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緊搖晃了兩下腦袋,張昊天希望自己可以稍稍清醒一些,至少不要暈倒,現在這種時候,這種地方,自己要是真的暈倒了,可還真就是一件麻煩事兒!

然而,大腦並沒有因爲他的期待而變得清楚,這兩下搖晃之後,眼前反倒是更加模糊了,身體也跟着沒了力氣,幾乎也就是眨眼的工夫,張昊天就這麼直挺挺的摔在了地上!

老六動作最快,率先衝到了張昊天的身邊,想要把張昊天從地上扶起來,順便看看這孩子到底怎麼了,剛纔還好端端的呢,這會兒爲什麼就摔倒了?

周瑩瑩的父親心裏也越發的着急了,想要過去看看張昊天的,可這會兒,箱子裏面似乎有異動,周瑩瑩的父親爲了不讓事情變得更加複雜,趕緊想辦法關上箱子,打算在上面貼上一張符,也好暫時壓制住這箱子裏的傢伙。

只是,他的動作還是慢了半步,箱子裏這會兒已經漸漸出現了一些黑色的煙氣,並且看着這個架勢,像是隨時要衝出來一般!

“趕緊帶他離開這裏!”周瑩瑩的父親急匆匆的衝着老六喊着,這箱子裏的東西一看就是來者不善,要是真的打算把張昊天給怎麼樣了,自己現在手上帶的東西不多,沒準兒還真的能讓他給得逞了!

老六動作就是快,一聽周瑩瑩的父親這麼說,三兩下就把張昊天背在後背上,用着最快的速度往外衝。

果然,那黑色的煙氣在箱子裏盤旋了幾圈之後,最終奔着周瑩瑩的父親就衝了過去!

周瑩瑩的父親趕緊左右躲閃,希望可以離着那些黑色的煙氣稍稍遠一些,但是效果似乎並不理想。

沒辦法,周瑩瑩的父親只能把自己隨身帶着的那些東西一樣一樣的招呼出來,想要逼退那股黑色的煙氣,可幾個回合下來,終究還是沒能佔據上風。

周瑩瑩的父親心裏開始着急,想着目前看來自己不是這傢伙的對手,還是三十六計走爲上策!

然而,就算是周瑩瑩的父親想要離開,那黑色的煙氣根本就不給他任何機會,幾乎沒到兩分鐘,周瑩瑩的父親就已經被那團黑色的煙氣團團圍住,想要逃跑,似乎是不可能的了。

關鍵時刻,周瑩瑩的父親還算是淡定,把自己脖子上的護身符摸了出來。

這東西也是祖上傳下來的,目的就是保護子子孫孫的安全,要說這東西有多靈驗,就說它救了好多人的性命就你能知道了。

本以爲這東西能救命,可當他真的摸出來之後,心裏瞬間就冷了。

天啊,這塊護身符到底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問題,爲什麼上面有着幾條明顯的裂痕?

依稀記得昨天晚上看的時候還完好無損的,爲什麼在這樣關鍵的時刻就……

周瑩瑩的父親徹底慌亂了,就這麼緊緊的攥着那塊護身符,雙眼睜大到不能再大了。

那團黑色的東西根本就沒因爲他的絕望而有所變化,反倒是慢慢的縮小範圍,越來越小,越來越小。

到最後的時候,那團黑色的煙氣乾脆整個把他包裹住,遠遠的看着,就像是一個黑色的蛋。

老六的速度很快,一路揹着張昊天離開了墳地的範圍,直接衝到了周瑩瑩的家。

周瑩瑩一開門看到老六揹着張昊天,趕緊讓他們進門,並且幫忙小心翼翼的把張昊天放在了沙發上。

“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周瑩瑩一邊看着躺在沙發上一動不動的張昊天,一邊好奇的問着。

“我也不知道啊!”老六心裏也跟着着急,可這種事兒自己是一竅不通,根本就沒辦法解釋,乾脆,老六把剛纔發生的事兒全都說了一遍。

周瑩瑩越聽越跟着着急,“我爸呢?我爸呢?”這張昊天和老六都回來了,爲什麼老爸就沒跟着回來?不會是真的出了什麼事兒吧!

