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天摸摸鼻子,暗歎一聲,還真是個愛嫉妒的女人,可惜了一副好身材。

顏冰卻是疑惑地問道:“她怎麼突然生這麼大氣啊,我相信卓大哥難道有錯嗎?”

卓天俯在她的耳邊解釋了幾句,顏冰突然汗毛乍起,驚呼道:“怎麼可能!”

“怎麼不可能,你沒瞧見她看你的眼神嗎?” 嬉農記

“我可不喜歡女子!”顏冰抱緊卓天的胳膊,苦着小臉辯解道。

“嘿,知道你小丫頭喜歡男人啦,也沒必要讓所有人都知道吧,你看周圍那些男人的眼睛,都快把我給吃了!”卓天取笑道。

顏冰吐了吐舌頭,是她一時激動了。

“我們現在可以進去了嗎?”卓對着兩個黑臉大漢問道。


兩人還是搖搖頭,卓天眉頭不由皺了皺,道:“那剛剛她怎麼可以進去?”

“黃奕小姐是一級鑄劍師,自然可以進去,但你們,我們不相信,所以不能放你們進去!”黑臉大漢目無表情道。

卓天無奈地聳聳肩,這鑄劍師公會還真麻煩,僅僅是進了大門都這麼麻煩。

右手伸出,手掌一翻,頓時一道圓形的印記出現在掌心。

兩個大漢駭然大驚,驚恐地看着卓天,然後不迭掌嘴抱歉道:“大師前來,小人有眼不識泰山,煩請大師見諒!”

www ▪ttκǎ n ▪℃o

卓天微笑地擺擺手,拉着顏冰往公會裏走去。

“卓大哥,你剛剛的那個是劍印?”顏冰瞪着美眸,不敢置信地問道。

====================

<爆發!今天12更,兩小時一更,每天吐血碼字,只求一分支持,一個點擊,一個收藏,希望大家多多頂哦,情節不滿意的,可以在書評區暢所欲言,或者加羣直接跟我說,江東子弟兵:122952708,最後還是我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幫我衝上雲霄,拿下新書榜,第一更送上,謝謝~> “嗯!”卓天微笑地點點頭。

顏冰怔怔地瞪着美眸驚呼道:“那豈不是說,你是二級鑄劍師?”

卓天點點頭,此番前來,他便是要考取二級鑄劍師的資格的,一級鑄劍師對他現在來說,實在沒什麼挑戰,二級鑄劍師想來應該是可以達到了。

“卓大哥,你真是個變態!”顏冰瞥了他一眼,突然認真道,不過旋即又泛起了笑意。

卓天摸摸鼻子,貌似自己也沒怎麼厲害啊,還經常被仙子姐姐罵笨蛋來着。

“呵,還真進來了,大黑小黑是怎麼搞得,怎麼隨便一個人都放進來!”兩人一進工會,之前的性感女子黃奕便是陰陽怪氣地哼哼道。

卓天充耳不聞,走到一個臺前,對着接待小姐道:“我要考取鑄劍師資格!”

顏冰則是緊緊地抱着卓天的胳膊,用他的身子擋住黃奕看來的視線。

那女子卻是將眼睛看向了黃奕,似乎在徵求對付的意見。

卓天眉頭皺了皺,疑問道:“你們這裏考取鑄劍師資格還要別人同意嗎?”

黃奕輕哼一聲,驕傲地邁起步子,掀起一道卷席,走進了後堂,那接待的女子才舒了一口氣,道:“先生,您先登記一下信息吧,然後我帶你去測試!”

卓天點點頭,顏冰卻是歡喜地接過單子,認真地在上面填寫,這些天相處下來,她對卓天也知道了不少,所以倒也能夠填了大概,稍有不對的,卓天指點了一下,便也很快更正了過來。

接待小姐接過單子,微微笑了笑,掃了眼單子,神情卻是突然頓在了那裏,驚呼道:“先生,你……你要靠二級鑄劍師?”

“嗯,你們這裏不可以考嗎?”卓天疑問道。

“可……可以!”接待小姐驚訝地有些口吃。

“那快帶我們去吧!”卓天笑道。

接待小姐雖然不相信卓天有這麼大的能耐,但後者既然誇下海口,她也不好拒絕,便將卓天兩人引到一處幽靜的小院子,裏面有着一間簡單的小屋。

三人還沒走近小屋,便是聽到裏面傳來女子滿是怨氣地哼哼聲,道:“爺爺,你都不知道,剛剛我遇到的那個傢伙有多可惡,對人家女孩子騙財騙色,真是太壞了,我恨不得殺了這種人渣!”

