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川下意識的迴應。

內心卻是各種滋味!

從石京華最後露出那一束惡毒的目光看,對方顯然是把自己當成情敵了。

以對方飛揚跋扈的個性,不理,就能解決了?

那不可能!

當然,林川並不是膽小怕事之人,毛正文都要得罪了,不在乎多一個石京華了。

他扯開話題說道:“不說這些了,我要回家了。”

“急什麼,我們可是大獲全勝,我們去慶祝慶祝。”黃安琪興致勃勃的說道。

“我只想回家。”

“那我送你回去。對了,照你估計,那五塊地能漲幾倍?”

“看你是交易出去,還是合作開發,或者自己開發,不同的操作方式,價值不一樣,利潤不一樣。”

“你就說最低的操作方式,交易出去。”

“五塊地花了不到兩億,賺六億基本是保底的。”

黃安琪立馬驚叫:“我個天啊,六億?如果是自己開發,不得……上十億?”

“操作好了輕鬆上二十億,不過時間會比較漫長,我們不玩長線,我們玩快買快賣。”

黃安琪振奮的點點頭,心想,林川這麼說,是不是意味着,他還有好多賺大錢的辦法?

天啊,自己挖到寶藏了……

“明天,我來接你上班。”把林川送到了樓下,黃安琪說道。

“不用那麼麻煩,我自己會去。你有這時間,早點回去公司,安排好一切。”

“嗯,按照你的意思,我明天回去第一件事就是發公告設立開發部,晉升你爲副總,主管開發部的工作。”

林川下車,站在路邊,黃安琪穩穩當當把車開走了,他才轉身進入大樓。

他並沒有發現,石京華悄悄跟在了後面。

林川回到家,還沒跟老媽說上兩句話,身後的大門已經被敲響。

打開門,臉色陰冷的石京華就站在外面。

從酒店分別之後,石京華就一路跟蹤林川和黃安琪。

這期間也命人調查過林川的底細。

一查之下,自己果然沒看錯,林川確實是低等人,死窮鬼!

一名小員工,和集團總經理戀愛,這不是打算吃軟飯,騙財騙色嗎!

王八蛋,敢搞到老子女人的頭上來。

不給你點顏色看看,你以爲老子吃素的了。

一聲冷笑,石京華說道:“住得夠差的,難怪要鉤搭我家安琪,想通過安琪來改善自己的生活質量,小子,軟飯沒那麼好吃的。”

這傢伙來得太快了。

當然,林川也不覺得很意外。

定了定神便說道:“話說完了?說完了趕緊走。”

“開個價,要多少錢,你願意離開黃安琪,我給你。”石京華拿出了支票本和筆。

小子,報價吧,只要你一報價,老子立馬告訴黃安琪。

而且,鎖定賬戶。

讓你人財兩空!

嘖嘖嘖!

“我不缺錢,你走吧!”

“哈哈哈哈,住這麼破的地方,你不缺錢?小子,你不裝你要死是嗎?”

“隨你怎麼說。”

“那你就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

還以爲林川會輕易上當。

林川的話,卻是讓石京華有一種被狠狠打了一巴掌的感覺。

石京華不禁惱羞成怒,把猙獰的面目露了出來:“小子,你去打聽打聽,城北豹哥是我的好兄弟,只要我一句話,不出三天,我讓你浮屍東港河你信嗎?”

林川沒回應,直接關門,怦一聲,把石京華給關在了外面。 我和胖子兩人喝酒至半夜三更,硬是活生生的將兩箱啤酒給幹完了。胖子有一樁不好,就是喜歡酒後說胡話。

此刻已經天旋地轉的我被胖子拽着手,用勁的捏着:“萬朵朵,這些年你去哪裏了?你知不知道我很想你,我都快要瘋了。”

我跟着傻呵呵的笑了笑,也不去管胖子,任由他去傾述吧,只是難爲了我這雙手,上輩子跟着我肯定受了苦。

後來胖子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臨睡前臉上盪漾着幸福的笑容。

第二日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時分了,胖子早已經不在家裏了,我給他打電話過去才得知他去了杭州,說有點事要辦,得呆一個星期。我也沒問具體情況,掛斷了電話朝着附近的公交車站就過去了。

隨後的兩天,我也沒幹別的事情,每天和趙磊聯繫一下,詢問下最近的貨源情況。終於兩天後,趙磊給我打電話,約我晚上一起出去吃個飯,見面詳談。

臨近傍晚時分,我在家裏清清爽爽的洗了個澡,穿上了胖子給我買的那套黑色西裝,打上了白色領帶,叼着一根菸朝着江漢路就過去了。

我沒有打的過去,而是選擇了公交,因爲手裏僅剩那嗷嗷叫的兩百塊錢,也許在不久的將來又不屬於我了。

路上和趙磊通了一個電話,確定了地址後,下車我就直奔“食玖閣”過去了,剛進餐廳的時候,我一眼就瞧見了趙磊,夾着一個黑色皮包,剃着清爽的板寸頭朝着我走了過來,臉上洋溢着喜色,一把摟着了我:“小南子,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可讓你哥哥我苦等啊。”

