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識海中的平陽楓庭高興的直拍手“呵呵,這是第七百零七次把你打飛了!”平陽楓庭是在夥伴第一次打贏哈南的決鬥中,開始計算的,後面每打贏一次,平陽楓庭就在某個樹幹處,用短刀劃一豎,作爲記號。

現在總體算起來,這五年加上今天這次已經有了七百零七次。

哈南灰頭土臉的爬起來,走路都跌跌撞撞,想來夥伴這狠命一拳,她消化不起。拍拍身上泥沙,弄弄自己被弄得亂糟糟的紮了個馬尾辮的長髮。這才準備繼續交戰。還好哈南的體質好,這麼猛烈的一拳,僅僅讓她跌跌撞撞的了幾秒鐘,然後又恢復如初

“太厲害了!”雖然不知道才短短五年就成長的這麼快,但是。哈南雙手一舞“但是,我很爲你高興,那就徹底打敗我吧!”哈南整張剛纔還笑呵呵的臉,頓時黑化……

夥伴驚奇的覺察到自身四周外,一股強力的風力,彷彿在撕扯着自己的全身,未了解哈南的意圖時,哈南比平常還要快的速度奔到了夥伴身邊。哈南這次是在夥伴面前出了前所未有的全力,她將風力都遷移到了自己腳下作爲自己速度的動力,風力加大了哈南的速度。哈南出其不意的一記回拳,橫踢,拳速如風,閃電般凌厲的架勢,勢不可擋。

夥伴漸漸有些招架不住。

哈南沒有停歇的一腳甩向夥伴臉龐,這一腳還交雜了哈南更爲強大的風力。

腳還沒觸碰到夥伴臉的瞬間,夥伴的臉被風力給割出了一條一根中指長的血條。

這一腳夥伴被踢飛了出去。

夥伴四周的那股無形的風力,還在持續捲動。

哈南沒給夥伴喘氣的機會,就跟五年前一樣,不打暈他,就不會罷手。這次哈南的臉上不在像往常玩耍般的笑容,她的每一擊都是對準的夥伴要害。

‘心臟,肺部,脖頸’凡是一擊必死的要害,都讓哈南打了個遍,夥伴被打的傷痕遍佈了全身。但是還好躲過了要害部位。

意識海里的平陽楓庭着急的直喊“哈南你怎麼回事啊?想要我命嗎?”可惜是在意識海里,除了夥伴外,沒人能聽見他說的話。

哈南的攻擊越來越洶涌,意識海里的平陽楓庭除了抓頭撓腮的乾瞪眼外還能怎麼樣?無奈自己實力跟夥伴相差懸殊,要是換自己出去應戰,戰果不用說,還是五年前的樣子,原地踏步踏,根本沒什麼長進,自己的成長速度,是哈南跟夥伴都公認的‘進步速度相當,慢,慢的跟烏龜的成長有的一比’唯一的特長,就是夥伴所說的精神力,進步的相當快,不然夥伴哪能每天穩定出來跟哈南對戰?

哈南的滔天之勢,讓夥伴幾經殘血。維持着最後一口氣的夥伴,艱難的單手撐着海灘,沉重的擡着眼皮看向再一次回身,目標鎖定自己的哈南。

哈南這一拳對準了夥伴的心臟。

“夥伴加油!別輕易掛了。別忘了我還要利用你,在你五年前,還跟我誇下海口‘好好利用你就好’難道這就是你所說的利用嗎?”平陽楓庭堅定的語氣,在意識海里大聲的對已經半絕望的夥伴打着氣“不要輕易放棄,就跟我當初一樣,哪怕你沒出來接受這非人的苦練,我還是會堅持。可是你呢!一定要贏啊,我還要守護我的家人,你還要守護我,爲了這個理由,也要贏!”

