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責把外面那些小報社鬼記者安撫好的江遠舟也悄悄潛到後堂來,幸好白慕冰設計俱樂部的時候做了不少隔斷,否則這會兒它們哪有地方躲藏來看着席間一舉一動?

剛進來就聽到碎嘴感嘆,江遠舟接話道:“對於人類來說,還真有辦法能保持住容顏。我鄉下老家就有個遠房堂姐,十年前是二十歲;到了十年後還是二十歲呢。”

“什麼靈丹妙藥?一定要在人世間普及纔好啊!”碎嘴有點激動。

樑博白了它一眼,“切,肯定又是‘毒雞湯’,什麼多運動保持好心情啦之類的。其實壓根就是打美容針了唄!”

“雞湯?”小餓鬼對吃食最敏感,一把拽住樑博問道:“哪有雞湯?有毒的我也不怕,反正都死了一回了還能再被毒死一回麼?快告訴我在哪?”

沒搭理打岔的倆小鬼,江遠舟笑嘻嘻對碎嘴道:“那藥叫百草枯。絕對能保持住年齡和容貌,唯一副作用就是墳頭的草有點長。”

“哼!”碎嘴咧咧嘴,又趕忙托住腮幫子省得下巴掉了,“你更是個不靠譜的!你們這些年輕鬼啊真是……我扮演牧店主的時候,雖然形象氣質差了點,可臺詞一字不差全背下來了!你看看那個仗着自己年輕就頂替了我的嚶年,麻.蛋它肯定沒好好背臺詞,現在正自己發揮呢!”

“什麼?!”正在後面小聲商討後續對策的桃娘等鬼立馬齊齊站立起來,立即上前“偷聽。”

馬力正笑眯眯問道:“牧店主,您年輕有爲治下有方,所以今後的職業目標和發展項目主要在哪些方面?”

一聽這個問題,宿陽伯立即小聲道:“我針對訪談類愛提的問題專門做了全方面的分析和解答。這個問題我寫的答案是:鞠躬盡瘁努力爲實現陰界四個現代化建設目標繼續努力;主要發展項目自然是要在充分完成本職工作的前提下,儘可能提高厲鬼們的生活條件和精神娛樂水平。使治下厲鬼安居樂業,平復內心憤怒,從源頭上徹底解決人間積壓戾氣問題。”

然而席間的牧店主卻是微微一笑回道:“嚶,年輕必須有爲,否則我的年齡優勢豈不是沒發揮出應有的作用?你說的治下有方也是錯的,我牧某人不需要治,下屬自有方。嚶,這主要歸功於魅力問題,一個有魅力的領導人是不需要刻意追求治理,就可以達到最好的效果。

嚶,所以店主一定要有個人魅力!

職業目標嘛,其實很簡單:‘地獄不空誓不成佛’!

至於發展項目那就太多了。嚶,首先我要努力學習造型藝術。厲鬼們多數形象不佳,這會造成它們從內心沒有自信,會非常影響自己及周邊鬼的心情。待我學會造型藝術之後,讓整個景瑤城內厲鬼都恢復俊美容貌,加強它們的自信心……”

面對“牧店主”的侃侃而談,馬力從中尋找可挖點。

然後熟練的桌下,用細小的筆尖寫上:牧店主可能是佛系修行者。

桃娘氣得快把桃花扇捏碎了,宿陽伯寫的詞多好啊!又好聽撐門面又不會給這些記者留下什麼把柄。嚶年倒好,每句話都在給牧店主立flag!這是生怕人家抓不住小辮子啊,萬一你特麼隨口胡扯的這些牧店主做不到,豈不是影響個人發展前途?

在媒體面前,最怕誇海口。

將來做不到的話,等着陰界鬼民看笑話嗎?

“無瞳,你把冬苓叫來讓它警告一下嚶年別亂說話,順便帶一波節奏,打亂這幾個傢伙的問話。我先去處理點事情,別讓嚶年再胡誇海口了!”桃娘剛想自己上前,卻是看到角落裏派出去的小鬼在衝自己招手,她心內一喜,可能是有牧店主的消息了!