“我不知道啊,你爸就讓我趕緊把張昊天帶走,其他的,我什麼都不知道。”老六說的是實話,自己挖墳盜墓很在行,但是趨吉避凶這種事兒,自己根本就不懂的好不好!

周瑩瑩覺得事兒不好,趕緊拿着自己的揹包就往外衝,心裏還默默的祈禱着,希望自己的父親千萬不要出什麼事兒,千萬不要!

眼看着周瑩瑩衝出家門,周瑩瑩的母親心裏雖然擔心,但是也知道,自己過去也班不上什麼忙,弄不好還要拖後退,只能轉身又看了一眼沙發上的張昊天,這一看不要緊,周瑩瑩的母親發現張昊天的臉色開始慢慢的變得不對勁兒了! 眼看着張昊天的臉色越來越紅,周瑩瑩的母親開始擔心,趕緊找出家裏的溫度計,給張昊天量了一下體溫。

這一量不要緊,周瑩瑩的母親瞬間更加擔心了,“這可怎麼辦啊,這人都四十五度了,要是再繼續發燒,恐怕要出事兒啊!”

“不會是因爲剛纔那個釘子吧!”老六也開始着急了,要說張昊天碰到了什麼,也就是那根釘子了,那上面不會有什麼問題吧!是真的生鏽了,還是塗抹了其他的什麼東西?

依稀記得這種事兒自己也聽說過,有些墓穴的主人或者是家屬,爲了不讓墳墓被人挖了去,就在墓穴裏準備一些機關,甚至有的還會準備一些毒藥。

但凡是有人衝進去,機關觸發,弄不好就會被感染或者是中毒,也就有可能發生高燒什麼的。

被這麼一說,周瑩瑩的母親簡直要變成熱鍋上的螞蟻了,就不說兩家的交情,就說這張昊天也是自己看着長大的,周瑩瑩的母親就沒辦法眼睜睜的看着張昊天出問題!

“要不,咱們把他送醫院吧!”周瑩瑩的母親實在是擔心,要是張昊天真的中毒了,或者是什麼感染了,拖下去可就是性命堪憂了啊!

老六覺得周瑩瑩的母親說的對,張昊天現在這樣的狀況的確是相當的危險,還是趕緊送到醫院去比較靠譜!

就這樣,兩個人合力再次把張昊天放在了老六的肩膀上,揹着出門,直接打車去了醫院。

周瑩瑩這會兒也已經到了墳地了,可剛走到門口,遠遠的就看到自己的父親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怪。

“爸!”周瑩瑩大喊一聲,直接朝着自己父親的方向飛奔,然而,到了近前的時候,周瑩瑩發現自己的父親一動不動了!

“爸!你醒醒啊!”周瑩瑩嘗試着喚醒躺在地上的父親,但是不管她怎麼呼喊,根本就沒任何迴應。

周瑩瑩的眼淚慢慢的劃出眼眶,低落在了父親的身上。

探看了一下父親的鼻息,即便是周瑩瑩再不想,父親還是沒了呼吸。

小聲的啜泣慢慢變成了嚎啕大哭,周瑩瑩這眼淚止都止不住的往下掉。

在哭了幾分鐘之後,周瑩瑩這纔回過神來,趕緊打了個急救電話,想着讓醫生來搶救一下,或許還有希望。

張昊天那邊幾乎做了全身檢查,外帶各種血液化驗,可不管醫生怎麼檢查,根本就檢查不出來任何病因!

換句話說,張昊天這高燒不退根本就沒有什麼理由,整個身體除了溫度高一些以外,根本連一丁點兒感染的意思都沒有!

周瑩瑩的母親聽着醫生說着半懂不懂的話,心裏着急,“要是沒什麼問題的話,爲什麼會發高燒?”

