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晨此刻微閉着雙眼,正處於一種微妙的狀態之中,元力的大量涌入,使他的修爲急劇的提升,他似乎逐漸地觸摸到了開元期第六層的門檻。

原來在司馬墨像曦晨體內輸送元力的同時,曦晨竟然突發奇想的突破了起來,這送上門的好處,不要白不要,過了這個村兒,可就沒有這個店兒了。

司馬墨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元力中的那些煞氣根本就奈何不了曦晨半分,他如今所面對的可是煞氣的祖宗,天生煞氣的擁有者。

司馬墨此刻焦急萬分,想要脫手卻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當他看到曦晨竟然利用他輸送的元力進行突破時,更是怒火攻心,險些昏厥過去,他費盡心機,造成了無數的殺孽,辛辛苦苦所得來的修爲,如今竟然就這樣平白無故的爲別人做了嫁衣。

司馬墨現在死的心都有了,他卻無可奈何,一旦開始傳送元力,那便不可再停止,直到對方元力飽和的那一剎那纔可以結束,可是令司馬墨欲哭無淚的是,對方的身體猶如一個無底洞一般,幾乎將自己的元力吸乾了也不見停下的跡象。

天作孽,尤可爲,自作孽,不可活,司馬墨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憑藉吸收嬰孩精血來提升修爲,而如今他就像那些嬰兒一樣,眼睜睜地看着別人吸收掉自己的元力,卻無可奈何。

曦晨體內的元力池急速的轉動,將那些精純的元力容納其中,甚至都不用費盡心思煉化,就可以徹底吸收,開元期九層修仙者體內的元力無疑是巨大的,曦晨此刻有一種暴發戶的感覺,好像突然之間得到了一筆巨大的財產。

而元力中摻雜的那一絲煞氣,則全部被元力池之上的黑色小球吸收,一點兒也沒有殘留,黑色小球滴溜溜地直轉,彷彿對煞氣竟然如此之少很不滿意,不知司馬墨如果知道這些會怎麼想,自己的殺手鐗如今竟成了對方的大補之物,恐怕他會鬱悶的當場自盡。

小金龍在吸收了許多的元力,“酒足飯飽”之後便得意地搖了搖尾巴,重新游回元力池底,心滿意足地打起了盹。

在無休止的索取當中,曦晨的修爲急劇地飆漲,逐步地突破了五層地境界,他微微皺了皺眉頭,好像還是有些不太滿足,繼續朝着更高的層次突破。 (預計下一章將會在兩點左右……求鮮花、求推薦、求收藏……qq群號:2476190)在距離安若帝國西北部數千里之外,有著一個王國。