“奕兒啊,你可不能再亂管這種事了,上個月你打傷了那個元公子,到最後還不是個誤會,我看你還是乖乖地跟我學習鑄劍術的好!”女子剛說完,便是有着一道老者慈祥而又寵溺地聲音規勸道。

“這次可不像上次,上次是個誤會,但我敢保證,這次這個傢伙一定是個花花公子,我一看他就不是好人,那麼漂亮的小妹妹定然是受了他花言巧語的誘惑,我一定不能看着她被人糟蹋!”

老者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卓天三人在外面聽得真切,卓天無奈地搖搖頭,心道這黃奕還真能折騰。

接待小姐尷尬一笑,然後上前拍響了房門,一道蒼老的身影打開了房門,對着三人溫和地笑道:“有什麼事嗎?”

“大師,這位先生要考二級鑄劍師資格,公會有規定,凡是考取二級資格以上的必須要有長老在場,其他長老都不在,只有勞煩您了!”

“噢?”老者點點頭,掃了眼卓天兩人,微微驚訝了一番兩人的年紀。

黃奕在屋內正生着悶氣,卻是突然聽到有人要考取二級鑄劍師資格,頓時來了興趣,奔了過來,略帶興奮道:“有人要考二級鑄劍師?這麼厲害,我看看!”


只是她話還未說完,便是見到了卓天三人的身影,眉頭突然皺了起來,指着卓天,尖聲道:“怎麼是你,你還真是陰魂不散啊,本小姐不去找你,你倒是一直跟着本小姐,看我今天不殺了你這個的騙財騙色的大騙子!”飛起一腳,就往卓天的下面踢來。

這黃奕還真是狠,一腳便要廢了卓天的下半身幸福。

卓天蹙眉閃到一邊,沉聲道:“你不要太過分,我只是考取二級鑄劍師資格的,沒心情陪你大小姐脾氣,還有,廢人子孫的事還是少做的好,損陰德的!”


老者也是趕緊拉過黃奕,抱歉道:“老朽管教無方,小友請勿生氣!”

有老者插手,黃奕再也施不了拳腳,只得重重地哼了一聲,別過腦袋,懷疑道:“就這模樣還想考二級鑄劍師,癡人說夢!”

卓天再好的脾氣也有些要忍不住怒火了,這女的是腦袋抽了嗎,真以爲自己是天皇老子了,什麼都要她管,但礙於老者的面子,也是重重地哼了一聲。

顏冰則是乖巧地抱緊卓天的胳膊,離着女子要有三尺遠,示意自己絕對不喜歡女人。

老者也是無奈地搖搖頭,這麼個孫女也不知爲他得罪了多少人,但誰讓她是自己孫女呢,也只能無奈地搖搖頭,笑道:“是小友要考取二級鑄劍師?”

卓天點點頭,老者微微笑了笑,然後對着接待小姐道:“你先下去吧,這裏有我主持就好!”

女子恭敬地點點頭,離開了小院。

“跟我來吧!”老者對着卓天笑道,便是挪起身子,往一處房間走去。

卓天帶着顏冰也是尾隨而去,黃奕不甘寂寞,也是跟了上去,但經過卓天身邊的時候,卻是重重地哼道:“待會看你怎麼失敗的!”

她可是知道二級鑄劍師有多難考,她自己嘗試了一年多,也沒成功,她可不信卓天這個傢伙能鑄造靈級上等劍!

卓天撇撇嘴,也不在意,一切待會見分曉,現在跟她爭執完全是自討沒趣。

老者帶着卓天他們來道一房間,房間空蕩,只有一個簡單的爐子放在那裏。

“小友,要鐵劍石嗎?”老者笑道。

卓天擺手謝謝,拿出一枚灰原石出來,他準備將這把鑄造的劍送給顏冰,自然不會用鐵劍石這種普通貨,要不是現在實力還不夠,不能掌控六品的黑曜石,他都想用黑曜石來鑄劍了。

“三品灰原石?”老者略微驚訝了一番,不由對卓天多看了一眼,之前還以爲他只是個妄自尊大的少年,現在看來,有些不像,隨手間便能掏出灰原石,連眉頭都沒皺一下,定然不是平凡之輩。 “暴殄天物!”

黃奕輕撇小嘴哼哼道,但她雖然嘴上說着,眼睛卻是滴溜地在灰原石上打着轉。

她爺爺雖然是鑄劍公會裏有着崇高的地位,但不代表她可以隨意間就能拿灰原石鑄煉。

卓天聳肩道:“用這個可以吧?”

老者捋捋下巴的鬍鬚,和藹地笑道:“可以,這灰原石比鐵劍石還難熔化,小友想清楚了,你這可是再給自己增加難度啊!”

