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符文,說白了,就是關乎着本身性命的符文,它聯繫着封印馴魔師的權杖,卻獨立的存活在擁有者本身的腦海之中,不僅是封印本命符文,就連召喚本命符文也是寄存在腦海裏,一左一右,相輔相成,至於你所說的權杖中的符文,那只是馴魔師封印在權杖中的一道意念,並不是真正的符文本體。”

“不管是封印還是召喚,其符文的色澤都是由白變金,起初白如紙,最後燦如金,當然,這與馴魔師本身的等級相對,等級越高,金色越濃厚!”

“照這麼說,那您老的等級豈不是很低,頂多也就三轉馴魔師而已!”石然凝望着半空中那道略顯蒼白的符文,小嘴輕瞥,淡淡的說道。

“額…”聽到石然的話語,玄奇差點沒一跟頭栽在地上,輕輕地抹了抹額頭上的汗水,衝着石然大大的翻了個白眼,“我的情況比較特殊,總之是你現在所不能理解的,或許等到某一天,你也會像我一樣,變成這不倫不類的色澤!”

“額!”不倫不類?明明是等級偏低嘛,還說的那麼大義凌然,真是厚臉皮,無奈的衝着玄奇擺擺手,“那我什麼時候開始凝結本命符文啊?”

“你的情況比較特殊,因爲你修煉引龍訣的緣故,要想成爲雙符馴魔師,首要條件便是需要達到二者平衡,也就是說,當你的封印等級達到一轉之後,你便要在一月之內降服一道靈火,同理,召喚等級提高,也必須在一月內使封印等級與之持平,稍一不慎,萬劫不復!”

“什麼?”


石然一聽便徹底傻了眼,這個要求或許對於別人來說簡單,可是針對修煉引龍訣的他來說,就顯得十分艱難了,要保持兩者平衡,也就是說,必須有着靈火的支持,不然封印等級一旦突破,失去了靈火的支援,石然的境地無異於十分危險,而且平時對於封印馴魔師等級的把控一定要掌握好,沒有得到靈火的消息,貿然突破,將會萬劫不復!

“小子,你現在反悔還來的及,成爲召喚馴魔師,收服九道靈火,你依然能夠笑傲天地間,如果你選擇雙符共修,那麼資源稀缺的靈火便會成爲要你性命的鬼火,你可要考慮清楚啊!”玄奇輕輕地拍了一下石然的肩膀,轉過身,緩慢的走向一邊。

空曠的森林中久久無語,擺在石然面前的無異於是一個巨大的難題,就算他完全掌控了十道靈火的蹤跡,也不可能說有絕對把握降服那種天地靈物,稍有不慎,恐怕…

“我只有一個問題,那日引龍訣中出現的老者,一生總共降服了多少道靈火?”石然深深的呼出一口氣,望着玄奇,低聲問道。

“七道!”平淡的聲音猶如晴空的炸雷,將石然單薄的身軀凝固在了原地,像一座豐碑,一動不動。

劇烈的心裏波動使得石然身軀微微有些顫抖,長長的指甲深深的插進肉裏,滴滴鮮血順着拳頭,緩緩滑落。

剎那間,石然似乎想起了許多往事,被人們尊敬的父親,大戈城,破舊的家族,垂暮的爺爺,柔弱的母親,那一雙雙帶有期盼的眼睛,還有,那一直困擾他的鑽天蟒,父仇如山,家族危難,這一切的一切都在逼迫這個只有15歲的少年不斷向前,唯有真正的傲視蒼穹,纔有資格保護摯愛的人。

單薄的身軀緩緩扭轉,一雙鷹隼般的眼睛望着默默無語的玄奇,稚嫩的面孔稍稍抽搐,潔白的牙齒間,緩慢的蹦出四個大字,沉重如山,“雙符共修!”

