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趙絡韻她們在討論著下一步應該怎麼做的時候,小胖和眼鏡在另一邊開始搭建東西,看樣子有點像是燒烤架!?

小白夜雙眼發亮的走過去說道:「還是你兩上道!」

小胖:「哈哈,當時你說想燒烤的時候我就知道你不是說說而已!其實我也想吃!」

咻!

趙絡韻開啟身法,以一種眾人都看不懂的極速沖向小白夜,雙眼發綠光的盯著他說道:「我要吃天婦羅。」

???

趙絡韻加重語氣的說道:「我要吃,天!婦!羅!就是你上次弄給靜兒吃的那個!!!」

看來她們閨蜜之間是沒什麼秘密的了,韓靜兒應該是給她們兩個說過小白夜做過一種叫天婦羅的美味,而這個吃貨仙子一直惦記著。

蕭紫羅:「對對對,我也要吃!我就看看靜兒說的是不是真的這麼好吃!!」

韓靜兒雙手捂臉,都沒臉看了,這兩個傢伙也太不靠譜了。

「好好好,那就一併做了!」

就這樣,在學院聯盟爭霸賽的歷史上,出現了奇怪的一個記錄:某某年某某月,學院聯盟爭霸賽第一關終點處,香氣四溢,誘人心神,使得後來第一關過後,各學院爭相展開了烹飪的對決,發展至今! 穿越之凰臨天下 「真好吃!」

「人家極品吶!」

「我比較喜歡那個天婦羅啊,第一次覺得蔬菜是這麼好吃的,清爽的蔬菜搭配真好吃。」

「我覺得那個蜜汁烤雞翅膀比較好吃呢,那個醬汁怎麼弄的?」

「隊長怎麼就留意這些?你們不覺得那個靈石飯很好吃嗎? 九星帝主 還有淡淡的靈力湧入身體,感覺很棒棒啊。」

小白夜的料理技巧實在是沒話說,都還沒做出來,香氣就已經吸引了一大批的學員,只是這些人也沒有敢上前去參與這一場盛會,誰知道會不會是什麼陰謀?畢竟接下來大家還有比賽啊,說直白點就是大家都是敵人,現在還在比賽呢。

只是陌生人不敢前來討吃,但是『熟人』就完全不同了。四級五星學院——天魔學院、四級一星學院——摩天學院,四級一星學院——天墜學院。當初四校聯誼的另外三所學院的隊長帶著一票人過來蹭飯吃。而韓靜兒除了不怎麼好臉色歡迎天墜學院的雙胞胎隊長之外,還是很友好的接待大家一起吃燒烤的。

也幸虧小白夜是修鍊者,而且爐火更是使用趙絡韻的仙火,不然可能要累垮啊。這裡加起來足足有四十人啊。

當初四校聯誼除了訓練和了解自身之外,更是各學院的高層給自家的隊伍建立友誼,不然怎麼叫聯誼?只要不是相互遇到要分個勝負,大家其實可以一起合作。特別是第二關,不像第一關那樣學院之間很少會接觸的,第二關可就是相互搶奪了。而其中肯定不乏有學院相互合作,本來大家實力就相差不多,真要以多打少還是很難辦啊,同城結盟往往就成了學院之間的一個潛規則了。

叮鈴!!!

一陣刺耳的鈴聲響起,大家不用猜都知道是第一關結束了。

韓靜兒看了一眼晶卡:「現在是十二點,我們九點左右開始,第一關的總時長是四個小時」

因為每一次的比賽都不同,而且一些至關重要的線索就隱藏在一些很細微的地方。例如曾經有一次的爭霸賽,第一關結束時間是四個小時,第二關是八個小時,第三個是兩天多用了六十七個小時。而第四關有一處秘地,不但需要通關各種關卡,最後在秘寶之前還有一扇大門,大門不能用任何方法通過,只能輸入正確的密碼。但是附近除了大門卻沒有任何的提示。最後也沒有隊伍猜到密碼是什麼。結果後來學院聯盟暴露,密碼其實是前三關的結束時間4867。參賽隊伍集體罵娘,誰能想到!!!

