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明趕緊拉開車門,把這位請進了車內,看的旁邊的陸晨直翻白眼。陸明這也太誇張了吧。不過轉念一想也行,至少他能見識一下這凡間的神通,到底有多厲害。

車子在崎嶇的山路上行駛了十幾分鍾後,坐在後排的瘦老頭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終於他再也忍不住開口了:

“我說這位師傅,你家是那個村子的”

“奧!師傅!不遠了,再有二十多分鐘就到了,我家是陸家村的。”陸明一邊開車一邊回答

“啥?陸家村?哎呦!”突然後座的瘦老頭大叫一聲,人也差點跳了起來,不過頭卻撞到了車頂棚上。

陸明被這老頭的舉動嚇了一跳,車子也猛地一個急剎車停在了路邊,好的是陸晨反應還比較快,手一撐,沒有撞到擋風玻璃。因爲在村鎮之間開車,本來就開不快,也就沒系安全帶。

“師傅!您……您這是怎麼了?”

“奧!沒……沒啥,我……我突然想起來了,我今天下午還得到一個村子幫人看看風水,可能……可能咱們得改時間了!”然而讓陸明更吃驚的是這老頭接下來的話。

“啥?您……您要去看風水?可這……!”陸明扭過頭問道。

“啊……啊!我……我剛纔忘記了,嘿嘿!”瘦老頭眼神有點不敢跟陸明對視,一邊收起自己的布番一邊打哈哈。

陸晨總是感覺眼前這個老頭有哪裏不太對勁,似乎在害怕什麼東西,於是也不說話,只是若無其事的看着車窗外。

“可是……唉!好吧!”陸明也不能硬把這個老頭拉到自己家裏,既然人家有事,那隻能放他離開。


瘦老頭深深皺着眉頭,一隻腳已經踏出車子,但是卻沒繼續邁步,似乎在猶豫什麼。即想走,又有所顧慮。

陸明本來想再問兩句,卻被陸晨使了個眼色給制止了。也只好等着,他總不能在老頭子還沒下車就發動。

“唉!罷了!罷了!去就去吧!”瘦老頭嘆了一口氣,又把腳收了回來,關上了車門。

“您這……”陸明被這老頭子的舉動弄糊塗了,這一會要走一會又回來的,到底在搞什麼。

“走吧!去你們村。”瘦老頭苦笑着搖了搖頭,完全沒有了剛纔的那種從容與狡黠。

看着車子又行駛在這條他曾經熟悉的土路上,瘦老頭心裏卻很不安。心裏一直在說:師傅啊,我田老七來看您了!您可千萬別怪我。我就是混口吃的,可沒有在外邊爲非作歹。就怕見您。看來今天也是機緣巧合啊,要是被您老人家知道我刻意躲着您,您還不得罵死我。既然如此。還不如當面讓您罵一通,這好歹也就這一下子,總比每天記掛強。

沒錯,這個瘦老頭就是田爲洪,外號田老七,他曾經跟着吳老太爺學過一段時間。但是由於自己天賦實在是不夠,最後吳老太爺也不想教了,就把他打發走了。不過臨走之前卻是告訴他,不準用自己學的東西害人,否則不管他在哪裏都會找到他。這麼多年下來,他也只是用學道的三腳貓功夫替人看看相,算算命。雖然混口吃的,但是禍害人的事,他還真沒敢幹。

不管怎樣,他對吳老太爺是又敬又怕。所以剛纔聽到陸明是陸家村的纔會如此失態。

車子一進村子停下來,陸明還沒下車,就看見田老七自己推門下來了,不知什麼時候,手裏的旗幡早就收起了,並且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表。

“師傅,我家在這邊!”陸明看着田老七走的方向,趕緊下車喊道。

“奧!我知道!我先去拜訪個人”田老七頭也沒回,只是回了陸晨這麼一句。

“拜訪人?難道這個老頭在我們村還有認識人?這人怎麼神神叨叨的!”陸明有些納悶的看着田老七自顧自的往前走。

“那應該是老太爺家的方向吧!”陸晨看見田老七走的方向,略一思索衝着陸明說道。

“哎!對奧!難道這位跟老太爺認識?要不咱麼跟上去看看?”陸明似乎一下子明白過來。心裏開始琢磨,這吳老太爺在周邊那是無人不知,難道這位來這個村子也要先拜拜碼頭,就跟電視劇裏演的一樣?