PS:二更! 第73章:最後的任性

黑炎城堡,裝飾華麗的宴客廳裏,一張紅木的圓形桌子上坐滿了人,俞長風一臉歡笑的坐在一名白髮老者的身前,不時的替老先生夾着可口的飯菜,恭敬的表情中略帶諂媚。

“陳老,您老難得來一趟,今日可要不醉不歸啊!”俞長風說着舉起杯中酒,笑呵呵的朝着老先生敬酒。

老頭長的很普通,一身青色的長衫,灰白髮絲,微眯小眼,臉色細膩紅潤,一看就知道是位很注重養生的人,見到俞長風敬自己酒,右手輕擺,和藹的面容淡淡一笑,“俞團長客氣了,老朽一日只飲三杯酒,今日三杯已滿,多飲無益,還請見諒啊!”

聽到老頭如此一說,俞長風頓時便將酒杯放下,稍稍愣了片刻後笑道:“陳老擅長養生,自控能力極佳,這是我等晚輩望塵莫及的,佩服佩服啊!”

“呵呵,俞團長正值龍虎之年,體力旺盛,性情豪爽,能飲當多飲幾杯,如此方能顯示英雄氣概嘛!”老頭微微一笑,“來,既然上門做客,豈有讓主家爲難之說,胤傑,你陪俞團長喝兩杯,爺爺老了,喝不動了!”

隨着老頭的聲音落下,角落裏,一名長相細緻的少年緩緩地站起身來,纖瘦的身軀,潔白的皮膚,細密的眉眼,怎麼看都像是一個女孩,美麗中帶着一絲帥氣,陰柔的性格,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俞叔叔,來,小侄陳胤傑,敬您一杯!”少年十分有禮的衝着俞長風舉杯,一仰頭便將杯中酒一飲而盡,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

“呵呵,好!”俞長風短暫的愣了片刻,接着便開懷大笑起來,“真是英雄出少年啊,陳老一世英名,孫兒也是緊跟其上啊!”

聽到俞長風的誇讚,陳胤傑連忙微微鞠躬,“俞叔叔謬讚了,胤傑愧不敢當!”

“呵呵,好了,都快是一家人了,何必如此客套!”老頭緩緩的站起身來,伸出雙手示意停止,“俞團長,忘了給你介紹,這就是我與你說過的煉藥師孫兒,家族中唯一能夠接我班的煉藥師,如今也算是小有成就,已經是一名一品煉藥師了!”

“哦!”俞長風一陣訝異,望着年紀輕輕的陳胤傑,嘴角浮起一抹微笑,“恭喜陳老,有如此出色的繼承人啊!”

“來,坐下說!”老頭慢慢坐下,“這小子從小貪玩,被他父親寵壞了,性格雖然經過我的**有所收斂,可是還是有點野性,畢竟是年輕人嘛,前幾日你與我說的事大體我也明白了,令千金身中蠱毒,需要三品化虛丹解救,你也知道,老夫追求煉丹一生,也只是區區四品煉藥師,雖說實力一般,可是放眼整個傭兵界,能與老夫比肩的也是屈指可數,這化虛丹老夫的確擁有,不過相信它的珍貴程度俞團長應該知曉,所以想要老夫救治令愛,怕是得付出一些代價啊!”

“應該的,應該的!”聽到陳老頭鬆口,俞長風頓時大舒一口氣,“陳老您隨便說,只要我黑炎傭兵團有的,你儘管提!”


“呵呵,俞團長怕是誤會老夫的意思了,難不成你認爲我堂堂陳家會在乎區區物質?”

“那…您老的意思是?”

“實不相瞞,我這不肖孫兒也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了,恰逢他對你家千金愛慕許久,只要俞團長答應將令愛嫁給我孫兒胤傑,那麼老夫可以保證,化虛丹每年供應不斷,即便不能完全治好令愛的蠱毒,也會保證她的性命無憂!”