我笑着摸了摸頭,也沒說話,總不能告訴他,因爲我沒錢打的士,所以坐的公交車過來的吧,太掉面子了。

“老大,好久不見!”我緊緊的摟着了趙磊,這個在我學生年代,護着我,爲我扛一切的老男人。

我和趙磊異常開心,笑呵呵摟着就走了進去。

兩人坐下,趙磊給我遞上了一根中華,我笑着接起:“老大,看樣子現在混的不錯吧。”

趙磊擺了擺手:“還不是老樣子,養得活自己就成。”

“對了,伯父的病情怎樣了?”我突然想起了趙磊的老爸,那個已經臥牀七年的父親。

趙磊聽我說起他的老爸,神色有些不對,只是一瞬間很快的就掩飾過去了:“還是老樣子,不過比以前好多了。”

“那就好,反正老大你好好混,這老天啊他是睜着眼睛的。”我也只有祈求這老天讓趙磊的父親快點好起來。

“行了,咱們別說這不開心的。咱兩都好幾年沒看見了,今天好好喝點。吃點啥?自己點。”趙磊這時候將菜單扔給了我。

我也沒仔細看,隨便點了幾個菜就結束了。今天我來的主要目的還是關於貨源的問題。

“對了老大,我拜託你的事情有着落沒?”

這時候趙磊連開了兩瓶啤酒,發出清脆的聲音:“你急什麼,你哥我今天來不就是給你辦這個事情的麼。”


“瞧你這語氣,事情穩妥了?”

“那必須的啊。”趙磊笑了笑。

“行,多謝的話我也不說了。老大,我敬你。”我隨手拿起了一瓶啤酒,直接一口氣喝完。本來前兩天和胖子就大戰了一晚上,今兒一碰酒,胃就難受。痛的我咬牙發出吱吱聲。

席間我也沒在問趙磊貨源的問題,兩人很是開心的說着那時上學乾的一些蠢事。

快吃完的時候,我拿出了黃鶴樓遞給了趙磊一支,自己也點着了一根:“老大,咱這飯也吃了,你給我快說說。”

趙磊笑呵呵抽了張紙巾擦了擦嘴巴:“貨架什麼的,你是跟着我一起去看還是你直接告訴我買幾組?”

“我看啥看,這多麻煩,直接買幾組就得了。”

“那超市東西了?”找磊接着問道。

我坐在位置上稍微思考了下:“這樣,等會我回去了列一個清單給你。你照着給我採購就成,到時候你直接告訴我多少錢就行。我給你打過去。”

“小南子,你就這麼相信我,不怕我坑你?”趙磊開玩笑說道。

我笑了笑:“我顧南只要認定了一個人,那就認定到死。再說了,老大,你會坑我?你坑我了,這世界也太王八了吧。”

趙磊眯着眼睛,手裏把玩着那個打火機:“行,你趕緊着告訴我,什麼時候告訴我,我就什麼時候給你去辦。還有哥給你的價格,肯定是最低的。”

我笑了笑,握住了趙磊的手:“老大感謝的話我就不說了,下次我請你喝酒。”


趙磊立馬抽回了手,笑呵呵的指着我:“你小子又身無分文了吧,在外面省着點,都老大不小的人了。”

俗話說長兄如父,趙磊的話我一般都聽,我認真的點了點頭:“我會的,反正大家都好好混。”

之後我也沒沒和趙磊多說,目送着趙磊開着輛破雪鐵龍絕塵而去。

我望着傍晚人潮涌動的江漢路,夕陽西下,有些閃爍了我的眼,心裏總算完成了一件事了。頓時輕鬆了不少。

之後我立馬給胖子打過去了一個電話,給他說了說這邊的情況,胖子二話沒說直接給我打了十五萬到我賬上,反正多的是我的,少了在找胖子要。

我也沒去別的位置停留閒逛,徑直回了家,就開始想清單的事情了,我從找磊這邊拿的貨,絕對比在廠家拿的貴一點,但是這是沒辦法的,胖子說過爭取在年前開業,我們再去聯繫廠家,那邊在發貨,速度上慢了不少,再說了趙磊這邊是熟人,他肯定也是找朋友辦的。我也放心。


終於在晚上十點鐘前,我將清單寫了出來,大力出了一口氣,點着了一根菸。猛的洗了一口。

這時候莫文蔚的《忽然之間》響了起來,有人給我打電話來了。 自己堂堂石少爺,居然被一名臭屌絲如此無視?

石京華氣瘋了,邊下樓,邊就從手機裏面調出豹哥的號碼要打過去。

不過最後他遲疑了。

黃安琪可是知道自己和豹哥關係很鐵的,容易穿幫。

暫時不找豹哥了,他給毛正文打過去:“毛總,我想你幫忙解僱一個你們集團的小員工,叫林川,就現在,馬上,解僱書送他家去。”

“沒問題,就按你說的做。”小員工而已,毛正文連原因都不問,直接答應了下來。

不過,這是一隻千年老狐狸,他可不做虧本買賣,隨後就問道:“我有什麼好處?”

“以後你們集團做貸款,我讓我爸給你返點。”

“呵呵,一言爲定!”

石京華掛了電話,露出一抹冷笑,上車走了。

而毛正文,親自打印瞭解僱書,交給自己祕書唐梅,讓唐梅送林川家裏去。

一名小員工,怎麼會勞煩到公司二把手親自解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