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順環顧左右,貼於哈邪耳邊說道:「張滿被殺,張修服毒自盡,呂布已掌控五原。我家主公準備即刻率軍返回廣陽。」

哈邪大驚,皺眉問道:「他準備拋下此事不理?準備讓呂布主導此戰?」

高順輕輕點頭。他和哈邪的判斷一樣。認為田齊急於撤回廣陽,是有意逃避與鮮卑一戰。

哈邪嘆息一聲,安慰高順:「阿齊對高卉也很關心的。他早早請來張醫士,唯恐阿綉和高卉出事。他對赫連芳有愧於心,不敢與之相見於陣前,也可理解。他也不願再對和連和赫連芳出手。他能置身事外,任由呂布設計襲滅和連,已是難得了。」

高順默默點頭,心中對田齊的那一絲不滿消散而去。

兩人在院外小聲密談,哈邪心緒漸平,暫時忘記了對呂繡的擔憂。卻在此時,只聽一聲孩啼隱隱傳來。哈邪心中大喜,愣在原地。高順急忙行禮,向哈邪道喜,並提醒他快回院中,去看一看呂綉和孩子。

哈邪已歡喜的傻了,木然回應高順,夢遊一般走向院中。張維信含笑出迎,向他道喜:「恭喜大督尉喜得貴子。」

哈邪卻追問張維信:「阿綉怎樣了?我可能進去看一看她?」

張維信笑道:「母子平安無事。但產房髒亂,你還是等上片刻再進去吧。」

哈邪哪顧的這些,急忙沖入產房之中,去看他的妻子和孩子。張維信輕笑搖頭,暗笑哈邪初為人父,甚是急迫。

高順跟入院中,送上一份賀儀,代哈邪向張維通道謝,同時請求張維信在半月之後,看顧好高卉。

張維信安慰高順:「你放心。主母身體康健,定能平安順產。而且據我經驗,主母所懷,也是一男。」 天空中那翠綠色的太陽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的向著金綠色改變。而它周圍圍繞著的六個光球的光焰也越聚越大。不過四周的人影卻逐漸的減少。

當夕陽西斜,那墨綠色的太陽已經全然變成了墨金色,這個時候除了那六個光焰其他的人影早已消失不見。

就在太陽即將落山的時候,一陣綠金色的光波突然從它開始向外發散出去,隨著這道光波的發散那太陽也恢復成了平常的樣子。

而這道光波從那六個光焰身體掃過後便向外發散漸漸的消失了。

再細觀那六個光焰被光波掃過後竟然已肉眼可見的速度向內開始收縮,不過其中一個金色的光焰卻急劇閃爍了起來。

遠處閣樓中那白衣青年見此景不由眉頭一皺。

「他的狀態不對,有可能是受傷了,這七陽同輝最後這道光波是反饋天地的,按理來說對那六位有著壓縮魂能之功效。也是讓他們可以更好的吸收,而那位不停的閃爍肯定是接受不了這壓縮的魂能。

哎,望他能平安度過吧。對了,因為這七陽反饋,今年肯定會有很多火屬性的學生,你去準備一下,讓他們把難度調高點。」

那白衣青年說完那中年人領命便出去了,而那青年又繼續把目光投向了那閃爍的光焰。

這時那金色的光焰雖然閃爍但體型卻也在不斷的變小,不過卻比其他五個光焰縮小的速度要慢了不少。

就在那金色光焰縮小到比其他光焰大兩倍的時候,突然從他身上也爆發出了一道與那太陽無二的墨金色的光波,釋放完這道光波后,那金色光焰竟如同流星般拉著尾焰向地上急射而去。

