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同時,一聲憤怒的咆哮,從舌頭破空而來的方向響徹而出。

腹黑寶寶:媽咪是大明星 那虛空原本無形,但此刻一絲漣漪波動,現出一隻十幾丈的青色巨蜥。

一雙青色的巨瞳,盯著不遠處的一道白衣身影,儘是血厲殺意。

「沒想到你還會隱匿!」

羅無生看著青色巨蜥,有些微微詫異的說道。

怪不得他之前看不到身影,原來是隱匿了身形。

如果不是他反應夠快,而且還突破到了神火境中期,剛才那一招,就算反應過來,恐怕也要被擊中受傷了。

「小子,我要殺了你!」

青色巨蜥沒想到羅無生的聲音如此年輕,但很快神色猙獰陰寒,對著羅無生殺意道。

「想殺我,你沒有這個本事?另外在這之前,我已經斬殺了一隻蛤蟆,現在就在這裡,送你下去見他。」羅無生手掌一翻,現出尺許之長的白色鎮魂碑。

「斬殺蛤蟆?你是那個人類小子!」

青色巨蜥愣了一下,然後回過神來,對著羅無生有些驚恐的說道。

他的實力,只是比毒蛤蟆稍微強大那麼一點點,當時羅無生斬殺毒蛤蟆是神火境初期巔峰,現在達到了神火境中期,他沒有任何一絲勝算。

隨即身形一個隱匿,向著四周快速的逃離而去。

現在只有快速逃,然後通知黑風城的黑妖殿成員,一起出來滅殺這人類小子。 朱卓聞言撇撇嘴:「你給我?怕是賣了你也換不回來。」

酆思煜眼珠子轉了轉:「到底什麼東西?」

朱卓哪肯告訴他,哼了一聲道:「反正你記著你欠嫂夫人他們人情就對了,往後記得吃教訓,再有下次可沒人能幫著你這般破費替你求情。」

酆思煜見朱卓不肯說,還嘴裡不饒人,忍不住也是冷哼了聲:「用不著你管!」

……

幾人說開之後,倒是沒了之前的劍拔弩張,除了酆思煜和朱卓時不時依舊忍不住斗兩句嘴外,其他的氣氛倒還算是和氣。

君璟墨帶著張集外出安頓那些人去了,而姜雲卿閑著也是閑著,便索性應了朱卓的邀約,留在這邊和他們品朱家之前才送過來的的靈茶。

那靈茶靈氣濃郁,比之之前在船上朱卓給他們用的茶水要好上許多,入口之後香氣清幽,卻帶著一絲苦澀。

朱家在得知了君璟墨二人身份后,又知道他們贈了那般貴重之物,怕怠慢了他們,特地花費大價錢購買的極品靈茶,然後快馬加鞭送過來的。

姜雲卿喝了之後挑挑眉:「這茶?」

朱卓笑道:「是我父親讓人送過來的,嫂夫人覺得可還入口?」

姜雲卿笑著道:「之前便喝著,雖然靈氣濃郁了些,可是口感倒是不如你之前喝的靈犀茶。」

朱卓早有些熟悉姜雲卿的性子,知曉她未必看重這些東西本身的貴重,笑著道:「我也這般與父親說了,可他總怕怠慢了你和君兄,非得讓人送了過來。」

「嫂夫人若不喜歡,那我讓人換成靈犀茶。」

姜雲卿伸手攔了他:「不必了,總是你父親一番心意。」

朱卓聞言這才安靜下來。

酆思煜這人性子直來直去,接受了姜雲卿的好后,對她自然也覺得親近了許多,而且姜雲卿性子本就討人喜歡,在她願意的情況,想要與誰交好便能讓人覺著如沐春風和氣親切。

酆思煜跟他們說了會兒話后,便和姜雲卿有了些不打不相識的感覺,他不願意跟著朱卓的叫法喊她嫂夫人,便開口喚了她姜姐姐。

「姜姐姐要是喜歡靈犀茶的話,那應該也會喜歡玉露酒,玉露酒的味道也偏清甜,且飲后回甘,也不怎麼醉人,不如回頭請姐姐嘗嘗?」

朱卓哪裡看不出酆思煜的心思,一看就知道他在「挖牆腳」,頓時沒好氣的說道:「我朱家多的是玉露酒,我自會請君兄和嫂夫人品嘗。」

酆思煜看了他眼:「你還有工夫飲酒?」

「我聽說你跟言婉玉的婚事吹了,言家那頭已經知道你扣留了言婉玉的事情,指不準這兩日就找上門來了,你還是先想想怎麼解決了言家的事情吧。」

朱卓聞言道:「你以為我是你,做事顧頭不顧尾?」

「不用等言家的人過來找我,等我父親來了之後,我自會讓人壓著言婉玉去言家退婚!」

言婉玉知道了不該知道的東西,不能殺了她,可也不能直接放了,只能等他父親帶著族中的高手來了之後,足以護著那六道石睛象后,再將人送回去,順道退了婚事。 第五百九十一章即將開始

