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出庫房后,曹艷嬌立即給陳陽打電話,卻傳來你呼叫的用戶已經關機,我們回以簡訊提醒的方式通知他。

「看你能跑到哪裡?」曹艷嬌大怒,衝出警局就要去家裡抓捕陳陽。

但等她走到車邊時卻又笑了,笑得很壞,隨後搖搖頭竟然放棄追捕陳陽,也不再給陳陽打電話,就像這事已經過去一樣。

可陳陽不敢這麼想,怕曹艷嬌殺上門,他躲到藍雨欣家住兩天,又去梁湘琪那裡住三天,足足五天過去,通過趙大寶知道這些天曹艷嬌一直沒找上門,這才覺得事態平息,偷偷的溜回家。

他也算是提心弔膽,但跟到手的大批武器比起來,他還是覺得很值,這些東西可是有錢都買不到,就跟在修真界買了一件靈器一樣,使得自己的戰鬥力大幅提升。

有了槍械后,這些天他不但在陰陽界里修鍊,還訓練舞槍弄炮的能力,使得他軍械知識大幅提升,雖然距離神槍手還很遠,但至少會開槍了,導彈也是拿起來能用。

連續失蹤五天,江新月也有怨氣,但等陳陽回家帶她進入陰陽界參觀一番,發現在曹艷嬌那裡搬進來這麼多武器,還可以讓她在陰陽界里打槍玩,江新月的氣就消了。

現在江新月也不再成天玩遊戲,有時也會對著電腦忙活,跟趙大寶討論著什麼股票期貨的事情,陳陽對這個沒興趣,懶得聽也懶得管。

其實他對江新月再次出去工作當老闆,也不是很在意。在他看來江新月原因當老闆就當,不願意干現在手裡有幾十億也花不完。

至於那塊地他已經在計劃著,是不是給尚美公司使用,還是轉讓給沈千山等人,自己不開發總不能一直荒著,再過幾個月不動工,可就要被政府收回去重新拍賣。

今天光華醫院迎來重要人物,世界醫療協會秘書長珍妮弗小姐和她組建的醫療專家團隊到達。

這不光是光華醫院的大日子,連江都市政府都很關注,由副市長帶隊各級領導陪同,全程接待珍妮弗小姐一行。

珍妮弗不光是醫療協會秘書長,還是米國最大醫藥公司輝騰的繼承人,自身還是醫學博士,屬於世界醫療界金字塔尖的人物之一。

他們這次來江都市,是受鮑維家屬的邀請對鮑維進行會診治療,工作之餘自然也會考察江都市的醫療環境,如果能爭取她的好感,無論是讓醫療協會政策對江都市有所傾斜。

還是自家的輝騰公司在這裡投資建廠,對江都市來說都是巨大的機遇。

不過這同時也是一次挑戰,萬一有什麼事引起珍妮弗的反感,對江都市沒有好印象,也會造成很不好的影響,影響到江都市醫藥產業的發展。

歡迎儀式很隆重,光華醫院張燈結綵,醫生護士都換上全新的制服,各項工作都是做到精細完美。李約翰也是全程陪同,對珍妮弗巴結得不得了。

讓人想不到的是珍妮弗竟然很年輕,看上去才20歲出頭,更是美艷絕倫,金髮碧眼,天生雪白的皮膚竟然如此細膩,宛如璞玉般帶著聖潔的光暈,完美的S型身材,不同意東方人輪廓分明的五官。

雖然是西方人,但絕對是江新月、秦慕雪一個級別的大美女,竟然還能說一口流利的華語。

李約翰雖然在米國長大,但也是第一次看到她,頓時驚為天人,內心120個喜歡,大有相見恨晚一見痴情的衝動,巴結得不得了。 路鳥 可惜珍妮弗對他冷淡得很,人家可是皇冠上的明珠,李約翰家雖然也是富豪,但在她眼裡還不夠格。 珍妮弗一行九點鐘到達,按照這邊的安排歡迎儀式后還有盛大的午宴、下午各種拜訪、晚宴等等熱鬧的活動。

可歡迎儀式只持續一個小時,珍妮弗便要求停止,領著醫療團隊投入到工作中,同時謝絕一切宴會安排。

這讓各級接待單位很意外,但珍妮弗就是這麼直爽,她領導的醫療團隊也是高效率。人家急著投入工作,這邊也是沒辦法,只好一切從簡,盛大的場面匆匆收場,將衛生局長留在這裡陪同。

