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不是。”老者輕道。

“那,會是誰?”李少雄也猜不透,誰能有權利,坐到一號貴賓室。

“不管他是誰,等下結束了,我們拜訪一下。”李援朝說道。

而在其他的貴賓室裏,都在討論着究竟是誰。誰能有權利坐一號貴賓室,他這樣喊價的目的又是什麼。

貴賓室裏面的人在討論,樓下面的客人也在交頭接耳,都在討論,這是哪個大家族。拍賣居然一時無人叫價。

“一億第一次”

“一億第二次”

拍賣師已經激動的說話有些顫抖了。

“一億第三次”拍賣師激動的喊道。“恭喜一號貴賓室的客人拍得夜明珠。”

結果就是這麼戲劇,三大家族,加上六個很有威望的二流家族,竟然都沒有再出價。而秦少傑,也目瞪口呆。

我靠,這是鬧的什麼?這就成交了?秦賀那貨不說好多大家族都志在必得嗎?我隨便喊了個價錢,就成交了?

其實是秦少傑不懂這其中的道道。

貴賓室裏坐着的,都不是普通人。對這顆夜明珠,都是同樣的態度。因爲,他們都不相信,這是秦皇賜給擁有者祖上的。兩千多個春秋,又有多少戰亂?除了埋在土下的,能保存這麼完整嗎?就算是埋起來的,也不見得安全。

當年的清東陵被盜,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就連慈禧老佛爺口裏含的那顆夜明珠,都沒能逃脫。

這些大家族的人,哪個不是老狐狸級別的人物?怎麼會不明白這顆夜明珠的含義。買回去,只是要找人研究,證實他們的想法,或者,能發掘出秦皇的陵墓。那對一個大家族來說,是很具有歷史意義的事情,也可以讓家族提高到另一個層次。

而現在,一號貴賓室的這位,突然這樣喊價,讓他們都有些由於。

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豪門深似海,一切皆利益。


三大家族互相牽制,不可能幹出這樣的事情來,這樣,無疑是惹火上身。而其他的二流家族,沒膽量幹出這樣的事情來,公平競爭沒問題,這樣的喊價方式,明顯是在跟其他人示威的舉動。三大家族幹不出來這樣的事,那就是另有其人,而敢這麼幹,又坐在一號貴賓室的,背景也不淺,至少跟三大家族是一個層面的。所以,所有人都放棄了繼續叫價。

也幸好秦少傑不明白這其中的道道,要不,跪地喊冤不可。

自己只是一個學生,要說背景,頂多算半個國安局特別行動處的人。半年前還是個宅男呢,有個屁的背景。

不過這也怪不得這些大家族。他們長期生活在這個層面,身份不懂,思考的方式也不同。所以,才造成這樣的場面。

秦少傑直接在包房的電腦上刷了卡,也填寫了國安局的地址。這樣就算到手了。而夜明珠,拍賣行自然會送到地方。這樣也既保密,也安全。

而另外一邊,站在後臺樑軍,差點沒興奮的暈過去。 一億啊,自己什麼時候見過這麼多錢,就是做夢,都沒見過。這次是發達了。

“砰砰砰。”秦少傑包房的門被敲響了。

“進來。”秦少傑說道。

只見一個侍者模樣的人,但是顯然比看門的高級,西裝領帶的。

“先生,這是您的票據,收貨的時候,只要出示票據就行了。”說着,恭敬的把票據雙手送到秦少傑手裏。

“另外,二號包廂的貴賓希望您能過府一敘”侍者說道。

“二號包廂?誰啊?找我幹嗎?”秦少傑疑惑的問道。自己誰也不認識,找自己能幹嗎。

“回您話,是京華李家。這是地址。”說完,把一張卡片遞給秦少傑,便告退走了出去。


“李家?幹嗎的,要找我幹嗎?”秦少傑自言自語道。

“師姐,你說,去,還是不去呢?”秦少傑看着凌芳問道。


“我不知道,這些事情,我都不懂的,你做主就好了。”凌芳答道。

孃的,我這師姐越來越有夫唱婦隨的感覺了。秦少傑看着凌芳絕美的容顏,竟是一時失了神。 拍賣會就好像一場鬧劇,秦少傑本來以爲會以極高的價格才能拿下夜明珠,可沒想到,卻這麼輕鬆就拿下了。