這裡的人民,依靠種植業的發達,而得以生存。

這裡,是格賽斯王國,在二十七個王國之中,有著第七的地位。

格賽斯王國,除了種植業發達以外,軍事力量在凌楓帝國周圍附庸的九個王國之中,也是排行第二。第一,自然是迪比亞王國。


而格賽斯王國最強悍的兵種,莫過於格賽斯鐵甲衛了。他們不僅有著強悍的靈魂力,更是有著比一般重裝甲兵堅固的鎧甲防護。

格賽斯鐵甲衛,乃是格賽斯王國的一支重要軍隊。其實力,在九個王國之中,排名第一。即便是連迪比亞王國的迪比亞靈師軍團也是無法比擬。

而也正是因為這一格賽斯鐵甲衛,格賽斯王國方才能夠在二十七個王國的競爭中,始終保持第七名而不被其他王國超越。


格賽斯王國也正是憑藉這一鐵甲衛,南征北戰,不斷的搶掠地盤,可謂是所向披靡,無一失手。

當然,這個無一失手也是相對於除了迪比亞王國之外的其他八大王國而已。

然而,此刻的格賽斯境外,大地突然顫抖了起來,一塊塊碎石不斷的自地面之上彈起,然後落下,再次摔裂。

「怎麼回事?」

格賽斯鐵甲衛隊衛隊長戈斯提斯拿起望遠鏡,然後便是對著遠方望去。

「那是什麼……」

戈斯提斯望著遠方的那一道黑色洪流,練起面色,都是變得慘白了起來。

那隻黑色洪流,猶如洪水一般,向著格賽斯邊境這裡湧來他們胯下的鐵甲戰馬的鐵蹄踩踏在地面之上,震得大地都是顫抖了起來。

「不好,敵襲,鐵甲衛隊,全部上馬,準備迎戰!」

「鏘鏘鏘……鏘……」

一個個身著白色鐵甲的戰士立刻跨上戰馬,一道道鋼鐵連接的聲音過後,那些鐵甲衛對的戰馬便是被一道道手臂粗壯的鐵鏈連接在了一起。

格賽斯鐵甲衛隊之所以強橫,是因為他們悍不畏死。被這種鐵鏈連接在一起,他們便是不能夠退縮,只能向前沖。

而也正是因為這不怕死的衝擊,他們才能夠橫掃其他王國的軍隊,佔領領土。

「出發!」

戈斯提斯騎著一匹黑色戰馬來到了鐵甲衛隊的前面,戰馬的全身,都是被黑色的鎧甲所包裹。

「是!」

所有鐵甲衛隊成員齊齊答應一聲,手中長槍前指,然後便是跟隨在戈斯提斯後面,對著那隻黑色洪流衝去。

「鏘鏘鏘……鏘鏘……」

總裁別走,蝕骨相思君知否

「叮叮叮……鏘鏘……」

巨劍與長槍交織在一起,這一刻,兩方軍隊竟是直接糾纏到了一起。

不過很可惜,格賽斯鐵甲衛隊僅有不足二十餘萬人。然而,惡魔之眸卻是有著整整三十餘萬人,兩者的兵數差距,實在是巨大。

更何況,惡魔之眸的所有成員,又全部是肉體強悍的武者呢?他們身體的爆發力,遠遠要超過這些靈者。

「大家不要亂,集中起來!」

戈斯提斯一聲大喝,然後便是重新整理隊形,頓時,格賽斯鐵甲衛隊猶如一道道貼牆一般,便是再次對這惡魔之眸衝來。

「升空!」

在前方的一名惡魔之眸成員一聲暴喝下,所有人都是捨棄了戰馬,飛上了空中。

面對格賽斯鐵甲衛隊的這種衝擊,即便是連惡魔之眸,都是有些難以應付。畢竟,在那一種戰爭下,格賽斯鐵甲衛隊隊員為了保命,幾乎是所有人的心都是聯繫在了一切,那種默契,即便是連惡魔之眸都是有些難以抵抗。

而現在能夠擊潰他們的唯一辦法,便是升入空中,對著他們進行打擊。

「所有人,釋放魂技!」

「是!」

戈斯提斯一聲大喝,所有人都是放下手中長槍,然後抬頭看向了空中的惡魔之眸。在每一名鐵甲衛隊隊員的雙眼之中,都是升起了一絲暗紅之色。

而凡是看到他們眼睛的惡魔之眸小隊成員都是精神有些恍惚,甚至連身體,都是有些顫抖了起來。

「不要看他們的眼睛!」

剛才那名爆喝的惡魔之眸小隊長一聲大喝,然後便是直接遮住了雙眼。其他人聽到那名小隊長的大喝,皆是清醒了過來,然後晃了晃腦袋,直接便是用頭盔遮住了雙眼。

「所有人,釋放武技!」

「喝……」

惡魔之眸小隊成員雙手結印,一道道黃色光芒自他們的身上升起,然後,空間扭曲間,那些惡魔之眸成員的體型便是迅速暴漲。

「武者?!」

戈斯提斯面色難看的看著這一幕,便是忍不住驚駭出聲,然後便是立刻對著後方喊道:「所有人,停止魅惑魂技,改用靈魂弓箭!」

「是!」

所有格賽斯鐵甲衛隊成員立刻收回了眼中的暗紅之色,然後伸手一招,一張銀色長弓便是被他們從馬背上去了下來。

然後,一股恐怖的靈魂波動,自鐵甲衛隊之中傳出。

一隻只由純靈魂力凝聚而成的弓箭便是浮現而出,被他們抓在手中,然後搭在了銀色長弓之上。

「放!」

「嗤嗤……嗤……」


銀色長弓被緩緩拉開,然後一道道靈魂弓箭在這時被那些鐵甲衛隊成員射出,狠狠對著天空之上的惡魔之眸飛去。

「沖!」

那名小隊長一聲大喝,然後便是身體帶著凌厲的風聲,便是狠狠對著下方衝去。惡魔之眸,竟是直接選擇用肉體對抗!

