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突然想起來何藍和江遊兩個人的最後一次任務,是殺掉了一個叫嚴火的火系異能者。任務報告上面是怎麼說的?” 無良家教

“你等一下,我拿了那個文件。”說着四毛二就打開了頭上的小燈在車裏尋找那份文件。

整個桑塔納車裏,有不少的文件,有些是關於何藍和江遊案子的,有些是其他案子的。

因爲何藍和江遊的案子是加急下來的,兩人並沒有來得及收拾收拾。

“找到了。”四毛二抽出一個卷宗,看了半天后四毛二才說道:”這個嚴火不對勁。“

二毛四並不意外,或者說他根本不會吧心裏的東西放在臉上。

不管面對什麼,二毛四的臉上都是一副淡淡的笑容,而反觀四毛二,就連身爲搭檔的二毛四都從未見他笑過,哭倒是有過,但大多時候甚至都不正眼看人。

二毛四總覺得這是因爲四毛二的異能原因,讀懂人的內心,應該是一種對異能者本身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吧!畢竟最險惡不過人心。

將車停在一個陰暗的角落,二毛四降下窗戶點起一根菸才說道:“講講看,我們就從嚴火開始入手。”

二毛四這邊的車窗外已經有好幾個菸頭了,看的出來二毛四很煩躁。

這輛桑塔納在這裏停了近半個小時後,纔再次啓動離開這裏。

二毛四的開車速度很快,快到一種極致,但是周圍的人好像都沒有察覺,就好像沒有看見。

但事實是這輛車確實是在狂奔,確實在他的眼前。

這邊是二毛四的能力,暗夜小王者,這是位數不對了解二毛四能力的人。

在白天,這種力量很弱,但是在夜晚就會翻倍的加強。

這是一種很特別的能力“暗夜行者”。

一種降低存在感的異能,可以說是非常雞肋的一種異能,對二毛四來說在加入ncb之前他甚至特別憎恨這麼能力。

這種異能會降低異能者本身的存在感,而且二毛四的異能等級很高,剛剛覺醒異能就已經是到了d級異能的零界點,在後來更是接連突破c級,成功晉級爲b級。

速度之快讓很多人都非常爲之羨慕。

二毛四現在是b+級的異能等級如果只對自己使用的話,甚至可以達到隱身的狀態,而接觸到的物體雖然受到的影響會低一點,如果到了晚上雖然沒有隱身那麼完美的效果,但是也差不多了。

這種能力讓二毛四加入ncb後直接是被特選到了調查部。

“暗夜小王子”二毛四在最短時間內就已經飆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這一路不知道闖了多少的紅燈,在多少人眼前一閃而過,卻是沒有人在意。

這就是二毛四特殊的“魅力”

把車停好,兩人下車後,四毛二看了看周圍。

是一個廢棄的工廠,四周的雜草又密又高,顯然是這裏已經是廢棄很久了。

四毛二打掉臉邊的雜草,貓腰看向遠處的一座還有燈光的小樓房。

“就是那裏了,嚴火是這家廢棄工廠的工人,幾年前這裏的皮革老闆因爲資金鍊斷裂逃跑了,有一些人就住在了這裏原來的辦公樓,嚴火殺的人同樣也是住在這裏的一個人,好像是個拉皮條的。”四毛二還沒說完就被二毛四打斷。

“行了,隨時觀察四周的動向,我們上去看看。”

