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一道陰影,不斷遊動,到了血骷髏身旁一陣扭曲卻化為一個渾身籠罩在斗篷中的人。「哎哎哎!人都跑得不見了,你還在這叫什麼!」

「哦!」血骷髏身上的血液迅速的流回他的身體,好像從來沒有流出來過一樣。血骷髏聳了聳肩:「跑得倒是挺快!要不然,哼哼!」

斗篷人無力的嘆了口氣:「好玩么?」

「一點都不好玩,不信你試試,你把自己的血放出來再喝進去,真的不好玩!」血骷髏一臉認真的樣子。

「那我就死了!唉?唉?我說的不是這個!混蛋!已經把他逼到這裡了,你又何必非要打這一場?目前一切順利你又何必橫生枝節!」

「不摸摸底子,我總是不放心!要是他不堪一擊,我們又怎麼能指望他!」

「綠色瘋魔那一戰還不能說明什麼嗎?」

「算了吧!一個發瘋的同伴,比一個十個狡猾的敵人更讓人頭疼。」血骷髏冷笑道。

「那你現在覺得他怎麼樣?」斗篷人問道。

血骷髏沉默一會嘆道:「還是太弱啊!」

「然後呢?你想該主意么?」斗篷人腦袋轉了轉面向血骷髏問道。

「嘿嘿!然後?然後,就是繼續。」血骷髏望著天空笑道。

「這才是我們的李瘋子啊!」斗篷人身影扭動化為影子遠去。

血骷髏望著斗篷人遠去的地方低聲喃喃:「瘋子?你應該知道我並不是真的瘋子,我只是想……」

周峰落荒而逃,並不知道血骷髏沒有追擊。沿途又被微笑骷髏的一隊隊搜查者圍堵,,無奈不斷的被追趕向血骷髏鎮。


看著前方血骷髏標誌,聽著身後傳來的呼喝聲,周峰無奈的笑了笑,掙扎了這麼久還是被逼到了這裡。那就最後在掙扎一下,看看他們給自己安排了什麼陣仗。

踏入血骷髏鎮,周峰很意外,想象中的那些狂風暴雨般的攻擊並沒有到來。血骷髏鎮上甚至找不到一絲人影,如果不是順風耳聽到一些聲音,周峰還以為這個鎮上沒有活物呢!

不過走到這一步周峰也懶得再想什麼問題,順著偏僻的小巷皺了段距離,直接翻牆進入一處荒廢的院落。

鑽進一間屋子隨便找了一處地方就躺下休息了起來,已經做好最壞打算的周峰現在只想盡情的休息。

但是上天似乎不願意滿足周峰的願望,在周峰躺下沒過多久,一道影子從門縫中進來,然後在周峰身邊扭動凝聚成一個人影,靜靜的站在他身旁。

周峰無奈的嘆了口氣,皺著眉頭艱難的睜開一隻眼,看樣子好像隨時會撐不住再閉上一樣。瞄了瞄站在他身旁的黑影就又閉上了眼睛,有氣無力的說:「是你啊!你究竟想要幹什麼?」

這人周峰不是第一次見了,在這次的逃亡中和這個像陰影一樣的人打過幾次交道。雖然表面上是敵對的,但總有些莫名的舉動,讓人看不透他的目的,甚至有一次在周峰山窮水盡時暗中放了周峰一馬。

這時候這個傢伙又出現究竟想幹什麼?周峰已經懶得想了,腦子這時也不想動一下,所以就隨口問了。

「唔,首先歡迎你來到血骷髏鎮,恭喜你成功邁出第一步。」黑影人輕笑著拍手道。

「成功的邁出第一步?我完全看不出來成功在哪裡。這似乎是你們的計劃,但是到了這裡你們又想做什麼?如果僅僅是抓捕我你早之前可是有機會的,你又為什麼暗中幫助我?所以你們究竟想要幹什麼?」