就這一句話,醫生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了,“這個問題我們還在找,這個……”

顯然,這是醫生行醫這麼多年以來,遇到的最棘手的病人了,他到底爲什麼會高燒不退呢?

還有,爲什麼這高燒都到這種程度了,人的各項指標還都是正常的?

思來想去,醫生覺得這患者肯定是得了一些什麼罕見的疾病,或者是中了什麼自己不知道的毒,要想救人,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趕緊把自己的那些醫生朋友都喊上,看看他們有沒有人見過這種事兒。

周瑩瑩的母親本來還想再說點兒什麼的,可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摸出來一看,發現居然是周瑩瑩打來的!

簡單的瞭解了情況之後,周瑩瑩的母親只覺得頭暈目眩,整個人瞬間就不好了。

要不是老六一直站在旁邊,看着事兒不好,順手扶了周瑩瑩的母親一下,這會兒她就直接摔倒在地上了。

“醫生,救人啊!”老六看着周瑩瑩的母親臉色越來越蒼白,知道她心臟一直都不是很好,趕緊喊着醫生救人。

好在這會兒人就在醫院裏,不管什麼都是現成的,搶救也十分的及時,這纔算是保住了周瑩瑩母親的這條命。

可週瑩瑩的父親那邊就沒這麼幸運了,醫生剛把他擡上救護車的時候就已經做了簡單的檢查,發現這人已經不行了,想着再搶救一下,可其他的醫生都覺得已經沒有必要了,連醫院都沒進,直接就被送進了殯儀館了。

周瑩瑩這會兒覺得自己家的天都要塌下來了,一家三口外帶張昊天,現在只有自己一個是好端端的了,真不知道這到底算是怎麼一回事兒。

還有,自己父親到底是怎麼遭遇不測的,出門的時候不還是好好的嗎,爲什麼就這麼一會兒,就離奇死亡了?

爲了弄清楚這當中的情況,周瑩瑩急匆匆的找到了還在醫院陪護的老六,想要詳細的問問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

老六這會兒也開始着急了,但是這當中的事兒自己實在是不明白,唯一能做的,也就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了。

周瑩瑩又一次聽完老六說的話,心裏開始犯嘀咕,難不成,是那個箱子出現了問題?

如果不是箱子有問題,那爲什麼短時間內自己父親死了,張昊天高燒不退?

可如果真的是箱子的問題,那自己要怎麼辦?直接去找那個箱子嗎?這貌似不太現實啊!

父親的本事遠遠在自己之上,要是連他都搞不定的事兒,那自己憑什麼搞定?要是自己真的過去了,弄不好就是給那箱子送人頭呢!

所以現在的當務之急還是趕緊想辦法讓張昊天恢復正常,再之後,就只能聽天由命了。

周瑩瑩是這麼想的,可真的操作起來談何容易啊!

張昊天這會兒還在持續的高燒不退,即便是醫生給他注射了好幾針退燒的藥劑,也還是沒有半點兒作用,甚至,他還有燒的更嚴重的趨勢!

之前給張昊天做檢查的醫生這會兒也跟着更加着急了,即便是問遍了所有自己認識的醫生朋友,都沒人見到過這種疾病。

本想去網上看看國外是否有類似的病例,可這麼一查詢,出現的幾乎都是中邪了一樣的話。

作爲一個唯物主義的醫生,根本就不相信什麼鬼神的存在,可這會兒,就算是他再不想相信,也沒有其他的辦法,正常來說,什麼問題都沒有,能發高燒嗎?

還有,要是真的發高燒了,這種強效退燒藥早就起作用了,現在什麼都沒用,不是中邪了,還能是什麼? 然而,就算是醫生有了這樣的想法,也沒辦法真的說出口,畢竟這些話不像是一個十分嚴謹的醫生能說的出來的。

思來想去,醫生覺得自己還是趕緊再給張昊天加一些退燒的藥劑比較好,雖然現在還不知道他爲什麼會這麼高燒不退,但是能降溫最好還是降溫!

