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王天官愣了一下,伸出了左手遞給唐萱,心裏簡直是樂開了花了,這唐萱還真容易吃醋啊,這就……

啪!

唐萱伸手打在了王天官的左手背上,真是被這二貨給氣死了,想什麼呢,正色道:“把引龍球給我,我還要還給趙城主呢。”

“啊!”王天官看了看自己有些紅腫的手背,從儲物戒指中小心翼翼的拿出了引龍球,很不捨的遞給了唐萱。

唐萱將引龍球隨手遞給了碧蓮,說道:“這還要麻煩蓮兒妹妹了。”

碧蓮微微一笑,點了下頭。

唐萱看着左手還在半空中沒有放下的王天官,一把把寶寶放在了王天官的手中,沉聲道:“你還真以爲是你的天賦啊,你那排兵佈陣的天賦是引龍球賦予你的,今後好好參透吧。照顧好寶寶!”說罷一手拉過了王倩,王倩並沒有拒絕,而是得意的笑了一下,還不忘瞥了一眼碧蓮。

三人並排繼續前行,剩下了呆立在原地的王天官,雙手捧着寶寶,一臉黑線,如果眼神能夠殺死人,他已經把唐萱和王倩殺了不知多少回了。


“好了,快走吧,還在這裏發什麼呆。”丸子沒好氣兒的用前爪撲了一下王天官的後腰,同命相連啊。

不多時就到了後山禁地,還是老樣子,丸子在地宮入口守着,其他人全部進入了金鐘世界呢。

…………

三日後,地宮深處。

我老婆是美女總裁 ,雖然還是墊底兒,但比之前已經是強了許多。

而寶寶,也清醒了,像是變了個人似的, 待我有罪時

丸子對寶寶最是好奇,圍着寶寶左看看,右看看,前看看,後看看。

“蠢貓,看什麼看?”寶寶終於被丸子看的有些不耐了。

“什麼?你敢這麼跟你大哥說話?”丸子擡手就是一爪,可並沒有如往常一樣打在寶寶的頭上,而是被寶寶伸爪給攔截了。

丸子很是不悅,又是一爪,怒極反笑道:“你還敢阻攔我,幾日不見,是不是要我給你加深點印象。”

“哼!你個母貓,還自稱大哥,真是可笑!”寶寶狗嘴一咧,也又是一爪把丸子的右爪死死的壓在了地上,說道:“好歹我們也是萬年的老夥計了,真沒想到你竟然會變成母的,哈哈哈,你也有今天。”

“萬年?”丸子一下懵了,也顧不得自己的爪子被寶寶壓住,要知道它第二爪可是催動祕法,以元嬰之力出手的啊,居然還是被寶寶給壓制了,這三天寶寶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丸子不解的望向唐萱。

唐萱也是雙手一攤,嘆道:“先別離它了,它號稱恢復了一些記憶,整天叫我老頭子,對了,後來還嘲笑我說我竟然也變成母的了,說我也有今天。”說到這裏,唐萱突然又是氣不打一處來,隨手就在寶寶頭上留下了一個印記,一個大包。

不知是寶寶故意不躲,還是怎樣,總之就是讓唐萱一拳打實了。

“寶寶,你笑了!笑的好猥瑣!”丸子使勁全力把爪子抽出,就在剛剛唐萱打在寶寶頭上的那一瞬間,它察覺到寶寶笑了,而且笑的很猥瑣,這太不可思議了。

“寶寶,我也看到了,你笑了!!!”王天官也在一旁說道。

“本座沒笑!”寶寶忽然察覺到剛剛有些失態,清咳了一下,極力的掩飾着自己,但還是狗臉一紅的摸了摸頭上的大包,爪子都有些微顫。

“好!”丸子再次變身了,依舊是照着唐萱的模樣,依舊是更誇張的胸部和很浮誇的穿着,走到了寶寶的身邊,握拳揍向寶寶的頭部,這次它並沒有使出修爲之力,純粹是很普通的一擊,很慢,很輕。但卻如它預料之中的打在了寶寶的頭上,在打中的那一瞬間,她又看到了剛剛看到的猥瑣一笑。

“你夠了!!!”唐萱在後面大吼一聲,要不是對着自己不好下手,她真想好好的收拾一頓這個丸子,居然又變身,變身就變身,居然非要醜化自己,這真是太過分了。

砰的一聲,丸子又變回了一隻小萌虎,指着寶寶大叫道:“主人,你看見沒?它居然沒躲,還又猥瑣的笑了!!!這個色魔!!”