田老七站在吳老太爺的門口,久久沒有敲門,心裏也是忐忑不安。進去不會真的被罵吧。猶豫了半天,一咬牙伸手拍了拍大門。

等了半天,門吱呀一聲打開了,不過出現的不是吳老太爺,而是一個身材高大的漢子,看着非常壯實。

“你……你是誰?怎麼……怎麼會在這裏?”田老七被嚇了一跳,倒退了兩步一臉警惕的問道。

“你又是誰?”大漢上下打量着瘦瘦的田老七,甕聲甕氣的問道。

“是你?”不過還沒待田老七回答,身後就傳來一個聲音。 說話的人不是別人,正式被陸明拉着過來看看情況的陸晨。

出現在陸晨眼前的正是在集市上推了自己一把的那個大漢。

“你們都是找玄師的?”大漢看了看站在門口的三個人,臉上的表情依舊沒多少變化,沒有回答陸晨的問題,而是再次開口問道。

“玄師?”這次輪到陸明三人糊塗了,他們對視一眼。不明白這個大漢嘴裏的玄師是誰,難道是吳老太爺?

“通海!讓他們進來吧!”就在這時,屋內傳來吳老太爺的聲音。

大漢聽到屋子裏的聲音,又看了看眼前的幾個人,沒再說話,扭頭往回走。陸晨幾個也小心翼翼的走了進來。

“師父!不孝弟子田爲洪看您來了!”一進屋,田老七就做出了讓所有人吃驚的舉動,只見他大喊一聲,然後“撲通”一聲跪了下來,磕頭如搗蒜。

“哦!是爲洪啊!起來吧,你怎麼跑過來了,這幾年都去哪裏瞎混了?”吳老天爺看着拜倒在地上的田老七,怔了一下,轉而出聲問道。

“回師父!我這幾年四處宣揚師傅的功德,從來沒敢埋沒敗壞您的名聲,這次……這次……”田老七趕緊拍幾句馬屁,但是總不能告訴師父是不得已纔來的吧。

“老太爺,這位原來是您徒弟啊!嗨!我們就是想讓他給我們批個八字!”也許是不懂修煉的規矩,陸明可沒田老七這麼拘束,在他眼裏老太爺是個很和藹的老人。雖然很敬重他,但是也沒有任何畏懼的感覺。

“哦!哈哈哈!原來這樣啊!你們都坐吧!通海你也坐!”吳老太爺指了指幾張椅子對衆人笑呵呵的說道。

似乎看到自己的師傅並沒有責怪自己的意思,田老七也樂呵呵的佔了起來,搬了一張最矮的凳子,坐在了老太爺的旁邊。

現在的陸晨是第一次見吳老太爺真容,給他的感覺說不出來,但是就是感覺跟一般人不太一樣。似乎他能感覺到有一種奇怪的氣場圍繞在老太爺的周身,這種奇怪的感覺他好像在哪裏見過。

其實,吳老太爺也是在打量陸晨,因爲他在黑夜裏見過他,此時他從陸晨的身上感覺不到任何異樣,就跟旁邊的其他人沒什麼兩樣,這倒是讓他有些納悶。難道自己晚上的猜測是錯誤的,陸晨能看見自己純屬巧合?

“玄師,要不我先回避一下!您方便的時候,我再向您具體彙報”就在大夥都不講話,安靜的坐着的時候,那名大漢站起身來,衝吳老太爺鞠了一躬,抱拳說道。

“你等一下!先坐會”老太爺聽到大漢的話,收回了思緒擺了擺手說道。


“是!”大漢恭恭敬敬的答了一句,便又做了下來。

“呃!要不老太爺您先忙,我跟小晨先回去吃飯,晚些時候在過來看您!”陸明不是不通事理的人,聽見這個大漢的話,知道這人肯定找老太爺有事,只是被他們打斷了,於是趕緊起身說道。

“嗯!也好,小晨啊,你晚些時候一定要過來,我有事跟你說!”老太爺眼睛看着陸晨叮囑道。

“好!”陸晨回答也很乾脆,他現在對這個老太爺也是充滿了興趣,不過看現在這麼多人,似乎有些話也不方便問。


“爲洪!你稍等一會,我也有話跟你講,讓這哥倆先回去!”老太爺又對着剛要起身跟隨陸晨他們離開的田老七說道。

“啊?是!”田老七還想着趁機跟陸晨他們溜走呢,這師父既然喊自己只能乖乖的坐了回去。

剛走到門口的陸明聽見老太爺的這話,又轉過身來對着田老七說道“先生,您先談事情,我家就在坡下第三家,很好找,一會您跟老太爺談完事情直接過去好了,我們等您吃飯”

