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忌自嘲的笑了一下說道。

那小李沒有接話,現在的他已經愣在了原地,周圍的幾百號人也都是驚慌失措的,一個一個不斷的往中心靠攏,不願意去面對那森林中出來的不速之客。

“李,李哥,這,這……”

那劉光現在也是十分的害怕,只好驚慌的看着小李。

那小李臉色冷冰冰的,還微微有些白,總之就是十分的難看。

那小李看看周圍,一股子涼氣從胸口升起。

大大的吸了兩口氣平靜了一下,緊跟着,那小李舉着手衝着周圍的人大叫道,“大家都不要害怕,把你們手中的槍拿起來!三個人一隻,我數一二三,一起開槍!聽懂了沒有!”

“是……是……”周圍的人都有些膽戰心驚,那裏有心思回答這個問題。

“都怕個幾比!給我聲音大一點,聽到了沒有!”

小李又扯着嗓子大聲叫道。

“聽見了!!”這一下的聲音明顯比上一次整齊又洪亮了很多。

“好!聽我的,都不要害怕,不就十幾只老虎嘛!聽我的指揮!我們一起把它們幹掉!”

那小李看着周圍的十幾只打老虎說着。

這些老虎每個都有四五米長,明顯是個成年的大老虎,而且看它們氣勢洶洶的樣子,似乎是死掉這兩隻的親戚什麼的吧。

雖然手中有槍,但是正前方就是一直森林霸主大老虎,要說沒有一點害怕的心思那是不可能的,拿着槍的手都是顫抖的。


“呵呵,你這槍裏的子彈夠嗎?能把這麼多的老虎殺死嗎?你說說你,沒事帶着這麼多的兄弟來這裏幹什麼,你這不是讓他們送死嘛,我可是看在眼裏,痛在心裏啊,他們好歹也算得上是我們邪狼幫的一員啊,雖說要叛變,但是我還是不忍心啊。”


鄒忌一副悲痛欲絕的樣子,好像真的爲他們着想一樣。

“行了你,別假惺惺的了,在廢話一句我先嘣了你!”說着,那小李的另一隻手拿起一把手槍對這鄒忌。

鄒忌笑呵呵的一攤手,“好啊,你來啊,不過,你先看看周圍,那些老虎已經要上來了啊。”

聽鄒忌這麼一說,那小李往周圍一看,冷汗順着額頭就流了下來。

那些老虎都一個個弓着身子,慢慢的朝着中間圍了過來。

而這羣人當中最邊緣的那些小弟們不停地往中間擠,因爲一會如果那老虎發起攻擊的話,那這邊緣的人肯定是第一個受害者。

“少在這幸災樂禍的了,這麼多的老虎,一會你也活不下去!”

那劉光看着鄒忌還樂呵呵的,對這鄒忌說道。

鄒忌聳聳肩膀,“無所謂,反正我不管怎麼樣也會死的,被老虎吃掉,總比被你們殺了的好。”

鄒忌笑了笑說道。

劉光正準備說什麼,可是一聲虎嘯打斷了他。

“吼!!”那羣老虎低吼着,不斷的圍着衆人走來走去。

“不要害怕,我們這麼多的人,還有這麼多的槍,足以把它們弄死了!都不要害怕,聽我口令,把槍都舉起來!”

那些小弟們沒拿槍的都縮到了後面,最邊緣都是拿着****的大漢,現在那些大漢也鎮定了許多,聽着小李的口令,一個個的都把手中的槍端了起來,目光兇狠的看着那些老虎。

“聽我口令!三個人打一隻老虎!聽我口令我們一起開槍!!”

小李說着他自己也瞄上了一隻老虎。

“預備!一!二!開……”

那小李的開字剛說出口來,槍字就憋在嗓子眼說不出來了。

那小李的臉上唰一下就白了。

周圍的那些大漢們也都一個個的冷汗直流。

鄒忌也是睜大了眼睛看着前方。

而那劉光,則是早已嚇得坐到了地上,呆泄這不說話了。


只見那森林的邊緣出,緩緩的又出現了一頭一頭的老虎!

四面八方,一個一個的從森林中走向了這中間的空地上,慢慢的都圍住了鄒忌他們!

“這…這……”

小李也嚇得說不出話來了!

現在足足有幾十頭大老虎了!

而且那森林中還不斷的往外走着,好像後面還有很多的老虎一樣!

“咕咚……”小李嚥了口口水。

“李…李哥……我們該怎麼辦……”那劉光滿頭的冷汗,衝着那小李結結巴巴的問道,眼中充滿了恐懼。

那小李看了眼地上的劉光,又看了看周圍的那些老虎。

“小光,對不住你了,你這麼大好的青春,早知道就不帶你來這裏了……是我錯誤的低估了這森林中的動物的數量,早知如此,我應該多帶些人和槍來!”