“這…”

聽到陳老頭的要求,俞長風一陣久久沉默,眼神中有着深深的不捨,這方圓千里之內誰都知曉,陳家的勢力極其廣泛,實力雄厚,自己的傭兵團非但得罪不起,還得盡力維持好兩邊關係,如果能夠將兩家的關係拉近一步,這對兵團的發展無異於是件天大的好事,可是,那陳家的小子,卻是一位十足的紈絝子弟,惡名遠揚,雖說僥倖成了一名煉藥師,可是要將自己女兒的終身幸福交託在這樣的人手裏,多少還是有點不放心。

“俞叔叔,你放心,我對小姐的情意是認真的,只要您答應將她嫁給我,我一定會給她想要的幸福的!”見到俞長風久久不語,陳胤傑的眼中閃過一抹不悅,輕輕起身,衝着俞長風抱拳道。

“呵呵,大侄子誤會了,我之所以還在考慮,乃是因爲這件事關係小女一生的幸福,無論如何也要跟我那丫頭商量一下,要不你看這樣,這件事我記住了,回頭我與丫頭商量過後,再來答覆,如何?”

“哼!”陳老頭威嚴一怒,右手輕拍桌面,“婚姻大事,豈容兒女私自插手,我看俞團長這父親當得有些窩囊啊,既然你都如此說了,那麼我陳家便敬候佳音,反正着急的是你們,還有二十天,你自己看着辦吧,胤傑,咱們走!”

“爺爺…”陳胤傑似乎還是不甘心,望着自己的爺爺一聲輕喊,臉上的表情無比的焦急。

陳老頭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花白的鬍鬚微微上翹,“回家!”

尷尬的氣氛終於在陳老頭的堅持下緩緩消散,當宴客廳中只剩下俞長風一人之時,他感覺自己的天地瞬間崩塌了,一邊是女兒的性命,一邊是女兒的幸福,兩種選擇,都是無比糾結啊!

月色如鉤,寂靜的懸掛在黑色的天際,薄薄的銀光傾灑在大地之上,給人一種淡淡的涼意。

“丫頭,我也是爲你好啊,我也知道那小子人品不好,可是如果不這樣做,你就會死的!”俞長風的聲音幾乎帶着哽咽,望着躺在牀上不爲所動的女兒,整個身心似乎都在滴血。

“我就算死,也不會吃陳家的丹藥,難道你忘了俞靖伯伯是怎麼死的嗎?要不是陳家販賣摻假的丹藥,咱們黑炎傭兵團又怎麼會淪落到被一個小小的松岡傭兵團欺負呢!”俞潔滿臉梨花的望着俞長風,激動的情緒令得胸口劇烈的起伏。

“過去的事就讓他過去吧,要不是你擅自做主將化虛丹給了那個小子,我也不會低聲下氣的去求那陳家,現在人家提出這種要求,你讓我如何選擇,難不成眼睜睜的看着你去死嗎?”望着倔強的女兒,俞長風的心好似萬把尖刀刮過,疼的他倒吸了幾口冷氣。

“老俞,我知道這些年來辛苦你了,這一次,就讓女兒再最後任性一次吧!”俞潔的聲音很平淡,一下子撲到俞長風的懷裏,兩個人哭的無比淒厲。

凌晨時分,淡淡的月光漸漸遠去,天邊出現一抹青色的白,一名少女,佝僂着身軀,小心翼翼的翻過高高的圍牆,噗通一聲掉到地上。

“啊…”少女輕柔自己的臀部,靈動的雙眼望着眼前的城堡,兩行清淚滾滾而下,“老俞,請原諒我最後一次任性吧,就算死,我也不會向那陳家妥協!”