這會兒周瑩瑩已經有些坐不住了,就算是再好的身體,也禁不住這麼高燒啊!要是時間拖延的越長,張昊天也就越是有危險。

回頭弄不好就算是燒退掉了,人也傻了,那可怎麼辦啊!

想來想去,周瑩瑩決定讓老六在醫院裏守着,自己則是回家翻找那些古書,看看上面有沒有相關的記載。

想來,那個箱子是在墳地裏發現的,弄不好是老張家祖上誰放進去的,要真是真樣,那就更好辦了!

他們既然有放進去的法子,肯定也就知道那箱子裏裝着的到底是誰了,自然也就有解決的辦法了。

老六說,父親和張昊天覺得那箱子裏的骸骨是姐姐的,可如果真的是姐姐的,她爲什麼要出來傷害自己家的人呢?

周瑩瑩想不明白,但是也知道,自己在這裏憑空想象沒什麼用,最有用的還是趕緊回家查查看,有個確切的信兒了,纔算是最準的!

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本以爲查找資料這種事兒會相當的容易,可當周瑩瑩真的打開書房那個平時封閉着的書架的時候,整個人完全就是一個大寫的懵!

天啊,自己一直以爲這裏也就放着幾本書,可這裏竟然有一櫃子的書啊!

這些書籍平時都是藏在書架後面的書架裏的,自己一直都知道它們的存在,也知道打開的方法,但是這麼多年,還真的是第一次打開。

老天爺啊,這要是全都看完,估計都過完年了!

周瑩瑩一邊看着那些擺放整齊的書籍,一邊在心裏默默的感慨着。

可就算是這樣,目前也找不到更好的辦法了,周瑩瑩狠狠的咬了咬牙,開始一本一本的翻找着。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張昊天那邊的情況並沒有任何好轉的趨勢。

醫生先後給他用了好幾針退燒的藥劑,可不管怎麼折騰,就是沒有任何效果。

還有,隨着張昊天體溫的升高,身體的各種器官也開始出現問題。

醫生心裏明白,張昊天這樣的情況要是繼續下去的話,估計用不了多少時間,就算是沒有其他的病症,也會因爲器官衰竭死掉。

可就算是心裏很明白,醫生也沒辦法,這事兒實在是太邪門了,所有自己能用得到的醫學方法,在他身上完全沒有任何作用,就連退燒的藥劑,似乎也完全失效了。

思來想去,醫生決定想辦法吧自己的想法透漏給外面的外面的家屬,也好讓他們再想想其他的辦法,事情都已經這樣了,就不存在什麼唯物不唯物的了,只要是能讓人趕緊好起來就是最好的!

可作爲一個醫生,自己要怎麼跟家屬說?會不會被家屬質疑?要知道,這一個弄不好,自己可就要有麻煩了,回頭要是再給自己扣上一個不靠譜的帽子,那就完蛋了!

就在醫生糾結的時候,一直守着張昊天的老六有些等的不耐煩了。

想着這人都送到醫院好長時間了,別說是降溫了,就連一丁點兒效果都沒出現過!會不會是這醫生不想幫忙?會不會是這醫生沒什麼好的辦法還不肯實話實說?

這裏面躺着的可是人命啊,並且,張昊天這傢伙還是個相當重要的人,這老張家的命脈,甚至很多人的命運都掌握在他的手上,要是他真的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那可怎麼辦?

