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人笑語心情複雜,他替他的小師妹擔心。

“打120吧!”聞人笑語說。

“你先給校長打電話,看看他們什麼意見。”

聞人笑語不想給校長打電話,事情發生在自己的班裏,他覺得丟人。可不打也不行,這麼大的事情自己也承擔不了。

一會兒的時間,戎師友、那國強、喻言美三大巨頭過來了,還有其他主任,呼啦啦七八個。

這陣勢從來沒見過,學生們都看熱鬧。

“夏老師、笑語你們攙着她!”

一會兒擔架上來,夏荷月和聞人把葉雨攙到擔架上,幾個領導擡起來,上了救護車!

聞人笑語和夏荷月隨着去了,喻言美把戈姍姍叫到辦公室。

“你有多大的膽子,敢砸老師,郝幹事,給110打電話!”

戈姍姍嚇壞了,生怕警察抓走:”校長,我不是有意的,我本想去投米愛駒,結果不小心……”

”你投誰也不對啊,砸到誰身上也不是鬧着玩兒的。”

“校長,先是米愛駒投我……”

喻言美又讓郝茜把米愛駒叫來。米愛駒生怕追究責任,把紙條給了喻校長。

“思想太不健康了,寫的什麼呀!上課說話,私自曠課,毆打老師,給校長頂嘴,別上了,你轉學吧!”

這次,戈姍姍真的着急了,她不想離開楊躍龍,不想回到自己的窮家。她看到喻言美就害怕,因爲她多次與他做過對。

“校長,求求你了,我再也不敢了。”

“不行,你犯了多少次,狗改不了吃屎,叫你家長來。”

戈姍姍不打電話也不行,胳膊擰不過大腿,學校有的是法子。


婚外女人 ,聽喻言美講完,神情很平淡:“不上就別上了,我正沒錢供你呢。”

葉雨被夏荷月、聞人笑語攙着到了急診室,葉雨的腿還發抖呢!

“沒事兒,沒事兒,別緊張……”

醫生用鑷子夾着藥棉擦了擦:“怎麼碰的呀?”

醫生的這番話,使我們不好回答,都覺得丟人。

“別提了,學生用板擦砸的。”

醫生搖搖頭:“現在的學生不好教,竟然打老師。一個月至少十幾起,都是學生打架送過來的。”

他們和醫生說着閒話。教師和醫生很投緣有話說,醫生救的是身軀,教師救的是靈魂。

“不礙事,傷口不深,虧的是額頭,要是後腦勺就毀了。”


醫生說着,在她傷口上縫了幾針。

“住院觀察幾天吧,也方便休息休息。”

葉雨的爸媽來了,他們準備要走的時候,戈姍姍來了電話:“老師,我想看看葉老師。”

“說明你還有良心,不知道葉老師高興不高興你來,我不便說話,你問問葉老師吧。”

他把手機傳給葉雨,心想:“人家就這麼一個閨女,也是寵大的,會不會原諒,這事兒懸。”

葉雨表情很冷漠,看得出有一絲的不高興,但還是同意戈姍姍來了。

戈姍姍來後一個勁兒地哭,搞得葉雨都不好意思了。

“別哭了,吃蘋果!”葉雨媽媽把水果遞過來。

戈姍姍不接,聞人笑語安慰着:“給你就拿着,要不然你的牛奶人家也不要。”

戈姍姍吃着蘋果向葉雨道了歉,說明了緣由,葉雨也孩子似的破涕爲笑了。

正好,戈姍姍不讓上學,她每天跑來看葉雨,兩人成了好朋友。

戈姍姍能不能上學,故事朝着怎樣的方向發展,請關注下集,下集更精彩。 戈姍姍不小心把英語老師砸傷,闖下了大禍,學校要開除她。

她覺得對不住葉雨,前去探望,陪着老師玩了幾天。

葉雨說:“其實你挺可愛的,老師們也挺喜歡,把上課說話的毛病改了就好!”

“我調皮搗蛋,給班主任添了那麼多麻煩,老班恨不得把我吃了!”

“別瞎猜了,聞人老師若是不喜歡你,開你十遍也有了!”

“學校不讓我上了,老班肯定得樂死!”

“你這麼小,不上了有什麼打算!”

“還不知道呢,我爸爸也不管我!”

葉雨感到奇怪,同她交流起來,她把家裏所有的事全說了一遍。葉雨很同情,覺得她可憐。

“你給聞人老師說點好話,他肯定讓你上!”

