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神情,再度將余鳳凰拉回現實,看著牆壁上的那些個花花綠綠的玩意!很多餘鳳凰都不知道用途,可剛剛聽那個老媽子的敘述,都是讓男人高興的一些東西!

「那,我們開始吧!」余鳳凰深吸一口氣道。

「哦,要開始什麼啊?」唐玉故作不知的問道。

「嗯?開始那個啊!」余鳳凰眼睛睜的好大,難道唐玉會不知道?

「那個是哪個啊?」唐玉又走進了兩步。

「就是男女之間的那個啊!」

穿成八零大佬的小嬌妻 唐玉也瞪大眼睛,裝作完全明白的樣子。

「你解釋清楚啊,那個到底是哪個!」

「就就就……就是那個啊!」余鳳凰感覺自己此刻間,耳朵和臉頰燙的已經快要失去知覺,紅暈更是布滿!

唐玉大大咧咧的一下坐到了余鳳凰的旁邊。

一副我不管的樣子道:「既然你知道那個是什麼,那就你自己來吧!」 往前爬行了一陣,覺得前方沒有路了,這是一個死胡同一樣的洞。往回爬,忽然,看見泥漿一樣的東西往這邊湧來。

「做好戰鬥準備。」賀豐收叫到,把手裡的骨刀高高舉起,

「要不要開槍?」潘玖說。

「開槍沒有用,它們像螞蟻一樣,你打死幾個對於它們等於沒有傷及皮毛。」

賀豐收匍匐在前。可是泥漿一樣的地虎在前面幾米遠的地方停了下來,就像是一股水流突然的凝固了。泥漿一樣的東西越來越多,越來越厚。它們在幹嘛?

「不好。」賀豐收禁不住叫到,它們在築牆,要把洞封死,要活活的把三個人憋死在這裡。好歹毒的傢伙。

「你們兩個不要動,我往前面看看。」賀豐收對潘玖兩人說道。

往前爬行幾米,泥漿一樣的東西已經半尺多高,賀豐收用骨刀把它們鏟起來扔到遠處。這是地虎的糞便或者是分泌物,像水泥,時間久了就會凝固,一旦凝固起來,比岩石都要堅硬,因此它們一般不會這樣的一起把分泌物聚在一起,只散亂的排泄,然後排泄物就像一粒粒沙子,不明白的人以為是火山灰。它們挖洞,也會補洞,把好好的天然的洞穴封死。

賀豐收穿著山鬼的皮,地虎就且戰且退,潘玖兩個人緊緊的跟了上來。

「不要蹭上很多的地虎液體,把身上的山鬼糞便弄掉了,地虎就不拍我們了。」賀豐收說。

果然,剛才的地虎見到賀豐收就遠遠的逃開,慢慢的離賀豐收越來越近,有的就挑釁似的趴在他的臉前。

前面就要出了這個死胡同,賀豐收不由得鬆了一口氣,加快了手裡的動作。忽然,前面湧進來更多顏色更重的泥漿一樣的東西。雖然黑暗,但是在這裡時間長了,眼睛也能捕捉最微弱的光亮。這些黑色的泥漿不是像剛才的那樣吞吞吐吐不好意識的往賀豐收的面前靠近。而是疾風暴雨一樣的直接來到了賀豐收的面前。仔細辨認,這些地虎比剛才的個頭大,前面有兩隻大鉗子。

賀豐收呆愣了一會兒,終於明白,剛才的是工地虎,是專門尋找食物和修築工事的,就像螞蟻之中的工蟻。眼前的是戰鬥地虎,專門負責和天敵決戰的。看它前面的大鉗子就知道了,剛才的工地虎已經耗去了三人的力氣,也耗去了山鬼糞便的威力,現在該它們出場了。

「不要靠近我。它們換了招數。」賀豐收對後面說道。

面前的戰鬥地虎越來越多,慢慢的聚集起來,已經半尺多高了,而且有的開始往賀豐收身上爬,儘管穿著山鬼的皮,但是遮蓋的不嚴實,尤其是隱私部位,那裡奇癢難耐。調戲老子哩!

沒有任何對策,賀豐收對著戰鬥地虎就開了一槍,地虎雖然不怕火,但是這是火藥,槍管前面的地虎隨著槍聲拚命的往後爬,有的就像燒焦了一樣,翻倒在地,原來你們也有怕的東西啊!賀豐收取齣子彈,用骨刀去掉彈殼,把火藥撒進戰鬥地虎群里,用打火機點燃火藥,火光閃耀,地虎成排的往後退。

「跟著我過來。」賀豐收招呼著阿彩兩人。不管腳下粘膩膩的地虎,終於衝出了這一個死胡同。

往前是岔路口,地虎少了,顯然它們被賀豐收剛才的一招弄懵了,沒有有效的組織下一次的進攻。

兩個洞口平行著,到底往哪裡去?賀豐收在兩個洞里分別走了幾步,感覺一個洞口好像有風,有風?那是好事情,說不定就要出去了。就往有風的洞口爬。

再往前,山洞忽然的往下面去了。

「大哥,咋往下走了?往下我們是永遠也走不出去的。」潘玖叫到。

「已經走了這麼遠,這裡有風,我們看看風是從哪裡來的,不行了就拐回來。」

「是不是往陰曹地府啊?要是拐不回來咋辦?」

「閉上你的烏鴉嘴。」

越往下感覺風越大,同時覺得溫度越來越低,這不對啊?越往下應該越暖和,地熱的溫度是很明顯的。這是為什麼?