猶豫來猶豫去,老六覺得自己應該找找其他的那些鄰居朋友的,看看他們有沒有什麼好的辦法。

可翻看電話號碼的時候,老六發現自己除了周家的電話以外,也就只剩下老吳家的電話了。

這種時候,老六決定試試看,直接就把電話撥了出去。

吳明光這會兒正在家裏看電視,聽到家裏的固定電話響了起來,心裏還覺得詫異,這是誰啊,有事兒爲什麼不給自己打手機,偏偏要打什麼固定電話。

可就算是這樣,吳明光還是趕緊拿起聽筒,接聽了電話。

一聽說自己的好兄弟出了這檔子事兒,吳明光掛斷電話就朝着醫院的方向衝,想來,自己家裏跟醫院那邊的幾個大夫多少還有些交情,不行自己就過去好好問問,看看張昊天這事兒到底是什麼情況,能不能治療,要是不行的話,就趕緊轉到其他醫院去,省的耽誤了治療。

可當他真的找到醫生的時候,那醫生簡直要感謝死他了,自己正愁沒辦法解釋呢!

在吧情況簡單的說了一下之後,醫生建議他們找個能趨吉避凶的人來看看,張昊天這問題啊,根本就不是得病了或者是中毒了,絕對就是邪術了!

吳明光嘴上說着感謝的話,心裏想着,要是真的是中了什麼邪了,他們老張家可是這方面的行家啊,再不濟還有老周家呢,根本就不需要找別人!

可當他得知周瑩瑩的父親已經去世的消息之後,吳明光瞬間意識到,這件事兒不這麼簡單了!

吳明光打電話給周瑩瑩,想知道她那邊是否有什麼合適的計劃,然而,當他知道周瑩瑩那邊還在查看書籍的時候,趕緊打車到了她家,想知道有沒有什麼可以幫得上忙的。

周瑩瑩看着來了幫手,自然是開心的,“我覺得,既然那東西是在墳地裏挖出來的,肯定會有記載的,只要找到就可以了。”

吳明光聽着周瑩瑩這麼說,心裏瞬間覺得有希望了,可當他看到那些成山的書籍的時候,瞬間就又失落了。

“就沒其他辦法了嗎?”吳明光覺得,要是真的把這些書籍都看完,還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呢!尤其是這上面的東西自己根本就不認識,唯一需要辨認的,貌似也就只有周瑩瑩畫出來的那幾個圖案了。 周瑩瑩重重的嘆氣,“你覺得,要是還有其他的辦法,我會在這看這些書嗎?”

這話簡直就是廢話一樣了,但凡是自己還有其他的辦法,也不會選擇這種最浪費時間的辦法,要知道,張昊天那邊還在高燒不退呢!

吳明光看着周瑩瑩那一臉焦急的樣子,也沒再多說什麼,直接拿起其中一本書,開始一頁一頁的翻看着,想找到周瑩瑩圖畫上的那些圖案。

這邊他們兩個不停的翻找着,那邊張昊天的體溫還是沒有要降低的意思。

醫生已經着急到不行了,因爲在又給張昊天做了一次全身檢查之後,發現張昊天全身的器官都在慢慢的發生改變,雖然目前還不知道這改變是好的還是壞的,但是醫生知道,要是繼續下去,恐怕真的要準備後事了。

因爲害怕,醫生直接找來老六,想跟他說明一下情況,順便解釋一下,這事兒不是自己不幫忙,全醫院的大夫都上來了,也還是沒有任何用處,張昊天這病情實在是罕見,就連自己的老師,甚至其他更厲害的大夫,也都束手無策。

老六也是個聰明的,知道醫生這解釋到底是要做什麼,這是在擔心張昊天真的一命嗚呼了,他們不好交代,到時候再弄一個不作爲就麻煩了。

“要不,你們再想想其他的辦法,看看能不能救人。”醫生試探性的問着,這當中的事兒自己已經說的清楚到不能再清楚了,也不知道其他的家屬做什麼去了,爲什麼不趕緊找個高人來,解決一下這個邪門的問題。

老六眼睛滴溜溜的轉悠了兩圈,心說要是繼續吧張昊天留在醫院裏還真的不見得就是一件好事兒,乾脆出門給周瑩瑩打了個電話,商量着是否要給張昊天辦理出院手續,要是回家貌似還能好一些,畢竟家裏是做那行的,別的東西沒有,趨吉避凶的到處都是是。

周瑩瑩這會兒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腦袋裏只想着,如果父親還在,他會怎麼選擇。

想來,張昊天這事兒確實邪門,實在不行,自己只能死馬當成活馬醫,乾脆給他做個法事,折騰折騰算了!

