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自己無功而返,李天霸他們驚駭無比,不敢置信地看着蔡家的護族大陣。

“哈哈哈!來啊!有本事再來啊!”

雲層中傳來了蔡家弟子囂張無比的聲音。

秦巖嘆了一口氣,對李天霸他們說:“趕快過來,我們組成防禦陣法。”

青春如此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等蔣婉兒過來了。

李天霸他們轉過身來到秦巖身邊,按照秦巖的指示站到了不同的位置上,組成了一個五絕天通軒宇陣。

剛剛組成陣法,雲層中就劈下一道閃電,轟擊在陣法的外罩上。

緊接着,一道一道閃電就像不要錢似得從雲層中劈下來,而且一道比一道的攻擊力強大。

剛開始秦巖他們依靠五絕天通軒宇陣還能防住閃電的攻擊,但是到了最後,陣法被轟擊的搖搖欲墜,有幾次差點被閃電擊穿。

眼看無法再守住陣法,就在這個時候,雲層中傳來“轟隆隆”一聲驚天巨響。

只見烏黑的雲層中裂開了一道道裂縫。

那感覺就像一塊翡翠摔在地上裂開了一道道裂縫一樣。

“啊……哦……”雲層中傳來了一陣陣淒厲的慘叫聲。

不用想秦巖也猜到了,這肯定是蔣婉兒來了。

“轟隆隆!轟隆隆!”

伴隨着淒厲的慘叫聲,雲層也發出了一陣陣驚天巨響。

在劇烈的響聲持續了十幾秒後,“咔嚓”一聲,厚厚的雲層就像被刀劈開了一樣,眨眼間一分爲二。

一道豔麗的陽光從斷層中照下來,灑在秦巖他們的臉上。

緊接着厚厚的雲層開始急速消散,眨眼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轟”的一聲,一道身影從半空中墜落在地面上,將地面砸的“嗡嗡”作響,就像地震了一樣。

這道身影不是別人,正是蔣婉兒。

“主人,你們沒事吧!”蔣婉兒看到秦巖,立即大聲詢問。

“沒事! 遇到野蠻公主 婉兒,你也沒事吧?”

“主人,我沒事!”蔣婉兒笑着說。

就在這時,蔡詢帶着一大幫蔡家弟子從遠處趕來,當他看到秦巖後不由眯起了眼睛:

“秦巖,你好大的膽子,居然還敢……嗯?我蔡家的護族大陣居然被破了!”

蔡詢剛準備嘲諷秦巖,就發現自家的護族大陣被破了。

他臉色變得異常難看。

他非常清楚自己的護族大陣是什麼樣的大陣,那是隻有天尊高手才能破掉的大陣。

這說明秦巖的身邊有天尊級別的高手。

蔡詢擰起眉頭,向秦巖等人一一望去。

當蔡詢看到李天霸他們後,在心中搖了搖頭:不是他們。

當蔡詢看到蔣婉兒後立即眯起了雙眼,在心中暗想:莫非是她?

這個女鬼也太胖太醜了吧!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種奇葩。

其他蔡家人看到蔣婉兒後也都在心中嘲笑起來,覺得蔣婉兒是全世界第一胖。

蔣婉兒現在站在秦巖身邊,她的身體裏面至少可以裝下四個秦巖。

就連人高馬大的李天霸他們,至少也能裝下三個。

“喂!就是你欺負我家主人?”蔣婉兒指着蔡詢憤憤不平地問。

“是又如何?”蔡詢點了點頭,面無表情地說。

“那就去死吧!泰山壓頂!”蔣婉兒懶得廢話,飛身而起,轉過身盤起腿,一屁股向蔡詢壓去。

看到蔣婉兒磨盤大的屁股,蔡詢和蔡家弟子們愣住了。

總裁,娶我媽咪請排隊 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打法,居然用屁股去攻擊別人,而且還不設防。