接到指令,無瞳凝重的點點頭隨後飄出去。

冬苓機敏聰慧,從嚶年不按套路出牌開始就知道組織要有任務交給自己,因此藉故起身來到無瞳面前。

“別讓那小子再胡咧咧了,趕緊岔開它們的談話。還有,看我眼色行事,一會兒準備放倒它們!”

冬苓都驚呆了!

無瞳先生,看你眼色行事? 影后馬甲掉光沒 請問,你……特喵有眼睛嗎?麻煩你告訴我,你眼在哪啊?

當然,冬苓只能在心底默默吐槽。當着矮人不說短話,這種事情八面玲瓏的它還是很明白的。 第4549章

「主子,你就別取笑我了,我都不及主子千分之一!」綿綿無奈的說道。

「喝茶吧,我最近不舒服,心裡悶悶的,也不知道找誰說,所以才讓人把你喊來,和我聊幾句再去忙!」眉心直接解釋道。

「主子,你沒事吧?」綿綿擔心的問道。

「沒什麼,就是心裡覺得鬱悶……」眉心道。

「主子有事你可以跟我說說……」綿綿看著眉心道。

「恩,隨便聊聊就行,這茶我喝著還不錯,你也坐下陪我喝幾杯!」眉心說道。

「是,主子!」綿綿沒有多想,坐在眉心對面,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接下來眉心故意和綿綿聊起了過去她們之間的事情,綿綿也很配合,兩個人主僕多年,話題自然不少!

不一會兒,綿綿茶杯裡面的茶水都被她喝完了,眉心微微一笑,又給綿綿倒了一杯茶!

然後眼神冰冷,嘴角微微揚起一個弧度的看向綿綿!

綿綿一愣:「主子,怎麼如此看我?」

「沒什麼,就是在想為什麼?綿綿你到底為什麼呢?」眉心冷笑的問道。

「主子,你怎麼了?」綿綿皺眉問道。

話剛說完,綿綿的臉色一白,渾身痛楚不已,瞬間額頭就開始冒冷汗了!

疼的綿綿直接跌到在地上,身體蜷縮在一起,話都說出來!

「啊……」綿綿慘叫一聲。

疼的在地上不斷的打滾!

「綿綿,疼嗎?」眉心來到綿綿的身邊蹲下來,看著痛苦的綿綿問道。

「主子……你……」

「主子,為什麼?」綿綿看到眉心眼中的恨意,瞬間明白了什麼,忍著身上的巨痛問道。

她不明白為什麼,好好的為什麼眉心要給自己下毒?

難道是自己做錯了什麼?所以主子要懲罰自己嗎?

可是自己都是聽從對方的命令做事情,從來不記得做錯了什麼啊?

「為什麼?綿綿,我也想知道為什麼?為什麼你要背叛我呢?我待你如何你很清楚,我那麼信任你,可是你為什麼要背叛我呢?」眉心冷聲質問著綿綿。

「主子,我沒有……我真的……沒有……」綿綿蒼白著臉色,看著眉心說道。

她何時背叛主子了啊!

她是真的沒有啊,她又不是活膩了,不清楚自己背叛主子,會死的很慘的,她怎麼可能找死的背叛主子啊!

眉心看到綿綿的樣子卻笑了,笑的眼中一點笑意都沒有了!

是啊,自己何必問呢?

問了也不可能得到答案的啊!

「綿綿,在我重生回來當上聖女后,第一次去見你回來,就中毒了,而且還是慢性的劇毒,我也不確定自己還能活幾天!」

「你我主僕情深,在我死掉之前,自然要先送你下去了,到時候我們在地獄還是主僕你覺得如何?」

「我想你不會拒絕的吧,我給你下的毒會在你經歷萬箭穿心的痛苦半個時辰后,結束你的生命,並且讓你魂飛魄散,主子我對你還是很溫柔的吧,這都是看在你跟了我多年的面子上,你不用謝謝我了……」眉心看著綿綿痛苦的表情說道。 感謝書友悲傷的月打賞,謝謝支持!加更要等等哈,不然喵會被榨成喵乾的……

重新回到座位上。

冬苓對衆姐妹使個眼色,機靈的女鬼們頓時明白,桃娘對這傢伙的回答很不滿意!必要時候,還是要靠自己歪歪話題,否則要這麼多陪酒的幹什麼呢?