“哎!好好!”田老七連忙答應,他可不敢在自己師傅面前擺譜,再說現在知道這哥倆就是住在自己師傅所在的村子,哪裏還敢班門弄斧。

只是陸晨覺着“爲洪”這個名字有點耳熟,但一時又想不起來

“來!我給你門介紹一下!他是我收的不成器的半個徒弟,叫田爲洪。”聽到師傅提及自己的名字,田老七趕緊站起來,對着大漢作揖。不過心裏卻在想,什麼叫半個徒弟,您老人家後來不教了好吧!但是臉上卻不敢表現出來。

吳老太爺滿意的點了點頭,又衝着田老七介紹道:

“這是我師弟劉進山的弟子連同海!也算是你的師兄!”

被稱爲連通海的大漢,也對田老七抱了抱拳,算是雙方認識了。

“好了,我跟通海還有事情,你去陸家吧,好好給人看,別糊弄人!”吳老太爺看見雙方都認識了,便打發田老七離開。


“哎呦!師父,您這不是羞煞我了嗎,您老在這裏坐鎮,我哪敢班門弄斧,我……!”田老七可不傻,在師傅的村子裏給人算命看相,自己目前還沒這個膽量。

“行了!你該怎麼看怎麼沒看,我跟通海還有些事情,你先過去吧!”吳老太爺還沒等田老七說完就打斷了他的話。

走出師傅的大門口,田老七心裏還是有些不安。不過心中卻有那麼一絲絲醋意,那個連通海到底是什麼來路,師傅對待他好像比自己跟親近。

“你剛纔說,你師父的一個朋友遇到了難處,要找我借一樣東西?”看着已經走出遠門的田老七,吳老太爺對着連通海問道。

“是的!師伯,我師父要向您老借尋魂符!”連通海趕緊把自己師傅交代來的任務說了出來,他怕一會又有人來找這位師伯有事情。

“尋魂符?難道連你師傅也要用這個東西?”吳老太爺眉頭皺了起來。道家法門衆多,他就是在符籙上造詣最深。但是他知道尋魂符意味着什麼,一般的尋魂根本用不着這個,除非對方魂魄離開肉體時間太長,或者被一些道行高深的東西給捕獲,而普通的法子就尋不到。

“嗯!”連通海點了點頭。

“好吧!你等着!”

吳老太爺說完這句,就起身來到一個緊鎖的櫃子旁邊。從身上去下一串鑰匙,翻找了一下,拿出其中一把打開了櫃門。然後又從中拿出一個檀香木的盒子,盒子做工很精細,上邊鐫刻着龍虎圖案。也是一把小鎖緊緊鎖着。他又找出鑰匙,打開後,裏邊放着幾張符籙。他從中挑出一幅,順手裝在了一個錦囊內,再次把盒子鎖上,櫃門鎖好。

吳老爺子返回身,把錦囊交給連通海,似乎又想到了什麼。再次開口說道:

“你回去跟進山講,這次的事情恐怕沒有那麼簡單,一定要注意安全!”

“是!弟子回去一定把師伯的話帶到,那我就先告辭了!”連通海接過錦囊小心的揣進口袋後,再次向吳老太爺作揖。

“好!路上注意安全!”吳老太爺也擺了擺手。他並沒有問劉進山是幫誰找魂魄,劉進山本人的安全才是他關心的。因爲他知道九仙山可不是普通人認知的那樣簡單。 陸家對這類算命先生還是很尊重的,午飯也是很豐盛。只不過田老七似乎還是有些拘束,壓根就不像平時那種侃侃而談。此時他心裏想的只有一個,那就是一定要拿出平生所學,萬一是師傅考研自己,可不能在師傅面前丟人。