PS:寫的很慢,這是第三更,還有兩更會在00點前碼出來,求鮮花,收藏支持! 第74章:本命符獸天靈鼠

清晨的天空,當第一縷陽光劃破雲層之時,綠色的森林卻依舊籠罩在一層濃濃的迷霧當中,一名少年,迎着白色的霧氣,不停的進行着簡單的吐納,黑色的髮絲隨風飛舞,淺淺的眉頭隱隱覆蓋了一層淡淡的薄霧。

“你小子除了偷懶,還會幹啥,這都兩天了,一點進展都沒有,真懷疑你是不是個馴魔師的材料!”玄奇的身影緩慢的從白霧中走出,望着猶如喘息的少年,大聲的埋怨道。

“我擦,我是懷疑你這方法行不行,我體內流的可是最珍貴的龍之血脈,怎麼可能不是馴魔師的材料呢!”少年衝着虛影大大的白了一眼,繼續進行着枯燥無味的機械吐納。


“不可能啊,深度吐納,喚醒體內獸血,引動凝結,化爲本命符文,這是我玄家數百年來代代相傳的口訣啊!”玄奇十分詫異的盯着石然一陣細看,白色的髮絲被風吹得四下飛揚。

“會不會是龍血比較難喚醒啊?”石然慢慢的停下吐納,稍稍喘了一口氣,望着玄奇的雙眼充滿了疑問。

聽到石然的問題,玄奇頓時一陣沉默,隨之動作迅猛的抓起石然的手臂,一絲灼熱的氣浪從指間冒出,迅速化成一把閃爍着銀光的短刀,衝着石然的食指就是輕輕一劃,一滴鮮紅的血液緩緩的從石然的指尖涌出,在陽光的照樣下,閃爍着淡淡的金芒。

血液涌出,瞬間沿着指甲向下滑落,然而就在石然感到莫名其妙之時,一隻體型微小的紫色老鼠極速的從樹林裏竄出,極其精準的將滴落的那滴鮮血接住,鮮紅的舌頭輕舔嘴脣,厚厚的絨毛下面,小小的脖子輕輕蠕動想來是在吞嚥那滴鮮血。

“嗡…”

一陣極速的眩暈傳來,石然只感覺自身一陣恍惚,接着腦海中頓時亮起了一枚像是老鼠的符文,淡淡的白光猶如破殼的豆芽,一絲一絲的抽絲剝繭,最後慢慢形成一個全身閃爍着銀光的小老鼠,緩緩的靜止在腦海中,再也沒有半點反應。

“我擦,什麼情況啊?”石然徹底驚呆了,對於這種突然發生的狀況,根本始料未及,天知道那個冒着銀光的小老鼠是什麼,對自己有沒有什麼不好的影響。

“天意啊!”玄奇也是一陣長嘆,望着一臉癡呆的石然,老臉上肌肉一陣抽搐,滿是糾結,“竟然是傳說中的本命符獸!”

“本命符獸?那是什麼東西?”石然顯然沒聽過這個陌生的詞彙,望着玄奇的面孔充滿了好奇。

“小子,你腦海中是不是已經形成一枚類似老鼠的符文了?”玄奇並不着急回答石然的問題,而是淡淡的瞥了一眼站在一邊的紫色老鼠,眼神中滿是無奈。

“什麼叫類似,那好像就是一隻老鼠,全身還閃爍着銀光!”石然回想起剛纔的一幕,立刻倒吸一口氣,突然之間臉色變得凝重起來,“等等,你說什麼,那是我的本命符文?”

望着石然的苦瓜臉,玄奇頓時覺得好笑,這小子有時候運氣好的擋也擋不住,差的時候,卻也是驚天地泣鬼神啊!

“沒錯,就是你的本命符文!”玄奇輕聲一笑,“小子,你可真是讓我大開眼見啊,傳說中亙古不出的本命符獸竟然降臨到你的身上,而且還是一隻如此孱弱的小老鼠,我真是服了你了!”

“等等…”石然稍稍揉了揉太陽穴,“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能不能一次性說清楚!”