然而嚶年這傢伙卻是不依不饒,逮住問題高談闊論氣得冬苓恨不得在桌子底下踹它兩腳!

“小葉子,是不是有牧店主的消息了?”桃娘直奔小鬼過去,心急火燎問道。

被稱爲小葉子的小鬼搖搖頭,小聲道:“我們暫時還沒有牧店主的消息,只是剛纔城西的鬼探來報,它們在城西西郊公墓看到妖刀了。怒氣衝衝的,也不知道在幹什麼。”

“好,我知道了。”桃娘略微失望又隨即疑惑,妖刀還沒走?它在景瑤城附近轉悠什麼?難不成是在尋找惡鬼蹤跡?

這都兩天了,牧店主到底在哪呀?

桃花路上聚集的小報社記者越來越多,再耗下去只怕會攔不住,到時候可怎麼辦呢?

“來來來,乾了這杯!多謝牧店主熱情款待!”化妝師藉機給“牧店主”敬酒,低聲問道:“嘿嘿,有句話實在是憋不住了。牧店主您昨天晚上請我們聽曲賞舞的時候,有位姿態美妙容貌不凡的仙子,不知她現在何處?如果能再見一面,我終生無憾!”

“仙子?”嚶年正跟馬力聊得火熱,幾杯醇香酒水下肚腦子也迷糊起來,心中暗暗琢磨道,昨天晚上碎嘴假扮牧店主,我也在場啊!要不是正巧看到我跟牧店主體型更像,桃娘也不會今天晚上讓我登場。

可是現場有仙子嗎?

還是姿態美妙相貌不凡的仙子?

嚶年有幾分醉意的眼神瞄向後堂,難道它說的是桃娘?

畢竟這景瑤城裏,桃娘是出了名的大美女,那細白長的腿、那窈窕的水蛇腰、那迷人小臉蛋,嘖嘖那風情那嫵媚,簡直是絕了!

默默嚥了口口水,嚶年醉醺醺起身笑道:“你們暫且喝着,我去幫這位鬼哥找找那位仙子!”

雖然不勝酒力醉意濃了,但嚶年心中還惦記着正事哩。

桃娘說了,陰界官網攝影師的鏡頭都加裝了照妖鏡,那拍照效果堪比卸妝水,不管是什麼妖魔鬼怪都能現出原形!

所以自己靠着桃孃的幻術可以隨意欺騙衆鬼眼睛,卻是騙不了那個鏡頭。

它們囑咐過自己,無論如何也不能被拍照。

眼看酒過幾巡,那化妝師和攝影師有點蠢蠢欲動,幾次都要求抓緊時間拍照。因此嚶年想着,找桃娘去!只要把這貨感興趣的仙子給拉到酒桌上來,糊弄倒它們不成問題!

嚶年心裏挺明白,現在絕對不能往店門外去。

街對面排隊站着數不清的攝影師!

長槍短炮全都時刻準備向牧店主發射哩,現在靠着江遠舟的鐵腕政策,沒攝影師敢對着店鋪拍照。可要是自己這冒牌貨走出去了,那幫傢伙肯定肆無忌憚的拍!

所以,先去後堂!

它邁着微醺的步子繞過屏風隔檔,看見宿陽伯等鬼便問:“桃娘呢?我找它有急事!”

“桃娘去後面街上了。”江遠舟以爲有什麼情況,趕忙指路,“你小心點別被藏起來的攝影師拍到啊。剛纔我在後面居民樓還揪出幾個藏在陽臺上的傢伙,都準備悄悄拍照哩。”

嚶年揮揮手錶示明白,“我就找桃娘說幾句話。”

“唉,真是沒用!採訪組還沒怎麼樣呢,它就先喝暈了,這樣下去可不行。”宿陽伯見狀嘆了口氣,繞到前面去找到無瞳,低聲道:“我看嚶年酒量太差快撐不住了,讓冬苓趕緊把那幾個灌醉了!可別讓嚶年醉在它們前面。”

無瞳猥瑣一笑,低聲道:“放心吧,我自有安排!”