「呵呵,首先恭喜各位有光幕提示的隊伍,恭喜你們通過了第一關。」突然一個巨大的法相出現在空中,類似投影的東西,看樣子和聽聲音是這一次的負責人——鄧老。

眼鏡看了一眼所有隊伍,大概的心算了一下:「淘汰了十分之九左右,剩下三千多人大概有三百多支隊伍。一級學院估計不會超過十所了吧,二級學院應該也被淘汰了不少,就是不知道三級學院除了娃鬼子之外還有沒有。」

其實眼鏡不知道,三級隊伍一樣有少量的被淘汰,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大意,特別是一些剛剛晉級到三級一星的學院,團隊意識的教育不足,導致有一些比較弱小的隊員被類似地穴蜈蚣等陷阱類型的魔獸攻擊,慌了手腳導致被淘汰。

而小白夜他們更加不知道,歐庄學院就是被淘汰之中最高等級的學院了,三級五星啊,就這樣被陰了。別說五星的了,三星和四星都沒有,最慘就是一個三級二星的學院大意失荊州就已經是夠丟人了,不知道歐庄學院的高層知道後會如何的暴怒。

「第二關很簡單,一會我會給一份資料你們,裡面是各種天材地寶的清單,而且裡面還標有價格。只不過每一樣的天材地寶都會有相應的魔獸守護或者機關陷阱。價格越高,守護的力量就越強大。而最終得分則是你們所得天材地寶的總價格除以你們參加的總人數。當然了,多少人參加你們自己決定。限制條件有兩條。第一:參賽者不得攜帶食物,一經發現,直接淘汰處理。第二:時間是四十八小時,也就是兩天。只有前一百名的學院擁有晉級第三關的資格。」

咻!

法相消失,也沒有給大家提問的時間。

叮鈴!

韓靜兒的晶卡收到了一份清單,裡面羅列著各種各樣的天材地寶並且在旁邊還有價格,價格也恰恰好就是市價,讓他們深刻的理解到了學院聯盟是多麼的富有,並且在清單的最下面寫了:開始時間十二點三十分,請在此之前確認參數人數並且走進傳送陣法中。

一個緩緩運轉的傳送陣法在眾人的腳下運轉,看來不是走進而是走出比較符合現狀。

「怎麼做?」歐陽龍騎看向韓靜兒,畢竟他是隊長啊。

韓靜兒:「我先把清單發給你們看看吧!」

眾人看了一眼這些清單后也是苦笑連連。

「這哪裡是什麼比賽物品清單,這就是惡魔的請柬。」

裡面最低級最差的都是三級的靈植或者三級的寶金,而且市價都要好幾萬靈石接近十萬的,這還是最次的,其中不乏有一些四級的天材地寶,市價幾十萬靈石。他們還看到有一些已經是有價無市的奇珍異寶,標價更是接近百萬大關。

破百萬的一共有三樣東西:一塊黑漆漆的金屬、一顆火紅色的寶石和一本書。

「唉,黑妖金、天炎寶石、一本殘缺的上古拳法。誰不想參加啊。」

學院聯盟十分陰險,裡面的天材地寶通通都是適合他們修為使用的,以這群妖孽天才的本事,二級的靈植丹藥寶金他們根本不需要,起碼要三級以上或者直接就四級的才能引誘到他們。

而第二關最好當然就是派一個或者幾個最強的人去搶去奪了,人越多容易被搶不說,還會被分掉很多分。但是誰不想去?每一年的第二關都是發財的好機會,學院聯盟從來不會吝嗇培育人才,你拿到的天材地寶肯定就是歸你了不會要回去的,不然人家拿個牌子出來上面寫分數不是更好?

