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彭……”一聲倒在了地上,慢慢的碩大的身軀變爲一灘灰燼,恢復了剛開始時候的寂靜。

“你是人嗎?”劉福看着兩眼冰冷無比的盯着赤炎犬發呆的劉笑天問道。

“怎麼?我不想人嗎?”劉笑天哭笑不得的問道。

“那你怎麼……”劉福說不下去了。

“呵呵,不要誤會,我是一個標準的人,同時也有七情六慾,也同時希望有無數的絕世美女被我征服,但我和你們不一樣,我是一個用着善良與同情心的人,而你們沒有。”劉笑天一面慢慢恢復這自己的力量,一面開玩笑似的說道。

“裏所有的人注意了,地下皇宮有人闖進來了……“裏面一陣嘈雜的聲音。

”什麼?他們說這裏是地下皇宮,?“劉笑天聽到後簡直不敢相信的說道。

”是啊,這就是我們老大的神祕地下皇宮,所以任何力量都滅不了我們老大,因爲這處地方任何人都找不到。“劉福說道。

”哼……“劉笑天冷哼一聲。

繼續帶着劉福往前面走去。

當劉笑天和劉福誇過赤炎虎的身體留下的灰燼時,劉笑天的內心裏突然升起一股無法形容的力量。

”嗤嗤……“一道道箭矢向着劉笑天與劉福射了過來,在猝不及防之下,劉笑天雖然躲過了箭矢的攻擊,但是劉福卻是很完美的又在屁股上被射了一劍,疼的劉福慘叫聲連連。

”哎,我說你他媽的給我小聲點兒,這裏有機關,他們在觀察我們的聲音來釋放箭矢,你要是再這樣,我就不管你了。“

”哎呀,疼死我了,這麼疼,我不叫都不由我,哎呀,疼死了。“

”那我不管你了,你就去等着亂箭穿心。“

”快點兒走。“劉笑天一面用鐵劍當去射來的箭矢,一面向着劉福說道。

”是。“劉福極不情願的答應了一聲,但是看着那如同下雨版的箭矢,劉福也不得不往前快速的走去。

”去死吧。“猛然在劉笑天的前方出現一道黑影,然後一聲冷喝聲傳了過來。

劉笑天就照着拿到黑影派出一掌,頓時一聲慘叫聲傳出。

”哼,鬼鬼祟祟的,“劉笑天冷哼道,然後手中匕首劃過另一個人的脖頸,頓時鮮血飛濺,鮮血濺射了劉福的一臉。 聽了鷹寒牧的話,申虎忍不住大笑起來,「扁毛畜生,你會不會數啊?明明是我們三個你們兩個,你怎麼倒過來了?哈哈……」

鷹牧寒一邊把玩著自己的槍尖,一邊笑道:「我沒數錯,是你數錯了,的確是我們三個打你們兩個!」

媚姨轉頭對申虎道:「老虎,我看這隻扁毛畜生肯定是腦子被我們打糊塗了!他們哪來的第三個幫手,呵呵……」誰也沒留意到她開口時,暗中還用傳音對申虎說了一句話。

「他們當然有第三個幫手,我就是!嗷~」畢熊大吼一聲,一邊用鋼叉刺向離他僅一丈遠的申虎。另一邊鷹牧寒和獅嘯也抓住時機攻了過來。

同時正在下方激戰的黃豹聽到自己大王的吼聲,立刻按原計劃對周圍小妖叫道:「弟兄們,大王有令,我們以後和落風嶺同道就是一家人了,大家現在一起消滅申虎他們!」鷹牧寒和獅嘯手下的頭目也早明白這個陰謀,此刻已是命令小妖們不攻擊穿綠色軍服的畢熊手下。

按理說這麼短的距離內,以畢熊出其不意的迅雷一擊,定然能重創申虎的。可是片刻后,倒飛出去的反而是畢熊。畢熊的鋼叉很兇猛,鷹牧寒和獅嘯的攻擊也配合得不錯,可是申虎卻洞悉先機似的,現實穩穩地架住了畢熊的鋼叉,接著又以鋼叉為支點一個側空翻,避開了鷹牧寒和獅嘯的兵刃。


而在畢熊被申虎招架住鋼叉,身法稍微一滯的瞬間,媚姨的子母劍已經刺到他的胸前。他雖然躲開母劍,卻被子劍正中胸膛。幸好他的護心鏡乃是一名上仙用千年玄鐵所煉,堅硬無比,才抱住他一條命。饒是如此,他也被擊飛幾丈遠,受傷不輕。