正轉身準備回店裏去掌控大局的桃娘一轉身,與急吼吼來找它的嚶年撞了個滿懷。

“你怎麼跑出來了?趕緊回去!”桃娘生怕有暗中埋伏的記者拍到它真實容貌,趕忙推着嚶年往店鋪走。

“嚶嚶嚶,都怪你!哼,拿小拳拳錘你胸口!誰讓你色誘那個化妝師的,嚶嚶嚶,人家現在一心惦記着你呢……”嚶年還沒把話說完,桃娘臉色一沉就想給它醒醒酒。

正在這時,只見巷子裏一雙明亮燈光突然拐進來!

一輛出租車穩穩當當停在兩鬼身邊。

誰會在這兒下車呢?難道是……

桃娘心中猛地一喜。

果然車門打開,結了帳拎着行李箱下來的人正是貨真價實牧店主!

“牧店主您跑哪裏去了?大家都擔心死了!”桃娘乍一看到這位風塵僕僕卻讓人心底一暖的真貨,立馬撲上去一把抓住上下左右仔細打量,發現沒傷沒缺損才放下心來,隨即抓緊時間將糊弄採訪組的事情簡單講了一遍。

恰巧攝影師一直想拍照,現在真人出現了隨便它拍!

唐牧北一臉懵逼,心說不是留下陣靈寶寶看門嗎?自己跟鬼差一起辦公事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陣靈寶寶怎麼不出面解釋一下?鬧了這麼大的誤會,還讓一羣鬼瞎忙活……沒給他時間細想,桃娘就催促着趕緊偷樑換柱去。

“剛纔出租車要停到前門來着,我從車窗看到外面蹲着那麼一長溜帶着相機的鬼,還以爲出什麼事了所以讓司機特意繞到後面巷子裏來。我現在去頂替嚶年,只能再繞回去,會被小報記者發現的。”

唐牧北一擡腿纔想起來自己還沒學會穿牆術,又不能隨便把本體扔在大街上,所以低聲問桃娘有什麼辦法。

五分鐘後,被桃娘施加了幻術的唐牧北光明正大從正門進來。

一進店鋪他身上的幻術自動消逝,真正的牧店主接替冒牌貨坐到了酒桌上。

至於解除了幻術的嚶年嘛,桃娘說爲給它隨意篡改臺詞點懲罰,帶了一羣鬼衆要讓它再享受一次被圍毆待遇。

“牧店主,您這麼快就回來了?那位仙子呢?”化妝師喜出望外,同時又心中一涼。

牧店主果然是累了,換了身衣服以後雖然醉酒狀態消失了,可失去了那種閃閃發亮的感覺。

要知道就應該在一開始拍照的!

唐牧北一臉懵逼,什麼仙子?特喵的嚶年什麼都沒跟我說啊!

難道說,桌上幾個陪酒的美鬼還不夠?你膽子不小嘛,想讓店主幫你找仙子公然“嫖”?

沒想到陰界也有如此腐敗的一面!

“稍安勿躁。”唐牧北搪塞了一句。

化妝師心頭一喜,看來牧店主真的叫去了!

不過,他好像很疲憊的樣子,要不還是抓緊時間拍照吧,越等倦容越濃那可就麻煩了。拍的照片不好,主編大人又要訓誡了,搞不好年終獎都得剋扣!

“牧店主,訪談內容都聊的差不多了,要不咱們先拍一組照片?”化妝師衝攝影師使個眼色,讓它去拿攝影器材,“早點完事兒您也好早點休息。”

無瞳一聽這話,頓時衝冬苓擠眉弄眼。

果然是看“眼色”行事啊!

冬苓恍然大悟,雖然沒有眼睛,但擠眉毛的動作太引人注目了!

黑洞洞的大窟窿上兩條黑濃眉毛上下左右擠弄着,好辣眼睛!