「我這次來只是告訴你兩件事。第一,你有一天的時間休息,不用擔心有人來打攪你,前提是你呆在這裡不要出去;第二,半天之後我會帶一個人來見你,希望你珍惜這次機會。而你剛才問的問題那個人或許會給你一個答案。」說完那道陰影迅速的融入周圍的影子中消失不見,沒有給周峰任何反應的機會。

「答案嗎?」周峰喃喃的自語著,翻了個身繼續睡覺去了。

喂!喂!喂!醒醒……

一個黑影無奈的站在周峰身邊不停的搖他,搖了半天,周峰終於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眼神半天沒法聚焦。黑影拿手掌在周峰面前晃了又晃,周峰的視線才緩緩的聚焦到面前黑影的身上。

這人正是之前那個黑影人嗎?

「你怎麼還沒走?」周峰迷迷糊糊得道。

「我……」黑影人一時間都不知道說什麼好,「已經四個時辰過去了好嗎!」

「有事嗎?好睏!我還想再睡會。」周峰繼續迷迷糊糊的道。

黑影人聽得冷汗直冒:「這種時候你也能睡的安心?」


要知道外面有多少微笑骷髏的人在找他呀,竟然睡得叫都叫不醒,好容易叫醒還說沒睡夠還想睡!自己動了多少心思才讓這裡沒有被搜查,這位倒好睡得真是安逸,黑影人想到自己辛苦到現在還沒睡就極度不平衡,真想出去把那些人叫進來啊!

「不是你說有一天的時間休息,不用擔心有人來打攪嗎?」周峰直接回道。

「哎呦,我說什麼你就信啊!你對我倒是信任!」黑影人無奈了,「好了,我說的那人已經帶來了。起來給你簡紹一下。」 周峰順著黑影人的指引看過去,一個激靈頓時清醒過來了。

這是一個咋樣的人啊!臉上長滿了噁心的觸手,這樣子讓周峰不由得想起加勒比海盜中飛翔的荷蘭人號的船長戴維瓊斯,不過這位的樣子比戴維瓊斯要更加的恐怖。

尤其是如此近的距離,以周峰寫輪眼的能力,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就連那些觸手扭動時拉扯出的絲絲粘液都歷歷在目。

睡得迷糊的周峰突然遭此驚嚇,哪裡還會有半點睡意。

黑影人對此似乎早已經見怪不怪,對周峰的表現視而不見,依舊淡定的繼續介紹:「微笑骷髏總部參謀,此次行動的直接指揮者,瓊斯。」

叫瓊斯的怪人用奇怪的聲音自嘲的問道:「怎樣?我的樣子是不是很恐怖很噁心?」

周峰訕訕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倒不是害怕惹怒對方。有道是光腳的不穿鞋的,此時看透現在的局面,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的周峰,就是典型的光腳的。

周峰算是看透了,到了現在反抗什麼的已經沒什麼用了,周峰的命運就看這些人究竟有何用意了,而現在已經到了揭曉謎底的時候了。

所以周峰才會肆無忌憚的睡覺休息,可不僅僅是因為黑影人一句話。

瓊斯並沒有要非周峰迴答,嘆了口氣,盯著周峰繼續說道:「知道我為什麼會成為這個樣子么?因為,我也是實驗品。而且看起來是個失敗的實驗品。事實上微笑骷髏大部分人都可以說是實驗品,只是有的失敗了,有的成功了,有的是沒什麼危險的,有的卻有極大的風險。」

竟然是這樣周峰完全沒有想到,不解道:「那你們……就這樣接受了?還為他工作?」

「不滿的人當然很多,但又能如何?這裡可是黑森林,什麼樣的殘暴主人沒有,人們早已經習慣了。這個世界拳頭大的就是真理,就算想反抗又能如何?更何況大部分的人並不想反抗。」瓊斯嘆氣道。

