」

明明,不久前他還從郭霜和郭雪那裏替他的下屬買了不少魂魄還魂,現在怎麼突然間就不能買了。

「生死有命,我們給死者添陽壽本就是逆天之舉,做多了是要遭報應的。」郭雪凝聲低語,「而且,周期太短,我們倆不久前才做了添陽的事情,現在再做多半是要被發現,你總不能讓我們倆再死一回吧。」

「我可以不買陽壽。」趙信斬釘截鐵的回答,「我有其他途徑為他們添加壽元。」

蟠桃!

之前柳言還陽之時,就不是用生死簿,而是從大聖那兒得到的蟠桃,又從太上老君那裏得到的九轉還魂丹。

以趙信現在的身份,他想要再得到這些輕而易舉。

九轉還魂丹不用多說。

太上老君那裏應該不敢不給他,要知道,之前這位老爺子可是被劈了一雷,現在看到趙信就跟耗子碰到貓兒似的。

蟠桃?

那就更不用擔心了。

王母娘娘現在可是他的好姐姐!

「嗯,如果你真有為他們添壽還魂的途徑,那我就不攔着你了。」郭雪聳了聳肩道,「就是,你想要奪回他們的魂魄怕是也不容易。」

「怎麼說?」

「你得走一趟黃泉路。」

「黃泉路?」

「對的。」郭雪微微點頭,道,「其實,任何魂魄在進到地府時,都需要到孟婆那裏喝上一碗孟婆湯,再走一趟黃泉路。」

「我去!」

趙信哪怕是想都沒有多想就應了下來。

「你不要着急,我還沒有說完。」郭雪輕吐了口氣道,「你想要去黃泉路沒那麼容易的,活人……是不可以踏入黃泉的。你如果想要進黃泉路,就必須要過孟婆那一關,我不認為你能夠斗得過孟婆。」

「讓我去!」

哪怕郭雪將話說到這種地步,趙信依舊沒有半點遲疑。

「不管多困難,我都必須要去。」

「我就知道,你肯定是會去的。」郭雪笑吟吟的眯着眼眸,旋即伸出小手搓了搓,「嘿嘿,我們總不能白帶你去吧,私自帶人去奈何橋可是重罪,我和我妹妹也承擔着很大的風險。」

「一千萬,查收!」

沒有多語的廢話,趙信話音剛落,郭霜那裏就叮咚一響。當她取出通訊器,點開屏幕,就看到上面赫然是一千萬靈石的轉賬。

「夠么?」

「夠……夠……夠了吧?」郭霜的眼睛都在往外冒光,郭雪也點了點頭,「夠了,一千萬靈石,好闊綽啊。」

「夠了就好。」

旋即,就看到趙信眯着眼眸凝聲低語。

「帶我去,奈何橋!」 「你個板板!」

「想要殺道爺我,還想要讓我交出聖物?」

「你以為道爺會傻到伸出脖子讓你宰割嗎?」

茅十八被氣樂了,他抬手指著對面黑牛破口大罵。

再看黑牛,看茅十八那副死到臨頭還在趁口舌之快,氣的他咬牙切齒,緊皺右手狼牙棒。

颼!

沒有出生,黑牛右手狼牙棒突然飛出,化為一道黑光直奔茅十八。

茅十八神色大變,雙手結印,念力凝聚一道符文擋在自己面前。

轟……!

黑牛的狼牙棒,狠狠撞在茅十八面前的符文上面,將符文撞爆碎開來。

噗!

隨著符文爆碎,茅十八卻口吐鮮血連連倒退數步。

雷凌瞳孔微凝。

黑牛的實力很強,絕對不弱於大祭司祁羅。

「怎麼辦?」

「這個黑牛力氣很大,若我跟花雲毅還可以纏住他,但還有一個該死的祁羅呢?」

受傷的茅十八,得知自己不是黑牛的對手,他臉色陰沉,低聲向一旁雷凌尋求解決的辦法。

因為,眼下雷凌還抱著花小蕊,根本就無法進入正常戰鬥狀態,單以他茅十八跟花雲毅,當然不可能是黑牛與祁羅的對手。

花雲毅心裡也是急切。

如今大敵當前,又沒有退路,他們也不能坐以待斃,可雷凌還要顧忌自己妹妹的安全。

雷凌臉色陰冷無比。

看著懷裡的花小蕊,讓他也是左右為難。

「黑牛,你對付抱著六陰女那個傢伙,剩下的兩個交給我來解決。」

大祭司祁羅,看得出對面雷凌有所顧忌,但他又何嘗不是?