「想逃?既然來了,就永遠的留在這裡吧!」

羅無生神色輕蔑,一抹極寒的殺意掠閃,手中的鎮魂碑,隨著最後一個字落下,消失在虛空之中。

等再次出現之時,已經化作七十丈之大。

那青色巨蜥感受到鎮魂碑上的強大魂力波動,雙眼一下子驚恐到極點,沒想到自己隱匿了身形,居然還被發現。

如果是在不知道的情況下,羅無生還真的很難發現,但是在羅無生的眼皮底下隱匿,想要再逃走就有些不可能了。

因為在一瞬間,所有的精神力落在那青色巨蜥的身上。

雖然隱匿,但其實還是有極其微弱的波動,如果不注意,會察覺不到,但注意了,只要迎著這波動就可以了。

至於這時,一道丈許粗的青色光柱破空而出,轟在鎮魂碑之上。

但是一隻雷爪探出,將那青色光柱給瞬間撕裂。

鎮魂碑速度沒有絲毫的減慢,一個快速的落下,轟在那青色巨蜥的身上。

迷婚計:前妻,從了我吧! 原本隱匿的身形,再次出現。

另外這一擊,就算是三蛇皇都要重傷,這青色巨蜥根本難以抵擋。

一聲不甘的怒吼,整個身體被鎮魂碑壓成了一張肉餅。

羅無生看了一眼,手一招,將一道血光和青光抓在手中。

青光是青色巨蜥的妖丹,裡面有一隻迷你的青色巨蜥,一臉驚恐無比。

獸魂對雷蛟沒有什麼用,已經煉化成器靈,就不能再繼續提升。

其實就算大量的六階獸魂,給雷蛟吞噬,也難以提升到六階,畢竟大境界的突破,不是那麼的簡單。

雖然如此,這些妖丹,還是能賣一些錢,來緩和他身上的靈石。

至於煉製獸靈丹不用急,之前煉製的獸靈丹,血毒蜂都還沒有吞噬完,還有一點。

他能感覺到血毒蜂的第八次蛻變,很快就要來了。

現在的話,既然青色巨蜥被滅殺了,那麼自然先在黑風山脈找一個地方修鍊。

至於身上的衣服和扮裝,要換一下,因為那黑妖殿很快就會得知青色巨蜥被殺。

他如果不改變,肯定會被發現的,到時候進入拍賣會就有些不可能了。

就算一開始混入,但如果之後被發現,他一個人可打不過黑妖殿這麼多的強大妖族。

而在羅無生滅殺青色巨蜥的瞬間,黑風城黑妖殿的據點,直接傳出一聲震怒的咆哮。

隨後一個三道身影,快速的從據點而出,向著青色巨蜥的方向而去。

對於這咆哮,很多人都聽到了。

而且現在三道身影出去,說明之前那個黑妖殿妖族被滅殺了。

銀羅剎嘴角笑笑,對於她來說,黑妖殿死的越多越好,不管是勢力之間的恩怨,還是上次岩漿之源的事情,都讓她的內心對黑妖殿有強烈的殺意。

天龍閣三樓,一個紫衣女子出現在窗口,看著離開的三道身影,嘴角微微一笑。

黑妖殿有些大意輕視了,能在這種時候買六階獸血的,自然有些本事。

只是不知道他敢不敢回來,參加拍賣會。

應該不可能,畢竟一旦被黑妖殿的強者發現,就要被整個勢力圍攻。

不過也不是不可能,變個樣子,巧妙的混入,也是可以的。

這麼年輕就修鍊到如此,以後突破到帝王境有很大的可能。

沒有多久,那三道身影出現在一張青色大餅的身前。

看著這青色大餅,三道身影臉上都浮現出極強的殺意。

「找!」

中間一個手臂身上一道道黑色紋路的男子,一聲憤怒殺意,然後旁邊兩個身影就飛快的向著四周尋找而去。

至於他自己身形一個殘影掠動,則快速的向著前面而去。

黑紋男子境界達到了六階中期巔峰,氣息上比沒受傷的三蛇皇,還要強大一點。

過不了多久,這黑紋男子就要突破到六階後期了。

