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因爲,觀主找到了預言中的救星,也就是你。”

“我?”

“兩個世界截然不同的走勢,其轉折點,就出在你的身上啊。當年,隕石墜落之後,觀主曾下山尋找預言之子,未果。歸來後,連着說了3聲可惜,然後啓動了護觀大陣,留下凌魂劍和崆峒印後飄然離去。”

“連說3聲可惜?”

“爲沒有尋得預言之子而可惜,爲沒有尋得繼承她衣鉢的徒弟而可惜,爲沒有給這個世界留下一線生機而可惜。”

“一線生機?什麼意思?”

“凌魂道人的預言你應該聽過吧,世界的生死存亡,關鍵就在這個救星上。沒有尋得救星,這個世界有極大的可能,會在不久的將來迎來末日。”

“世界末日什麼的,太玄乎了吧。”

“風水大師也許會騙你十年八年,可這預言乃出自凌魂道人啊,咋們的開山祖師爺啊,祖師爺會騙自己的徒子徒孫嗎?”

“那倒不會。”

“也許是命運使然吧,你意外的到來,或許會給這個世界帶來一線生機也說不定。”

“我?”

“嗯。”

“拯救世界?”

“嗯。”

“這麼說來,我現在是兩個世界的救世主了?”

“對的。”


“可我沒有答應要拯救你們的世界啊。”

“嘿嘿,你可以選擇對這個世界見死不救的,如果你的良心不會痛的話。”

“額…可我現在還不能自由穿梭於兩個世界啊,你沒看到我都是派的分身過來嗎?兩手空空的,怎麼拯救世界啊?”

“裝備方面你不需要擔心,觀主臨走前,把凌魂劍和崆峒印都託付給我,讓我代爲保管。來,給你,加油噢,拯救世界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我…”

就在我接過凌魂劍和崆峒印的時候,兩件物品忽然發出來耀眼的光芒,同時鑽進了我的身體裏。然後在另一個世界的我就被扯過來了,兩個我和大長老大眼瞪小眼,場面十分尷尬。

“果然不出我所料。”

“這是什麼情況?我怎麼過來了?”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現在只要一個念頭,就能在這兩個世界自由穿梭了。”

“真的假的,你別忽悠我啊。”

“你連你大長老都不相信了現在,啊,我的心啊,好痛啊。”

“論演技,我只服您,好吧,我試一下。”

我解除了分身術,慢慢閉上雙眼,仔細感受着另一個世界,忽然綠芒一閃,我消失在原地。

胡老爺子看着忽然消失,又忽然出現的我,嚇了一跳。

“老闆,這什麼情況?”

“不用擔心,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我先去處理一些事,晚點回來再和您慢慢聊。”

說罷,嗖的一聲,又消失在原地。

“現在你信了吧。”

“信了,這是爲什麼呢?”

“你本來並不屬於這個世界,在吸收了凌魂劍和崆峒印後,就是我們世界的人了。現在的你,同時屬於這兩個世界,在自己的世界裏自由穿梭,這不是很正常的事嗎?”

“可我爲什麼會自動吸收這個世界的凌魂劍和崆峒印呢?”

“想必在你的世界裏,你雖然未能完全掌握兩樣靈寶,但它們已經認你爲主了。當這個世界的兩件靈寶接觸到你身體後,就相當於是物歸原主,通過你的身體和另一個世界的兩件靈寶發生了融合。”


“我怎麼感覺兩件靈寶變得和以往有點不一樣了?”

“因爲兩件靈寶匯聚了兩個小世界的氣運。”

“氣運?”

“氣運看不見,摸不着,具體有什麼用,我也不知道。”

“這…不是說了等於白說嗎?”

“不,起碼我解釋了,這是因爲氣運的變化而產生的變化,氣運的箇中奧妙就讓你自己去探索吧。”

“我好像發現自己不光身邊美女如雲,還逢賭必贏,這算不算是氣運的作用?”

“你那叫狗史運,不叫氣運。”

“那這個氣運是不是和小世界、小千世界、大世界有關?”

“你告訴我,何謂小世界、小千世界和大世界?”

“這三種世界的定義來自佛家學說,小世界就是3維空間,包含了整個3維宇宙;小千只是概述,實則表示全部,所有的小世界組成了小千世界,是4維空間;所有的小千世界組成了大世界,包含現在、過去、未來所有的世界。”

“沒錯,你的氣運之強,強到什麼程度呢?當年觀主下山之所以找不到預言之子,是因爲大世界之內,就只有一個你。一個你,承載着大世界裏的所有的你,這就是你的氣運,強到沒朋友。”

“可這對我起了什麼實質上的作用嗎?”