小李握着拳頭,低着頭,咬着牙一副的不甘心。

“什麼?……李哥你說什麼!你什麼意思……李哥,李哥,你告訴我,告訴我剛剛你說的都是假的,你說你能夠把那些老虎殺掉,我們能平安的出去!你告訴我!!”

那劉光瘋了一樣的拽着小李的雙臂,不斷的嘶吼着。

“媽的!”鄒忌看不下去了,走上前,直接一把抓住那劉光後背的衣服,“去你的吧!”

說着,直接把劉光給拽到了地上。

劉光打了幾個滾,躺在地上哇哇大哭了起來。

ps:對不住諸位,家裏斷網了,我們這南水北調工程,一大哥直接把網線挖斷了,方圓幾百裏斷網,現在才修好,實在對不住 “沒種!”鄒忌厭惡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劉光。

緊跟着,鄒忌有看向小李,現在小李也是沮喪到了極點,低着腦袋,默默不語。

鄒忌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哎~你說說你,你怎麼攤上這樣一個老大,還有這麼一個小主子。”

那小李擡起頭看着鄒忌,苦笑了一下,沒說話。

鄒忌剛想繼續說什麼,可是就聽見一聲大叫。

“啊!!救命救命!”

鄒忌和那小李同一時間擡頭看去。

原來是一隻老虎試探性的想強衝了一下,誰知道有一個人卻嚇得受不了,頓時大聲的叫了起來。

可是,就是這麼個小插曲,使得老虎們的進攻開始了!

“吼!!”

“吼!”

一隻只老虎呼嘯着衝着人羣就衝了進來。

而離人近的那些老虎,則是後腿一縮,一個虎撲,朝着大漢就撲了上去。

“啊!!!”


“啊!!!!”

一個個慘叫聲不絕於耳。

周圍顯得異常的血釁。

而鄒忌小李他們是在人羣的正中央的,現在老虎還沒有進攻到這裏。

“可惡!艹!”那小李啐罵了一句,然後拎起獵槍就要開槍。

鄒忌眼疾手快,一把按住了槍桿。

“你瘋了嗎!你這樣開槍的話不但打不死那些老虎,而且還會把那些老虎的攻擊目標引到這裏來!”

鄒忌衝着那小李大聲的叫道。

小李頓了一下,“鬆手!儘管如此,我還是不能開着我的兄弟們送死!!”

說着那小李還不斷的掙扎。

鄒忌用力按下,一隻手按到了那小李的肩膀上,用只有兩個人才能聽的見的聲音小聲的對這那小李說道,“聽我說!你現在就算開槍了也改變不了什麼,現在你能做的,就是帶着劉光趁亂趕緊離開這裏!”

那小李頓時不掙扎了,看着鄒忌,“你說什麼?你說要我離開這裏?那你呢?你爲什麼不跟着我一起走?”

鄒忌笑了一下,“我現在的身體根本就衝不出去,我就在這裏裝死得了,說不定還能撿着一條命呢,還有,我得回去山莊,那裏,有一個人還在等着我呢。”

說着,鄒忌的腦海裏浮現出了莫敏的身影,又想到了自己落水時候莫敏瘋了般的大吼大叫,如果不是那叫聲,可能自己也不會從湖裏出來了。

看着鄒忌的微笑,那小李頓時迷茫的,死亡之下,什麼事情值得微笑?

不過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一聲聲的虎嘯把他們拉回了現實。

“行了小李,趕緊離開這裏!”鄒忌對這小李說道。

小李突然搖了搖頭,微笑着,“不走,我也要留在這裏,你有你要保護的人,我也有,就是我的兄弟們!”

說完,那小李一把拎起****,瞄都不瞄,“嘣嘣嘣!”


小李一邊開着槍一邊往外圍走去,他明顯就在吸引那些老虎的注意力。

那些老虎一聽見槍響,一個個的都看向了小李。

“吼!!”有兩個老虎呼嘯着衝着小李就衝了過來。

“蹦蹦蹦!!”連着三槍直接打在了其中一個老虎的額頭上,那老虎頓時在地上翻滾了一段,然後躺地上不動了。

“吼!!”那一隻老虎頓時被惹怒,一個虎撲就朝着小李撲了過去。

那小李先是想開槍的。

誰知道“咔…”的一聲,槍裏已經沒有子彈了!

小李臉色一變,眼看那老虎已經衝到了眼前,那小李一咬牙,猛地往旁邊一轉身。

小李本身也是練過的,所以速度也快一些。

“呲!!”一陣肉被硬生生撕掉的聲音。

“啊!!”那小李忍不住叫了出來。

雖然他本身速度很快,但還是沒能多躲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