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哪裏知道爲什麼,先別說這個,快點找些熱水來,我要好好洗洗。”

“君少這可就難爲我了,在這裏我也是客人,你沒見過土領主?”

“沒有,說是在睡覺,隨便一個手下把我打發到你這,……,來時,下面可站了不少喪屍,一動不動,是受你控制?”

“算是吧,土領主將它們交給我,明天去城外清理那些喪屍獸……”

“清理?喪屍獸不受她的控制?”

“嗯,據我所知,土領主只能控制這城中的喪屍,其它的喪屍獸、喪屍鳥、變異植物等她都沒辦法的,所以每天都會派人控制喪屍去清理外圍,以免這裏被侵佔。”

“呵呵,這就有意思了,她自己布的局,居然還有不受控制的存在,有意思有意思!”

“這就不是你我關心之事,嗯,君少過來這裏,應該是有任務吧?爲了那李一然?”

君少眉毛一抖:“他?呵呵,老頭子下了死命令,讓我別動他,要不然……”

“要不然怎麼樣?”

“切!你又幸災樂禍什麼,還不是被人趕到這來了!”

元元喝了口茶,淡定的說道:“我和君少可不同……”

“有什麼不同!不都是別人的手下!”

“嗯,這個暫且不提,……,這儲水珠君少拿好,隔壁房間有浴桶,放水裏面,用涼水將就洗下吧。”

“這裏沒有水井?”

“有,不過都有毒,而且裏面可是有土領主餵養的殺手鐗,君少還是將就將就吧。”

“殺手鐗?是什麼?”

“抱歉,沒有土領主同意,我是不能告訴你的。”

… …

另一邊,始祖山脈一處巨大的湖泊深處。

沈嘉一行人用避水結界躲在了這幽深的湖水中央,湖泊上方鋪天蓋地的喪屍鳥已經飛走了大半,而那些從喪屍鳥身上掉落的喪屍蚯蚓也都沉入了湖底,或者被水流捲走,萬幸,喪屍鳥和喪屍蚯蚓都不會水!

沈嘉等連普照珠都不敢開,生怕光亮又會引來什麼,大家處在黑暗寂靜的環境中都沒有說話,士氣低落到極點。

開始用摺扇法器逃跑的時候,就有手下勸說楚鴻飛、沈嘉、方炳孝三位首領,暫避鋒芒,離開始祖山脈,準備好一切防禦手段後,再來始祖山脈尋找靈石精魄礦。

只是,楚鴻飛三人皆是好勝心極強之輩,靈石精魄礦的影子都沒找到,讓他們現在灰溜溜的回去,他們可是一千個一萬個不願意!

最終還是感覺有些悶熱的沈嘉起了話頭:“二皇子,這個結界還能支撐多久。”

“……,一直存在都沒問題,只不過空氣不夠,要出去換氣,等上面的喪屍鳥再少些……”

“你們沒發現嗎?”方炳孝插話道,“這裏這麼安靜?連一條魚都沒有。”

沈嘉心中腹議,伸手不見五指能看到魚纔怪,不過仍是回答道:“可能都睡覺了吧,呵呵,或許,魚本來就少,又或者都被毒死,艹!不對!”

方炳孝和楚鴻飛也反應過來,喪屍魚!


要是像喪屍蚯蚓那樣能咬穿結界,那可大不妙了!

這時避水結界有亮光發出,是慌張的方炳孝拿出普照珠出來。

“不要!!”楚鴻飛大叫起來。

可是已經晚了,耀眼的光芒照射下,只見結界四周皆是密密麻麻全身黑灰的喪屍魚!

方炳孝也是嚇了一大跳,剛準備把普照珠關上,沈嘉卻阻止道:“不用,它們好像成瞎子了,……,嗯,對聲音也沒反應,剛纔衝下來沒見它們,那它們是靠什麼……”

“靠!”楚鴻飛指着頭頂大叫道,“快關上!喪屍鳥看到我們了!”

“艹!”一直留意下方的方炳孝也大叫道,“下面有水草纏上來了!艹!還有牙齒!”

“快關快關!水草對光線有反應!艹!喪屍蚯蚓掉下來了!快跑!”

… …

與此同時,始祖山脈外,李一然、老金、乾文一三人正躺在草地上,擡頭看天,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


“老金,一文錢,我們來打賭,看那隻喪屍烏鴉會不會再撞上結界?”

“好,老大,賭注是什麼?” “呃咳咳,老金就不用賭注了吧,你知道我很窮的。”

“切,”李一然把嘴裏的草根吐出,“一文錢,我還不知道你,你這傢伙比老金還有錢的,不是我說你,有錢不花,留着能給你下崽嗎?”

“哈哈,老大說的是,嗯先別說這個,我賭它不會撞,剛纔撞了好幾次了,也該撞清醒了。”

乾文一笑道:“那我賭它會撞,主上,你呢?先說好,這個沒賭注,隨便玩玩的。”

“肯定要有賭注,嗯,我也賭它會撞,賭注都當你們答應了啊。”說完,李一然枕着的右手輕輕一動,靈力發出。

砰的一聲,三人頭頂上空的那喪屍烏鴉直接被無形之力硬扯下來,撞到距離地面五米左右高度的結界之上。

“艹!老大!”老金猛坐起身,大叫道,“不帶你這樣的,你這是作弊!”

“作弊?有嗎?”