反觀那剩下五個光焰因為這次的光波竟又大了一圈。

遠處那青年見此景不由得搖了搖頭自言自語的到「看樣子,還是未能全部的吸收完,哎。可惜可惜啊。」

皇城中那美婦此時卻面無表情,對著身後侍奉的宮女說到:「傳我懿旨,命觀星閣速速推演此次那金色光焰的事項,命博星親自推演。」那宮女領命便退出去了。

此時的戰天殤卻不知他現在身處的地方早已經成為了大陸幾大勢力關注的地方。而他現在正悠哉悠哉的享受著他的晚飯呢。

「嗯,真香。來來來,小可愛多吃點,主人我的手藝還是不錯的。你看著烤羊腿,你再看那烤雞,真香,我真為你擁有這樣優秀的主人感到自豪。」

就在戰天殤和空間妖狐,兩個食肉動物大快朵頤的時候,身旁黑光一閃接著一道金光就閃進了戰天殤的右手背。

緊接著戰天殤的腦海里就傳來了炎龍的聲音。

「你小子挺悠閑那。吾剛才九死一生,差點就回不來了,你小子倒好還在這吃香喝辣的,真是氣死吾了。」

「您老,藝高人膽大,還要帶著我遺禍萬年呢,怎麼會這麼的就折在這裡,我可是對你放心的很。」

當然戰天殤還是沒心沒肺的吃著冒油的烤羊腿。

這時炎龍卻十分氣憤的說:「你這小子真不知好歹,要不是吾今天心情好,看吾不收拾你。」

這時幽冥玄虎的聲音也在戰天殤的腦海里響了起來。

「哈哈哈,小長蟲,就你還想收拾主人呢,你現在也化獸成功了,快出來耍兩手讓我看看。」

「小黑虎,你想好了,看看可以,不過到時候你想哭可都來不及。」

聽著兩個又鬥嘴的活寶戰天殤也是倍感無奈啊。

「好了,對了炎龍,怎麼樣了,化獸成功了嗎?」

炎龍哼了一聲說到:「還差一點,等那五個老傢伙走了,吾再幫你辦點別的事,就能化獸了。」

戰天殤點了點頭,繼續吃著烤肉。靜等著那五個光焰消失。

時間慢慢流逝不一會兒太陽就落山了,天空中卻呈現著五彩光芒耀蒼穹,的奇異景象。

不過也沒過多久,在一瞬間那五團光焰同時消失,黑夜再次統治了這片大陸。

篝火旁火光照映在小孩稚嫩的臉龐上,不過小孩稚嫩的臉龐卻擁有著不屬於他這個年齡的成熟。

「好了,炎龍。他們都走了,說說吧,怎麼回事。」戰天殤此時的聲音有著激動。

這時,腦海里炎龍的聲音響起「不著急,你的身世和吾的故事明天在告訴你,現在吾要傳你兩部功法,你今天晚上先修鍊其中的一個,明天吾傳給你另一部。」

接著炎龍又用無比嚴肅的聲音問到:「不過在修鍊之前,吾想問你,你是想成為強者,還是想成為絕世最強。如果要想成為絕世最強,那麼你以後每天都是把腦袋盤在腰上,隨時都會喪命。你且想好。」