會議室里,珍妮弗正在聽取湯姆的彙報,同時還有不少專家在重症病房對鮑維進行全面檢查。

此時的湯姆滿頭大汗,說話都不太利索,怎麼也想不到事情會鬧得這麼大,那天給鮑維做完手術后,鮑維一直沒有醒過來,而且身上恢復很差,已經出現多器官衰竭的跡象。現在完全靠各種器械維持著生命。

足足一個星期過去,鮑維沒有絲毫清醒過來的跡象,要知道當時送進醫院他人還是清醒的,麻醉手術后便成了這樣,在醫學上已經屬於植物人狀態,即使身體救過來,人醒不了也是白搭。

原本要是普通人,湯姆也能糊弄過去,畢竟手術有風險,而且是這種大型手術。憑著他之前70%以上的手術成功率,即使鮑維沒救過來,也算不上醫療事故。

可哪裡知道鮑維的家人根本不放棄,看到鮑維這種情況四處求醫問診,將醫療協會最頂尖的組織都請來,而且手術時全程錄像,原本有些小問題能夠掩飾過去的,現在也掩飾不了。

「珍妮弗會長,這就是我的全部報告,實在是鮑維先生的槍傷太嚴重,送來時已經生命垂危,手術的成功率難以保障,我們還是在儘力救治。」湯姆彙報完后努力為自己辯解。

珍妮弗卻是手一揮打斷他的辯解說:「你現在只需要彙報情況,具體有沒有責任,會有專家組評定。」

「是是,一切聽珍妮弗會長安排。」湯姆連連點頭,對他來說這可是命運攸關的大事,一旦被判定這次手術是醫療事故,不但他的醫生執照保不住,還要承擔巨額的賠償,整個人生都毀了。

而且以鮑維的身份,他身後的黑岩公司能放過他。

李約翰在一旁陪同,他的心情倒是不錯,並沒有湯姆如此緊張。雖然鮑維在這裡治療效果不好,但在他看來能保住鮑維的命已經很不錯。

那可是槍上,被狙擊步槍子彈擊中,鮑維過來時半邊胸口都是窟窿,能救過來還沒死就是奇迹。

此時他一門心思想著怎麼借這次機會攀上珍妮弗,在他看來這就是超級金礦,要是能得到珍妮弗的垂青,絕對是魚躍龍門,一下子躋身世界頂級富豪的行列。

可是珍妮弗一直在談公事,根本不搭理他,就像現在一樣,聽完湯姆彙報后,便低頭研究病歷,又反覆的看手術錄像,對李約翰的巴結置若罔聞。

即使人家當他是空氣,李約翰也得陪著,心想一會兒午餐總有機會說上話,此時這樣近距離看著珍妮弗對他來說也是欣賞,她太美了看著就讓人迷醉。

國師又又又想篡位了 11點多,專家團隊回來,卻是一個個臉色嚴肅,鮑維的家人在旁詢問,他們也是搖頭的居多,搞得鮑維家人情緒失控,哭聲不斷。

好不容易將鮑維家人請出去,他們要開會研究治療方案,湯姆等人可以出席,但李約翰卻不行,看他賴著不走。

珍妮弗抬頭看他一眼說:「李先生請先離開這裡,我們開醫療會議,你不方便在場。」

「哦,是是是,珍妮佛說得對,我走,一會兒再請你共進午餐。」李約翰頓時激動不已,連聲的回應。

可憐這是珍妮弗第一次針對他說話,不是什麼好話,他卻是像聽仙樂一樣好開心。

李約翰走後會議立即開始,五十多歲的科爾醫生介紹說:「經過我們的檢查,鮑維先生情況很不樂觀,術后一個星期沒有蘇醒的跡象,自身免疫修復能力幾乎沒有,多臟器出現不同程度的衰竭跡象。

繼續手術沒有意義,只能採取聯合藥物治療,但把握很低,不到一成。我們是不是要承擔這個風險?」

其他人跟他的觀點差不多,在他們看來鮑維治癒的希望渺茫,沒必要擔這個風險。

珍妮弗卻是堅定的搖頭說:「現在不是討論責任的時候,我們必須盡最大能力救治鮑維先生,至於其中的風險我會跟病人家屬溝通。」

這即是因為兩家歷來的良好關係,還是珍妮弗不屈的個性,別看她年輕,卻熱血正義有著醫生的高貴品質。歷來都是不放棄不拋棄,心中並沒有專家們的那些顧忌。

也正是怎樣無私的品質,還有忘我的工作熱情,才讓她獲得現在的地位,那些年長的專家都要受到她的領導。

「行,我們就堅定信心治療下去,現在來討論治療方案。」科爾點頭回應,跟著說:「首先湯姆團隊手術時的決策值得商榷,如果病人的右肺不是全部切除,造成這麼大的二次損傷,可能鮑維先生恢復得更好。」