至於什麼李家,秦少傑根本沒放在心上,管你什麼李家,張家的,我又不認識,無緣無故的請我,一定有目的。

“我們回家嗎?”出租車上,凌芳看着秦少傑詢問道。

“不回,先去一趟秦賀哪裏,把卡給他再說。”

出租車七繞八繞了快一個小時,纔到了朝陽區一個不起眼的三層辦公樓下。秦少傑看着計價器上那鮮紅的大字,肉疼的厲害,隨後轉念一想,好在沒堵車,不然計價器比石油價格漲的還要快。

打量着眼前的三層小樓,門口的牌子上寫着,朝陽區婦女協會。再看看門口站崗的武警,秦少傑覺得無比滑稽,婦女協會?門口還站倆武警幹嗎?保護孕婦嗎?現在女人的地位真是越來越高了。

“請出示證件。”

秦少傑剛準備跟凌芳從大門而入,卻被門口的武警攔了下來。索要證件。

“哦,給。”秦少傑說着,掏出身份證,遞了過去。

“嗯?”武警也愣了一下,身份證?我是要工作證。

“請問,您有什麼事情嗎?”武警看着秦少傑問道。

“可不有事情麼,沒事情我來這地方幹嗎?”秦少傑指着門口的的婦女協會牌子笑道。

“請問您找誰。”武警繼續詢問道。

“秦賀。”

“秦賀?”武警愣了下,想了一會,纔想起來,秦賀不是國安局特別行動處的處長嗎?這小子看着不大,看身份證上,也是姓秦,會不會是一家的?不過又一想,不對,秦處長也才三十五歲不到,哪裏有這麼大的兒子。

也多虧秦少傑不知道這小武警的想法,不然非擼胳膊挽袖子的上去揍他一頓。

“喂,想什麼呢?”秦少傑見小武警不說話,便問道。

“對不起,同志,我們這裏沒有叫秦賀的。”小武警說道。

“不對啊?你別蒙我,我雖然沒來上過班,但這地方,不是國安局下屬的特別行動處嗎?”秦少傑疑惑道。難道找錯了?這地方真的只管婦女,不管國家安全的?可這倆武警又算怎麼回事嘛,人家公安局門口站崗的,纔不過是保安。

小武警一聽,心裏頓時一驚,警惕的說道“同志,你找錯地方了吧?”說着指了指門口的牌子。“這裏也沒有你說的叫秦賀的人。”

這可非同小可。這人既然知道這是特別行動處,又知道秦處長。而又拿不出證件,行蹤可疑,得先穩住他。小武警想道。順便偷偷的給對面的戰友打了個眼神。


“沒有?難道這貨耍我?”秦少傑嘀咕道。隨即又問道。“你再想想,除非他不從大門進,就是三十多歲,長的一表人才,個子跟我差不多,但笑起來很賤的那個。”

“哦,對了,證件是吧。”秦少傑突然想起了什麼,從兜裏掏出了秦賀給他的證件,遞給了小武警。

“嗯?”小武警疑惑的接過證件,看到上面寫着國家安全局的字樣,頓時一驚,先敬了個禮,然後說道“請稍等。”隨後把證件遞給走過來的戰友,戰友走進休息室,不一會就出來了,雙手把證件還給秦少傑,然後“啪”的一聲,立正敬禮,“首長好。”

“嗯,嗯。”秦少傑也被弄的一愣,首長?我還是首長呢?擦,長這麼大,除了上小學對着國旗敬過禮。這麼大了,還沒人對自己敬禮呢。旗杆又不會敬禮。

“現在我可以進去了吧?”秦少傑問道。

“對不起首長,耽誤您的時間了。”小武警敬了個禮,不好意思的說道。

“沒事,這樣,你們給她安排個休息室。”秦少傑指着凌芳說道。

“哦?啊,好的。”小武警這纔看到秦少傑身後站着的凌芳,頓時一驚。好漂亮的女孩子啊。

都說當兵三年,母豬都能變貂蟬。雖然這些小武警天天再這站崗,但見過的女人卻是少之又少。這麼漂亮的,也是第一次。

“咳咳。”秦少傑見小武警看着凌芳也不動彈,便咳嗽了聲。

“嗯?對不起,首長。”小武警擦發覺自己失態了,趕快敬禮道歉。

“對不起,首長夫人,這邊請。”說着便走在前面領路,凌芳看了看秦少傑,見他點頭,便跟了上去。

“首長夫人?嘿嘿,有點意思啊。這小同志,有眼光,有前途,這麼隱蔽的事情,他都看得出來。”秦少傑被那句首長夫人弄的興奮不已。不過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秦賀”秦少傑喊道。剛走進大門,正巧遇見秦賀走了出來。

