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把靈力光劍刺破空氣,發出咻咻的聲音向著那些湧來的樹根和長矛樹根發動攻擊。

「鐵華長矛!」

砰!撕拉!碰!

不虧是號稱比鋼鐵還要堅硬的鐵華樹,這些光劍砍在精根上居然只是留下一道白痕,而光劍卻被精根輕易擊碎或者被纏繞上被捏碎。不過光劍的數量比樹根要多太多了。一把不行?那就兩把三把!

砰!撕拉!碰!

樹根和光劍不對的對碰,樹根也有不少被光劍斬斷,而光劍也一樣有不少被擊碎,已經肉眼看見的減少了。

「我佛慈悲,鐵華重生!」

突然高掛天空的大日光芒照射大地,竹竿也不斷的把自己的靈力通過大地全力灌輸給這些鐵華精根,以助它們快速重生。

「你們兩個對付紫羅的劍陣也太看不起我了吧」

話音剛落一個巨大的掌印迎面而來目標正是秦虎,趙絡韻出手了,他看得出,那一輪大日怕是跟這些樹根有共生的效果,必須打斷。

「不動明王體!」

不動明王法相再一次出現在秦虎的身後,法相同樣的伸出了雙手包裹住了秦虎的身體。

咚!

趙絡韻這一掌可不輕,一掌就把秦虎打的向後滑了數米,地面都出現了兩道鞋子摩擦的痕迹,不過依然沒有打破秦虎的不動明王金身的防禦。畢竟上次小胖也是選擇了擊破大日來反制不動明王體的,並沒有選擇直接打破。

「這龜殼真夠硬的,天羅掌!」

咚!咚!咚!

趙絡韻再一連打出三掌,但是還是沒有一點效果,別說裂縫了,連一絲波紋都沒有出現,當真不愧是以防禦力著稱號稱佛門最強防禦的仙體術,真不是蓋。

趙絡韻這把還在角力,韓靜兒那邊卻快要分出勝負了。

猴子速度的確很快,但是卻苦於別人的速度也不慢啊,雖然她會隱身,但是正面對抗就完完全全不是韓靜兒的對手,不過猴子卻不是輸在力量上。

「千蛛絲,困!」

登~

猴子突然間發現自己無法動彈,仔細一看才發現自己的四肢腰部頸部都纏繞著肉眼難以察覺的細小蜘蛛絲,而且這些蜘蛛絲並不是單純的白色,而是白色的蜘蛛絲中心藏著一條紅色的細線,不是猴子瞪大眼睛都難發現這些蜘蛛絲的存在。

而且這些不起眼的蜘蛛絲卻無比的堅韌,完全無法撼動。

韓靜兒:「你的身法不錯,而且你還有另一種瞬移類的身法,作為刺客一擊致命,一擊即退。只可惜你忽略了刺客是在黑暗裡活動的,你不跟你的隊友一起,讓他們給你創造機會而是選擇單打獨鬥。無論你身法多出色,只要知道你的目的目標,就可以提前設下陷阱,你再厲害也沒用。」

嘶~

纏繞著猴子的蜘蛛絲越來越多,不一會兒,猴子就被捆成一個繭一樣的東西動彈不得了。 咚!

被裹粽子的猴子就像一個長長的繭一樣從半空跌落。

咚,咚,咚。

猴子還在掙扎,不斷的掙扎撞擊地面,可惜這些蛛絲實在是太結實了,雖然猴子已經使用了吃奶的勁了,可是也只能像一條魚脫離了水一樣身體彈彈跳跳的,於事無補。

「不用掙扎了,凡世間的蜘蛛絲同等體積下比鋼鐵還要堅韌,承重力更是鋼鐵的五倍以上,更何況是靈絲,三級魔獸都別想用蠻力掙脫」

千萬別少看蜘蛛絲,!蜘蛛絲非常富有彈性,一條直徑只有萬分之一毫米的蜘蛛絲,可以伸長兩倍以上才會拉斷。更何況是混合了由靈力組成的靈蛛絲,那就更可怕了。當初韓靜兒可是用她的蛛絲成功纏住了三級A種的恐鱷,最後還是恐鱷用火才燒斷的,可想而知韓靜兒的蛛絲束縛力有多可怕。