他們又看向無所事事一副無欲無求的小白夜:也就他這樣了!!對於他們來講幾萬靈石已經不少了好不好,那還是最次的!是最次的!!百萬靈石對於他們來講就是巨款了。超級巨款了。就連五級學院的人都兩眼發紅光了。

小白夜笑了笑:「大家一起去啊,遍地的天材地寶我們不拿怎麼對得起學院聯盟對我們的栽培???」 「全部嗎?」韓靜兒疑惑道,她可是聽說大灰狼是要進入暗黑界的,學院聯盟爭霸賽的十六強比賽就是在哪裡舉行,所以更應該要贏才對啊,只是暗黑界是在黑暗深淵的更裡面,要進去不是不行,但是很難很難,出來就更不用說了。雖然她覺得以大灰狼家庭的背景要進入不難,不過以他的自尊心,能靠自己他是不會去依靠其他的力量。

小白夜竊笑道:「全部人一起進去就不能贏了?前一百名就沒信心了?」

也對!想著多幹嘛?不就是一百名嗎,如果這群隊友連一百名的實力都沒有的話,那前十六更加是特么的扯淡。

「我們的目的只有一個!搶光、燒光、殺光!!」

隊友:-_-||

—————————

這次的傳送陣法就不是統一傳送了,是以隊伍為單位,把每一支隊伍傳送到不同的位置去,有的隊伍只有一人或者幾人,而有的就想怪物學院那樣子,全部都進來了。

只是一個人進來的隊伍現在是深感後悔。因為這裡可不是什麼好地方。

墓園,這是一處陰森可怕的地方,明明還是正午,但是這裡卻沒有陽光,只有上弦月高掛在夜空中,一縷縷銀光斜斜的照亮著周圍一塊塊冰冷的石碑,備感荒涼和孤獨。一陣風起,一些插在墳墓旁的招魂幡瑟瑟發抖發出『撲撲撲』的聲響,還能讓人隱隱約約的嗅到一股屍體發臭的腥味。

這裡不但沒有太陽,而且幾乎沒有色彩,周圍的樹木都是一些枯木,完全失去了生機,偶爾還能看到地面有一根根的骨頭。讓人不時的想著背後是否有什麼,會不會有什麼東西摸著自己的頭髮,搭著自己的肩膀。

小白夜:「我去!這裡是一處墓地?」

眼鏡彎下身,抓了一把泥土,泥土好像沙子一樣從指縫處流走。

「這還是一處死地,泥土完全沒有生機,都是死土。而且這裡的陰氣和死氣很重也感受不到天地靈氣,普通沒有修為的人走進來出去后估計都要大病一場!」

「晶卡外網已經被斷!」秦虎確認了一下晶卡,毫無疑問是被斷了,雖然晶卡還能夠短距離的通信,只是這樣子的話會被攔截,很容易出問題。

歐陽龍騎問道:「那現在怎麼辦?這次可沒有定位戒指讓我們反追蹤了!」

這次可不像上次那樣子給小白夜找到漏洞,這次他們監督的方式簡直是簡單原始,就是派人跟著,實時彙報情況。也只有學院聯盟這樣的組織有實力可以做到一對一保護了,就算全部分開學院聯盟也夠人手實行一對一的監督。要知道現在可不止小院一年在進行比賽,一共有十二個年級啊。從這裡就可以看出學院聯盟的實力。管中窺豹,可見一斑!!

「難怪不能帶食物,這裡怎麼看都不像是有吃的,估計連水都沒有,要在這種地方待兩天了怕是要想點對策了。」

修鍊者的確可以不吃不喝熬一段時間,因為體內有靈力的存在又或者有一些修鍊方向不同的修鍊者體內蘊含的不同的能量,可以藉此來維持身體的消耗。但是有一點是你體內必須要有能量才可以,一般靈力是來源於外界的天地靈氣,通過功法運轉,轉換成靈力,可是這個地方除了陰氣和死氣毛都沒有,想從外界獲取靈氣維持生命是不行的,所以在沒有食物的情況下只能依靠自身體內的靈力來維持。

如果一動不動的話兩天是沒問題的,但是你要拼殺啊,你要去搶天材地寶啊,那就不行了,辟穀丹一樣算食物,所以小白夜等人都沒有帶過來,畢竟規矩說明『一經發現,淘汰處理啊』。