“好了,別鬧了,這寶寶確實是有些欠揍,就交給你了。”唐萱瞥了一眼二寵,一陣的頭疼。


“交給我?那我可以變身不?”丸子撓了撓頭,弱弱的問道。

“不能!!!”唐萱一拂衣袖,右手捂住腦門,真是頭疼啊。

“哈哈,這寶寶突然變的好有趣呢。”碧蓮笑着說道:“我們先去找城主吧,來這裏時間也不短了呢。”

“臭味相投!”王倩在一旁嘟囔着,一臉嫌棄的看着碧蓮和寶寶。

碧蓮沒有搭理王倩,右手一揮,一股傳送之力將衆人包裹着,消失在了原地。

…………

城主府,第一殿。

大殿正座上端坐着一個年輕俊朗的公子,身着藍色綢緞公子服,只是臉色慘白,右手拿着手帕擋住不住咳嗽的嘴巴。趙安坐在左手邊第一把椅子上正和他攀談着。

唐萱等人很突兀的出現在了大殿之內。

“無情小子,見到我家主人還不下來行禮!”寶寶剛一出現在大殿中,先是愣了一下,馬上看到了端坐在正位的俊朗公子,大叫道。

“放肆!”說話的卻是唐萱,一拳打在了寶寶的頭上。寶寶此時已經是三個大包頂在頭上了,可卻是一點生氣的意思都沒有,看的丸子和王天官在一旁只喊變態。

“趙城主!讓你見笑了,管教不嚴,管教不嚴!”唐萱向着左手邊的趙安躬身一禮,笑道:“上面那位可是無情公子?我們沒有打擾到你們吧?”

還沒待趙安說話,那俊朗公子就動了。

“你,你事龍龍九?”坐在主位上的俊朗公子非但沒有生氣,反而下階相迎,蹲下身子撫摸着寶寶的腦袋,又摸了摸寶寶的項圈,喃喃道,不錯,不錯。

“你別摸我,噁心吧啦的。”寶寶用爪子把俊朗公子的手扒拉開了,一臉嫌棄的看着俊朗男子道:“本座可是純爺們兒,沒有那種癖好。”說着還往唐萱、碧蓮和王倩哪裏瞥了一眼,在唐萱狠狠地目光下趕忙避開了。

俊朗男子並沒有在意寶寶那嫌棄的目光,而是忽然扭頭看向了丸子。這一看不要緊,更爲激動,一把拉起了寶寶的兩隻前爪,對着丸子的大腦袋就是一頓狂親,也不管嘴上多了好多毛,膩歪道:“虎虎七,你終於恢復虎形了,可……居然變性了,哇哈哈哈哈……居然……”

丸子一臉黑線,雖然它也變性有一陣子了,可是它還是很介意別人拿它性別說事兒的,就像唐萱很介意它化形爲自己一般。 “哇!!恩公!!”俊朗公子見丸子沒有理自己,一絲尷尬之意都沒有,又轉身來到了唐萱的身前,一把把唐萱從碧蓮和王倩的手中搶了過來,眼睛溼潤的看着唐萱,就差一把鼻涕一把淚了。

“你是無情公子?”唐萱雖然已經猜到了,但還是要確認一下。

“那是我爸,我是多情公子。”

原來這個臉色慘白的俊朗公子就是無情公子的兒子多情公子。

“什麼?你騙鬼呢?無情公子不是個單身狗嗎?”唐萱一把把多情公子推開,難以置信的看着這個嬉皮笑臉的跟神經病似的公子哥。

多情公子忽然崩潰的蹲在了地上,雙手一起划着圈圈,眼淚直流,哭道:“你不要戳人家的痛點嘛,我的心好痛。”

“趙城主,這……”唐萱一臉疑惑的看着趙安,想要從趙安那裏得到答案。

“唉!唐姑娘,我也不知道我家主上這是怎麼的了,他一向都是不苟言笑,走的是高冷範兒。”趙安也是眉頭皺起,第一次見主上還有這一面,他也是滿腹疑惑。

“主人,我猜小無情這是想兒子想瘋了,可能有些人格分裂了。”寶寶很深沉的低聲說道。

唐萱一拳打在寶寶頭上,怒道:“你說話能不能正常點兒,帶了個破鈴鐺,說話還深沉起來了。”