湯姆一聽這話就急了,大聲反駁說:「怎麼可能不全部切除,他右肺損傷達5成以上,裡面殘留著大量的金屬屑,不整個切除,手術時間會大大延長,病人挺不過去那麼長時間。」

「湯姆醫生,從來錄像上看病人進院時情況不錯,還是有充足的治療時間,而且當時肺部出血不嚴重,我們認為局部切除更好。」

「還有病人傷在肺部,你們用呼吸麻醉,就沒有考慮病人的蘇醒問題,這可能是導致病人不能蘇醒的直接原因。」其他專家不客氣的說道。

湯姆緊張了,渾身冒汗,臉上汗如雨下,他看向自己的團隊,那些人早就嚇得低下頭,根本不敢辯解,在頂級專家面前,他們連反駁的勇氣都沒有。

「現在不是討論誰對誰錯的時候,事實已經這樣,還是討論怎麼進一步治療。科爾醫生剛才的方案大家討論一下,今天必須拿出一個結果。」珍妮弗冷靜的說道,這才將眾人的聲音壓下。

湯姆卻是更緊張,珍妮弗並不是說不處理他,而是要秋後算賬,從剛才眾人的態度上看,他這場手術有問題是肯定的。 眾人開始討論治療方案,珍妮弗不時也提出自己的建議,不斷的修改這藥品比例和配方,但所有人心裡還是沒底,覺得這不是最好的治療方案,往往都是對這裡有效,但又會造成其它部位的損傷。

會議已經開了一個多小時,眼看12點過去,李約翰在門口已經轉悠好幾圈,酒店已經安排好,是江都市最好的七星級酒店,菜肴也是他親自訂下,完全迎合米國人的口味。

可會議室大門一直不開,他也不敢打擾,另一邊病人家屬也很焦急,莎拉不停的安慰眾人。

珍妮弗還在反覆看著手術錄像,忽然她眼睛一亮,看到湯姆一個動作,他好像從病人體內拔出一個亮閃閃的東西丟進垃圾桶。

連忙將錄像往回倒接著看,可這裡已經是錄像最開始的地方,反覆看幾遍也只能看到湯姆拔出一個東西丟掉的鏡頭,而那個東西拔出來后病人傷口出血突然猛增。

因為這是錄像的最前面,之前大家只注意到病人傷口鮮血直流,卻沒注意到鮮血是在突然增多,也是因為湯姆拔出這個東西后。

定格,再定格……

珍妮弗終於看清湯姆拔出來的是一根銀針,她臉色頓時難看起來,冷峻的問道:「湯姆,在你手術前從病人身上拔了銀針對不對,總共拔出多少,這銀針哪裡來的?」

湯姆嚇一跳,倒不是銀針,而是被珍妮弗突然嚴厲的語氣,此時他還不知道拔出銀針有多大問題。

努力想一陣才說:「我是從鮑維身上拔出不少銀針,但那些純屬東方巫術,對治療沒有任何效果。」

「總共拔了多少根?」珍妮弗追問,掩飾不住的怒火。她如此好的修養都氣成這樣顯然問題很嚴重,其他人也是停下討論,聽他們對話。

會場一下子安靜起來,所有人瞪著湯姆看。

「七八根……十幾根吧……這種小事我實在記不住。」湯姆努力回想。

「既然記不住怎麼不錄像?」珍妮弗逼問。

「那時候還沒上手術台,沒辦法錄像。這其實沒什麼,我可是嚴格按照手術規程來做的。」湯姆也聽出珍妮弗的嚴厲,連忙辯解。

「混蛋,你就是個無知的蠢豬。趕緊將之前的畫面找出來,我要醫院所有監控,能看到那天病人進醫院的所有場面和細節。」珍妮佛氣得大罵一句。

「這這這……」湯姆嚇得差點癱軟,冷汗都嚇沒了,只感覺全身發涼。

其他人也沒見過珍妮弗發這麼大的火,立即有人衝出去調集監控資料。

「你不是在米國,中華傳統的中醫不比西醫差,那些銀針可能是鮑維能在現場保命的重要手段,你竟然當成沒用的東西丟掉。施針的人是誰,你見過沒有?」珍妮弗平靜一下心情問道。