“我吃好了!先去老太爺那邊!”陸晨放下碗筷,一邊拿紙巾擦嘴一邊對着桌上衆人說道。

“嗯?你不算算?”陸明看着就要起身的陸晨問道。

“我不算了,還是先去看看老太爺吧!”在老太爺讓自己去找他的時候,他就有些迫不及待了。他實在是想了解一下凡間的這些跟修道有關係的東西。

“好吧!去吧去吧!”陸明也沒有再阻止陸晨,他現在的心思全部在田老七的身上,如果不是田老七還沒吃完,估計他早就拉着他給自己開始了。

陸子葉好奇的看了一眼陸晨,這孩子以前對這些不感興趣,這回怎麼還主動去找老太爺,他一時沒想明白。李文娟跟秀巧更想聽聽這位大師給陸明算命,女人嘛,不管多大歲數都對這些方面感興趣。

陸晨來到吳老太爺大門口的時候,發現院子門是開着的,他不確定裏邊那個大漢還在不在,只能先站在門口等。

“是陸家二小子來了嗎?進來吧!”就在陸晨還想再等會的時候,屋裏傳出了老太爺的聲音。

再次走進老太爺的屋子,陸晨發現那個大漢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了,屋子裏就剩下老太爺一個人,正在閉目養神。桌子上也沒看見飯菜。難道這老太爺不吃飯的?陸晨納悶的掃了一眼。

“坐吧!”老太爺緩緩的睜開眼,指了指旁邊的一把椅子說道。

陸晨沒有講話,只是按照老太爺的意思坐了下來。

陸晨坐下後,老太爺沒有再說話,只是拿眼睛一直在他臉上看來看去,一邊看一邊還發出呢喃。

“咦?奇怪了,怎麼跟以前看的不一樣,怎麼看不出來呢?”

老太爺的話雖然聲音很小,但是陸晨還是聽到了,心裏也開始緊張。難道眼前的這個人,真的能看出自己的來路。

“嗯!不對!不對呀!”老太爺越看眉頭皺的越緊,嘴裏的呢喃聲也越來越大。

“有什麼不妥嗎?”陸晨最終還是開口了,這老頭子老是自言自語的,說的他心裏沒底。

聽到陸晨的問話,老太爺並沒有回答,而是再次把眼睛閉上,心裏卻開始琢磨。怎會從面相上看不出陸晨的命格了呢,這是他自從出師以來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格,能不能看出來,就看個人的本事。吳老太爺自認爲以自己的修爲,不敢說百分百,但是百分九十他是可以看出來的。

思索了半天,吳老太爺也沒有睜眼。不過心裏已經打定了主意。他開始暗中運行功法,他要看一看陸晨的氣,也稱爲了魂氣。一個活着的人都有魂魄,而魂氣是魂魄的外在表現。當然就算是修行的人,到不了老太爺這個層次也是看不到的。

這一看不打緊,吳老太爺的靈魂感知力,剛剛觸碰到陸晨身體不足十公分的距離。他就感受到,面前一團霧濛濛,壓根就什麼也感受不到。再想向前,卻發現自己的靈魂之力似乎觸碰到了什麼壁障,不能前進分毫。

吳老太爺猛地睜開了眼,有些驚恐的看着陸晨,嘴裏發出了有些顫抖的聲音:


“你……你到底是誰?”

他這麼警惕自然有自己的道理。能造成這種情況只有兩種可能,第一對方的靈魂壓根就不是人類的,並且是比較厲害的異類靈魂。第二種就是道行遠遠高出自己,從而形成靈魂壁障,這是對自己的一種保護,防止有人居心不良,對靈魂造成傷害。

當然對於老太爺的想法,陸晨是不知道的,他也沒有感受到什麼異常。因爲對於強大的龍魂來說,一個仙界小小的靈魂探測,不用他本人刻意去應對,魂魄條件反射般的形成了簡單的靈魂壁障而已。

“什麼?我就是陸晨啊!怎麼了?”陸晨也是被這吳老太爺這奇怪的舉動給弄糊塗了,大驚小怪的,根本不像是一個老人該有的表現。他只是想來找老太爺瞭解一些他想知道的事情,而對方的反應卻大大出乎他的預料。

“你真的是陸家二小子?”吳老太爺用懷疑的口氣試探着再次問道。

“對,我就是陸晨!”陸晨可沒傻到在一個不瞭解的人面前承認自己的身份。

“嗯!”吳老太爺看着陸晨的眼睛不像是撒謊的樣子,終於放緩了自己的心情。不過轉瞬之後就發出了嚇了陸晨一跳的大笑之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