「申虎,你們……」畢熊抹去嘴角的血跡,大怒道。

「哈哈,你們什麼?是問我們怎麼知道你是姦細嗎?」申虎笑道,說完看向媚姨,示意她來解答。其實剛剛媚姨和他說話時,暗中傳音給他:「畢熊有古怪。」他聯想到畢熊最近的種種行事,才有所警覺。

「呵呵,老熊,你不覺的你最近很古怪嗎?一頭大蠻熊居然能想到做軍服!哼,搞了半天就是為了好從我們的人馬區分出來避免和落風嶺妖怪誤傷。對了,上次我們伏擊鷹寒牧,想來也是你故意失手放走他的吧?」

「還有,你不覺得你今天也表現得很反常嗎?」申虎盯著剛和畢熊道。

畢熊叫道:「不可能,我今天可是一句話都沒說,這麼可能被你發現異常?」

「哈哈,問題就出在你這一言不發里。要是汲蛇他向來話少,就是幾天不說話我也不奇怪。可是你這頭蠻熊平時毛躁得很,要不是心裡有鬼,怎麼可能會這麼安靜?」申虎說完,又沉聲問道:「畢熊,我們四個一起在淮陽山守了幾百年,向來相安無事,今日為何要連同外人對我們不利?」

聽了這話,畢熊臉上頓時露出一分猙獰,「好一個相安無事!你們三個從來就沒安國好心,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早就想聯手把我也趕出去,就想當年對付鷹兄一樣。申虎,你敢說我洞府旁的那些暗哨不是你們派的?你們還暗中收買我的手下,企圖讓他們將來暗算我。」


申虎怒道:「你血口噴人,我看這些事你反而幹了不少吧?」

鷹牧寒懶得繼續廢話,喝道:「多說無益,申虎你們兩個若是現在束手就擒,我還能饒你們一條命,否則……嘿嘿,現在雖然老熊受了傷,但還是我們佔優勢!」

「妄想!吼~」申虎怒吼一聲就沖了上去,五隻妖在空中激戰起來。

時予看到空中的一邊,嘖嘖稱奇,沒想到那頭蠻熊居然還能當卧底,真看不出來。他開始為四大妖王……現在應該是三大妖王的境地擔心起來。隨著畢熊和他手下的倒戈,申虎他們已經完全處於劣勢,數量比對方少不說,質量也不及對方,申虎他們手下本來就不如敵人精銳,現在還個個帶著傷。唯一能指望的就是申虎的安排能有用,汲蛇儘快擊潰對方的妖軍,然後再去取協助他與獅嘯三人對打。

這種形勢下,時予開始考慮要不要再進去幫助淮陽山妖怪了。按當初的設想,留在淮陽山的妖怪最好是弱的容易溝通的那一方,現在申虎他們可是把著兩樣都佔全了,所以幫他們就是最好的選擇。特別是他收到劉策星的彙報后,更是不願見到獅嘯他們勝出。可是越這個時候,出手就越要謹慎。萬一他出手被發現了,可是又沒法成功幫申虎擊退來敵,到時就有他苦頭吃了。

保險起見,時予再次變成小妖混進了戰場。現在雙方都殺紅了眼,誰也沒有注意到從屍堆里鑽出了一個小妖。雙方小妖們主要靠認面孔辨別敵我,他們一起混了幾百年,哪怕是不同妖王的手下,也多少都會有所接觸。所以在戰場里雖然沒有統一制服,但只要朝著生面孔打,不用擔心會誤傷自己人。當然,畢熊手下那幫穿著綠衣服的叛徒是例外。

時予變出的樣子對於雙方都是生面孔,但是因為他刻意頂著個虎頭,所以雙方都很自然地會把他當成申虎的手下,時予不會兩面受敵。既然來到了戰場,時予也多了另一重目的。他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與人真正的面對面打鬥過,可是這些是他將來必須面對的,不管是從妖王手裡奪回淮陽山還是以後可能面臨的其他危急。

眼前的妖怪雖然都是不看一擊,但是拿來練手混經驗正合適,順便也在實戰中試用一下各類法術。時予不通武藝,什麼兵器對他來說都一樣,就順手從旁邊撿起了一根長槍,長武器打得遠,他就覺得這樣更容易打到人。

時予的打法很不光明正大,妖怪持著兵刃上來和他肉搏,他卻總是暗中用法術配合將其擊殺。他和小妖們不同,憑著他如今的法力和在法術上的早造詣,不用掐指念咒就能隨心施放一些初級的法術,何況這裡是淮陽山,他的地盤他做主。