“好吧!”玄奇一聲輕嘆,“原先我以爲你天賦不夠,不能凝結成本命符文,可是你的一句話卻是提醒了我。”

“什麼話?”石然一臉茫然的望着玄奇,臉色也逐漸變得安定下來。

“你說是不是龍的血脈很難喚醒!”玄奇稍稍停頓,繼續,道:“於是我就聯想到一個比較嚴重的問題,那就是,是不是在煉化龍血的時候出了什麼問題,一查之下,果然如此,別人煉化血脈只會存在丹田之中,待到喚醒,便自動凝結成符文,你小子倒好,直接將龍血煉化到自己的血液中去,使得血脈散步全身,根本無法喚醒,因爲龍血已經徹底變成了你的血,所以你這兩日的吐納盡是白費力氣!”

“啊?”石然頓時一驚,猛的站了起來,“那我會不會化身成龍啊?”

“成龍?你想的倒美。”玄奇沒好氣的瞪了一眼石然,“說你小子運氣好呢,那倒是確實,說你小子運氣不好呢,也是事實,你說怎麼能那麼巧,偏偏在我檢查你血液的同時鑽出一隻小老鼠,無巧不巧的吸收了你的血脈,現在好了,你也不用凝結什麼本命符文了,帶着這隻小老鼠,當你的馴魔師去吧!”

“啊?”石然還是有些疑惑,“您老還是講清楚吧,我腦子笨,記不住!”

“馴魔師凝結本命符文,最忌有人或者活物打擾,所以千百年來,無論是多麼強悍的馴魔師,都流傳着一句警示,那就是靜中凝符,只有在那個環境中,馴魔師才能專心凝結成品質優秀的本命符文,可是這畢竟不是唯一,就算是鐵打的紀律,也會有破壞的一天,終於,有人在凝結本命符文之時,被一隻魔獸打擾,打鬥中被魔獸強行吸收了血液,最終凝結成本命符獸,這在天地之間,數萬年來,據說僅僅只有兩次,而這兩位異人,也毫無例外的成爲了馴魔師歷史上的悲劇!”

“那你的意思是…”石然無比詫異的轉過身,盯着不住對他憨笑的小老鼠,頭皮頓時陣陣發麻,“我的本命符獸不會是這隻可憐的傢伙吧?”

“你說呢?”

玄奇緩緩的走上前去,蹲下身子,開始仔細的打量着眼前的這隻紫色老鼠,鬆軟的絨毛,綠色的眼珠,可愛的小爪子輕輕撫摸着自己的腹部,最重要的是,這傢伙的腹部絨毛竟然是白的,憨憨的樣貌,看上去倒也十分的可愛。

“咦,竟然是天靈鼠!”玄奇小小的一陣詫異,望着小老鼠,緩緩的伸出了手,只見那老鼠壓根都不理他,高傲的昂起頭,牛氣沖天。

“天靈鼠,很厲害嗎?”石然此時已是心灰意冷,聽到玄奇的聲音,無精打采的問道。

“不厲害!”玄奇稍稍沉吟,最終冒出三個冰冷的大字。

“我倒!”石然真是欲哭無淚,難不成自己馴魔師的夢想真的要毀在這隻小老鼠身上嗎?

PS:下一章馬上送到! 第75章:還債

“小子,你也不必太過沮喪,這老鼠雖然攻擊力一般,可是卻有着一項特殊的本領,那就是追蹤,天下之大,談起追蹤之術,它絕對是頂尖中的存在!”玄奇輕輕的拍打了一下石然的肩膀,語氣中有着深深的安慰口氣。

一邊的小老鼠似乎能夠聽懂玄奇的話,立刻擺出一副高人的樣子,長長的尾巴翹上了天。

“追蹤?”石然經過短暫的沉默,也終於接受了這個事實,伸出手將那可愛的老鼠抱起,那小傢伙立刻親暱的往着石然的懷裏拱去,“這麼小的傢伙,能有多厲害?”


“呵呵,這你可就不懂了,鼠類魔獸中,有善於鑽地的鑽地鼠,也就是你母親擁有的魔獸,還有善於穿梭空間的方位鼠,更有性格殘暴的嗜魔鼠,不過它們的名號都一般,頂多有的是兇名赫赫,卻不能呢個引起人類多少的忌憚,可是這個小東西就不同了,你可別瞧不起它個小,濃縮的可都是精華!”