「我……我沒注意,當時急著救病人。」湯姆快哭了,哪會想到那天將陳陽轟走會造成如此嚴重的後果,腸子都悔青了。

珍妮弗氣得搖頭,心裡也有著無奈,眼前這些人只知道鑽研西醫,不知道中醫的神奇,更看不起中醫。但她知道中醫絕對不比西醫差,很多地方甚至比西醫更神奇,在她遊學的經歷中就看過不少次中醫針灸救人的場面。

那個以西醫的理論無法解釋,但就是有神奇的效果,一次兩次她可以不相信,但每次都這樣她不得不信,繼續鑽研后才發現那竟然是一門比西醫深奧,傳承悠久很多的神奇醫術,甚至能起死回生。

要是能找到這個施針的人,說不定能救鮑維,當時要是他繼續治療,說不定現在鮑維已經清醒,正在快速恢復中,都是湯姆這個蠢貨……

很快就有人將當時的監控畫面傳過來,從鮑維下救護車到手術室的全過程,大家都能看得清楚。卻是越看越心驚,當時鮑維的狀況遠遠比手術之前好。

也就是說比手術錄像時好,那時他人竟然是清醒的,還知道喊痛。但傷口的流血卻很少,幾乎沒有流血,兩個衣著明顯不是醫護人員的青年男女隨同照應。

那個青年甚至還不時的在鮑維身上捏一下,仔細看正是在施針。

施針的人就是他,可等一群人到手術室門口,那個青年卻被擋住,不少人對著他們指指點點,似乎還有爭吵,雖然監控里沒有聲音,但從口型上看得出來,這些人態度惡劣,甚至在羞辱青年。

直到他們憤然離開醫院,沒有人挽留,更沒有一句道謝,只有嘲諷和不屑。

「啪……太過分了。」珍妮弗看得都要一拍桌子大罵。

「湯姆醫生,這事你必須解釋清楚,鮑維先生的情況原本比這強太多,卻是被你治成這樣。」珍妮弗不客氣的說。

其他人也是一臉氣憤,按照鮑維進院的情況,隨便他們哪一個,都能順利的完成手術,絕不會讓鮑維變成現在這樣。

「這這……我……」湯姆嚇癱了,心裡這才回憶起當時鮑維的情況卻是不錯,自己也是看他情況不錯,才自信滿滿的搶著手術治療。

鮑維情況變得糟糕,正是自己將那些銀針拔出來之後,可惜這些之前他都沒有回想過,只是單純的認為鮑維受傷太重,自己的手術過程沒有問題,而忽略了源頭。

「趕緊找到這個青年,他也許能救鮑維先生,誰能找到他,有他的資料嗎?」珍妮弗顧不得再訓斥湯姆,急切的詢問。

在場的人一起搖頭,就連醫院裡那些本地醫生都不知道,這不是他們的病人,更不會關心這個病人之前的事情。

「趕緊派人去查,難道還要我們親自去找。」珍妮弗氣得大叫。

醫院裡的人才驚醒,連忙跑出去打聽。珍妮弗也不想再開會了,用電腦列印出幾張陳陽的截圖照片,又用手機複製一段他的視頻。對眾人說:「散會,科爾醫生按照我們之前制定的治療方案進行。」