其他兩個也是六階中期,跟青色巨蜥差不多。

雖然如此,但他們有三個,不用怕羅無生。

只要找到了,以他們三個的聯手攻擊,就算是神火境後期都要被滅。

然而這一招,就是一天之久,沒有發現任何有關羅無生的蹤跡身影。

對於這,黑紋男子整個臉陰沉殺意之極。

看來是將青色巨蜥引到這裡,然後斬殺快速的逃離開來了。

隨後再次找了兩三個時辰,還是沒有找到,就離開黑風山脈,向著黑風城而去。

而在他們離開不久,一道身影從一處岩石處顯現而出。

這道身影不是別人,正是羅無生。

三個妖族聯手,不好斬殺,那黑紋男子給他的壓力,還是不小的。

到時候更加強大的黑妖殿強者趕過來,就不好了。

現在的話,還是安心等待拍賣會的到來。

那拍賣會的神火境修鍊丹藥,對他至關重要,還是不希望出什麼意外。

接著再次看了一眼,就又進入山脈修鍊。

這一天,整個黑風城瞬間熱鬧鼎沸到極點。

至於這時,一個帶著黑色斗笠的青衣傴僂身影,從黑風山脈而出,快速的向著黑風城而去。

這一天,進入黑風城的人,還在增加。

雖然羅無生身上的氣息強橫無比,但城門的守衛,沒有認出羅無生就是之前逃離黑風城被黑妖殿追殺之人。

對於羅無生,眼中只有敬畏。

四周其他的人,眼中畏懼的同時,稍稍與羅無生拉開一點距離。

強者喜怒無常,更何況在黑獄地界。

隨之在人群之中,慢慢的向著拍賣會而去。

黑妖殿雖然不相信羅無生敢回來,但還是派出底下的人探查。

雖然他們看到了羅無生,但是跟其他人一樣,並沒有認出。

一盞茶后,羅無生出現在拍賣會的入口。

手掌一翻,取出一塊刻著八的龍形令牌。

紫衣女子給的令牌,他不會去用,免得被發現。

雖然天龍商會不一般不會黑獄地界的勢力有關聯,但也不排除黑妖殿出什麼東西,讓天龍商會留意一下他。

入口的守衛看到令牌,連忙敬畏點點頭。

羅無生收回連忙,就快速的進入拍賣會之中。

而在羅無生快要進入的時候,帝門的人,出現在拍賣會入口處。

對於羅無生,銀羅剎本能的看了一眼,不過並沒有想到此時的青衣傴僂身影,就是之前逃離的羅無生。

其實在她的心中,所想的也是一樣,羅無生不敢在回來。 姜雲卿原本和朱卓幾人閑聊,聽到他說要去言家退婚的事情后,眸色不由微動。

他們如今最大的威脅就是言家,也一直想要尋個機會去言家打探一番。

只是言家如今守的極為嚴密,就連整個青滬也到處都是言家的人。

姜雲卿雖然知道她和君璟墨的戰力不低,對上先天後境的人或者是臻境的人也能一戰,可是言家畢竟是十二世家之一,傳承數千年。

就連言越也說不清楚言家到底有多少高手,也不知道言家族內有沒有什麼特殊的手段。

姜雲卿自然不會讓她自己和君璟墨去冒險。

但是言家一趟就非走不可,如果不能打探清楚言家的事情,弄清楚他們接下來的打算,或者是趕在三百年之期到來前,將言家這邊處置妥當。

一旦等三個月後,言家的人察覺到不對,萬一覺得他們無望再渡磐雲海,將拓跋族被滅的事情宣揚出去,難保不會說動其他宗門世家。

到時候只憑藉著他們幾人,根本不可能應付。

想要徹底斷了危險,就必須從言家下手。

重生當軍嫂 只有徹底斬斷了言家這條隱患,他們才能安心留在東聖,以圖后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