“沒關係,都一個樣,再說,冰兒,你不是要柄劍嗎,正好這個鑄好了給你!”卓天無所謂道。

“卓大哥,要不還是換一個吧,這可是大事!”顏冰聽他要給自己鑄劍很是開心,但對卓天這麼不在意的心態卻是有着些許擔心,生怕到時候一時失手丟了資格可不好。

老者也是好心提醒道:“小友,測試可是隻有一次機會,小友還是在意點好,若是一次不過,第二次可是要等上半年以後的!”

“沒事,冰兒,怎麼連你都不相信我了!”卓天揮揮手,輕撫一下顏冰額前的秀髮,略帶失望道。

“不是的,冰兒只是擔心卓大哥……”顏冰委屈地解釋道。

“哈哈,那你就等着瞧好吧,哪次讓你失望過!”卓天笑道。

顏冰重重地點點頭,瞪着兩隻秀眸看着卓天,滿懷信心。

卓天凝神輕呼幾口氣,運起三昧真火訣,靜靜地戰站立着,身上的氣息不斷改變,將元氣變爲火屬性元氣。

“你幹嘛呢,杵在那半天不動,要死啊!”黃奕卻還是不耐煩地催促道。

老者也是搖頭嘆息了一口氣,這小子終究是沒有實力,只想着在女子面前表現下,現在終於畏懼了嗎。

顏冰也有些疑惑,但他還是堅信卓天不會騙她,此時,卓天也將全身的元氣轉變好了,轉頭大笑道:“磨刀不誤砍柴工,這你都不知道嗎,沒有好的火焰怎麼能鑄造出厲害的靈劍呢!”

wWW★TTκan★c○

說完,手便是“啪”地一下拍在爐子的火口處,“呼”地一聲,爐子立時爆出一陣赤紅的火焰,那火焰分成三種顏色,最上面的赤紅,中間清白,下面湛藍。


“好奇特的火焰!”黃奕和顏冰都不由驚訝道。

老者卻是見多識廣之輩,兩隻老眼勒得極大,神色都有些炙熱了起來,用着蒼老的聲音,不敢置信道:“三色真火?”

三色真火乃是一種奇特的火焰,火焰由三種三色組成,極爲厲害,乃是每一個鑄劍師夢寐以求的能修煉出來的火焰。

顏冰和黃奕都捂嘴驚呼道:“三色真火?竟然還有人能修煉出這種火焰!”

顏冰對卓天有信心,卻沒想到後者這麼厲害,竟然連傳說中的三色真火都能修煉的出!

“嘁,這老傢伙一點見識都沒有,本仙子的三昧真火,哪裏是什麼垃圾的三色真火!”仙子姐姐哼哼道。

卓天沒有注意這些,此時他的心神完全沉浸在火焰中,跳躍的火星如同一隻美妙的精靈在爐中歡喜地閃爍着,他凝神控制着火焰的大小,調整好最佳狀態。

待火焰操控的差不多的時候,卓天毫不猶豫地將灰原石放進火焰當中,赤紅的火焰炙烤着灰原石,啪啦作響,灰原石在緩緩地熔化,最後化爲一汪青灰的石水。

一切都做得順風順水,卓天的實力也是完全夠了二級鑄劍師的水平,對這些操控起來自然得心應手。

石水在火焰的炙烤下,當中的一些雜質漸漸沉澱了下來,卓天面色漸凝,左手往那石水所在的方向輕輕一拍,猛烈的劍氣自他的掌心席捲而出。

塑形!

最關鍵的一步!

只見那青灰的石水在劍氣的鼓充下,漸漸想要凸起。

然而灰原石的質地比之鐵劍石厚重的不是一點半點,卓天一時沒有想到這種情況,以爲只是起始化石的時候有些困難,沒想到這纔是真正的困難之處。

卓天的額上不由冒出了虛汗,顯是有些措手不及地模樣。

“切,還以爲真的可以呢,沒想到只是個不自量力的傢伙!”黃奕嘲諷道,她現在相信卓天是有些實力,畢竟爺爺說的三色真火不是沒個人都能修煉出來的,但他偏偏不該如此賣弄,想要博得美人一笑,故意顯擺,落得個如此下場,活該啊!

老者倒是捋捋鬍鬚,似笑非笑地看着卓天,一副好奇的模樣。

這個年輕人給他太多的驚訝了,他不信這麼點小困難就能難住他!

顏冰則是一如既往地支持卓天,心中默默地祈禱。

“喝,還真有點棘手,不過這想難道我,未免有些太小兒科了吧,道脈出!”卓天心中暗道。

身子猛地一震,提出一縷道脈當中的元氣,強悍的道脈元氣比之修煉出來的元氣不知高去了多少,它自手掌中落進石水當中,立時頂出了一道長劍模樣。

卓天面色一喜,果然還是道脈當中的元氣強大啊,手中元氣不停,輸送而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