“啊!”寶寶一臉無辜,委屈的看着唐萱,深沉的低聲說道:“我一直都是這樣說話的啊,萬年了,不是帶個鈴鐺才這麼說話的,是因爲我恢復了一些記憶,我之前都是這麼說話的。”

“不準!我不習慣,你快給我改回去。”唐萱捏了捏拳頭,發出了嘎巴嘎巴的聲響,卻看到寶寶很猥瑣的看着自己,彷彿等着自己打它一般。右手一翻,拿出了星辰劍,一股濃烈的劍意馬上散發了出來,怒目圓睜的看着寶寶。

“主人,主人,我改了,改!”寶寶又恢復了之前說話的語調,那龍族的氣息也收了起來,不在充滿了威嚴。

“嗯,這纔像樣,寶寶,你還是我的好小弟,龍龍九是什麼鬼東西。”丸子笑着拍了拍寶寶的狗頭。

“虎虎七,你!!”寶寶深沉的低聲說道,剛要散出龍族威壓,突然看到唐萱那明晃晃的星辰劍,和那長劍之上飄浮的十二星座,立馬又軟了下去,丸子則是甚是得意的看着寶寶。

唐萱看了一眼還在地上劃圈圈的多情公子,從碧蓮處接過了引龍球遞給了趙城主,正色道:“你先好生安慰你家主上吧,我們就此別過了,回去還有許多事情要做。”

“那就恕不遠送了。”趙安抱拳一禮。

唐萱拿出了手中的鑰匙,剛要用靈力催動離開,忽然道:“你替我轉告無情公子,來日我定將唐麗給她送到無情山莊。”

“什麼?真的嗎?真的嗎?”無情公子突然精神抖擻的從地上跳了起來,用腳狠勁的蹭了蹭地上的圈圈。

“……”衆人都是一陣無語,剛纔還萎靡不振,無法溝通的無情公子,一聽到女人就立馬精神了。

唐萱並沒有嘲笑他,而是很正色的看着無情公子,笑道:“真的。”說罷,催動着鑰匙,化作一道流光,離開了籠中城,離開了幻龍石窟。唐萱是發自內心的想要幫無情公子,無情公子也是爲了修仙界大義才落得如此下場,也是看在自己前世的面上,才毅然決然的做了這個決定。唐萱要破開這個魔咒,她倒是要看看,有朝一日,自己親自護送唐麗去無情山莊,路上究竟會遇到些什麼不可逆的事兒。

無情公子也是會心一笑,彷彿在說,好的。

…………

蜀天大陸,幻龍石窟外。

六道流光從幻龍石窟中飛了出來,轟的一聲落在了地上。

“唐萱,你可算出來了,快讓我看看,你沒事兒吧。”

中國陰陽師 ,可都被院長攔了下來。可他又苦於這幻龍石窟中的規則所限,不能入內,只好焦急的在這裏等着,直到三天前,吳道子等人也出現在了這裏,從他們那得知了裏面發生的情況,懸着的一顆心可算是放下了。吳道子過後,也零星的又出來過幾十個人,應該就是那一萬個名額中曾經在這蜀天大陸中進入之人吧,三肉道人和這些人不相熟,但這些人得知三肉道人是唐萱的導師後,都是很恭敬的向他行禮,這也是三肉道人第一次不是因爲自己的修爲,自己的地位被人尊重。

唐萱看着滿臉關切的三肉道人,還真是有些讓人刮目相看了,連忙回道:“我沒什麼事兒,一切安好,承蒙掛念。”

“沒事兒就好,沒事兒就好。”三肉道人又是拍了拍碧蓮、王倩和王天官,說道:“都是好樣的!”

