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收集靈藥的過程中,姜太阿也是發現了一點問題,生長在萬年葯園之中的靈藥都蘊含着一些生命氣息。

也就是說萬年葯園之中的靈藥不管是用作煉丹還是做其他用,效果都要比外界的靈藥要好上一些。

在採摘下來后,靈藥中蘊含的生命氣息也會緩緩的流逝,雖然流逝的很慢,但是長時間放下去的話最終效果還是會恢復到和外界的靈藥一樣。

姜太阿估計靈藥中蘊含的生命氣息,應該是與葯園中的靈氣有關係,在帶着濃郁生命氣息的靈氣常年滋養之下,這裏的靈藥就都帶有着生命氣息了。

而且一些本來是凡物的花花草草在這種靈氣的滋養下也變成了靈花靈草。

萬年葯園之中目光隨便的掃過入眼的都是一片片綠色。

一階靈藥可以說是遍地都是,但對姜太阿來說二階的靈藥才是真正的有價值。

進入萬年葯園已經有一個多時辰了,一階靈藥收穫了數十株,其中一階上品的靈藥也有不少。

但是沒有遇到一株二階的靈藥。

而且先前在黃石坊市中那個老者說的葯園之中的守護著樹人,姜太阿也是沒有遇到一個。

「可能是我現在所處的位置還是在外圍吧,沒有二階靈藥,所以也不值得樹人守護。」

姜太阿一邊向前行進一邊心中想着。

又是一刻鐘過去了,姜太阿在萬年葯園中的位置又是深入了一些。

正當姜太阿在將一株一階上品的靈藥裝入玉盒中的時候遠處突然傳來了一陣打鬥的聲音。

姜太阿豎起耳朵仔細的聆聽了一下,確定打鬥聲音傳來的方向後,便是悄悄的摸了過去。

就在距離姜太阿的不遠處,三名華服男子正在圍攻著一個高大的奇特生物。

「該死,這樹人的生命力竟是如此頑強。」

「加快攻擊,趁著還沒人趕到趕緊解決掉這樹人。」

就在姜太阿剛悄悄的摸過來的時候,便是聽到了這兩句話。

「果然還是有樹人存在的。」姜太阿心想着,然後他便是慢慢的靠近了戰場。

在離戰場稍遠的地方,便能看到有三人在與樹人大戰了。

樹人身軀高大,所以格外顯眼,圍攻樹人的三人圍繞着樹人發出一道道法術。

就姜太阿觀察,這三人都沒有修行火屬性法術,但其中一人的劍法卻是相當的凌厲,每次出劍之時總能從樹人的身上斬掉幾根粗壯的枝藤。

樹人的靈智顯然不是很高,而且攻擊的頻率也是較為的緩慢,加上他的的身軀高大,身形緩慢,所以圍攻他的三名華服男子所打出的法術從沒有落在空處。

而樹人的攻擊雖說看起來威力強大,但一次都沒有擊中圍攻他的修士,所以只能發出一聲聲怒吼,卻又無能為力。

長此以往下去,樹人落敗被斬也是遲早的事情了。

姜太阿現在正貓在一片雜草叢之中觀看着這場戰鬥,而戰鬥的幾人也沒有發現在不遠處有人正在注視着他們。

觀察了一陣姜太阿大致可以確定場上雙方的實力了。

以樹人身上的力量波動來看,相當於練氣九重的修士,但是樹人本身的戰力卻是極為的一般。

估計一個練氣八重的修士都能與這樹人激斗很久而不落敗。

圍攻的三人境界都處在練氣八重,除了用劍的那位修士戰力不俗之外,另外的兩人戰力也就能算得上個普通吧。

確認了他們大致的實力后,姜太阿就比較好奇他們是因為什麼才會發生戰鬥,於是姜太阿將目光移向了戰場之外。

很快的姜太阿便是發現了端倪,在樹人的身後有着一片黑土地。

就在這片黑土地上生長著五根深黃色的人蔘。

看到這五根深黃色的人蔘,姜太阿的心跳都加快了幾分,如果他沒有認錯的話,這五根人蔘便是他只在書上見過的地黃參。 王小明帶領着眾多馭鬼者進入北陽市之後,發現城市內部的場景與李軍等人之前所描述的情況極為不符。

從城市外面來看,整座北陽市依舊被濃郁的白霧所籠罩,根本無法看清城市裏的任何建築。

然而在進入這片白霧后,王小明等人的視線卻極為開闊。

偌大的城市裏,並沒有出現白霧瀰漫的情景,那籠罩了北陽市的白霧居然消失不見了。

站在城市的道路上,王小明等人朝着身後的方向看去,能夠清楚的看到站在不遠處的趙建國以及一些總部的工作人員。

這一刻。

白霧似乎突然消失了一般,被白霧鬼域所籠罩的北陽市彷彿又再次回歸了現實世界。

「怎麼會這樣?現在的情況跟李軍他們之前所經歷的完全不一樣。」穿着白色休閑裝的姜尚白開口說道。

按照李軍等人之前在會議室的說法,進入北陽市后的他們應該會直接進入一座白霧瀰漫的城市。

如果到時候不使用鬼燭等物品的話,他們將進入視物模糊的境地,嚴重時甚至會伸手不見五指。

「確實有些奇怪,在我們進來之前,北陽市還是被白霧所籠罩着的,怎麼這會………」隊伍中的李軍也不由皺了皺眉,似乎也很是不解。

此時在他的手中正拿着一根紅色的鬼燭,原本按照計劃,他應該在進入北陽市后就立即點燃鬼燭驅散白霧,讓大家的視線不會受到影響,但現在看來似乎已經不需要他這樣做了。

「………」

一時之間。

眾人都開始小聲交流了起來。

走在隊伍最前方的王小明臉色如常,他拿出了自己的衛星定位手機,操作了一番后開口道:

「衛星定位手機的信號被干擾了,無法與外界聯繫,彼此間也不能進行定位,也就是說,那片籠罩北陽市的白霧鬼域並沒有消失,只不過是內部環境出現了變化而已。」

這種情況並不難解釋,例如當初的黃岡村,明明是一片鬼域,但卻變成了一個看起來很是正常的村莊。

「不知道北陽市的這種變化,跟他有沒有關係。」王小明的眼中精光一閃,似乎想到了什麼。

在王小明的猜測中,那個駕馭了餓死鬼的「葉晨」此時大概率就在北陽市之中,就是不知道這次環境的轉變跟對方有沒有關係。

「以他的實力,到現在都還沒有解決北陽市裏面的厲鬼,由此可見這次的鬼城事件確實不簡單。」

儘管王小明並沒有深入解析過蘇慕白的實力,但按照他跟秦老的推測,對方的實力在總部只怕是秦老之下的第一馭鬼者了。

可即便如此,在蘇慕白進入北陽市如此之久的情況下,這起靈異事件也依舊沒有被解決。

「我們加快步伐,儘快找到那三棟不受白霧鬼域影響的老宅,不出意外的話,厲鬼應該就在那老宅的附近。」

王小明對着身後的眾人說了一聲,隨後認準一個方向快步前進。

在他的身後,其餘眾多馭鬼者全都快速跟了上去,但是他們的神色就沒有王小明那般輕鬆了,每個人的臉色都極為凝重。

要知道,這次他們所要面對的可是s級的靈異事件,沒有任何一個人敢放鬆警惕。

踏踏踏!

密集的腳步聲響起。

在前進的同時,王小明等人也在打量著四周的環境。

此時的北陽市一片寂靜,像是一座早已廢棄了的城市一樣,不再熱鬧,喧嘩,進入北陽市的他們直到現在為止都沒看到任何居民的身影。

然而實際上,從鬼城事件爆發至今,也只有一個司機走出過北陽市,而且後面還爆發了一起小型的靈異事件。

「難道之前呆在北陽市的所有人都已經死完了不成?」有不少人的心裏升起了這樣的念頭。

畢竟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的話,這座城市簡直就是一座死城,除了他們一伙人之外,很有可能已經沒有其他生物存活了。

具體情況是否真的如此,還需要進一步的探查才能確定。

「王教授,其實想要了解北陽市靈異事件的真相也不一樣要那麼麻煩。」走在隊伍之中的沈林突然說道。

「嗯?」

隨着沈林的話音響起,周圍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看向了他。

顯然。

眾人對於這個總部特意從外省調來的外援都極為好奇,尤其是之前沈林那獨特的出場方式,更是一開始就震懾了一大堆人。

此刻聽到沈林開口,他們很想知道沈林的方法會是什麼。

看着沈林那帶着淡淡笑容的面孔,王小明的臉色露出了思索的神色,片刻之後才點了點頭道:

「既然如此,那就按照你的方法探查一下鬼城事件的起因,如果能找到事件的源頭那就更好了。」

對於沈林這位被總部內定為隊長,又進入靈異圈比較早的人,王小明還是很信得過對方的能力的。

「嗯,好。」

沈林的神色很是悠閑,他似乎並沒有將北陽市可能存在的危險當一回事,亦或者他自信這裏的危險對他而言根本就不算什麼。

下一刻。

詭異的一幕發生了。

也沒見沈林有什麼動作,周圍的一切都發生改變,原本寂靜的街道上竟然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行人,道路上還有一輛輛汽車駛過………

原本死寂一片的景物在發生變化,彷彿這一刻的北陽市直接回到了鬼城事件爆發前的某個時刻,非常詭異。

這種變化十分迅速。

轉眼之間,繁華熱鬧的北陽市就再次取代了之前的那座死城。

「這是什麼情況?」

周圍所有人的臉色都不禁微微一變,面露震撼的看着沈林,他們眼前的這種現象讓他們有些無法理解。

「王教授,麻煩你們大家這裏等我一會兒,我需要一點點的時間,去探查這起事情的真相。」

然而沈林對於這種靈異現象卻已經習以為常了,他對着王小明說道,在王小明點頭同意后就直接邁步走到了街道上,混進人群后朝前走去。

但是走在人群中的沈林卻顯得有些格格不入,違和感十分明顯,可卻又說不出到底是哪裏不對。

在眾人的注視下,沈林就這樣隨着街道上的人群朝前行走着,很快,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王小明等人的視線當中。

「王教授,我們就這樣站在原地什麼都不做,就這樣靜靜的看着沈林一個人行動?」距離王小明不遠處的周旭開口詢問道。

王小明看了周旭一眼,想了想開口說道:「目前看來,沈林的能力還是比較適合探查情況的,我們先等他行動完再做其他的打算吧。」

「那行吧。」

見王小明似乎沒有明白自己想要表達的意思,周旭倒也沒有繼續開口,反而老神自在的站在原地,一副等著看沈林吃癟的表情。

至於王小明到底是真的沒有明白他話中的意思,還是揣著明白裝糊塗,周旭也並不在意。

「看來,有其他想法的人並不少。」王小明的目光微動。

以他的智商,自然不可能看不出周旭也想單獨行動的想法,甚至不止是周旭,隊伍中其他人的臉上也有一種躍躍欲試的表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