隨機四毛二就被二毛四拉着手抄那棟樓走去。

這裏屬於郊區的一個小村莊外圍,因爲廢棄了很久,住的人也很少很少,顯得異常的荒涼。

但是還是能看見在工廠一旁的小樓裏有不少的房間是亮着燈的,雖然那些燈光也是那麼的昏暗無比。

兩人在到第三層的時候正好,對着這個樓梯口的這個門被敞開着。

裏面住着一對兄弟,房間的窗戶太小,只能打開門來通風。

而且一般沒人住三層和四層,一層和二層有着足夠多的房間任他們選擇,反正還不要錢。

三層的大多房間格局都不是很大,選擇的人少,四層則是行對於底下太高了,以前也就住了一個做工地的漢子和一對夫妻。

至於幾個人爲什麼要住這麼遠就沒人知道了,倒是這兩個兄弟完全是因爲受不了雜亂無章的下面才選擇搬上來的。

“大哥,你也沒有覺得剛有什麼東西上樓去了啊?”老二感覺到有什麼東西一閃便再自己眼前消失了。

老大聽見後則是專心致志的在玩着手機:“上去就上去吧,有可能是上面的住戶回來了唄,你管這麼多幹嘛!還怕是小偷啊?” 老二沒有接話,據他們所知,二層就有一個盜竊團伙聚集在這裏。而且不止是盜竊團伙,這棟樓裏面可是三教九流的什麼人物都有。

準確的說住在這裏的人除了樓上那個幹建築的,就沒有一個人曾經和這個場子有過什麼關係。

而那個幹建築的就是嚴火,他們不知道的嚴火已經死了。

二毛四和四毛二兩人上樓後察覺到這裏完全沒人住,二毛四也就鬆開了四毛二的手。

“嚴火住哪個房間?”二毛四問向四毛二,這裏的房間也是不少,雖然就這樣隨便看去都有好幾個房門已經損壞,但要是挨個找起來有時頗爲煩惱。

“不知道,只能一個一個找了。“四毛二絲毫沒有觀察二毛四有些發黑的臉龐,不過就算看了估計也看不出來,因爲這裏已經夠黑了。

四毛二說完就打開了手機的手電筒,開始翻找起了哪間房間是嚴火的房間。

兩人進去一個房間後,赫然一股腥味傳出,二毛四隨便一掃就看見了幾個用過的tt,整個房間亂糟糟的,但是有一張大牀,能看出來這裏的確是住過人。

“這個應該就是嚴火殺的那家人了。”四毛二拿着一張破舊的照片,上面是一個頗有姿色的女人和一個男人的照片,四毛二從檔案裏見過嚴火的照片,和照片上的人有很大的差別。

“嗯,那我你先這這裏看看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我去其他房間看看。”二毛四說完就出去了。

翻找了兩個房間後,二毛四這纔到了嚴火的房間。

家徒四壁,這就是二毛四能看到的東西。只有牀邊的一個櫃子上面,放着洗漱用品和一張照片,上面的男人正是嚴火。

不過能看的出來這是嚴火最珍貴的東西了,還專門用的一個透明塑料袋包起來。

照片上面除了嚴火還有一個小孩,他坐在嚴火的肩膀上,兩個人笑的很開心。

二毛四看出來了,這應該就是嚴火的孩子,兩個人的眉宇間很是相似。

“我那邊沒有找到什麼東西,你這怎麼樣?”身後的說話聲突然嚇了二毛四一跳。


轉頭一看果然是四毛二。

二毛四把照片遞了過去,剛準備說話時,一下子就怔住了。

回到家的周浩又是被老媽訓了一頓。

“身上什麼味啊?你這是幹嘛去了?趕緊去洗澡去!”

高強度的鍛鍊的確讓周浩的身體流了不少的汗液。

周浩洗完澡躺在牀上,渾身就開始有了反應,疼!酸!接踵而來。

不僅是因爲他極少鍛鍊的原因,更因爲蕭空給安排的訓練科目是在是有些高強度了。

重生之都市仙王

但是此時的周浩想的卻不是有關他自己的事情,而是掏出了手機,看了看多出的那個聯繫人二毛四。何藍和江遊消失的時期其實周浩心裏也很着急。

“但願不會出什麼事情吧。”周浩想着,手機滴答一聲,進來一條信息。

周浩一看是方穎發來的,心情一陣激動。

難道方大美女想我了給我發短信了?

懷着激動的心情周浩點開了方穎的短信:“回收張志武異能的績效積分可能明天才會顯示,注意查收。”

績效積分?