“嘰嘰嘰…”

小老鼠聽到玄奇在誇它,立刻從石然的懷中鑽出個小腦袋,發出淡淡的歡叫。

“呵呵,這個小東西!”玄奇衝着小老鼠淡淡一笑,“曾經,黑火帝國的開國帝王,原本是一名窮酸的乞丐,後來就是因爲救過一隻天靈鼠,最後憑藉它那天下無敵的追蹤術,愣是將當時的幾大宗派盜的一乾二淨,用大量的資源,生生造就了一名火帝強者!”

“火帝強者?”石然忍不住倒吸一口氣,“這小傢伙還會盜寶?”

“何止是會,簡直就是精通,你以爲剛纔它突然跑出來,是真的因爲巧合才喝了你的血嗎?它多半是聞到你血液中含有的龍血味道,纔會迫不及待的將其吞噬,這傢伙挑食的程度,簡直比一些帝王還要講究,所以魔獸界又稱天靈鼠爲帝王鼠,在黑火帝國中,是極其受到保護的鼠種!”

“可是它這麼小,怎麼可能將一個宗派盜的一乾二淨啊?”石然顯然還是有些不相信,望着玄奇,低聲問道。

“小?呵呵…”玄奇一聲輕笑,“多少人就是被它的外表所迷惑了,這傢伙雖然長得極其嬌小,可是它的胃口卻是不小啊,獨角漂淼獸那種體型的魔獸,三四十隻都不定能飽,它的儲存空間就在它的腹中,別說一個小小的宗派,就算是一座大山,它都吞的下!”

“這麼牛?”聽了玄奇的敘述,石然頓時信心大漲,從懷裏抓出那調皮的小老鼠,一個勁的親吻擁抱,兩個傢伙玩的是不亦樂乎。


“你先別高興的太早,凝結成本命符獸,想要在馴魔師的道路上有所進步,就需要將自己的本命符獸提升階別,據我所知,這種天靈鼠雖然能力強悍,可是本身等級卻是隻有一階魔獸,所以,你小子以後的路將會很難走啊,原本只是因爲靈火難找而犯愁,現在有添加了一項幫助天靈鼠晉級的任務,路漫漫其修遠兮啊!”

玄奇一陣長嘆,望着石然的雙眼,閃過一絲淡淡的憂愁。

“放心吧,玄老,幻影蝶都能成爲一階魔獸,更何況這天靈鼠呢,你放心,我一定會讓它無限升級下去的,不僅僅是爲了我自己,也爲我們之間的交易!”石然似乎洞穿了玄奇的內心,淡淡的語氣中充滿了堅定。

玄奇輕輕的笑了笑,不知道爲什麼,自己總是有着一股感覺,那就是眼前的稚嫩少年真的會完成自己一生都未完成的夢想,並且最終站在這個世界的頂端,傲視蒼穹。

黑炎城,寬敞的街道上人來人往,許多身背武器的漢子三五成羣的並排在一起,口中似乎還在討論着某件盛世。

“知道嗎?這次傭兵選拔大會將是五大傭兵團近幾年來舉辦的最爲盛大的一次,黑炎傭兵團團長俞長風親口許下承諾,誰要是能夠奪得冠軍,加入他的傭兵團,立刻獎勵雙閃武器一把,火靈丹500萬,另外傭兵公會還會嘉獎冠軍10萬貢獻值,只要你奪冠,前途無量啊!”

“想的美,哪一年不是獎勵豐厚,可是你以爲冠軍是那麼好當的,沒有兩把刷子,誰敢獨上高樓,不過我倒知道,今年其餘四家傭兵團也是許諾重金,特別是那松岡傭兵團,更是出價1000萬火靈丹,邀請冠軍加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