夥伴流血的嘴角,微微揚起一絲難以言喻的冷笑,哈南面無表情的急速出手,排山倒海的威力,十米遠的大海,都因爲這股無形的風力,割的海面幾十米嘩嘩作響,夥伴腳下的海沙,被割的開了十七八個坑洞。

哈南雙手揮舞着巨大的無形風刃,刺向夥伴。

夥伴手持短刀,死死擋住。額頭冷汗直流“一定能贏你的‘哈南’可別忘了,一切都是你教我的”夥伴堅定的說道。

哈南沒答話,手中被擋住的風刃加大了馬力,部分被夥伴打散的風力,猶如被打碎的玻璃。玻璃的碎渣,因爲風刃強力的螺旋力,將夥伴的一隻手臂刺的鮮血直流。

夥伴臉上仍舊帶着在平陽楓庭鼓勵後,就不曾消失的帶着滿腔自信的笑。

哈南頓感無趣,一撇嘴。趁夥伴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自己雙手的風刃中時,夥伴腳下是真空,沒有任何防備的,哈南瞬間停止了雙手中的風刃,她腳下早就集聚好的風刃,踢向夥伴。

風在沙沙的吹,海在一浪接一浪的拍打,兩人保持着剛纔出招的姿勢停止住了……。夥伴的短刀柄頂在哈南眉心。哈南單腳就差一毫米的距離,停在夥伴小腿處。

兩人眼神交集在一起,海鷗,像是在爲兩人做和事老的叫聲。

就這樣最後兩人也沒一個人‘死’哈南熱情似火的將夥伴一個虎抱,抱住了,平陽楓庭及時的轉換了過來。

海灘上,上演了一場現場“AV。”男主角‘平陽楓庭’

女女主‘哈南’

零時演員表“海鷗、小鳥、大海、某些可能在叢林裏觀看的野獸們”

Wшw ⊙tt kan ⊙¢o “你太猛了!”哈南小鳥依人的往平陽楓庭懷裏使勁鑽了鑽。平陽楓庭滿足的看着大海,一臉欣慰的長舒了口氣“你也不賴”

“剛纔爲什麼不一刀結果了我?”哈南從平陽楓庭的摟抱中,擡起眼鄭重的詢問道。剛纔的平陽楓庭轉的出刀速度明明是比哈南還快的,可是最後在哈南眼中,平陽楓庭手中的短刀,瞬間轉了個身,換成了刀柄,爲此哈南也停住了自己那迅猛的一腳,要是自己那一腳下去,平陽楓庭的小腿骨,絕對會被自己踢成‘粉碎性骨折’

“你可是我師父,又是我情人,要是我一刀結果了你,你讓我以後在這荒島上找誰發泄去?”哈南俏臉一紅“僅僅是爲了這個原因?”

平陽楓庭開始啓動裝逼大法‘先涼她三分鐘’

“你很會掉胃口的吧!”哈南的整張**後的容顏貼在了平陽楓庭臉邊。“呵呵,別在誘惑我了,我已經把戰利品全交給你了!”

“那你說是什麼原因讓你不殺我的!”哈南聽話的離開了平陽楓庭的懷抱,翹着嘴巴正色的問道。

“因爲我也喜歡你!”平陽楓庭這話是出自內心的。

“因爲…?”哈南很在意中間爲什麼要加了一個因爲。

“我不是早就跟你說過,我還有一個最愛的人。”平陽楓庭再一次解釋道。

“噢,就是你口中經常唸叨的“初美靜子?”哈南眼神中明顯微微的怒色嬌恬的似乎不願意承認平陽楓庭口中的初美靜子的存在。

每次完事後,哈南都會問一下初美靜子的事情。

平陽楓庭知道哈南很敏感自己的初美靜子,每一次也都是敷衍過去,久而久之,哈南就習慣了平陽楓庭對初美靜子這個名字的敷衍性話題。

“我現在的實力,能不能對付的了餘新幫?”平陽楓庭歡笑過後,嘆聲問道哈南。

“餘新幫?哈南微微一笑“雖然不忍心打擊你,可是避免你如果真的能回去了,怕你送死,現在你的實力還差的遠!”哈南起身,穿上了衣服“況且餘新幫中也有幾個就連我都對付不了異能者,你要是去的話,更是送死。”

平陽楓庭點點頭,奇怪道“連你的黑手黨都沒勝的可能嗎?”

“呵呵,餘新幫在我們黑手黨面前,就是一捆蘿蔔菜!”哈南不以爲然的隨口道。

“先不說蘿蔔菜,你們黑手黨能不能贏?”