正疑惑間,腳下一滑,「滋溜」就跌入了數十米深的洞中,後面的兩個人緊張,掙扎了幾下,崖壁上沒有任何抓手,也隨著賀豐收跌入深淵。

腳下倒是寬敞,三人不至於疊羅漢。

「到底了?」

「到底了。」

「終於到底了,我哪裡也不想去了,這一定是陰曹地府。」潘玖不自覺的說喪氣話。

「就是到陰曹地府也要先經過奈何橋,奈何橋呢?」 極品奇葩遇總裁 志龍與啤酒 阿彩說。

「不要胡扯了,你們靜一靜,這裡是不是有風?這裡絕對不是一個封閉的空間,你們看這岩壁上有縫隙,還有水珠。」賀豐收說。

「哪裡會有啊?」

這兩個傢伙可不能灰心,他們兩個要是不動彈了就是自己的累贅,就是豬一樣的隊友。要給他們打起精神,鼓舞士氣。賀豐收用將軍劍往岩壁上使勁的划拉了一下,火花四濺,可以看見滑溜溜的岩壁上凝結的晶亮的水珠。水珠順著縫隙匯成細流,消失在腳下。

「看見了沒有,水流到下面了。就是這裡。」 倩影隨行 賀豐收用將軍劍往下面砸了一下。「咚」聲音迴響,久久沒有散去。

「這下面是空的。」賀豐收驚喜的說。

「誰知道這是那一層地獄,十八層地獄,我們不知道走了幾層。」潘玖說。

賀豐收已經忍無可忍,揮拳就往潘玖的臉上砸了一拳,潘玖無力的倒地,捂著臉哭了。

「*的不是要跟著我打仗嗎?不是覺得打仗很好玩嗎?當初從賭窩裡出來的時候,你為什麼不跟著他們去找政府,然後把你遣送回國,你找一家工廠打工,找一個打工妹當女朋友,現在在大排檔里喝啤酒撩妹,多美好啊,你為什麼不回去?現在後悔晚了。是你願意來這十八層地獄的,有多少層地獄你就走多少層,只要你還活著。」賀豐收也是氣急敗壞了。 「自己來!」余鳳凰心跳達到了極速,這些年來,無論是再嚴格的訓練,余鳳凰都感覺沒有這麼艱難過。

唐玉要求的事情,對於她來說,簡直太難了!

就在此時,唐玉隨身帶的一枚玉牌卻突然一陣抖動。

「哦?東西都準備好了!」

「行了,走吧!回大營!」

唐玉也不再戲弄余鳳凰,直接起身。

「走啊,留在著過年?」

余鳳凰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可還是瞬間就跟了上去。

旋即,唐玉和余鳳凰魚貫的離開。

送唐玉進來的那個小廝和給余鳳凰講解那些知識的老媽子,站在一邊。

相互看了一眼,神情都有些不自然。

「這就完事了?」

「興許吧!」

「可,這未免也太快了吧!即便我這樣的小人物,可稍加鍛煉,都比這個強吧!這樣的大人物,為什麼卻……」小廝後面的話,甚至都不敢說出來。

那老媽子見多識廣,又在宮裡待過。

嘖嘖嘴道:「這就是你小子平凡的地方了!有些大人物,就是追求自己的感覺,若是舒服,時間短又如何?這種絲毫不在乎女人的感受,這才是真正的大人物啊!」

「啊?」小廝一臉費解的看著老媽子,等待著後面的解釋。

「我當年,在宮裡的時候,宮中曾經來過一位大人物!就連陛下也要禮讓三分,甚至還將寵幸的妃子送了過去!」

「什麼?陛下送妃?」小廝聽見這個消息簡直不能置信,這種劇情,在傳奇小說裡頭也沒有出現過啊!

可說完,就知道這事情嚴重至極,連忙捂住嘴巴!