戰天殤揉了揉額頭心想「何為強者,何為絕世最強。不過也只是一個名頭,為了這個名頭不知死去了多少人。

我本不屬於這個世界,想想以前穿越的前輩,哪個也不是為了成為絕世絕世最強而修鍊的。

都有他們不斷變強的理由,在變強的道路上,哪個不是伴隨著血雨腥風,又有哪個不是步步艱險。我又怎麼會獨善其身呢。」

隨即便決定道:「嘿嘿,不知道有多少人因為這天下第一爭的頭破血流,我現在有一個能成為天下第一的機會,有便宜我不佔你看我像傻子嗎?嘿嘿放心來吧。」

「你這小子,怎麼被你說的這麼輕鬆,一但走上了這條不歸路,可就沒法回頭了,你可想清楚了。」炎龍還是鄭重的又問了一遍。

「人生不就是在這艱險中披荊斬棘前行嗎?如果一路太平那豈不是會錯過了許多的風景。

我戰天殤不是什麼貪生怕死之人,也不是什麼大善人。我只求問心無愧。這一路的艱險控阻,不過是我成長的磨刀石。我到要看看我這顆人頭又有誰人能搶去。

不過就算是死,我也會讓他付出,他無所承擔的後果,我也要讓他晚上做夢都會在噩夢中驚醒。」說完這段豪情壯語,戰天殤插著腰又笑了幾聲這才作罷。

這時沉寂已久的幽冥玄虎的聲音終於又出現在了戰天殤的腦海里「好,不愧是我的主人,我就知道我的主人絕不是泛泛之輩。」

「好既然已經決定了,那吾也不多說。小子記住自己選擇的路,跪著也要走完。」說完只見戰天殤的眉心一片金色的鱗片浮現了出來。

「雙龍歸元決」戰天殤默念了一遍便失去了意識。

作者說0/200

2000-2020中文在線韻白完全沒看到娘親犀利的眼神,一開始見到自己大兄弟哭了,也挺心疼也跟着哭。可是哭着哭着覺得不對了,這蕭承澤咋一撲進娘親懷裏就不出來了。

「別哭了,像個男子漢一樣。」韻白一邊說一邊把蕭承澤生拉硬拽的從蘇婧洛的懷裏扯了出來。

蕭承澤從來沒有被母后抱過,印象中就沒有這樣的時候,所以離開蘇婧洛懷抱還有些不舍,不過被韻白一說立刻控制了一下情緒,抽抽搭搭努力無聲的掉着眼淚。

蘇婧洛拿出手帕,為蕭承澤擦着眼淚說:「我……

《醫品王妃有萌娃》第二百六十二章:沒毒死都不算下毒「帶來了。「余觀深拍了拍腰間的儲物袋。

「很好。」西裝老者看了眼余觀深腰間的儲物袋后,伸手打開車門,說道:「余公子,請進來,我們車裡交易。」

「車內交易?」

余觀深愣了愣,伸頭看向車內,自己已將東西帶來了,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就是,何必還要進入車裡?

「哈哈,

《重生地球之徐福》第二百六十七章:隔空點穴 開車的助理一頭問號,那禮服,不是顧總訂的嗎?

怎麼就成了夫人訂的了?

顧筠夜推開車門下車,跟上黎夏。

上樓,黎夏約好的妝造師就迎上來,「夏夏,好久不見。」說着給了黎夏一個大大的擁抱。

黎夏笑着對林一道,「好久不見。」

林一放開黎夏,看到黎夏手裏的盒子,挑眉,「自己帶禮服了?」

黎夏點頭,有些無奈道,「家裏長輩訂的。」

「先換上吧,我按照禮服風格給你妝造。」林一對着黎夏道。

黎夏點點頭,往換衣間去了。

黎夏一走,林一才把目光落到顧筠夜身上,眼底染上一絲驚艷,「你是……」

「顧筠夜,夏夏的丈夫。」顧筠夜對着林一微微頷首。

林一聞言,輕嘖一聲,「這個世界真不公平,把好看的男人都分給好看的女人了。」

顧筠夜但笑不語,嘴角的笑容疏離而不失禮貌。

林一也不管顧筠夜理不理她,自來熟地和顧筠夜閑聊起來。

聊著聊著,就聊到慕允熙了,林一輕嘆一聲,「沒想到,夏夏最後嫁給的還是婚姻。」

林一和黎夏關係不錯,是大學同學。

從大一那會兒,林一就知道,黎夏喜歡慕允熙。

好像從小就喜歡。

而慕允熙對黎夏也很特殊。

本以為,兩人最後會水到渠成,沒想到,還是沒走到一起。

顧筠夜聽着林一的話,幾不可見地蹙了蹙眉。

林一反應過來,自己是當着黎夏的丈夫在說她喜歡的人,有些尷尬。

「那個,抱歉,我……」

顧筠夜只是一笑而過,並未多言。

林一這才發現,顧筠夜表面笑得如沐春風,但是實際上,給人的感覺卻是充滿了疏離。

黎夏從換衣間出來了,打破了工作室里的尷尬。

林一側頭望去,看着黎夏,不禁感嘆出聲,「無論看多少次,都看不夠啊。」

顧筠夜看着黎夏,眼底也染上一絲驚艷,嘴角的笑意深了深,連着眼底也染上笑意。

果然,這一身穿在她身上很好看。

「一一,盡量速度快點,隨便收拾下也行。」黎夏走到化妝鏡前坐下,對着林一道。

「怎麼可以隨便收拾呢。」林一顯然不同意。

然後,開始認認真真地給黎夏做髮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