哈南正色說道“餘新幫說白了,也就依仗10來個擁有B級實力的異能者,才能橫向霸道,而我們黑手黨可是有三位實力達到S級的高端異能者,我們三位S級的人物出手,餘新幫就要全部滅隊。”

“這麼吊?”平陽楓庭驚異的大讚。

“所以,你別以爲跟我學了一手近戰的本事就了不起,現在你能打贏我,也真的是個不小的奇蹟,話說回來,我很震驚你學近戰格鬥的本事。太快了。要知道我當年可是花了8年時間,經歷過各種生死戰,喝過人血,一個人戰過幾千人,纔有的這身本事。不料想,你倒是五年就將異能全開的我,打的都沒有出手的機會。”哈南說起這事,除了心底有些嫉妒外,大多還是很開心,畢竟是自己教出來的比自己還厲害的徒弟。

平陽楓庭對於哈南這由衷的感慨,只能乾笑笑,不做回答。別人不知道,可是平陽楓庭自己心裏亮堂的很,這五年裏她對戰的人,只是自己的異能幻化出來的夥伴。

平陽楓庭每次睡前都會給自己找着各種藉口,說夥伴只是自己的異能,異能比自己強,自己應該高興纔對,還嘆什麼氣呢?

“你只懂的近戰,又有什麼實際作用?”哈南正色道“一把槍便能解決你。能夠躲過子彈的人,實力都是A級“好的殺手,是要做到各方面的精英‘電腦,車技,飛機熟練的駕駛,坦克,人前僞裝,變換嗓音,等等都是需要學習的”很多我都沒有做到,因爲我那時候年紀也不小了。黑手黨內的一些朋友說,想要真正領悟到,那是一輩子都不可能的,唯有從小學起,才能在每一方面都能小有所成。”

平陽楓庭挖挖耳朵“早就聽你說一百遍了!”

哈南一副良師的樣子在海灘上來回渡步“你別嫌我囉嗦,我只是想讓你知道,做殺手也不是你想象中的那麼簡單,我想這五年你也差不多摸到了些門檻。”

“看樣子你恢復了?”哈南眼含深意的看看近乎中午的天色。稍有着急的催促道“起來,繼續打,這一次。哈南眼神非比尋常的凌厲,湊近在平陽楓庭臉前“一定要死一個人!”

哈南將短刀放在平陽楓庭手中,將他攤開的手,包在起。

“可能這是最後一次了!”哈南感嘆似的這句話後,一拳將平陽楓庭打飛。

老規矩這打飛出去的20秒,是讓平陽楓庭準備的。

平陽楓庭衣服都還沒穿,哈南的話,讓他腦袋停止了思考。耳邊徘徊着她剛纔的話“可能這是最後一次了”


“這是什麼意思啊?”平陽楓庭着急的大喊道。

哈南冷眼衝過來,20秒已經到了,一拳將平陽楓庭打的吐血。

平陽楓庭還沒轉換夥伴,哪裏是哈南的對手。

哈南拳打腳踢的,展現了絕不退讓的態度,步步緊逼,不由還小聲哭了出來,不過好像是高興的哭出來的,笑臉上掛着斷線的淚珠。

“你剛纔的話是什麼意思?”平陽楓庭被打中手臂,吃痛的追問道。

哈南還以平陽楓庭的,只是一頓暴打的拳頭。

平陽楓庭在意識海里呼喚出來了夥伴。夥伴一個響指,被動挨打中的平陽楓庭沉重一拳同樣的迴應了哈南。

哈南顧不上擦眼淚,笑着臉,哭着淚,又是衝了上來,雙手中交雜着猛烈的風刀,夥伴難以躲開,哈南瘋狂的攻擊,讓夥伴手臂處被風刀削的皮都掉了幾層。

身上並沒復原的傷口,又被打的爆血,海灘上,滿滿的充滿了夥伴的血。

“砰!”一記大炮的轟炸聲,將兩人身後的海灘炸出了一個五米寬深的大洞。

夥伴吃驚的眼神望向遠處的海面上,是一條漂浮的遊船,遊船上有三個身着黑衣的人,二個臉上平靜的青年,一個綁着長到腿部馬尾辮的黑衣女人。

三人手中各握着一把黑色的長刀。位於船中央的是一**炮。

哈南停下了攻擊,注視到來的三人。忽然就跟發瘋的獅子,猛的抓緊了夥伴狀態的平陽楓庭的衣領,怒吼道“在我們釣魚的那裏,我已經備好了船。哈南歇斯底里的大叫“一定要開心的活下去。”哈南眼淚流的更是兇猛,這次平陽楓庭沒有轉換過來。

