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自然可以啊。”江南眼中出現了些微的精光,他有點想打架了。

很少能找到符合他實力的對手,一天天的,過得賊憋屈。

另一旁的巫廣是徹底傻眼了。

一個族,說,說滅就滅?

“對了,還有件事需要你們做。”江北突然說道。

“大人請說!”那巫廣吞了口唾沫,趕忙彎腰,拱手施禮。

“關於此前天窟出事,你幫我去打聽打聽,現在是什麼後果了。”

巫廣:“?”

合着,那天窟塌了,也是你們乾的? 作爲一個老牌修煉者……

實力不實力的就不提了,提了容易產生一個侮辱人家的錯覺。

但是這個頭腦……巫廣是真的不錯。

龍鳳呈祥:媽咪老師要爬牆 ,什麼時候什麼事可以問,什麼時候就不能問。

比如現在,問出來了,那就絕對不是……

‘啊!什麼!天窟竟然是大佬您弄塌的?太強了吧!’或者‘不會吧,不會吧,竟然真的能有人弄塌天窟那種地方?’這種既視感。

所以,在得到眼前這個滅霸大佬的指示後,巫廣趕忙應聲答應道:“是!滅霸大人,巫廣這就託人去查!”

“嗯……不急,還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做。”江北擺了擺手,一臉淡定的模樣。

彷彿……那個天賦塌了跟他完全就一點關係都沒有一般。

不是我做的,爲什麼要跟我有關係呢?

是小系統做的!

都怪它。

“大人,請您吩咐。”巫廣趕忙開口。

不管是什麼事,自己都得接下,他還想活着。

對此,江北表示很滿意,可以,你的造化有了。

但是這人不能全信,畢竟魔域的人。

“這聖城之中,除了那三……兩大族,現在還有哪個族的實力要在你們魔巫族頭頂上的?”江北問道。

“這……”巫廣糾結了一下,而後直接說道:“說來慚愧,若是我魔巫族上下一心,其他的族……”


“不要裝逼,直接回答問題。”江北擺了擺手,很不耐煩地說道。

一個大大的問號出現在了巫廣的頭上,不太懂,但是……可能不是什麼好話。

“是,大人!巫廣不敢裝逼。”

“現在,除兩大族之外,實力強過我魔巫族的,便是骷髏王族,黑血族,以及天魔族。”

“天魔族?”江北挑了挑眉,天魔族倒是有點意思啊……

“你先給我說說這天魔族是個什麼情況。”江北心中微動,感覺自己這鍋,可以丟出去了。

天魔族人,拿到了天魔骨……這豈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兒?

不滿魔域兩大族欺人太甚,拿我們先祖骸骨充當天窟的牌匾!

這仇,我們天魔後裔忍不了!

“是!”巫廣雖然心中不懂爲何這滅霸突然要對天魔族下手,但是……我只能在心裏爲你們默哀了,希望你們到時候能死得痛快點。

“這天魔族雖然現在有些式微,但是在很久以前,卻是勢力強橫,而這個族名的由來,更是要從幾萬年前的魔域說起,這遠非三言兩語能說得清楚的。”巫廣一臉鄭重的說道。

他的意思,是我給你們擺個桌,大家吃點好吃的啥的……

“長話短說,不着急。”江北繼續微笑臉。

“是,是!”巫廣趕忙答應,“據這些天魔族人自己所言,他們便是此前的某個天魔的後裔……嗯,不過按老夫的估計,他們所言不過一兩成真,可能他們確實是與幾萬年前的天魔有點關係,但也不大。”

“哦,可以了。”江北點了點頭,表示理解了,這天魔族肯定沒事就出來吹個牛逼,說他們天魔族以前有多強就是了。

這就好辦了。

既然你們真的和那個什麼天魔有關係,這就足夠了!


轉角遇見真愛 ,嘿,你們可以背了!

“繼續說那個骷髏王族,跟你這大兒子是怎麼個情況?怎麼勾搭在一起的?”江北轉頭問道。

“這……這小人也不知。”巫廣突然有些彆扭,“但是他們確實是,勾搭在一起了。”

“那骷髏王族可是有什麼強者?”