韓靜兒疑惑的問道:「大灰狼,規矩是說『發現』帶食物才要淘汰,只要不被發現就可以了,這個隱含的意思你肯定聽出來了吧,為什麼還是要我們把所有食物都放在外面?」

小白夜咧嘴一笑:「不止我們知道,我想當時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都聽得懂這個意思,我想學院聯盟也是想考驗我們的分析能力吧,所以才故意把信息隱藏起來,讓我們去發現」

「那你還?」

「嘻嘻,在這種窮山惡水的地方,又沒有靈氣補充的死地,沒有食物補充能力和體力的話戰鬥一兩場下來估計就要垮了吧,所以偷偷把食物帶進來才是正確答案,應該也是學院聯盟在第二關的第一道考題:大膽、敢拼、超越規則什麼的吧。可是啊,真正大膽、敢拼、敢去超越的人可是連所謂的『出題人』都敢『吃』的啊!」

陳峰:「你想怎麼做」

「讓這些自以為聰明的參賽者自取滅亡,我們去『吃』了他們!」

——————–

「哈哈哈,隊長!這是四級靈草——寒心草,清單上標價六十八萬靈石啊!」

「恩,畢竟是被一頭三級巔峰A種的冰河蠍守著,就算我們是四級學院的隊伍都差點翻車,四級以下的學院怕是不行,這樣的收穫很正常!」

很明顯這支隊伍是發現了有高級的魔獸蹤跡,尋跡而來了而且看樣子實力還不弱,能夠幹掉三級巔峰A種的魔獸都需要四級的戰力了。

「隊長,我們要不要吃點東西先?」

「恩,也好,不過守護者就在旁邊,我們布置結界。雖然他們應該不管,不過我們還是不能太明目張胆的來。」

「還是隊長聰明,知道這是學院聯盟的一道考驗,我都想把東西丟掉了。幸虧沒有,不然在這種地方沒食物補充等於慢性自殺啊。」

說時遲那時快,兩顆靈力子彈以無與倫比的速度射向了剛剛說話的隊員和隊長,靈力子彈實在太快了,就連一旁的守護者都有一點點的吃驚,不過他沒有出手。因為這兩名學員都不是吃素的。

一剎那間他們感覺到了危險,立刻強制自己的身體移動,險而又險的避開了靈力子彈,只是這兩顆子彈壓根就不是想著要他們的命,目標是儲物戒!

砰!

砰!

兩聲清脆的響聲,兩枚戴在手指上的儲物戒被極強穿透力的靈力子彈擊穿。

咚!咚!

裡面的空間立刻崩潰,儲物戒裡面的東西全部掉到了地上。

「誰!」

出手的很明顯就是小白夜等人了,十一個人,所有人都在,團團的圍住了這支不知名的隊伍。

錚錚!

頓時刀光劍影,所謂狹路相逢勇者勝,這種時候沒什麼好說的了,對方都動手了。

「我道是誰呢,原來是三級學院——怪物學院的人啊,怎麼,打主意打到我們東魂學院上了?」

眼鏡:「東魂學院,四級兩星學院,老牌學院實力不差,隊長應天洞,二級七段修為,傳聞擁有一種十分奇特的體質,不過還不知道是什麼體質。」

這些都是小白夜當初調查的結果,他們都已經銘記於心,萬一遇到也知根知底嘛。

應天洞:「呵呵,調查的很清楚啊,就是不知道實力如何。」

小白夜豎起一根手指,晃了晃:「你們輸了!」

!?

「你做什麼白日夢!」

「裁判!!!他們攜帶食物!!!!證據就是打爆的儲物戒那裡有食物!!!」

!?

我去!!! 在暗影處,有十幾位六級巔峰修為甚至還有幾位已經是七級修為的守護者看著,又或者說是裁判。他們除了負責保護之外,還肩負著監督的責任。監督什麼?不能讓學員作弊啊。

天材地寶的清單有一本小冊子那麼多,誰知道有沒有學員就這麼巧剛剛好的就有清單上的東西,用來濫竽充數?雖然星空中天材地寶何其多,但是運氣這東西還真的說不準啊!除了防止作弊之外還需要維持秩序,雖然是考核但是也不能讓學員亂來,這裡畢竟是修鍊界,誰都說不準會不會發生蝴蝶效應,算是防範於未然。

只是他們一群活了很久的守護者是怎麼都沒有想到,居然還能有這種操作!?