夥伴的眼中不知道爲什麼,竟然也流淚了。

夥伴似乎也察覺到船上的三人不簡單。

哈南虎吼一聲,將夥伴一把扔進了叢林裏。

夥伴被砸落在林林總總的樹林裏,意識海里的平陽楓庭驚恐的揮着手“夥伴快去救她啊”

夥伴沒有說話,僅僅是冷着眼站起身來,遠遠望到海灘上那個黑衣女人從還處在30米遠的船上直線飛躍到了哈南身邊,就跟練了輕功水上漂一樣。


哈南氣勢比這五年內每一次跟夥伴的攻擊,還要兇猛。夥伴在進步的同時,哈南何嘗不也是在同樣的進步。只不過夥伴的學習能力太強了。

黑衣女人面對哈南那強力幾乎破風的攻勢,只是輕描淡寫的躲開,面無表情的揮出一掌,將哈南肚子貫穿。

夥伴見到這一幕,臉上冷冰冰的眼神更是一片寒霜,隨即快步逃向兩人釣魚的那個地方。

哈南爆發出強大的異能,一道颶風,撕扯黑衣女人,黑衣女人不爲所動。

一記隨意的橫踢“咔擦”一聲,哈南腰間軟骨被踢斷了,支撐不住的倒了下去。

黑衣女人抽出剛纔始終都未抽出的黑色長刀。

海灘上,一道血柱揮灑在海灘之上。

大量鮮血滾進了海里,成羣的鯊魚被吸引了過來,黑衣女人單腳掂起了哈南的屍體,踢進海里,餵了鯊魚。 某年某月某一天,英國的季節已經進入了秋天這個涼爽的季節,路人臉上的愜意,輕鬆的步子,像是想要在路上行走的時候順便享受着秋天賜予的舒快感。

英國倫敦的某條招牌街,這裏發生了一場綁架。

~~


“啊,綁架了,要出人命了,圍觀的英國人民,面對突然的綁架,拼命吶喊,不過一時半會也沒人逞能敢上。”

一個身強體壯的漢子,一雙大手,狠狠拴住手中的某個黃色長裙的少女的脖子,漢子還帶了條黑色的面罩。

少女那柔嫩的脖頸,不堪重負的被嘞出了一條血痕,可想而知這個漢子是多麼的用力。

漢子身後,還跟着十多個手持斧頭的青年,個個凶神惡煞的不時對着可能要仗義出手的路人,瞪眼,或者揮動手中的斧頭,以式警告,他們也是相同的帶着面罩。


周圍三三五五散開的人羣,讓那些卵住了勁,要上去救人的好人,也沒了膽量。畢竟好漢架不住人多,要是一時衝動的衝上去救這個一頭金髮,甚是漂亮的美少女,後果恐怕就是一個人單挑十幾個手持斧頭的青年。下場就是被亂刀砍死。

被勒住脖子的美少女,求救的眼神,在已經散了老遠的路人身上游離,面對那些路人無視的態度,令金髮美少女的求生慾望,跌進了谷底。

倫敦市的大量警察,開着警察蜂擁而至。

“放開美思小姐!”警車上下來,一幫警察,他們持槍對準着面前數十個青年,說着一口英國話。

勒住金髮美少女的漢子,向身前持槍的英國警察挺了挺身子,高喝道“怕你嗎?趕緊給我拎5億英鎊來,不然我就將美思小姐給活活勒死,然後我們這幫人,在集體自殺。”壯漢身後被槍指着的數十人,也無懼面前警察,也是高聲附和“五億英鎊換回愛總裁的千金,那可真是賺大了。”

“是啊,是啊。五億就好”

“二個小時內,我們面前沒看見五億英鎊,我們二話不說,立馬撕票,然後自殺”那些警察聽聞這些不要命的人,竟然狠到這一步,二個小時,不賴五億英鎊,就殺人,自殺?警察們也不敢亂來,這些看樣子可能是亡命之徒,他們的命沒什麼,可是他們手中的愛思小姐那命在英國可值錢的很。

一位領隊的警察,立馬搖手說道“你們先冷靜,我馬上給愛總裁,打個電話”話畢,這名領隊的警察命身旁人,聯繫局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