「小姐你?」有人問道。

「我要去找這個醫生。」珍妮弗堅定的說。

一群人走出會議室,李約翰立即眼巴巴的迎上前,沖著珍妮弗媚笑:「珍妮弗小姐,午餐已經備好,我們去用餐吧!」

「用餐不急,我要先找一個人。」珍妮弗冷峻的說。

「找人也不急一時,你們忙了一上午還是先用餐,而且我也可以幫你找。」李約翰還在勸說。

珍妮弗看他一眼將照片遞過來說:「這人你認識嗎?」其實也沒想真有答案,只是想用這一招打發他離開,從一開始她就不喜歡李約翰,覺得他蒼蠅一樣討厭。

李約翰看向照片,頓時眼睛瞪起來,心底的火氣騰空而起脫口而出:「這不是陳陽那小子,你找他幹嘛?」 「你真認識他?」珍妮弗詫異的追問,臉色更冷峻。

「我當然認識這個小人,他是不是又做了什麼壞事,讓小姐你不滿意?」李約翰看珍妮弗這神情頓時急切起來,心想這可是打擊陳陽的大好機會。

「他叫什麼名字,住哪裡?」珍妮弗聽他這麼說臉色更難看。

「這小子叫陳陽,自家房子不小,但喜歡吃軟飯住在女人家裡。對了,他自稱是醫生,成天在第一醫院招搖詐騙,小姐不會是因為這個盯上他吧!這種庸醫騙子就是要大力整治,最好送他進監獄。」李約翰賣力的詆毀,興奮已經讓他沖昏了頭腦。

「是嗎?這是你的醫院,上次陳陽過來救人,也是這麼被你趕走的。」珍妮弗臉色已經很難看,冷峻的問道。

「那天我確實在場,自然不能讓那小子在這裡行騙,要不是當時急著救治傷員,肯定送他進警局,趕走算是便宜了他。」李約翰得意的說。

在他看來珍妮弗忽然這麼有興趣的跟他說話,還對陳陽同仇敵愾,彷彿一下子找到共同語言,那份激動可想而知。

卻沒發現珍妮弗臉色難看的真正原因,那是對他的極度失望和厭惡,原本只當他是一隻蒼蠅,現在直接成了一團狗屎和罪人。

珍妮佛再也忍不住冷哼一聲說:「夠了,我不是讓你在這裡詆毀人,既然你認識陳陽,趕緊去將他請回來,越快越好。」

「……」李約翰愣住,這才發現珍妮弗的怒氣是對著自己發出來的,特別是提到陳陽時用了『請』字,怎麼跟自己的設想的完全不一樣,似乎她對陳陽很重視。

「小姐找他幹嘛?」李約翰回過神來小心的問,背心已經在冒冷汗。

「找他過來自然是幫鮑維先生治病,要不是你們醫院這群庸醫,鮑維先生怎麼會這樣。我警告你現在已經是醫療事故,如果鮑維先生沒有救過來,罪責全在你們身上,這醫院等著關門。」珍妮弗冷峻的說。

「湯姆可是米國最好的外科大夫,怎麼會出錯,我每年給他的薪水上千萬,是不是搞錯了?」李約翰更是驚慌。

「這個不需要你狡辯,趕緊將陳陽請來,可能還有補救機會,這也是你的最後機會。」珍妮弗懶得再跟他廢話,怒斥一聲轉身就走。

「這這……讓我去找陳陽……他……」李約翰心裡一萬頭草泥馬在奔騰,他怎麼可能去求陳陽,可不求陳陽又能怎辦。

世界醫療協會他惹不起,珍妮弗更惹不起,就連躺在病床上的鮑維都惹不起。一旦認定是醫療事故導致鮑維這樣,別說醫院開不成,隨之而來的天價賠償,他根本承受不了。

在這些世界巨頭面前,他們李家只是個小蝦米,別人隨便一巴掌就能拍死。

我這不是自找苦吃嗎?幹嘛要入股這家醫院,幹嘛要請湯姆這個蠢豬醫生,幹嘛要巴結珍妮弗說認識陳陽……

李約翰腸子都悔青了,怎麼也不會想到是這種結果,眼瞅著珍妮弗就要走出大廳,他驚慌起來,連忙追上去說:「珍妮弗小姐放心,我一定將陳陽請過來,希望這件事你幫忙通融一下,照顧我們醫院的名聲……」

「先找到陳陽再說,鮑維拖不起。」珍妮弗厭惡的警告一聲,直接走人。

李約翰更是驚慌,立即向外面跑去,打電話讓手下尋找陳陽的下落,自從上次追殺陳陽失敗,他已經不敢再派殺手去對付陳陽。

最近剛配合李天虎拿下新月集團,他還是蠻興奮,倒是沒怎麼在注意陳陽。

可是一個小時后,反饋回來的情報讓他又慌了,幾路人馬出去竟然沒找到陳陽,他不在一醫院,也不在江苑小區,甚至已經好幾天沒在公共場合露面,蹤跡全無。

珍妮弗那邊催促的越來越緊,鮑維家屬都知道了,衝過來只差沒殺了他,湯姆等人已經被限制行動,同時還有兩個黑超保鏢守著李約翰,意思很明顯,鮑維救不過來他也不會有好下場。