老六在知道了周瑩瑩的決定之後,轉身去跟醫生說,要給張昊天辦理出院手續。

醫生聽到老六的話,心裏擔憂,但是本着救人的態度,還是趕緊幫忙辦理出院,順便還再三交代,要是真的不行就趕緊送回來,至少醫院有設備,能及時搶救。

老六說了感謝的話,找了兩個人,把張昊天從重症監護室裏推出來,一路護送到了周瑩瑩的家。

剛一進門,周瑩瑩看着已經燒到滿臉通紅的張昊天,心裏有一種說不上來的難受,這可是張昊天啊!他的性命可是關乎到很多人的幸福啊!

狠狠的咬了咬牙,周瑩瑩讓老六幫忙,把家裏原本就準備好的那些東西重新擺放,準備幫張昊天來一場法事。

至於吳明光那邊,則是繼續翻看着書上的東西,爭取儘快找到相關的記載。

周瑩瑩看着東西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趕緊學着自己父親的樣子,開始點燃了三炷香,唸唸有詞。

老六一直守着沙發上的張昊天,也好隨時觀察張昊天的情況。

本以爲周瑩瑩這麼一折騰,張昊天的情況就能有所好轉,可週瑩瑩那邊越是念叨,張昊天這邊的溫度也就越高,整個人看上去紅彤彤的,就好像是隨時可能爆炸一般。

老六看着着急,心裏猶豫着是否要叫停周瑩瑩,省的把張昊天弄的更加嚴重。

可就在老六站起身,準備去跟周瑩瑩說的時候,張昊天居然猛地睜開了雙眼!

當老六看到張昊天那雙血色的眼睛的時候,心裏咯噔一聲,“瑩瑩,你快來看看!”

老六急匆匆的衝着周瑩瑩喊着,這張昊天睜眼了,可爲什麼他的雙眼變成了血紅色,這到底是什麼情況,是不是迴光返照?

周瑩瑩聽到老六的喊聲,也趕緊睜開緊閉着的雙眼,衝着張昊天的方向就衝了過去。

“這,這,這是怎麼回事兒?”周瑩瑩心裏瞬間更加害怕了,想知道是不是自己把張昊天弄成這樣的,難不成,自己剛纔做錯了什麼嗎?

老六被問的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了,“我,我,我哪兒知道啊!”這要是問自己如何挖墳盜墓,那自己是行家,要是問自己驅鬼的事兒,自己簡直就是一竅不通!

一直在書房裏看書的吳明光聽到了他們的對話,連手上的書籍都沒來得及放下,就這麼直接衝了出來,“怎麼了,怎麼了?”

當他看到沙發上的張昊天瞪着紅色的眼睛看着天花板的時候,心裏瞬間想到了什麼,趕緊又折返回了書房,開始在那些書籍裏面不停的翻找。

周瑩瑩覺得奇怪,“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是!我記得我剛纔看到一本書上,好像就有一雙紅色的眼睛,我當時還嚇了一跳,那雙眼睛實在是太紅了,我還在納悶,那到底是什麼顏料弄的,都這麼多年了還能這樣,現在看來,弄不好就是老祖宗想要特別標記的東西!”

聽着吳明光這麼說,周瑩瑩趕緊也跟着衝到了書房,想跟着他一起在那些書籍裏尋找那雙紅色的眼睛。

不多會兒,吳明光真的找到了一本書,上面也有着一雙血紅色的眼睛,只是那上面的文字是吳明光不認識的,只能順手遞給了周瑩瑩,讓她看看上面那些文字到底是什麼意思。

周瑩瑩一把接過,趕緊看了又看,這一看,周瑩瑩整個人更加不好了。

“壞了!張昊天怕是沒希望了!”周瑩瑩說的要多絕望就有多絕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