「怎麼會?」周峰實在無法理解,如果自己被變成瓊斯這樣怪物的話,那周峰寧願死了算了,當然死之前一定會給瘋巫找些麻煩。

「就像我,變成了這樣,反抗逃跑又能逃到哪裡?黑森林裡都是這個樣子,瘋巫或者什麼巫又有什麼區別?逃出這黑森林?呵!我這個樣子在這裡還有很多相似的人,黑森林裡的人早已經對這種事見怪不怪,逃出黑森林怎麼生活?只能是個孤獨的怪物,被歧視,甚至凈化!而更多的人接受的只是副作用小的實驗,或者只是服用些新成功的藥劑觀察效果,運氣好的只有好處沒有壞處,那就更不會有什麼反抗的心思了。」

周峰聽了瓊斯所說不由默然。不過周峰更關心的當然是自己,所以並不有想繼續在這個問題上糾纏,沉默了一會後將話題引向另一邊:「我還是有些不懂,你告訴我這些又有什麼用?難道想讓我像你們一樣放棄反抗?」

「不是,我只是想要告訴你也許我們並不是敵人而是同伴。」瓊斯意有所指的看了周峰一眼又說道,「許多人雖然加入微笑骷髏,但並這只是無奈的選擇,許多的仇恨和不甘都在潛伏。這些人等待著機會,積蓄著力量。就像……我。」

「你剛才不是說?」周峰疑惑道。

「我剛才那樣說只是為了讓你更好的理解微笑骷髏的人的想法,當然,那也確實是我起初加入微笑骷髏的原因之一。……直到一個人的出現。」

瓊斯說道這裡陰沉著臉,沉默了了起來。周峰只好問道:「誰?」


「沃羅,微笑骷髏的首領。」瓊斯恨恨的道,一邊痛苦的閉上了眼睛。「他殺了我的女兒!」

瓊斯這句話說出,臉上垂下的的觸手不斷的顫抖,似乎在極力剋制著什麼。瓊斯沉默了一會,眼睛突然睜開瞪著周峰:「你知道失去女兒的痛苦么!我真是個沒用的廢物,連自己女兒的仇都沒有能力去報,有時候我甚至想乾脆死了算了,可是我又不甘心。明明想要殺死他,可是卻又無能為力,更可悲的是還要聽他的命令行事,呵呵……」

「他難道不知道……」周峰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一個殺了別人的女兒卻還讓這人作為部下,一個女兒被殺了,還一直為兇手工作。這日子究竟是怎麼過的?

「他怎麼會不知道!他當然知道!他什麼不知道。」

「那他為什麼還會讓你繼續在微笑骷髏工作?」周峰覺得更不可思議了。

「因為他是變態,讓一個對他恨之入骨的人,忍受屈辱的為他辦事, 暖愛成婚 !」說道這裡,瓊斯深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繼續道。「這件事一直是我心裡不願提及的痛處,這次對你說這些,就是想要告訴你,我的目的是殺死沃羅,這意味著我也將成微笑骷髏的通緝犯,我們不再是敵人,而是同伴。」

周峰看了看陰影人對瓊斯道:「同伴?我記得剛才他說你是這次行動的指揮者,那麼,我現在的處境說起來還是你造成的呢!」

「如果我不是指揮指揮者的話,你早已經被抓住了!」

周峰看了看陰影人默默的點了點頭,這樣以前這人的舉動就可以理解了。「那麼需要我做什麼呢?或者說,你的計劃是什麼呢?」

「想要殺死沃羅,首先,必須讓他離開微笑骷髏本部,這樣才有機會。因為他本人實力很強,必須形成圍攻。若非如此,我早就找機會殺死他了。而這一次, 招鬼娘子:冥夫送上門 ,在我們引導下,他決定親自抓捕你。當然他不會像其他人一樣追在你屁股後面,就像貴族狩獵一樣,將獵物的你驅趕到特定的地方,然後讓貴族更好的狩獵娛樂。而這裡就是我給他準備的狩獵場所,但他不知道的是這一切其實都是在我們引導下設立的局。 盛世婚寵 。」 「你的目的是報仇,或許不在乎能否逃生,但是我的目的一直是逃離,而不是殺死誰。就算對方是微笑骷髏的首領,殺死他會造成一些混亂,但是現在身處處於包圍中的血骷髏鎮,我並不能找到什麼逃生的希望。」