簡直是聞所未聞。

蔡詢不敢大意,向後退了一步,抓住兩個蔡家弟子向蔣婉兒丟去。

ωwш ◆ttкan ◆C○

他準備試一試蔣婉兒的實力。

“砰砰”兩聲,兩個蔡家弟子全部撞在了蔣婉兒的屁股上,並且被蔣婉兒壓在了屁股下。

當蔣婉兒做起來之後,他們兩個已經被蔣婉兒壓扁了,幾乎變成了放大版的照片。

看到這一幕,蔡詢驚呆了。

他沒有想到蔣婉兒這麼厲害。 “哼!有本事別跑!”蔣婉兒大喝一聲再次向蔡詢一屁股壓去。

蔡詢念動咒語,對着蔣婉兒的屁股指去。

“轟”的一聲,一道金光從蔡詢的手指中飈射而出,轟擊在蔣婉兒的屁股上。

蔣婉兒毫髮無損,一屁股坐在了蔡詢的臉上,並且將蔡詢壓在了地上。

地面上頓時閃現出一個人形深坑。

“我讓你欺負我家主人!”

蔣婉兒揪住蔡詢的頭髮,將他從人形深坑中提出來,然後“啪啪啪”地摔在地上。

看到這一幕所有的蔡家人都愣住了。

他們想不到蔣婉兒這麼彪悍,居然完虐蔡詢。

其實秦巖也沒有想到,他以爲蔣婉兒雖然能勝過蔡詢,但是也不會超過太多。

誰能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我們也上!”秦巖對李天霸他們說。

現在如果不乘機掩殺過去,實在是太對不起蔣婉兒了。

李天霸他們紛紛點頭,首當其衝向蔡家的人殺去。

慕容雪菡緊緊地跟在秦巖身邊,一邊保護秦巖,一邊斬殺蔡家人。

剎那間,蔡家陷入了一片混亂。

蔡家人此刻根本無心戀戰,一個個嚇得轉身就跑。

而秦巖他們趁機大開殺戒,將一個個蔡家人砍殺在腳下。

其實蔡家人如果奮起反抗,秦巖他們真不一定能討到什麼好處。

畢竟蔡家人太多了,足足有上百人,而秦巖他們算上蔣婉兒也不過才七個人。

不一會兒的功夫,蔡家人已經死傷過半。

不過剩下的蔡家人已經全部跑沒了,現場只剩下了秦巖他們。

秦巖準備幫蔣婉兒對付蔡詢。

“主人,不用你出手,看我的!”

蔣婉兒將蔡詢的頭夾在雙腿中,只聽見“咔嚓”一聲,將蔡詢的脖子用腿扭斷了。

看到蔡詢這種死法,秦巖覺得他死的太憋屈了,畢竟他是天尊高手。

同時秦巖也萬萬沒有想到勝利來的如此容易。

“主人,我們接下來做什麼?”蔣婉兒問。

“把蔡家的人清理乾淨!”

雖然秦巖不想造太多的殺孽,但是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這個道理他還是懂的。

豪門闊少,慢下來愛 衆男寡女 現在不把蔡家的人全部幹掉,蔡家人以後絕對要報復。

當然了,秦巖並不怕蔡家人報復,只是他不願意將麻煩留在以後。

“好!我這就去!”蔣婉兒轉過身飄進了蔡家。

“主人,吾們也去了!”李天霸他們也轉過身走了。

只有慕容雪菡留在秦巖身邊保護秦巖。

半個小時後,蔣婉兒她們陸續回來了。

看到李天霸他們滿身是血,秦巖就知道他們殺了不少蔡家人。

“我們走吧!”秦巖一招手,準備離開蔡家。

“秦巖,蔡家養的那些小鬼都是順風鬼,速度奇快,你不如把它們收了吧!”

姚莎莎給秦巖提了一個非常好非常好的建議。

聽到姚莎莎的話,秦巖覺得這個提議不錯。

如果他收留了這些順風鬼,以後想去一些偏遠的地方,完全可以讓它們擡着。

因爲很多地方汽車是無法開進去的。

不過順風鬼也有弊端,它們只是孤魂野鬼,還沒有達到厲鬼,白天無法行走在陽光下。

鬼類只有達到了厲鬼級別,才勉強可以暴露在陽光下。

不過時間也不能太長。

但是鬼類一旦達到了鬼靈,它們完全可以無視陽光。

“好!不過我不知道怎麼收留這些順風鬼!”