“這位鬼哥哥還真是工作狂,想要相機也可以,喝了妹兒手裏這杯酒,纔給你!”冬苓被無瞳的“眼色”擠弄的一陣尷尬,忙拿出它給自己的另外一瓶酒倒了滿滿一杯。

其餘女鬼也忙上前,連拉帶鬧把相機奪在手中,非讓它們一起陪牧店主喝一杯才還。

然後,新瓶酒打開倒了滿滿幾杯。

四鬼同敬牧店主,一口酒下肚。

牧店主一聲沒吭撲通趴桌子上了;攝影師嘴裏小聲嘟囔着出溜到桌下面去;馬力還稍微好點,站起身來想醒醒酒卻是被冬苓在腦後補了一拳,就勢靠在它身上睡過去;燈光師早就靠在椅背上打起了呼嚕。

唯獨化妝師,兩眼朦朧嘿嘿笑道:“仙子,你真的來啦!” 第4550章

綿綿聞言卻是震驚不已,她怎麼也沒想到會是這樣!

所以主子中毒了,還是在見過自己之後中毒的,所以她懷疑自己給她下毒了,所以也給自己下了毒,先要了自己的命!

自己為她做了那麼多事情,到頭來,卻是換來這種無比折磨的死法,而這都是因為對方覺得自己背叛了她!

只是因為懷疑自己背叛了她,連問都不問,查也不查的直接給自己定了罪,用了毒,原來這就是對方說的信任啊,綿綿覺得自己簡直就是一個傻.逼,多年來做了那麼多事,換到如此下場,還有比自己更加傻.逼的人么?

「哈哈哈哈……眉心,主子,你真的很好!我綿綿瞎了眼,才會當初念你的好,認你為主啊哈哈哈哈……」綿綿忍著身體的劇痛,看著不遠處坐在那裡的眉心大笑的說道。

「綿綿,怎麼不裝了?」眉心冷笑的說道。

果然是綿綿,枉自己多年來如此信任她了!

「呵呵呵……裝?我有什麼可裝的?我對你忠心不二,沒想到最後你因為自己的疑心,讓我不得好死,難道你這個賤人,還希望我裝出來對你感激的表情嗎?呵呵……眉心,你果然惡毒!」綿綿氣憤的罵道。

「綿綿,你這樣還敢說對我忠心不二?那我還真的是受不起你的忠心啊!」眉心怒道。

看著綿綿此刻狼狽不已的模樣,眉心的心情大好,就算對方罵自己幾句,也改變不了背叛者的慘死的下場,她會在這裡好好看著對方如何疼死,如果生不如死,如果魂飛魄散的!

「看在你我主僕一場的面子上,有什麼想說的,想罵的你隨意吧,如果罵幾句能讓你不那麼痛的話,就當是我幫你了,我會好好在這裡欣賞,你這個敢背叛我的賤人,剩下的最後不到半個時辰的人生的……」眉心看著綿綿冷冷的說道。

綿綿的嘴角流出血液,冷笑的看著眉心道:「呵呵,早知道如此,當初我就不該效忠你,不過,你應該還不清楚,當初是誰毀掉你的吧,或許我應該告訴你,當初你重傷昏迷了三年,而且你不記得昏迷三年中發生了什麼吧!」

「你想說什麼?」眉心有種不好的預感盯著綿綿問道。

當時害死玉雪后沒多久,她就被人刺殺,差一點死去了,但是雖然沒死,卻也昏迷了三年的時間,等到她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在聖主殿,還接替了玉雪的位置成為了聖女!

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綿綿是自己的心腹,自然是知道的,但是她昏迷的三年沒有任何記憶,後來想想昏迷了沒有記憶也是正常的!

按照綿綿說的,當初找到自己的時候,是在一個山洞裡面,發現重傷的自己,而那個山洞自己記得,就是因為被追殺傷的太重,最後逃到山洞,然後給綿綿發出信號后,自己就昏迷了過去!

綿綿在那裡發現自己也沒錯,然後是綿綿把她帶回紅鸞閣, 感謝書友包子不是包子臉打賞,謝謝鼓勵支持!

“仙子,昨夜我想你想的好苦……”化妝師跌跌撞撞上前一把抓住無瞳的雙手,流着口水癡笑道:“你願不願意跟我走?跟我走吧,天亮就出發……”

話音還沒落,化妝師也兩眼一黑支撐不住帶着幸福的笑容躺在了地上。

宿陽伯拿怪異眼神看着無瞳,“說,你是不是女裝大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