「李天虎,趕緊派人尋找陳陽,必須在今天之內找到他。不然我們都得玩完。」李約翰情急之下連李天虎都動用了。

李天虎這些天同樣不好受,雖然拿下新月集團,卻成了燙手山芋,想想那30億巨額債務,光是利息就要壓垮他。

突然又被李約翰逼著找陳陽,也是氣得要死說:「李少是不是決心殺了那小子,我全力支持。」

「殺殺,殺你媽,千萬不能在得罪他,得恭請他過來,我們都要靠他活命。」李約翰氣得大罵。

「啥……」李天虎大驚,聽過李約翰的解釋后,也是嚇得腿都軟了。

李約翰是擔心醫院開不下去,他擔心的則是欠鮑維集團的錢,短期內他肯定是還不上,原本就要求著鮑維寬限時間。

如果鮑維救不活,鮑維家屬怪罪下來,肯定能查出來自己跟李約翰的關係,逼著還債,他怎麼辦?

假偶天成 鮑維家屬有錢有勢,更可怕的是還有黑道背景,還不上欠款的後果太嚴重了,不光是破產,可能小命都保不住。

陳陽,我的救命大俠,趕緊出現吧!

此時兩人心裡都在這麼乞求,發動所有的人尋找,甚至陳陽經常出現的地方都有人日夜守候。

但依然音信皆無,足足兩天都沒有陳陽的任何線索。

李約翰、李天虎急得熱鍋螞蟻滿世界尋找,珍妮弗都坐不住了,他們醫療團隊的治療方案依然不理想,鮑維的情況一天天惡化,照著這個勢頭下去,支撐不了幾天。

她不但從李約翰這裡得到陳陽的資料,自己也著手調查,更多的信息展現出來,卻是讓她越來越驚訝。沒想到了解越深陳陽越不平凡,在這之前他已經救了很多人,醫術只能用神奇來形容。

不行!必須找到陳陽,最快的速度找到陳陽。珍妮弗坐不住了,她自己也是每天在陳陽出沒的地方等候,別看她身份高貴,做起事來卻是有股狠勁,鍥而不捨。 自從搬空曹艷嬌的軍械庫陳陽就心神不寧,在藍雨欣和梁湘琪那裡躲了五天後回到家,還沒待一天不安的感覺再次強烈起來,竟然有人在監視這裡。

就知道大妞心胸跟身形不般配狹隘得很,肯定在想狠毒的辦法算計自己。陳陽不敢大意每天都隱藏身影,不讓那些監視的人發現。出門活動都是由趙大寶或者江新月掩飾著離開。

可接下來他發現不光家裡,自己經常活動的地方都有人監視,而且隨著時間推移越來越密集,監視級別不斷提升。

完了完了,大妞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我已經陷入極度危險之中。

一想到曹艷嬌女暴龍的身手,還有她身後的調查局,那裡可是牛人遍地,真要收拾自己辦法多得很。陳陽感覺到極大危險,決定閉關練功。

只有短時間內將功力提升一個等級,有碾壓曹艷嬌的實力才有安全保障。如實從這天開始他便躲在家裡,跟江新月和郝帥招呼一聲,回房進入陰陽界進行為期半年的苦練。

陰陽界里半年也就是外面六天,也正好是李約翰急切尋找他的這段時間,他們怎麼也想不到陳陽竟然躲進陰陽界,哪裡能找到陳陽。

陰陽界里,陳陽瘋狂修鍊,餓了吃槐樹靈根,渴了和木靈水,需要靈氣還是吃靈根。在充足靈氣的供應下,御龍訣功力每天都在提升,一個月後成功突破到鍊氣期第5層,體內經絡容量再次增加十倍,容納真氣的空間再次打開。

同時苦練的還有神龍九轉,每天大半的時間都在鳳凰遺骨里淬鍊火靈體,休息時則躺進木靈水中淬鍊木靈體,睡覺時則運轉御龍訣吸收靈氣轉換成真氣。

沒日沒夜的苦練,他已經成了練功狂魔,三個月後達到鍊氣期大圓滿,四個月時成功突破到第6層,功力再增十倍。在真氣百倍擴張之下,神龍九轉也是快速提升。

木靈體和火靈體已經淬鍊大半,體內此時藍色的水星、紅色的火星、綠色的木星不停閃耀,充實著血肉骨骼的沒一部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