「如果可以活著,誰又想死去呢?我當然也不例外。而且既然是圍攻,自然還有其他人,就算我為了復仇可以不在乎生命,他們總要為自己考慮。等到那時,我們就是真正的夥伴,趁著混亂一同逃離這裡。」

周峰想了想:「好吧!事實上我也沒有其他的選擇……那麼,你找我是需要我做些什麼?」

陰影人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一份地圖直接在地上鋪開。瓊斯伸手指了指上面的一個紅圈道:「等到沃羅來的時候,將他引道這個圈中。只要做到這一點你的主要任務就完成了,不過這並不容易,因為在進入這個圈之前我們的人都不能出手。另外進入圈后,有可能的話儘力將他引入到圓心處。這個過程少不了戰鬥,如果能夠傷到他或者讓他看起來狼狽點的話更好。」

「我說,你的要求會不會太高啊!你可是說沃羅的實力很強需要圍攻,現在讓我一個人引他也就罷了,還想讓我傷到他,你不會是想犧牲掉我這個誘餌吧!」周峰不滿的叫道。

「你怕什麼!我只是說有可能的話,而且你完全沒必要害怕,瘋巫的命令是抓捕,難道誰還敢殺了你不成?再說你已經應付不了的時候自然是我們動手的時候了,所以你儘管施展你的能力就行了,當然你變身綠色瘋魔的能力還是要小心一些使用。」

「我不明白為什麼讓我在你們動手前儘力傷到他,既然你們也要動手,我和你們一塊動手不一樣么?不要說我恐怕做不到,就算能做到提前這點時間又有什麼意義?」

「意義當然有!之前我已經說過了微笑骷髏的情況了,很多人都有一些其他的心思,如果你能夠提前傷到他,等我們動手的時候,有些人就會有一些其他的反應。而且你有可能真的做到!」瓊斯看了看周峰的雙眼繼續道,「沃羅確實非常的強大,但他也有他的弱點,那就是他的精神。相比於他強大的身體,他的精神混亂而又脆弱。精神攻擊詛咒幻術,對他有極大的作用,當然也因為如此他收集了大量的相關的防護裝備。你的雙眼也有這種力量,而且這種作用方式或許能夠繞過他身上的防護手段。」

「那麼為什麼需要我引誘他道那裡?我直接住到那裡不就可以了!」

「在那裡我們做了些布置,可惜雖然我儘力設計將沃羅的人安排在遠處,但是那裡現在還有一些不在我掌控中的人,你現在過去恐怕會暴露,所以只好由你到時候引誘他過去。還有什麼問題么?」

「最後一個問題,他什麼時候到?」周峰點了點頭道。

「就這一兩天吧!具體時間就要看他的心情了。」

「這麼說我還可以再好好休息休息。」

瓊斯搖了搖頭:「恐怕你沒有太多的時間休息,我給你準備了一些東西你最好抓緊時間熟悉熟悉。」

「哦?什麼東西?」周峰感興趣的說。

瓊斯並沒有說話只是朝陰影人打了個眼色,陰影人取出一個箱子。這麼大一個箱子周峰又一直留意著,終於看到了他是怎麼取出來的。是從他的身體中取出來的,看起來似乎是他的某種能力,並不是周峰以為的空間物品,或者說他的一身黑袍就是空間物品?