一個穿著綠衣服的熊妖拿著把大刀從背後向時予砍來,時予冷笑一聲,隨手在他腳下來了一招移地術。結果熊妖只覺得眼前一晃,目標就消失了。正在他疑惑時,冰冷的槍頭已經刺進了他的身體,就此一命嗚呼。這是時予成神后的第一次殺戮,好在妖怪在他眼裡從來不是同類,殺妖和以前做人時打獵殺幾隻野獸沒區別,因此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就是首次上戰場有點緊張,同時刺鼻的血腥味也讓他稍微有點不適。

很快又有一個不知死活的小妖向時予殺來,這回時予換了一個把戲,在小妖跑進一丈遠時,兩隻冰錐從它掌心飛出刺向了小妖。這小妖也算是身經百戰,以最快速度將冰錐打落,但是他再也沒機會躲開時予的槍頭……

時予就這樣在戰場里左突右閃,而且他也識趣地避開那些有點道行的妖怪,盡情在那些低級妖怪身上演練自己的法術。很快就有十多個小妖喪生在時予的手下,而且個個都是死不瞑目,因為他們中大部分都始終沒能明白自己是怎麼中招的,中的又是什麼招。混亂的戰場里沒人注意到他這個喜歡用法術的怪異小妖,因為還有一批傢伙更加拉風,那就是鷹寒牧的飛羽弓手。

這些飛羽弓手本身是鷹類能飛翔,但是射箭必須幻化人形,反而失去了飛行的能力。 帝國甜婚:求娶天價小蠻妻 ,就會有一通亂箭射來。這些弓手的箭術極好,基本上十發九中,所以對淮陽山一方的殺傷遠勝於其他妖怪。汲蛇和時予很快就發現了他們的存在和驚人殺傷力。


時予混在妖群中追求低調,而且也不敢冒然招惹這些難纏角色,就緩緩地靠近看有沒有合適的辦法破掉他們。汲蛇就沒想那麼多了,現在畢熊倒戈,申虎他們兩個不知還能頂多久,自己必須速戰速決。一招擊斃擋在身前的三個小妖后,汲蛇直接騰空沖向了飛羽弓手。

他這麼從空中飛過去,自然就成了弓手的最佳靶子,兩百多隻羽箭瞬間向他射來。汲蛇舞動蛇骨鞭,在身前形成一個無形的護罩,其嚴密的鞭影已經達到了水潑不進的地步。果然,兩百多隻羽箭儘管有一百九十多隻能正中他,但均被蛇骨鞭掃開。

此時汲蛇距離箭隊已經只有百十丈遠,僅僅夠他們施放兩輪齊射。負責飛羽弓手的妖怪頭目不慌不忙地喊道:「用三味真火箭!」小妖們紛紛從身後的一個紅色箭筒里抽出一種箭頭圓又大的箭支架在了弦上。然後那個頭目從懷裡掏出一個葫蘆,他一打開葫蘆口,一股猛烈的火苗就冒了出來,頭目施法令火苗噴出,短短一個呼吸的時間裡,所有的箭支都被點上了火焰,並通通對準了空中的汲蛇。

… 猛然,地下室的燈光暗了下去,裏面顯得黑漆漆的,但是劉笑天憑着敏銳的感覺感覺到正在有一大羣人將他們包圍。

劉笑天一手拿着匕首,一手拿着鐵劍,隨時準備一拼。

這種場面對於現在失去了戰鬥能力的劉福來說就已經相當於一個噩夢之中的噩夢了。

“你他媽的這麼怕幹嘛,我保證絕對不會讓你那麼快的死去。”劉笑天偷偷對黑暗之中瑟瑟發抖的劉福說道。

“我……不是怕死,我是怕……就這麼無緣無故的死了,然後啥都見不到,這一生,我已經無憾了,漂亮的女人上過,什麼姿勢也都玩過,什麼花樣也都做過,大量的金錢也數過,但是總不能太窩囊的死去……”劉福淡淡的說道。

“踏踏……”

“人來了,我先放你到那邊的一塊峭壁上,等會兒我將這羣傢伙收拾了之後,再來救你。”劉笑天說着如同夾住一個死狗似的毫不客氣的不管劉福怎麼喊痛,劉笑天也不管,運轉飛天羽翼,將劉福扔在了剛好能夠做一個人的一塊岩石上。

嚇得劉福低聲尖叫。

“我要是掉下來那不得摔成肉泥。”

“摔成肉泥就肉泥唄,人活着,總有一死,或是終於泰山,或是輕於鴻毛,你不是說你已經無憾了嗎,那你就是終於泰山的,你的這一死將是值得的。”劉笑天說完然後輕輕的降落到了地上。