「噗噗噗……噗噗……」

一道道靈魂弓箭落在惡魔之眸成員的鎧甲之上,然後便是爆成一團靈魂之力,緩緩消散而去。

「什麼?!」

見到靈魂弓箭竟然沒有射進那些黑甲戰士的體內,戈斯提斯的眼瞳卻是猛地一縮。

這時,夢天悠閑地坐在小院中喝著酒,嘴角掛著一絲猥瑣的笑容。

「小爺的空間之力要是這麼容易便被你們射穿,那小爺也不用混了。」

而此刻,惡魔之眸的成員卻是全部沖了下來,然後一個個的揮起巨拳,便是狠狠對著騎在馬背上的那些鐵甲衛隊成員砸去。

「噗……」

「砰砰砰……」

那些鐵甲衛隊成員還未來得及做出反應,便是一個個被鐵拳砸中,然後吐著血從馬背上摔落。

格賽斯鐵甲衛隊,全軍覆沒!

【未完待續】

投pk票支持作者獲贈積分和k豆 (預計下一章將會在三點左右……求鮮花、求推薦、求收藏……)在將格賽斯鐵甲衛隊全殲之後,惡魔之眸便是直接上馬,然後對著格賽斯境內第二道防線而去。

這裡,是格賽斯重裝甲兵營。這些重裝甲兵,一般來說,在普通的王國之內是沒有的,因為要組建這一支軍隊,索要消耗的財力將會是巨大的。

而這種重裝甲兵,也就只有排名前十的那些王國才能擁有罷了。就好比安若帝國,便是有這一直將近二十萬人的重裝甲兵。

由於安若帝國的財富排名第二,所以他們的重裝甲兵,也是配備上了最好的裝甲,人數更是達到了這二十萬人之巨。

光是這一點,安若帝國就不是其他帝國所能比的。但是,安若帝國雖然兵種強大,但是真正實力強悍的高手卻是沒有幾個。

光說是聖階吧,也就只有那麼一兩個而已,甚至連至尊都沒有。之所以排名第九,也僅僅是靠他的財力支撐起來的。

而其他的八個王國,少說也有四五個聖階強者坐鎮,甚至那些排名前四的王國,其境內還有這至尊強者坐鎮。

光是這一點,便是要比東大路強悍的太多了。而東大路,也就只有聖龍帝國有那麼幾個至尊,甚至連天劫三境的強者,都是沒有一個。

而格賽斯王國的重裝甲軍隊,由於財力問題,幾乎超過三分之二的軍事財富都用在了鐵甲衛隊身上,所以剩下的三分之一中的六分之四,才用來組建了重裝甲軍隊來守護第二道防線。

而格賽斯王國的重裝甲軍隊,僅僅只有十萬餘人而已,剩下的那些,都是輕甲步兵和輕甲騎兵,以及一些弓箭手之類的。

而格賽斯王國的防線,僅僅只有兩道。一般來說,僅僅只是第一道防線,除了那幾個實力強橫的王國的鐵騎之外,其他王國根本就過不了第一道防線。


只不過,這一次,格賽斯王國絕對是沒有想到,他們守護神一般的存在,鐵甲衛隊會全軍覆沒。

鐵甲衛隊一旦沒了,那麼格賽斯王國,就相當於淪陷了大半了。

「那是什麼……」

一些在外巡視的重裝甲步兵感受到大地的顫抖,都是抬起了頭,然後把目光望向遠方。

在那裡的山峰之上,數分鐘后,本是清脆的山峰,卻是出現了一道黑色洪流,將那絲清脆給埋沒了去。

而在那黑色洪流的不斷接近下,大地的顫抖,也是越來越劇烈。

「所有人,退回防線,一級防禦!」

一名哨兵站在塔台上,遠遠的便是看到了那隻黑色洪流。他的面色,略微有些蒼白,因為,那之中一道道渾身瀰漫著煞氣的黑甲戰士,即便是隔得那麼遠,也是令他感到一陣壓抑。

而隨後,他便是對著下方放出一聲大喝,所有在外巡視的重裝甲步兵、輕裝甲騎兵以及輕裝甲步兵都是迅速撤回了防線之內,拉起了一道道數十丈高的鐵柵欄。

甚至在地面之上,還有著一個個凸起的鐵刺迅速隱沒於地面之下。而在當他們準備完畢之時,那道黑色洪流也是瞬間而至。

「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