瓊斯拍了拍箱子站起身來:「我還有事,就先走了!有什麼問題就找他吧!」瓊斯看著周峰朝陰影人指了指,就轉身離去。

周峰對瓊斯給自己準備的東西還是很感興趣的,沒有理會離去的瓊斯,一邊往開打箱子一邊看著陰影人問道:「還不知道閣下怎麼稱呼?」

「我?額,叫我影子吧!哦!這個護額上有一個清心法陣,魔法師做的東西,在黑森林中可不多見,畢竟這裡是巫師的地盤,巫術物品才是主流,不過凝神清心巫師可不擅長,可惜沒有找到相關的神術物品。」影子看到周峰拿起一個護額就解釋道。

一邊解釋一邊走了過來,從箱子里又掏出幾樣東西:「喏,這裡面是清心丸,也是魔法師做的。這個冰心咒,功法,不過你應該沒多少時間練,了解了解就好。」

「這些……」周峰若有所思的道。

「恩,你變身綠色瘋魔有可能失去神智,所以找了這些東西,希望會起些作用吧!」


周峰一邊聽一邊就把護額帶到頭上,一絲清涼透入,腦袋果然清醒了很多。

「唔……」眼角掃過,突然看到箱子中的一本書《龍語魔法初解——水系》。

影子順著周峰的視線看過去,笑著說:「你的龍脈試煉應該已經看得差不多了吧!接下來就看這個吧!不過別看名字寫的是龍語魔法,可不是真正的龍語魔法,要不然就算你是龍脈覺醒者也使用不了。或者可以說是偽龍語魔法吧!也是你們龍脈異能者龍息覺醒后才可以使用,抓緊好好學學吧!」

「呵!我還以為自己這一路逃亡表現還不錯呢!結果什麼也沒逃過你們的眼睛啊!」周峰自嘲的笑道。龍脈試煉的事對方也是一清二楚,自己的一切竟然都沒有逃過他們的眼睛,如果這些人真的要抓自己,自己哪裡還能逃得了。


「嘿嘿,何止啊!龍脈試煉這本書本來就是在我們設計下送到你手裡的。」影子貌似一臉得意的說。之所以說是貌似,是因為影子整個人都籠罩在斗篷中,看不清臉。不過周峰覺得他此時一定一臉的得意。

「額……那傢伙是你們的人啊!真抱歉把他殺了!」周峰聳了聳肩。

「不是,只是恰巧知道他身上有龍脈試煉這本書,又恰巧知道你在哪裡,就派他去你那裡搜查而已。來看這個,特製解毒丸,沃羅血液含有劇毒有強腐蝕性,戰鬥的時候注意避著點。提前可以服用這種解毒丸,針對沃羅血毒特製,雖然不能讓你免受腐蝕,最起碼不會中毒。這個急速符,提高你的行動速度,不過只能維持一刻鐘,接下來就需要大約一個時辰來充能。時間雖然不長但是應該夠你引誘沃羅進入預定地點了……」

影子正專心一件一件講解著箱子里的物品,周峰訕訕的打斷道:「那個有沒有什麼衣服,可以伸縮,額……那個……你知道的……我一變身就那啥……咳咳!」

「哦……有的。」影子有些不情願的又掏出一套衣服,一邊嘟囔,「其實完全沒必要啊!又不影響戰鬥!」

為什麼感覺他的語氣中有種濃濃的遺憾呢?周峰一臉黑線的接過衣服,一邊惡寒的想這傢伙不會有什麼怪癖吧…… 這是一處異常寬敞的屋子,是影子帶周峰來到的新的住處。

熟悉完獲得的裝備,周峰就全身心的投入到了《龍語魔法初解——水系》這本書中。龍語魔法是世上最強大的魔法,是魔法最初的起源,與其強大相應的是施展條件的苛刻。事實上在龍脈者出現前,沒有人能夠使用龍語魔法。

龍語魔法與巨龍的身體構造和血脈息息相關,龍脈者能力的不斷的覺醒進化,讓他們不斷的接近使用龍語魔法的條件,直到龍息覺醒。或者我們可以將龍息當做龍語魔法中最為簡單而具有代表性的魔法,龍息的覺醒自然也就標誌著龍脈者初步具有了施展龍語魔法的基礎。

但是龍終究是龍,人終究是人,其中的界限哪裡是能么容易能夠跨越的。許多的魔法根本無法施展或者威力大減,以及一些其他亂七八糟的問題。為了更好的使用龍語魔法,人們不斷的研究改造,這就有了這種龍脈者的龍語魔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