“小肉肉,難道本座就不是好樣的了嗎?”寶寶在一旁又深沉的低聲說道,說話的時候還散着一絲龍族威壓。

“啊?龍……龍龍九?”三肉道人驚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雙腿蹬地向後挪去,叫道:“你不要咬我,不要咬我啊。”


唐萱一把揪住寶寶的耳朵,沒好氣的說道,你還有沒有完了,想讓我給你關禁閉是不是,要不是我有好多事想問你,你看我不給你好看。

寶寶趕忙扭過頭去,像沒事兒人一樣,吹着口哨。

唐萱也懶得理它了,看來三肉道人也是知道一些什麼的,而這寶寶貌似也是記起了一些什麼。對了,纔想起,丸子說它還有之前的記憶,這該死的貓怎麼一直不和自己講講,過去是怎麼回事兒,自己是怎麼回事兒,自己雖然已經知道了一些,但還都是從外人口中聽來的,而且真實性還有待考證。

“好了,三肉,你在這裏多久了?”唐萱扶起了坐在地上的三肉道人,給他拍打了一下衣服上的塵土。

“唐萱!!你也恢復記憶了?”三肉目瞪口呆的看着唐萱,可是左看右看,忽然搖了搖頭,喃喃道:“不像啊,沒有那種氣質。”

“什麼氣質?什麼恢復記憶了?”唐萱奇道。


“你叫我三肉!!!”三肉激動的說道。

“我一直叫你三肉啊。”唐萱感到莫名其妙。

“啊,你目無尊長!!!”三肉忽然一拍腦門,想了起來,剛剛可真被寶寶給弄蒙圈了。

“好了,我們先回去吧,我真想睡上三天三夜,這趟出去可真累死我了。”唐萱打了個哈欠,看了眼碧蓮,碧蓮會意,擡手一揮,一股傳送之力將衆人包裹在其中,下一瞬間,一定到了唐萱府邸的門前了。

三肉道人只覺得眼前一花,再睜眼時已經到了唐萱府邸了,他驚恐的看着碧蓮,結巴道:“你……你……你這空間術法……怎麼這麼厲害了?”

“三肉導師,您這是怎麼了?還不能讓我進步了啊,非要我先開個傳送門,然後大家走進去嗎?”碧蓮看着有些慌張的三肉道人,撅嘴道。

“不是……不是這樣的,是這樣的……”三肉開始有些語無倫次了,他自己都有些控制不住情緒了,可能是最開始被寶寶嚇到之後就開始不太正常了,情緒也不太穩定了。

“好了,三肉導師,您也累了,學生送您回大殿吧。”碧蓮左手掩面笑道,右手一揮之下,三肉道人就已經消失在了衆人面前。

唐萱這回終於明白三肉道人爲何驚恐,爲何慌張了,她仔細想想後,也是驚出了一身冷汗。神色複雜的看着碧蓮,心中暗道,你到底是碧蓮還是碧雪,你留在我身邊到底要做什麼?

王天官還想要說什麼,卻被王倩給拉走了。唐萱看到,王倩好像也察覺到了什麼,路上王天官好像聽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下意識的回頭看了眼自己這個方向,但是唐萱知道,王天官這次看的不是自己,而是碧蓮。

“萱姐,我們先回去吧,這次出去也真夠累的了,還多虧了你我們才得以脫困呢。”碧蓮笑着挽起了唐萱的手臂,跨進了院內,丸子和寶寶也緊跟着跑了進去。

不知爲何,唐萱一進院裏,突然眼中又浮現出了那天手中拿着無字心經,穿越回過去的場景,她將手臂從碧蓮的手中抽了出來,三步並作兩步的向着庭院後方的二層小樓走去,身後碧蓮、丸子、寶寶叫她,她都好像沒有聽到,就是有着一股魔力驅動着她,不多時就來到了那個她曾經在穿越中去到過的小樓。

唐萱再一次懷着忐忑的心情推開了房門,出現在她眼前的是相同的場景。寵物樂園,貓爬架,毛絨玩具,屋裏亂成一團,在屋子的中間,有着一個舒適的大墊子,唯一的區別就是,墊子上空空的。

唐萱回頭看了一眼跟着她跑過來的丸子,一把抓起了丸子,緩步走向屋子中間的大墊子。

“萱姐!你這是……”碧蓮神色複雜的看着唐萱,奇道。

“我想要靜靜,你和寶寶回湖中別院吧。”唐萱神色暗淡的看着碧蓮,話語中帶着一絲祈求,她累了,真的有些累了,心累。 看着轉身離去的碧蓮和寶寶,丸子看着躺在自己大墊子上的唐萱,主人這是怎麼了,她不是最不喜歡自己的大墊子了嗎?平時除非是特別開心,或者自己受傷了,主人都很少抱自己,因爲自己掉毛。

“主人,你怎麼了?”丸子看着蜷縮在墊子上的唐萱,有些手足無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