“秦巖,我知道,我可以幫你。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說到條件的時候,姚莎莎咬住嘴脣低下了頭。

“哦?什麼條件?”秦巖來了興趣,十分想知道姚莎莎想提什麼條件。

“秦巖,是這樣,我們姚家被蔡家滅了,我現在無依無靠,我想讓你收留我。”

“當然了,我不是讓你娶我,只要你能收留我就行!”

姚莎莎怕秦巖誤會,又解釋了一句。

秦巖覺得這個條件完全可以答應:“好的!我答應!”

聽說秦巖答應了,姚莎莎特別高興,當即將收留順風鬼的祕密告訴了秦巖。

原來收留順風鬼很簡單,只要將它們身上蔡家的印記除掉,換上秦巖的印記就可以。

不過這是在蔡家沒有天尊高手的情況下。

如果蔡家有天尊高手,秦巖是無法滅掉順風鬼身上印記的。

姚莎莎念動咒語,將順風鬼召喚出來。

原本秦巖以爲能接受幾十個順風鬼,但是當姚莎莎將順風鬼召喚上來之後,他發現蔡家只剩下了五個順風鬼。

原來剩下的順風鬼在秦巖他們剛纔激斗的時候,被幾個逃走的蔡家人帶走了。

“秦巖,不好了,看來有幾個蔡家人逃走了。”姚莎莎臉色有些慘白。

秦巖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不過蔡家人既然已經逃走了,秦巖也沒有辦法。

“蔡家人和白家人交情比較好!我估計他們有可能去找白家人了!”姚莎莎接着說。

姚莎莎的話讓秦巖想起了白霜霜。

“無妨,我們遲早也要和白家動手。”秦巖擺了擺手,根本不怕白家人。

現在有蔣婉兒坐鎮,以後還能救出九窈,秦巖一點也不怕白家人。

“咦!馬嬌呢?我師傅呢?”

秦巖突然想起來,他們來這裏的最終目的是救馬家人,可是現在殺光了蔡家人,卻沒有看到一個馬家人。

“天霸,你們剛纔有沒有看到我師傅?”

李天霸他們紛紛搖頭。

“秦巖,他們被蔡家人關在地牢裏面。地牢非常隱蔽,他們不可能找到。還是我帶你去吧!”

姚莎莎在蔡家生活了十幾年,對蔡家瞭如指掌。

秦巖點了點頭,跟着姚莎莎向蔡家裏面走去。

穿過一排排房子,姚莎莎將秦巖他們帶到了一片樹林中。

姚莎莎抓住其中一棵樹,順時針轉了一圈,“嘎吱嘎吱”的聲音頓時從地面上響起。

一條通道頓時出現在秦巖等人面前。

我暈!難怪李天霸他們找不到,這種地方還真不是什麼人都能找到的。

秦巖一邊想着,一邊順着樓梯向通道里面走去。

就在秦巖剛剛走了兩個臺階的時候,裏面傳來了厲聲大吼:“站住,你們再往前走小心我殺了他們。” 嗯?這是什麼情況?

秦巖眯起眼睛向通道里面望去。

通道里面黑漆漆一片,什麼也看不到。

不過秦巖已經猜到大概是什麼事情了,肯定是蔡家的人跑進了地牢劫持了馬家人。

“你們是誰?”秦巖假裝什麼也不知道,悄悄地念動咒語打開陰陽鬼瞳,向通道里面望去。

他看到通道里面站着七八個蔡家人,馬嬌等人被他們劫持了。

“秦巖,我限你一分鐘之內趕快離開!否則的話別怪我不客氣!”蔡家人大聲叫起來。

“咱們能不能談一談?”秦巖不動聲色地說,準備拖延時間。

與此同時,秦巖分別給李天霸他們使了一個眼色。

李天霸他們微微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並且開始做準備。

“不能,你們趕快滾!”蔡家人在裏面大吼起來。

“既然這樣,那我……咦!師傅,你的魂印怎麼被解開了?”秦巖故意指着馬澤洪大聲說。

其實馬澤洪此刻依舊被魂印封着。

無論是人還是鬼,一旦被貼上了魂印,三魂七魄就被禁錮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