“廢話,我又不是傻子,這麼明顯的靈力波動……”

“哈哈!”乾文一也坐起身,搖頭晃腦起來,“這個,主上又沒說不能用靈力吧,哈哈,總之,老金你輸了,我和主上贏了,來,快給錢!”

老金拿眼一瞪:“給什麼錢?作弊不算!老大,你太損了!”

“哈哈,我損什麼,願賭服輸,嗯也不罰你錢了,去,外面林子採朵花回來。”

“啊!!”老金聲音又拔高一倍,“老大,你沒病吧,大晚上的讓我去採花?……,哎,我去,誰拿東西扔我?”

不遠處,木屋中徐慕晴的聲音傳了過來:“變態!”

“哈哈,”李一然捂嘴小聲偷笑起來,“哈哈,那個咳咳,老金就你嗓門大,聲音小點,快去,這是罰你!”

“不是,老大,這黑燈瞎火的,我去哪找花?再說有沒有還不一定呢!”

“哈哈,”乾文一拍了下老金肩膀,笑道,“老金,我看你是害怕了,哈哈,怕黑……”

“扯淡!我會害怕,就,就是這罰的太那啥了,咳咳,老大,要不我給你講故事,很嚇人的哦!”


“呵呵,我還不知道你,你這肚子能講出什麼嚇人的,都是黃色笑話。”

乾文一眼睛一亮,看了看四周,小聲說道:“嘿嘿,我還沒聽過老金你講故事,那個,講,先講。”

“好,既然有人愛聽,我就講了啊,……,話說,從前有位書生,他有個怪癖,不喜歡看書,喜歡聽書……”

正當老金繪聲繪色的講到關鍵時刻,又有一個東西從徐慕晴的木屋飛了過來。

“變態!流氓!”

“哎,慕晴,我怎麼把我那隻鞋也扔了?”

… … 第二天,一大早,吃完早飯。

李一然宣佈要帶着老金、一文錢、大傻、二傻前往山澤國。

不過很快,有人有反對意見。

“嗯,大傻二傻你們先把手放下,陸夫人你先說。”

“我也要去!……,陸哥,你別拉我!”

李一然搖頭道:“你是女的,跟着不太方便。”

“哼!瞧不起女人?!”

“那倒不是,只是,他,老金這人,你也知道的,太猥瑣……”

“哎,老大!你別當這麼多人詆譭我啊,我很正派的好吧!”

“……,好,我不去,但,陸哥必須要去,老金、一文錢實力不行,大傻二傻又愛偷懶,主上身邊必須要有陸哥這樣的高手保護才行!”

老金大聲反駁道:“我很厲害的好吧,保護老大跟玩兒似的。”

乾文一羞愧的點頭道:“對,我實力太差,不能拖後腿的,就讓小陸代替我。”

大傻也點頭道:“對,我愛偷懶,會拖後腿,讓小陸代替我和一文錢!”

二傻點頭反駁道:“我也同意小陸代替我和大哥,不過,我不懶的,是大哥愛偷懶老拉上我的……”

“夠了!”鄒天水大喝道,“能不能都有點擔當!要不是這邊的採集任務,我……”

“好了,”李一然一揮手,眼珠轉動,思考片刻後說道,“這樣吧,我、老金、一文錢、陸勝四人先去,大傻二傻留下,畢竟這裏還是需要高手鎮守的,就這樣決定,不準反駁,嗯,給你們兩個一刻鐘時間,到了就出發,散了吧。”

“老大,”老金湊到了李一然耳邊,說道,“我和一文錢過去方便,時間可能很久的,你要等我們哈。”

“去,快去,真的是懶人那啥多,懶得說你,……,那個,大傻二傻,過來,有話和你們說。”

“主上,什麼事?” “主上,快點說,我也要去方便的。”

李一然翻了好大一個白眼:“也沒什麼,讓你們倆多留意這的異常情況,鄒天水出去的時候,你們倆個至少要有一個留在這。”

“爲什麼?” “笨,大哥你這都不明白,主上是讓我們留個高手在這,防止意外。”

“弟弟,你才笨,我們算是高手嗎?” “算,當然算,我算一個,大哥,你算半個。”

“憑什麼我算半個?” “因爲你懶,哎哎,大哥,說話就說話,不帶動手的。”

“好了,”李一然無語道,“就是倆活寶,我說的你們記着就行,去忙你們的吧,……,嗯?二傻,又有什麼事?”

“主上,你不一起去方便嗎?”

“拉我一起做什麼,又不是什麼好事。”

“我知道,”大傻笑了起來,“主上,我弟弟是想觀察你的習慣,左手還是右手……”

“艹!滾!你們倆個變態!”趕走壞笑的大傻二傻,這時聞依依走了過來,李一然大致猜到其心中所想,搖頭道,“不行,你不能跟我們一起的。”

“呃,會長大人誤會了,其實我,我,”聞依依難得的扭捏起來,“總之,會長大人一切小心!再見!”

看着急忙逃走的聞依依背影,李一然笑了笑,暗歎還真的是小姑娘,本會長大人還用得着小心?!

… …

一刻鐘後,李一然四人和鄒天水等手下揮手告別,坐上那機械老鷹傀儡,快速升空,朝山澤國方向飛去。

老金看着下方白茫茫的一片,說道:“老大,這下面什麼都看不清,都沒有路標之類的,要是我們飛過了怎麼辦?”

“呵呵,誰說沒有,這不就是嘛。”

“艹!喪屍烏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