老媽子壓低聲音道。

「沒錯,中間過程是我負責的,絕對錯不了。而當時那位那大人物,時間就很短!後來據那位妃子說,當時感覺,那大人物似乎根本就沒有把她當作一個女人,只是把她當作一件沒有任何情感的工具……」

「就像是我們看豬狗一樣,甚至連豬狗都不如,等同於桌子凳子……」

唐玉當然不知道,自己隨便的一個行為,居然被人說出了這麼多彎彎繞來。

那玉牌是王金刀給的,用來通知他準備的各種藥材都齊全了。

之後,唐玉取了藥材,跟余鳳凰二人,直奔中隊大營。

到大營之時,剛剛正午,人們都已經殷切的等著唐玉的出現,等著唐玉宣布新的訓練內容。

畢竟,昨天的收穫,大家可都切切實實的感受到了。雖然修為不是立竿見影的突破,可是身體上的那種充實感,卻是每個人都很在意的。

「今天,負重訓練!依舊是四百圈,每人負重一百斤!」

唐玉的聲音出現,全場嘩然。

昨天的訓練量已經很大,很多人都還無法適應,而今天又多了一百斤的負重,簡直是太誇張了!

可嘩然之中,卻有人說道:「像昨天那種奇妙的丹藥,難道今天還有?」

這話可點醒了眾人,於是,很快的,眾人又開始了跑圈……

回到軍陣營中,余鳳凰的不安似乎減弱了不少,小聲朝著唐玉道:「隊長,今天……」

「你看著就好!」

說罷,唐玉一頭鑽進了大帳之中,開始了煉丹。

昨天唐玉煉丹,余鳳凰可是沒有見到,而今天余鳳凰篤定主意一定要好好看看,這個唐玉究竟有什麼大本事!

丹爐激活,種種材料飛入丹爐之中。

頃刻間,流光溢彩,絢爛非凡。

唐玉的一雙手,更是上下飛舞讓人眼花繚亂。尤其是余鳳凰實力比較低,對於唐玉的那些個動作,更是看不清楚。

「果然很厲害!」

「也不知道,他煉製的是幾品丹藥,不過看起來,他的年紀,應該不會超過三品煉藥師吧……」

余鳳凰雖然不懂,可畢竟是大家的小姐,多少還是有些常識的。

「砰!」

丹爐停歇,清香四溢。

「成了!」唐玉淡淡一笑,這四品靈丹,果然一次就成功,而且一定是爆品!

隨後,唐玉一連煉製了十多爐,才算停下。

「體力耗盡無法繼續者,進大帳來!」

唐玉的聲音,響徹全場。

很快,就有兩個人相互攙扶著,走了進來。

余鳳凰心中暗道:「任傑任燕兩兄弟,年紀已經過了三十……不過武士二重,靈骨也都是紅色,算的上是後天努力,可受限於天賦了!」

「吞服之後,開始打坐!」

「是!」

任傑任燕兩兄弟,接過丹藥,立馬開始打坐。

而唐玉在此時,將一股靈氣灌入二人身軀之中,開始帶領這那些藥力周遊全身筋脈。

「虎賁丹果然霸道!」

看著任傑任燕兩兄弟,額頭冒汗,眉頭緊皺。唐玉點點頭,這個爆品的效果比他想象之中的還要爆炸一些。

很快,兩兄弟已經堅持不住,開始痛苦的叫出了聲。

「堅持,若是在此時放棄,前功盡棄!」

就算是白老虎中隊成績多年來一直不好,可能夠進來的人,也都是經過千錘百鍊的兵。這些痛苦,還算堅持的住!

突然間,二人身體之上,就開始了一陣噼里啪啦的亂響。

「這是!?」余鳳凰不懂了,提升修為怎麼會發出這樣的響聲。

很快,二人便從打坐之中醒來,對視一眼之後,立馬跪拜在唐玉面前。

「任傑(任燕)拜謝隊長!隊長提攜之恩,永世難忘!」

兩人本來就是兄弟,此時喊話更是如出一轍!

唐玉淡淡一笑道:「嗯,適應一番,繼續訓練!」

看著兩人如此虔誠的跪拜,余鳳凰驚了。更加好奇的看向了唐玉。

暗道:「這也有點太神了吧!」

隨後,目光轉向任傑任燕,旋即,余鳳凰驚住了。

「我居然看不透了!」

「我沒看錯吧!進來的時候,分明還是兩個武士二重的人,實力在我之下,可一眨眼的功夫,居然我都無法看透了!」

「任傑任燕,你們二人現在何等實力!」余鳳凰立馬出聲問道。

二人一愣,自信的笑容浮上臉龐,同聲道:「武士九重巔峰!」

「武士……九重……巔峰?」

余鳳凰無法相信,艱難的重複著這句話。 潘玖坐在黏糊糊的地面上久久不動,賀豐收生氣的揮舞著將軍劍和骨刀,往崖壁上瘋狂的砍去。一下、兩下、三下······

「轟隆」一聲,山洞從腳下斷裂開來,幾個人又往下墜落,「噗通」一聲跌倒地面,眼前豁然開朗,雖然昏暗,但是明顯的趕到這裡空氣舒暢,有流水的聲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