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說得對,小小的天境,竟然堂而皇之的說什麼尊者!”

“笑死我們了,哈哈哈!還滅霸呢,如此名號竟然就是個天境!”

“他是不是真的以爲先天就是什麼了不得的存在了?真是無知啊!”

“本將合谷期都不曾自稱過一次尊者,哈哈哈哈!”

“大王!殺了他們,擒下江萬貫,讓他成爲我海族奴僕!”

……

氣氛一時間陷入尷尬,江北的臉有點發燒。

“爹,他們埋汰我……”江北弱弱的扯了扯老爹的胳膊。

江萬貫默不作聲的撇頭看了一眼自己這小兒子,很想問問他,這個尊者是誰給他封的?

看到老爹不爲所動,還一副贊同人家的意思,江北的心很難受。

眼珠子轉了兩圈。

“爹,我感覺我心裏又有魔障了……”

聽到這話,江萬貫可受不了了,剛剛打消的魔障,讓這敗家玩意把實力恢復了,怎麼能再來一次!

肉眼可見老爹的臉有點紅,不知道是咋回事兒。

但是,下一刻,老爹突然扭頭看着前方,挺直胸口怒喝一聲!

“本尊的兒子!自稱一句尊者,有何不可!”

江萬貫覺得他現在很難受。

要不是這敗家玩意逼得,他這輩子都不帶說出來這麼丟人的話的。

這明顯接下來就是啪啪打臉的劇情啊!

他們這四人組,跟人家的小几萬人組,那是一個可比性嗎!

笑聲果然停止了,這什麼滅霸他們沒聽過,但是江萬貫的名號可是如雷貫耳啊。

那可是最有天賦的丹師啊,攪的星隕大陸天翻地覆的人物。

再看江北,也是一步站在江萬貫的身邊,這是有老爹罩着的感覺。

裝逼都能裝的名正言順。

誒?老爹是不是也承認他這個尊者的大名了?好激動。

這名號就是看小說看的,雖然有點中二,但是就覺得非常的生猛。

再加上那什麼幽冥荒蕪的,不都自成一句尊者嗎?


也沒什麼不妥。


“聽到了沒!本尊滅霸!這是我爹!你們行嗎!你們的有我的猛嗎!”

江北徒然大喝一聲。

江萬貫嘴角狠狠地抽了兩下,人家有沒有爹我不知道,但是人家的東海王可是猛地一塌糊塗啊。

江北緊緊盯着小面板,一顆心都要跳出來了。

2000,3000,5000,7000,10000!

臥槽,還在漲,根本就停不下來!

來了,大頭的來了!

怒氣值剩餘:21583!

“憨批!憨批!收到請回話!” 還在漲,還在繼續漲着!

“我偉大無上的主人,您的超級修煉系統在呢!”

“恭喜您已經還清了所欠的怒氣值,現在,本系統將再次爲您提供服務哦!”

看到這小系統這個勢利的樣子,江北的氣就不打一出來。

但是!江北現在已經沒時間罵他了!

眼前的景象太過危險,那大鱷魚不知道啥時候就會開個大拱上來給自己幹翻。

“晉級!晉級要多少來的!”

“回我偉大無上的主人,您現在是天境三階,晉級到天境四階需要一萬六千點怒氣值。”

“滾吧!”

“好嘞!”

江北的心神輕輕地觸碰了一下小面板。

太久了,真的是太久了,太久都沒感受到加點的快感了!

誰說富二代就肯定沒夢想的,誰說鹹魚就不想鹹的有味道一點的?

加點!

哈他麻辣隔壁的!

狀態:天境四階

功法:吞天魔功(天級四層)

戰技:魂掌(天級四層),幽步(天級四層),滿月(天級四層)

神識:合谷四階(七百米)

簡單粗暴,相比於這這那那一大堆欄的系統,江北覺得他的這個簡直是白癡都能用的明白。

不對,話不能這麼說,他可是很機智的。

“江萬貫,滅霸!爾等找死!”

只聽得天空一陣巨響,然後那轎子上的老鱷魚就突然沒了!

一下,就沒了!

下一刻,江北震驚的張大了嘴巴,這大哥閃亮登場了。

果然很大!

很高大,也很威猛,透過這種寬鬆肥大的衣服都能感受到人家的肌肉和爆發力。

嗯……就像是一個小提莫站在吃了大藥,開了大的大鱷魚面前的感覺。

“找死,你又如何?”

江萬貫現在也看懂了,這海妖基本沒有殺自己的決心,而是想給自己抓回去煉丹。

既然如此,那……

江萬貫邁出一步,突然踏空而起!

手中的長刀也不知道是從哪拿出來的,瞬間火光繚繞!

海面上都發出了“嘶~嘶~”的水蒸發的聲音。

而江萬貫,也給江北留下了最後一句話!

“阿北!動手!”

江北片刻不敢多留,轉頭一隻手攔住侯煙嵐纖細的腰身,一隻手從腰間拔出小騷騷,同時甩出!

“煙嵐!抱緊我!”江北大喊一聲,隨後一蹦老高!

而與此同時,本還停在空中的天舟突然消失了,化作一道光芒飛進了江萬貫的戒指裏!

至於江南?已經被侯煙嵐收在了水元珠中。


自從江北開口說話(罵街)的時候,還在船艙內的侯煙嵐就做好了準備工作。

當然,這也得看實力問題,江南能同意這個?肯定不能啊!他也想跟海妖碰一碰的!

但是奈何……弟妹的實力比他還高了一個境界。


加上水屬性天生就剋制他的功法,也就掙扎了那麼一個呼吸的時間,人就進去了。

而再看眼下!

黑夜帶來的好處一覽無餘!天空中,加上江北剛剛完成了晉級,腳力更是發揮到了極致!

如一道流光一般,朝着前方衝去!

雖然那裏海妖衆多,但是他別無選擇!

“煙嵐!你也進水元珠裏吧,我拿着它跑!”江北也不怕肚子灌風,一臉緊張的說道。

侯煙嵐輕輕地搖了搖頭,雙眼露出光芒,任由江北抱着她的腰肢。

而她的雙手也是抱住了江北。

沒什麼困難是不能闖一下的,而且這是在海上,如果真的出什麼事了,水元珠絕對也是一大助力。

就像江伯伯說的那樣,要是真不行了,就往水元珠裏一藏。

呆一輩子可能有點誇張,但是起碼先保個命……

而江北也不說話了,就這麼轉眼的時間,他們已經距離海妖大軍很近了!

“跑!他們奈何不了爲父!”

身後傳來老爹的大吼聲,江北的一顆心卻突然提了起來。

而那些還愣在原地的海妖,更是激動了起來,這是建功立業的大好機會啊!

還好反應的快!

“殺了他!殺了他!搭獸剃!快!別讓他跑了!”

“你特麼慢點,你踩我腦袋上了,眼瞎了嗎!”

“少特麼廢話!讓他跑了咱們都吃不了兜子走!”

“上!快上!蛟龍兄弟們,你們先攔住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