“目前看來,唯一的好處就是,你可以自由穿梭於每一個時空,不需要擔心碰到另一個世界的自己,從而產生時空錯亂。”

“那爲什麼兩個崆峒印接觸後不會產生時空錯亂呢?”

“區別就在於靈魂,你應該知道,人死後,靈魂的歸屬只有4種結果:進入地魂池,進入天魂池,苟存於人世,消散於天地間。靈魂始終歸它誕生的那個小世界管,當兩個來自不同小世界的靈魂相遇的時候,就會開始同化,那麼問題來了,這個同化之後的靈魂歸哪個世界管?這就是時空錯亂的根本原因了。”

“這個法則是否可以理解爲:同一個小世界裏,不能同時存在兩樣一模一樣的人事物?”

“可以這麼理解。”

“如果我把這個世界的三長老帶過去我們世界的話,會發生時空錯亂嗎?”

“不會,但要把三長老帶過去你們世界,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爲什麼?”

“因爲三長老並不屬於你們小世界,在往返兩個世界的時候,會遭到你們小世界強烈的排斥,甚至會有生命危險。”

“那爲什麼我來你們這裏的時候,一點排斥感都沒有呢?”

“這個…可能跟你的氣運有關吧,也可能是這個小世界非常歡迎你的到來也說不定,反正你是個例外。”


“就這還有區別對待的啊?”

“當然有啊,如果這個世界喜歡你,你就可以在這個世界裏平步青雲、呼風喚雨,反之,你在這個世界將寸步難行、多災多難。”

“既然這個世界這麼喜歡我,那我將來渡劫的時候,豈不是可以跑到這邊渡?說不定它一高興,給我來一道220V的電流就讓渡劫成功了哈哈。”

“你這個想法是很危險的,修道之人,怎能投機取巧、避重就輕呢?這就是你的道?”

“偉兒知錯。”

“求道,往往比的不是天資,而是道心,成功是永遠沒有捷徑的。”

“謹記大長老教誨。”

“另一個世界的我肯定不會特意挑你的毛病,因爲你實在是太優秀了,對你的寵溺早已突破天際了。但我不一樣,我可不管你優不優秀,有錯,就得說。”

“是的,大長老。”

“還有,你這…”

凌魂殿內,大長老說,我聽,不知不覺天就黑了。

“今天就到這兒吧,我剛纔說的,你都記清楚了吧。”

“謹記於心。”


“回你的世界去吧。”

“嗯,那個…”

“有什麼就說,別婆婆媽媽的。”

“我以後還可以來找您聊天嗎?”

“你說呢?”

“嘿嘿,拜拜,大長老。”

“臭小子。”

回到實驗室的我,和胡途、馬亥開始就時光機的種種問題展開了深入的討論,直到11點左右才離去。在我回家途中,居然遭到了久違的刺殺,還是熟人乾的。

“上次算你命大,這次,你死定了。”

“喂喂,這話應該我來說吧,上次要不是你跑得快,不死也殘啊。”


“廢話少說,納命來,火中取栗!”

“這些虛有其表的技能,嚇唬誰呢?直接放大招吧你。”

“好,我就讓你看看我這段時間苦修的成果,炎火焚天!”

話畢,刺客化身爲火,與周圍滔天大火融爲一體,撲向了我。感受着撲面而來的熾熱感,我淡定一笑,體內魄力、異能力一同釋放,撲向大火。

“誠然,二次覺醒的你,很強。可惜,你只顧着苦修,卻不關注國際賽事。我在武道會上毆打異能者的比賽,你肯定沒看吧,你對力量真的是一無所知啊少年。”

話音剛落,熾熱感消失,一個蒙面黑衣人被我的魄力裹住,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你…怎麼可能…這麼強?”

“你以爲只有你會變強嗎?說吧,誰派你來的?”

“我是刺客聯盟的殺手。”

“這樣子啊,你在這裏等我一下,我去去就回。”

“喂…你什麼意思?別走啊…”

不一會兒,我回來了,乾坤袋裏吐出了十幾個來歷不明的人。

“你們給我聽好了,我不管你們什麼身份,以後不許出現在我和我女朋友們的身邊。做錯事,就得接受懲罰,就給你們一個小小的教訓吧,以後要做個乖寶寶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