“唉?少傑?你怎麼來了?”秦賀聽到有人喊他,先是一愣,隨即回頭一看,居然是秦少傑。

還少傑?我跟你熟嗎?秦少傑想道。

“喲,還是主任?”看着秦賀胸前的胸卡,秦少傑打趣道“天天跟婦女打交道,工作不錯嘛。有沒有發生點什麼瓜田李下的事啊?”

秦賀聞言,老臉一紅,乾笑道“呵呵,呵呵,這就是個幌子。”

對了,就是你着賤樣,你這一賤笑,離老遠都能認得出來。秦少傑暗道。

“行了,這是銀行卡,這是拍賣行的單據,明天夜明珠就會送來。還有,買這夜明珠花了一個億,另外,我買了條項鍊,花了一百三十萬,鑑於我爲你們省了那麼多錢,這一百三十萬就當獎金吧。”秦少傑說道。

“呃?才花了一個億?”秦賀不可思議的說道。這羣人估算了半天,才決定弄五個億的上限,這小子一個億就搞定了?

“嫌少?那剩下的歸我吧?”秦少傑一把搶過銀行卡說道。

“啊?不是,不是,這可不行,這是國家的財產。呵呵。”秦賀連忙說道。

“小氣吧啦的。”秦少傑撇撇嘴說道。

“呵呵,好了,好了,咱們上去吧。局長要見你呢。”

“局長要見我?見我做什麼?”秦少傑疑惑的問道。

秦賀聳聳肩說道“這我就不知道了,上去你就知道了。”

“好吧。”秦少傑說道,雖然自己入行沒多久,但怎麼着也是自己的頂頭上司要見自己。自己不去,就太不像話了。 “走這邊。”秦少傑剛要順着樓梯往上走。便被秦賀給拉住了,繞過樓梯,來到後面的一個雜物間。

看着雜物間裏對着的拖布,掃把,水桶。秦少傑奇怪的問道“局長在這辦公?”

秦少傑腦袋裏瞬間冒出一個畫面。一個老頭,穿着藍色的工作裝,戴着藍色的小工作帽,胳膊上戴着一個紅色的袖標,左手拎着水桶,右手拎着拖布,然後咧嘴嘿嘿一笑,對自己說“秦少傑歡迎你,我就是局長。”

着畫面太邪惡了,秦少傑嘿嘿一笑。趕快把這想法甩開。

“一個人傻笑什麼呢?”秦賀拉開裏面的一扇門,看着秦少傑莫名其妙的問道。

“沒,沒事,想起了件好笑的事。”秦少傑打了個哈哈。

只見們後面卻內有乾坤,門口面有一個操控臺,再看牆上,似乎也是一扇門,不過好像是鐵質的。

就在秦少傑還沒弄明白怎麼回事的時候,卻見秦賀在操控臺上面按下幾個數字,然後拇指又按在上面一個小凹槽裏,這時,鐵門叮的一聲,打開了。

“進來吧。”秦賀笑着說道。

秦少傑越看越覺得玄,這怎麼整的跟007似得,電梯藏在這,再說了,這屁大點的三層樓,你錢多的沒地方花了嗎。還裝個電梯。

兩人走進電梯,秦賀按下-8的按鈕,電梯便開始向下行駛。秦少傑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這是地下基地啊,果然夠奇妙,果然隱藏的夠深。

“怎麼都藏在地底下嗎?”秦少傑問道。

“怎麼了?”秦賀不知道秦少傑什麼意思,轉身問道。

“不是,我是說,國安局所有的人,都在這下面辦公?”

“哦,呵呵”秦賀笑了笑說道。“這只是我們特別行動處的地方,其他部門,都在東城區那邊呢。”

秦少傑點了點頭,也不多問。

“叮”的一聲,電梯到了。秦賀領着秦少傑走出電梯,順着走廊一直向前走。

秦少傑四處打量了一下,這跟辦公樓裏似乎沒有區別啊,都是一間一間的辦公室,唯一有區別的,就是這辦公室建在地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