此刻的地上已經沾滿了一羣想殺人的漢子,一個個都帶着一個猙獰恐怖的面具,呼吸聲低的可憐,要不是劉笑天的感知力異於強人,不然很難發現這些如同鬼魅般存在的傢伙。

“什麼人?膽子好大?竟敢亂闖我們地下室?”一聲宛若幽靈般的聲音傳出。

“劉笑天,奉天命來斬殺你們的。”劉笑天冷冷的說道。

”哈哈……小子我承認你有幾分利害,但是你來到這裏,你會知道你只有有來無回。“

”是嗎……那我倒要看看。“

”小的們,給我上,把他們兩個給我統統殺掉。“一個宛若從地獄裏面出來的聲音喊道。

這個聲音令劉笑天特別的不舒服,好像在這裏,又好像遠在天邊。

”殺……“一聲廝殺聲傳出,然後在空蕩蕩,黑漆漆的地下室裏開始廝殺起來。

劉笑天現在看的不太清楚,但是可以憑着靈敏的聽覺與感覺感覺到這一羣傢伙絕對不同尋常。

”看來這一羣傢伙專門是在黑夜之中有嚴格的訓練的,不然聲音與不發不會顯得這麼鬼魅。“劉笑天暗暗驚歎道。

更加令劉笑天鬱悶的是:”這羣傢伙貌似在行走的時候一點兒聲息也沒有。“

劉笑天感覺到有一陣宛若清風的微風徐徐傳來。

劉笑天知道這一羣傢伙已經逼近了自己。

劉笑天運轉全身的真氣,將鬥氣運轉到極致也開始在黑暗之中發出宛若幽靈般的身影。

這將會是一場幽靈與魔鬼的戰爭。

”彭彭……“突然之間,強悍的真氣夾雜着風聲,開始在空中繚繞起來。

劉笑天手中匕首快速的向着向他畢竟的傢伙刺了過去。

”嗤嗤……“一聲輕微的巨響,隨即一聲悶哼傳出。

一道鮮血賤到了劉笑天的身上。

劉笑天知道已經被解決到一人,隨即劉笑天輪動重劍,運轉飛天羽翼,向着前方慢慢逼近。

”轟轟……“強大的能量爆炸之聲在周圍擴散開來。

一圈圈強大的能量漣漪激盪着周圍,要是裏面燈光亮着,劉笑天定會看到此刻的裏面塵飛揚。空氣之中還夾雜着一絲絲令人作嘔的血腥味到。

”嗤嗤……“劉笑天將功法運轉到極致,開始在周圍廝殺起來。

頃刻間一聲聲慘叫之聲在周圍響徹天地。

甚至鮮血都飛濺到了劉福的臉上。

劉福聽到下面的廝殺聲,嚇得劉福一動不敢動,任憑鮮血飛濺到他的身上。

”給我殺……“這羣宛若幽靈般的人彷彿感覺到了劉笑天的強悍,一道撕心裂肺的聲響傳出。

劉笑天在一羣幽靈之中走來走去。

劉笑天每輪動一劍,然後便可以聽到一陣悶哼聲。

劉笑天腳下生風。

但是頃刻間在地下室燈光亮了起來。

衆人被強大的光亮刺得一陣眩暈,隨即閉了一會兒眼睛之後,劉笑天這纔看清楚這裏面的戰鬥狀況。

這一羣宛若幽靈般的傢伙已經被劉笑天干掉了大半,一個個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鮮血流了一地。

更加令劉笑天搞笑的是:”此刻的劉福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塑像似的鮮血散射了一聲,就像一個鬼魅似的坐在那裏一動不動,就在劉笑天看這個傢伙的時候,劉福的眼珠子轉了兩圈。“李笑天微微一笑。

”看來這全天下的人都怕死啊。“劉笑天隨即搖搖頭,猛然和對面那羣宛若幽靈般的眼睛們對上了,令劉笑天覺得有幾分寒意。

因爲劉笑天殺掉了他們這大半部分人,所以這一羣蒙着面的傢伙眼神之中彷彿能夠噴出火焰來。

”殺……“隨即在燈光之中有將開始一場血腥的戰鬥。

”好樣的。我就一個個殺光你們。“劉笑天擦腳一腳的意思血跡,然後首宗匕首快速的拿好在了手中。

”乾坤陣。“猛然一個幽靈漢子一聲大喝,頓時這一羣被劉笑天沒有殺死的漢子頃刻間圍成一圈向着劉笑天而來。

”小心,這乾坤陣的威力不小。“猛然無良師傅突然提醒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