不過蛛絲的弱點也很明顯。怕火怕、利刃。蜘蛛絲怕火是眾所周知的,一點點火都能把一堆蛛絲燒乾燒凈,當然了,靈蛛絲也不能用凡火來燒。還有就是蛛絲也還是絲,雖然拉扯力很強,但是卻怕利刃的切割。所以韓靜兒的蛛絲只能用做陷阱,直接纏繞過去?拉倒吧,有點腦子都知道怎麼破。

韓靜兒看了一眼還在動彈猴子,看他不可能掙扎出來就看向了還在對戰的趙絡韻她們。

「絡韻,你們還沒搞掂嗎?要不要我來幫忙?」

「不要!」

速答。

不過韓靜兒也只是說說而已,她也是被傳染了,拿出太陽椅就安安穩穩的躺著觀戰了,她也沒打算插手。

蕭紫羅和竹竿的對拼還在繼續。竹竿不斷消耗靈力,配合半空的大日不斷的促生那些被蕭紫羅斬落的主根,而蕭紫羅也不斷的運轉陣法,自身的靈力不要命的灌輸,而且這還不算,蕭紫羅更是運轉了星羅劍陣的聚靈陣法不斷的奪取天地靈氣凝聚靈劍。

陣法比魔法要好的就是這個,魔法是向天地借取靈氣,等於是貸款,一次能夠得到很大量的靈氣,但是問題是只能借一次,用完就只能再構建另外的魔法陣了。而陣法卻是偷,是搶,不間斷的。雖然一次不能偷搶很多靈氣,不過可以不斷的偷搶啊,而且還能存儲起來一次爆發,所以爆發力並不比魔法要弱。只是瞬間爆發沒有魔法強而已。

靈劍和樹根還在碰撞,不斷的有主根被斬落,也不斷的有靈劍被捏碎化為天地靈氣回歸天地。

「絡韻,這個高高的有點厲害,短時間我很難壓制他,而且那輪大日給他的加成很大。」

其實按照竹竿的靈力的質和量來講是完全不是蕭紫羅的對手的,但是問題是秦虎的大日幫助,導致樹根重生需要的靈力減少了不少,才能跟蕭紫羅平分秋色。

「嗯,我也不打算拖了,靜兒都分出勝負。」

剛剛說完,趙絡韻就有動作了。

只見趙絡韻右手平舉掌心向上。

呼~

潔白如玉的玉手上突然出現了一縷燭光一樣的火焰,只是火焰的顏色並不是朝陽的火紅而是落日的橙黃。

那一縷火焰很細小,在趙絡韻的玉手上輕輕的搖擺,好像蠟燭的火光一般,有點隨時都會熄滅的意味。不過你要是認為這就是燭火那就大錯特錯了。

「我去!這是什麼火種?怎麼看上去弱弱的?」

傲嬌亡夫太亂來 「弱?這可是仙火,雖然只是低階的仙火但是那也是仙火,這小妮子一級的修為就能收服仙火為己用,挺厲害的啊」

仙火,就是火種的一個類別。火種有很多。從魔獸體內提取的獸火,擁有各種奇特效果的異火,使用怨念,憎恨和魔氣培養出來的魔火。而仙火則是蘊含天道法則應運而生的火焰,這是仙火。

趙絡韻手心的一縷火苗就是仙火的一種––落日仙雲火。

這種火焰的攻擊力不算太強,只是一種低階的火種,當然了,這個「不是太強」那也要和誰比,在低階的修鍊者能收服的火種來講,能收服仙火都很牛叉了好吧。而且每一種仙火都蘊含有一種天地法則,而落日仙雲火的天地法則正是日落,也可以理解成遲暮,衰弱,怎麼理解就看個人了。

不管是什麼天地法則,如果能參悟那都是很牛逼的好不好。當然了,收服可不等於能參悟,大部分還是不行的只能當武器來用。

天地法則哪裡有這麼好參悟。

「去」

那一縷火苗輕飄飄的往秦虎身上飄去。

秦虎也不是傻子,知道不能站著不動,不過這看似很慢的火焰卻好像鎖定了自己一樣,給他一種躲不開的感覺。

「既然躲不開那就打碎!」

吼!