周浩點開自己的面板,上面的績效積分果然沒有變,還是12,倒是聯繫人裏面又多了一個人,那就是二毛四。

這12分的績效分還是和何藍、江遊還有方穎他們四人一起執行的抓捕任務得到的,這個東西周浩完全不知道是幹什麼用的,今天準備問方穎的,但是接二連三的意外發生讓周浩忘記了這件事情。

現在既然方穎提起了這個東西,周浩覺得自己還是要問一下的比較好。

“小穎穎,這個績效是什麼東西啊,上次任務就給了我12分,我到現在都還不知道能幹什麼呢。”

就在信息發完沒兩秒的功夫,方穎的回覆立馬就過來了。

“不準再叫小穎穎!”周浩看到這條信息,不知道爲什麼,感覺渾身哆嗦了一下,總覺得有股寒氣透過手機屏幕吹到了他的身上。

周浩還沒來得及答覆這一句,方穎的另一條信息就已經過來了。

“績效積分是關乎你的工資的,每個月的績效結算日,你可以用它換取一些東西,各種等級屬性的靈液和一些現金。”


看到這條信息周浩感覺自己好像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什麼靈液的統統無視,他在意的只是最後一條,錢!

績效居然可以換錢!原來工資是這麼發的啊!

不過轉念一想,周浩還是急忙回覆了一條短信:“這些績效積分可以換多少錢啊?幾號是每月的績效結算日啊?”

方穎看到這條信息,臉上的冰冷也消散幾分,“這人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樣,績效積分換錢?真是太浪費了。”

突然方穎的腦子裏多出一個法子,嘴角一笑已經是一條短信發出去了:“明天再說。”

一嫁首席定終身 ,準備休息。今天方穎雖然沒有和周浩、尚傑兩個人一樣訓練,但是也着實讓方穎有些心累,周浩實在是太能打諢了。


周浩在看到這條消息後,滿頭黑線,這正是他心情最激動的時候,方穎居然來了一句明天再說。

對績效積分滿懷期望的周浩也只好準備熄燈睡覺了。

他可是身體和心裏上都經歷了煎熬啊!原本一點希望都沒有的日子,在聽到績效積分可以換錢的時候,周浩絕的今天受的苦都不算什麼,這一些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躺在牀上週浩想着自己以後摟着方穎在大泳池邊戲耍玩鬧,沒一分鐘就睡着了,實在是今天着實累到他了。

此時的方家卻還有兩個人沒有睡覺。


正是方穎的父親方天行和賈兵。

賈兵今天是親自去收集了周浩的資料。

方天行看着周浩的資料滿頭黑線,自己的女兒可真是不夠讓自己省心的啊。

他到不是覺得周浩的家境怎麼樣,而是從這些資料來看…….讓方天行不能恭維。

學渣就不說了,關鍵還是一個不良青年,從資料上來看周浩這個學期就因爲打架被學校通報了兩次,方天行覺得這肯定不是全部。

關鍵是,周浩好像還在追一個叫鍾夏軒的女孩子。 看着周浩的資料,方天行的心裏五味雜陳,他萬萬沒有想到,以自己女兒的性格脾氣居然會喜歡上這麼一個人。

他甚至想過方穎以後會帶個女人回家,都沒想過現在的情況。

其實這隻能怪方天行多心了,第一是他手上關於周浩的資料太過片面,也瞭解不到周浩的本質,二是方穎只是對周浩有一些單純的好感罷了。

但是因爲方穎的性格脾氣,這流露出的一絲絲的好感讓賈叔誤以爲方穎已經是喜歡上了周浩。

“哎!由她去吧。”方天行最終來了這麼一句,便把周浩的資料收了起來。

方天行揉了揉自己的腦袋,走到窗戶面前看着天空中突然出現的閃電說道:“賈兵你明天就開始接手公司實質上的東西。”

賈兵此時也站到了方天行的一旁,而且此時已經傳來了窗戶外閃電的聲音,轟隆轟隆的直震人的耳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