不能帶食物、補充物資的考題他們都監考過不少,學院聯盟也都跟他們說過這只是測試學員有沒有一種敢於去質疑去違反規則的勇氣。學院聯盟不是需要軍人不需要學員完美的服從命令,學院聯盟想要培養出的是敢於打破規則、打破常識的探索者。甚至曾經還有的考核不帶食物物資補充還是需要扣分的,只是後來取消了。

只是,現在卻出問題了!

「喂喂喂!你們都看著的吧!他們違反規矩了,他們帶食物補充進來了,應該按淘汰處理啊!!!」

一群守護者一臉懵逼的看著這個在大喊大叫的少年,少年膚色白皙,一張可愛的娃娃年顯得十分的稚嫩,柔順烏黑的頭髮蓬鬆的岔開,一雙天真無邪的眼睛純潔而又清澈。乍看之下根本無法跟他所做的事情聯繫起來。

「現。。現在怎麼辦?」其中一位守護者低聲問道。

沒人回答,因為他們也不知道啊!!我的天,學院聯盟爭霸賽有史以來就沒發生過這樣的事情,什麼人啊,專門瞄準儲物戒下手,讓他們犯規!

其中一位修為最高,年紀最大的老人家緩緩走出陰影,顯露出了身影:「咳咳,東魂學院違反規矩,,私自攜帶食物進場,人贓並獲,按照規則淘汰出局!」

!!!

東魂學院的隊長應天洞面如死灰,他沒想到自己帶領的隊伍連第二關都過不了就被淘汰了,最要命的是他們連三十分鐘都沒有就被淘汰了,而且還是自己自作聰明的以為看透了考題,結果卻被人反過來利用導致隊員什麼收穫都沒有就被淘汰了。這個打擊不可謂不小。

在暗處的守護者都暗自搖頭,這些從小就一帆風順的天才妖孽要是經不起打擊的話很可能就一蹶不振了,修鍊界就是這麼殘酷,誰能笑到最後真的很難講。

東魂學院也是把所有隊員都帶進來,一共十人,一個不少。只是現在好像斗敗的公雞一樣沒精打採的,當然了還有幾個是怒目而視,好像要把小白夜他們吞掉一樣。

可不是嗎,要是被人用實力打敗那就沒話可說,但是這樣子輸真的是憋屈得不行!

小白夜可不管他們:「好了,搶光、殺光、燒光咯。」

「哼,寒心草給你們,武器你們可要不了,都有烙印的」

小白夜可是打碎了兩枚儲物戒,東西一地都是,不過剩下的儲物戒人家可不給你,畢竟他們已經輸了。

「誰要你的破銅爛鐵,我們要這些」

!!!

食物!!

小白夜瞄準這兩枚儲物戒是有理由的。第一:寒心草在隊長的儲物戒裡面,所以必須要搶來。第二:他們要食物啊,但是他們不知道食物在誰的儲物戒中,不過正常來講應該是人人都有,分開來儲備,畢竟人人你的口味都不同嘛,但是也有小概率是交給一個人來管理,所以小白夜才把一隻說話的那人儲物戒也打碎。不過看地面的食物數量,他們應該是分開儲備了,食物並不多,大概是兩人兩天的分量!

「裁判!他們這樣不算犯規嗎!!」

小白夜不屑道:「規矩是不得攜帶食物進入,而不是不能食用食物。這些食物又不是我們帶進來的,我們吃有什麼問題?」

這時候在場的不管是敵是友還是在陰影處的守護者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小子一開始的主意就是這個。

食物我們不帶,因為有一些自以為是的人會帶進來,只要利用他們的就可以,又不犯規,又可以讓他們自取滅亡。簡直不要太舒服!

「這小子,一肚子的壞水!」

小白夜收起了寒心草和食物,也沒有再管其他的東西就走開了,畢竟這裡聲響不少,他們也是剛剛好就近所以才趕過來查看,才有上述那一場好戲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