所以,他率先與黑牛分工好,不等黑牛開口,自己先發制人,直接沖向茅十八與花雲毅二人。

「他奶奶的!」

茅十八氣急敗壞,看祁羅主動出手,他也不甘示弱,抬手就是一板磚迎頭而上。

花雲毅咬了咬牙,看向雷凌一眼說道:「你要小心!等我們解決了祁羅,就來幫你!」

說完,花雲毅全身烈焰暴發,他直接進入暴走狀態,化為火人沖向對面祁羅便火力全開。

轟……!

茅十八、花雲毅二人聯手,居然可以讓大祭司祁羅無力招架。

那是因為,祁羅身上有傷,根本無法發揮正常的實力,這才導致祁羅力不從心,居然被茅十八與花雲毅追著打。

酋長黑牛,臉色陰晴不定,大祭司祁羅突然變得這麼弱不禁風,這不由引起他的好奇。

不過,黑牛還有他要對付的人。

收回目光,黑牛看向對面抱著六陰女的雷凌,咬了咬牙,突然跨步上前,雙手緊握狼牙棒,掄起就朝雷凌迎面而來。

雷凌神情冷漠,抱著花小蕊的他,突然一個閃現消失。

轟!

黑牛一擊落空,砸在地面上。

可為等黑牛察覺,雷凌瞬間出現在他的近前。

嘭!

雷凌迅速施展一個迴旋踢,踹在了黑牛的胸口。

「哇……噗!」

黑牛猝不及防,被雷凌一腳踹的吐血橫飛。

噗通!

雷凌重重摔落在地。

趴在地上的黑牛,臉色倏然鐵青。

他此刻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大祭司會把面前雷凌交給他收拾。

原來,在雷凌三人中,雷凌的實力是最強的。

就在黑牛剛要站起身來,雷凌徒然跨步而來。

黑牛見到,神色一凝,體內衝出一股黑氣,化為一頭氂牛,猛然撞向對面的雷凌。

雷凌臉色大變,在他面前凝聚一道空氣牆,抵擋氂牛撞擊。

嘭!

可氂牛的角太過鋒利,一下子便撞破空氣牆,勢如破竹朝雷凌衝來。

由於雷凌懷裡抱著花小蕊,避免花小蕊受傷,雷凌第一反應便是轉身背對撞來的氂牛。

噗……!

氂牛的角瞬間穿透雷凌的後背,隨後只見氂牛化為黑氣,順著雷凌背後血口進入他的體內。

「啊……!」雷凌劇痛慘叫出聲,邪惡的黑氣在他體內四處亂撞,導致雷凌身體快要被爆了。

正在與祁羅交手的花雲毅、茅十八二人,看雷凌受傷慘叫,二人急忙掉頭前去幫忙。

「哪裡跑!」

大祭司祁羅,看茅十八與花雲毅想要救人,他反而趁機反超,單手揮動法杖,一頭黑色魯莽憑空出現,直直接將他們二人攔截。

噗通!

重傷的雷凌單膝跪地,但就算這樣他仍舊抱著花小蕊。

他口中流血,嘀嗒嘀嗒的掉落在花小蕊的臉上。

可能是心有靈犀,昏迷的花小蕊,感受到了雷凌危險,在此刻她竟然蘇醒了?

在花小蕊緩緩睜開雙眼,看到雷凌口中流血,面色蒼白的樣子瞬間,她面露緊張的樣子。

可就在此時,對面黑牛突然揮動著狼牙棒,猛然朝雷凌的頭砸來。

就是這瞬間,正好被蘇醒的花小蕊看到。

「不……!」

看著雷凌生死之際,被雷凌抱在懷裡的花小蕊突然尖叫出聲,與此同時她的雙目赤紅,臉上的彼岸花竟然再次出現。

轟……!

千鈞一髮之際,花小蕊體沒修羅意志瞬間蘇醒,伴隨著花小蕊超強的反應,她體沒迸發一股強大的血煞力量。

噗……!

揮動狼牙棒而下的黑牛,突然被花小蕊體內力量震的吐血橫飛。

而雷凌,感受到花小蕊體內血煞氣息,他瞳孔睜大,他見到封印在花小蕊體內的金針,竟然被這股力量逼出了體外。

未等雷凌反應過來,他懷裡的花小蕊突然消失不見。

而趴在地上的黑牛,他重傷不輕,此時吃力的想要起身時,化身為羅剎的花小蕊憑空出現。

黑牛瞳孔睜大,剛要做出反應,只見花小蕊伸手小手,直了掐住了黑牛的脖子。

黑牛想要反抗,可是此時的花小蕊力量極強,單手輕鬆將黑牛舉過頭頂。

「你……王救我!」

落入花小蕊手中的黑牛,感受到了死亡威脅,他利用最後一口氣,在呼喚他苗蠻部落的王。

「妹妹?!」

遠處,正在與祁羅交手的花雲毅,突然看到自己妹妹,單手掐住黑牛的脖子時,他不敢相信這是自己的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