秦虎使出了龍爪手,一條金龍飛出,龍爪直取火苗意圖擊破這一擊。

「萬物皆有生老病死,時間從不憐憫眾生。」

咔嚓!

龍爪差一點就觸碰到仙火,可惜卻停在了半空,再也沒有前進。

咔嚓!

龍爪開始出現裂痕,龍身也是裂痕密布,給人的感覺就是一條龍形的雕像慢慢的腐朽,開始風化。

咔嚓!碰!

整條金龍瞬間失去了金輝,變成石灰色,身體開始不斷的崩潰,最後化為灰塵消失不見。

!?

重生九零:我家嬌妻超甜的 秦虎突然發現自己的右手居然有被燒焦的痕迹,而且還開始石化。

「!?這是。居然還能傳染到本體!我佛慈悲!」

翁!

秦虎的金身金光大放,右手也開始恢復金亮才擺脫了被石化的命運。不過這麼一耽擱,落日仙雲火就已經來到了秦虎面前。

咔嚓!

就連不動明王仙體術的保護一樣開始石化,一樣擋不住這輕飄飄的一縷燭火。

秦虎也是當機立斷,立刻解除保護罩,瞬間向後退去。

「跑得了嗎?落日火海!」

轟!

那一縷仙火一瞬間膨脹變大,只是一眨眼的時間滔天的火海就撲向了秦虎。

火海成災,鋪天蓋地。直接包圍秦虎的周身。雖然秦虎有打算用蠻力突圍,不過他發現只要一觸碰這些火焰就會出現石化的現像。就算是只是用靈力也不行,好像病毒一樣會傳染到本體。

而且火焰也不斷的收縮。

咻!

就在秦虎束手無策的時候,裁判老師出手了,用強大的修為直接震開一條通道,一下子就把秦虎救出。

不過裁判張老師也是苦笑,他發現自己居然也有一點石化出現。他都無語了。

拜託,自己可是五級修為,對面才一級修為,居然就可以影響到自己,還有沒有天理?

雖然這點影響不大,輕輕一點就去掉了,不過也夠驚訝了。

秦虎出局后,那輪大日也就消失了,竹竿最後還是投降了,沒有了大日的支持他的靈力就已經撐不住了。

秦虎:「輸得心服口服,我們輸了。你們真的很強。」 小胖:「這。。這火種還蠻厲害的」

眼鏡點了點頭:「這是落日仙雲火,低級仙火的一種。仙火一直都不是以威力著稱,相比同階的異火、魔火來說仙火無論是溫度還是灼燒能力、破壞力都要略遜一籌。不過仙火卻有著這其他火種沒有的東西」

「天地法則?」

「嗯,仙火更難得的是它們是應天地氣運而生,每一種仙火都蘊含的一種天地至理。就拿落日仙雲火來講,這種火焰是生長在雲層,這朵雲不斷的吸收落日的餘暉,而且還需要只見落日無緣朝陽才有一定機會誕生一縷落日仙雲火。」

「那人力干預不是就可以了嗎」

「剛剛說的只是一些顯而易見的形成條件而已。沾了人氣的雲還叫仙雲嗎?落日仙雲火,除了落日,還有一個仙雲啊,仙火本來就是虛無縹緲不可捕捉,可遇不可求。更何況是人力培養? 法醫王妃:我給王爺養包子 人力培養最多就是培養出魔火和獸火。異火和仙火那可不行。不過聽說遠古時候有一個大能修鍊者天生喜好養殖藥材珍禽,聽聞真的讓那位大能培養出含有天地法則的仙火,不過是真是假就無人知曉了,而且也沒有培育方法流傳下來。」

小白夜:「那趙絡韻可真的好運氣啊,這都能讓她遇到仙火,還能收服為己用」

「哦。那個啊,她的應該是買回來的」

。。。。。。

媽賣批的,不是說可遇不可求嗎!能買!???