“自是有的,那骷髏王族的王上,乃是封川三階的強者,要強過老夫一籌。”巫廣一臉難受的說道。

承認別人比自己強,確實是件挺難的事兒。

“就這?”

還未等江北說話……另一邊的江南卻是撇了撇嘴。

“自然是無法與滅絕大人相比的。”那巫廣趕忙拱手施禮。

江南老臉一紅,但是很快就恢復了過來,恰好巫廣低頭,沒有發現這位“大人”的異樣。

只是……

已經完成了與“主宰境強者交手”成就的江南,以及完美的出演了“讓自己手下一巴掌幹翻封川五階強者”劇本的滅絕大佬,現在對區區一個封川三階的魔頭,還真就不怎麼看得上眼。

雖然他打不過。

但是!無量大師可以啊!

不就是靈石的問題嗎?

這都好說。

“嗯……弟弟,你怎麼看?”江南轉頭,看向江北。

江北嘴角抽了抽,完全不想搭理他哥,很明顯了,這貨是要把無量大師給帶過去保駕護航了。

完了,這一遭走完,價肯定不低。

再看。

一旁的無量和尚眼睛都泛綠光了。

彷彿是一山接着一山的靈石擺在自己面前了!

“滅了就是……”江北嘟囔了一句,心裏也沒什麼底氣。

只是,這“淡然”的一句話,在巫廣聽起來,卻是如黑雲壓城一般,感覺自己的世界觀都有點崩潰了。

那可是封川三階啊……

果然,這年頭,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沒法比。

“繼續。”江北給了個收拾,請繼續你的表演。

“是……”巫廣艱難的點了點頭。

而後開始訴說起了骷髏王族的構成,知無不言,也讓江北明白了,原來……這骷髏王族其實還是有所圖謀的。

骷髏王族,顧名思義。

都是骷髏出身。


帝少嬌寵︰人魚甜心,萌化了 ,那一塊一塊的骷髏,他萬一骨質酥鬆了怎麼辦?

那肯定實力就拉了啊。

一落千丈。

大概率就是爲了杜絕這種情況的出現,然後骷髏王族將目光瞄到了以肉體實力強橫而著稱的種族之一——魔巫族。

魔巫族,說白了,還是以前的巫族演變過來的。

只是爲了迎合這天地的魔氣變化巴拉巴拉,他們也逐漸變成了魔修,沒什麼辦法,不玩魔的,可能早就沒了,這是大勢所趨!

但是本質上,他們還是一些單純且快樂的魔,萬年前,他們在這大地上,追逐着妖怪,奔跑,那是他們最快樂的時光。

但是現在,卻要被一羣即將患了骨質酥鬆的骷髏而忌憚,這簡直是莫大的恥辱。

偏偏,魔巫族的大少爺,巫甲,還真就同意了骷髏王族的要求。

骷髏王族幫巫甲拿到魔巫族,但是巫甲要反過來幫助骷髏王族來貢獻魔巫的精血。

這個精血,沒了就真沒了。

透支生命,或者直接吸沒得話,那大概……要親手葬送掉四分之一的魔巫族人性命。

如此說來,魔巫族換一個掌舵人,加上大少爺剛上位,肯定是要殺人,一朝天子一朝臣,這魔巫族,實力起碼要削弱個三分之一。

叛亂,自古都是如此。

雖然魔巫族實力下降了,但巫甲的地位卻上升了。


江北心中沒什麼波動。

王朝變動,皇室仇殺,這種東西他聽得書,看得劇,實在是太多了。

“所以,今日多謝滅門大人爲我魔巫族除了這麼一個心腹大患啊!”巫廣帶着哭腔說道。

“問題不大。”江北擺了擺手。

“這樣,你現在可以去辦事了,至於你那二兒子,等他什麼時候回來了,直接帶他來見我吧。”江北擺了擺手。

“是!”巫廣趕忙答應一聲,知道自己二兒子可能也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但是他並沒有覺得心中有什麼波動,無悲無喜。

這二兒子,比大兒子心機要深得太多了。

哪像這小兒子,傻了吧唧……

看着一旁雙眼無神,滿是悲切的巫丙,巫廣暗暗嘆了口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