“那你原諒我了嗎?”

英語老師點點頭,她激動的差點跳起來:“老師,我想抱抱你!”

葉雨媽媽在旁邊驚奇地看着:“現在的孩子真時尚,搞不透,猜不懂!”

戈姍姍跑了出去,給聞人笑語打電話去了。

戈姍姍不來,班裏安靜了許多,聞人笑語很高興,他心裏想:“把楊躍龍、賈重文開了更好!”

反正聞人笑語想通了,誰不上也不留戀,班裏剩下一個文天昊更好教!”

“老師……”

那音調長長的,九曲十八轉,女孩子撒嬌的聲音。


一聽就是戈姍姍,聞人笑語有點心虛,肯定是上學的事。果不其然,戈姍姍想讓他幫忙說個情。

“你得問葉老師,我做不了主!”

“我就在葉老師的旁邊,葉老師原諒我了!”

聞人覺得葉雨不可思議,既然傷了你,藉機開除就得了。來了不會安省的,別看她現在答應的好好的。

“聞人老師,再給她一次機會吧,她又不是故意的!”

“不是葉雨,你出來打電話,那閨女桀驁得很,她來了我們都受罪!”

“她給我都說了,家裏挺窮的,也怪可憐的,不讓她上就會毀了她,她會走上邪路的。就讓她上吧,再說,一個小姑娘掀不起太大的浪!”

聞人笑語沒辦法,既然葉雨答應了,他也不想當壞人,再說他是班主任,上他的課學生不敢說話。

“那好吧,葉老師什麼時候來,你什麼時候來,來後到我辦公室!”

兩天後,戈姍姍隨葉老師來了。

“聞人老師,你領她見一下校長吧。”

“咱倆一塊兒去?”

“你去吧,我就不去了,我有點兒怵他。”

聞人笑語領着戈姍姍去見喻言美,喻校長非常忙,不理睬他們。

大概等了半個小時,喻言美睥睨了聞人一眼:“有事兒嗎?”

“戈姍姍的事,是不是再給她一次機會?”

“校委會決定的事情,我做不了主,你去找戎師友吧。”

聞人笑語又去找戎師友,戎師友說:“你去找喻校長吧,這事兒歸他管。”

這使他想起了應聘的事:“真是扯皮,我就不信辦不成。”

他又折回來找喻言美。

“戎校長讓找你。”

喻言美有點生氣,他把手一揮:“你先出去待一會兒,我給你們班主任說句話。”

“請神容易送神難,你把她招來,就好比是招了一個**包,隨時就可以爆炸。”

“她一個女孩子家!”

“你別小瞧女孩子。”

喻言美就是不鬆口,聞人笑語撒了個謊:“她家一個親戚在教育局,我就怕給咱們學校添麻煩。”

喻言美一聽愣了愣,就噘着嘴說:“你做擔保,她以後出了事兒你負責。”

聞人笑語猶豫了一會兒,覺得不放心。

他出去對戈姍姍說:“爲了你我遭難不少,還得做擔保,你可別害了我。”

戈姍姍點點頭:“我保證再也不犯錯誤了。”

聞人笑語咬咬牙,簽了名,按了手印。他看看殷紅的手指,總覺得有一種楊白勞的感覺。

他回家給謝素雅述說了。

謝素雅罵道:“你淨辦點子傻事,戈姍姍又不是省油的燈,她以後出了大事,我看你能不能負責起!”

“戈姍姍打的是葉雨,你去什麼醫院,這叫閒得蛋疼!再說她是學校開除的,與你有什麼關係,你又拾起來,沒見過你這麼蠢的人。”

“在學校上學能出什麼事兒?”

“學校哪年不出傷亡事件,就連她睡覺睡死了也是你的事兒。”

聞人笑語害怕起來,總不能每天陪着她吧。

人不順的時候,喝水撐死,吃飯噎死,連放屁還得把人薰死。他越想越睡不着覺了。

從容班的寧成看見一個流浪貓,好心去餵它,結果被抓傷了,打狂犬病疫苗花了兩千多,全是學校拍賠的。

他想對戈姍姍說:“以後碰見狗貓之類的動物要躲着走。”

童巧雅晚上去廁所的時候,差點掉到茅道里,整個腿全是屎,而且還扭傷了腳,坐在那起不來。

虧得張一敬陪着她,把她拽起來,叫了家長,學校賠了好幾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