眼鏡也知道自己說的有歧義,又解釋道:「準確來講不能說買吧,畢竟不是所有人都能『買』到。趙絡韻應該是向他們趙家主家購買的火種。每一個家族,門派,宗門,特別是大星霸主級別的勢力,都會鼓勵門下的弟子多出外探險冒險。而得到的東西家族都可以用家族的特有資源來交換,也有一些勢力是使用以物換物的方式,也有一些是使用積分制的形式。畢竟得到的機緣不可能像小說那樣,凡是機緣都好像為主角量身定製一樣。事實上很多機緣都不適合自己使用,又或者勢力有更適合自己的,例如特有的修鍊聖地,勢力特有的丹藥、靈植、功法、武技、仙術等等。所以一般的勢力特別是一些大勢力都會有一些可遇不可求的資源存放著,用來交換用的。而最有名的就是你們通天一族了,不過他們把這些珍惜資源保存起來更多是用於保值而已。」

小白夜點了點頭,他算是明白這些所謂的勢力到底怎麼回事了。弟子其實就是員工,打生打死到外面去獲取資源,回來換取到某些的別的修鍊聖地去修鍊,又或者換高級的功法,或者更直接一點,換取靈石修鍊。當然了,這些勢力按照幾比幾的比例跟你換那就另一回事了。

而且最重要的還是,勢力不同於學院,學院是育才才是目的,勢力是脹大自己才是目的。如果你不換,那可能還不行。不過加入勢力最好的還是有勢力給予的保護。畢竟你得到的東西不管是自己用還是跟勢力交換,都是增強勢力自身。如果是一些散修,估計就會被搶了。而大勢力就不同,得到了機緣誰搶?不是每個人都有主角光環,真以為被包圍都能跑?正常來講都是看背景的。

「那這些大勢力還真的挺聰明,還能這樣操作。」

眼鏡和小胖都無語了,估計在這裡的所有人也就小白夜不懂了,真是想不到這小子平時家裡教什麼的,怎麼啥都不會啊。

「趙絡韻應該是把在洞穴得到的所有高級靈石都上交給趙家換來的一個低階仙火吧,畢竟以趙家本家的實力,雖然仙火難求,但是低階的仙火應該還會有一些庫存。」

其實眼鏡還有一點沒有告訴小白夜,用機緣跟自己勢力交換得最多的並不是資源,而是地位。

宗門勢力的地位可是有實權的,可以指揮勢力的子弟為你幹活的,更有甚者是作為聘禮,迎娶嫡系的子孫後代,以求飛上枝頭。

水深著呢。

「就你還不知道這些了」

韓靜兒三人打完之後走下來也聽到小白夜他們在討論什麼。

小白夜攤了攤手:「我有什麼辦法,我家又不搞這麼有的沒有」

韓靜兒:「絡韻因為是煉藥師,需要火種很正常,她一早就看中了家族裡面的好幾個火種,不過她又不想直接向家族要,恰巧這次她獲得了大量的高級靈石。 誘妻:總裁大人別使壞 本來家族是不會用靈石來交換仙火這種資源的,不過絡韻好歹也是趙家的千金,有一點特權,加上神秘溶洞的坐標信息算是有一點小功才換來的。」

「對哦,煉藥師還需要火種呢」

蕭紫羅:「大灰狼,你還是想想怎麼應付之後的挑戰吧,陳峰肯定會找你的」

話音剛落,陳峰就跳上了決鬥台,遠遠的看了一眼韓靜兒之後就盯著小白夜不放,意思很明顯了。

小白夜猶豫了,小白夜現在連秦虎都打不贏,能打贏歐陽龍騎全靠屬性克制。而陳峰現在不但是二級修為,更是得到他們陳家的支持。

要是以前小白夜可能還會想:又不是每個人都這麼好命能得到強大的機緣,陳峰這小子經常閉關修鍊,肯定沒有時間去找機緣。

但是現在小白夜知道了家族勢力機緣是可以交換的,陳峰會沒有?

天才型,修為二級高了自己一個大等級,而且還有未知的機緣在身。

嗯~~小白夜想了想,除非bibu能立刻醒來,否則就要像小說裡面的主角爆種才有可能贏。

「算了。。。自己怎麼看都不像是會突然爆種的人,他要打,三個人揍他!」

小白夜剛準備和小胖、眼鏡上台三人合力揍得陳峰變豬頭的時候,陳峰的聲音傳來。

「我不是你們三人的對手,而你不是我對手!」

ヾ(?`Д??)

「我操!給你臉還上天了是吧!」

「所以我等你恢復到全盛狀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