愣是身體不由自主晃了好一會兒才緩過勁兒來。

這一夜他總算踏踏實實睡了個好覺。

等一覺醒來天色大亮,吃過早餐他才發現三頭魔龍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頭大到超乎想象的巨獸——鯤!

平時都是看圖片,這次見到活的,唐牧北頓時眼前一亮!

上前摸了摸,手感居然出奇的好!

“北冥有魚,其名爲鯤,鯤之大,一鍋燉不下。化而爲鳥,其名爲鵬,鵬之大,需要兩個燒烤架,一個密制一個微辣……”他突然想起這麼一段,便摸着鯤的尾巴尖,興致勃勃“朗誦詩歌”。

“嘩啦!”花瓣海翻起巨浪,頗通人性的鯤把頭轉過來,用十幾層樓高的大眼珠子瞪了他一眼。

這可是擅長馴化調教各類魔獸的北冥南江的坐騎啊!

完全不比鐵將軍等人修爲低。

被鯤大佬瞪了一眼,唐牧北頓時感覺全身的血液都凝結了,“詩歌”自然也沒能朗誦完。

幸好這頭鯤脾氣溫和,又知道他是主人的朋友,因此只是給了個眼神警告。

否則這本書現在就可以完結了。

主角卒,全書完!

撒花!

?*。?(ˊωˋ*)*。

“鯤之大,一鍋燉不下?”北冥南江顯然沒聽過著名的段子。

他看看唐牧北,又看看自己的坐騎鯤,再看看吃完早飯還沒收起來的鍋……

微微皺眉,北冥南江一臉提防神色瞄了一眼對美食孜孜不倦的霧梟大人,然後又看看被鯤唬的不敢動的唐牧北。

最終他右手一揮,巨大的鯤就瞬間化爲巴掌大小飛到他手上被收進腰間的靈獸袋中。

在袋子裏摸索半天,北冥南江才掏出一隻三寸大小全身佈滿金甲般鱗片的不知名魔獸坐騎。

坐騎迎風就長,搖身一變化爲半個小山大小。

北冥南江滿意的點點頭,這頭金甲獸看起來就不怎麼好吃,估計不怕被牧店主惦記了。

否則他要真想燉一鍋,就憑那兩個氣息強橫的家長、再加上只要一提到吃就兩眼放光的霧梟,他們幾個湊一塊恐怕還真有可能趁自己不注意把鯤給逮起來燉了!

就算一鍋燉不下,只是削幾塊肉嚐嚐鮮,那自己也心疼啊。

見他真把鯤給收起來了,又用提防的眼神盯着自己換了一頭一看就不怎麼好脾氣的坐騎,唐牧北微微臉紅忙轉移話題,“這片花瓣海還挺好看的哈……”

“看看就好了,千萬別碰。”霧梟大人垂頭喪氣插嘴道:“我剛撈了一片花瓣想嚐嚐味道,麻蛋,有毒!”

北冥南江:∑( ̄□ ̄;)

不認識的物種,還真敢撈起來嚐嚐味?

果然,吃貨的世界只有能吃和不能吃這兩種狀態吧?

幸好我把鯤寶寶收起來了!

於是氣氛一度十分尷尬。

直到鐵將軍扯着大嗓門吆喝衆人準備出發,尷尬才緩和下來。

登上金甲獸,北冥南江驅使它前往下一個可能會出現聖壇的地點。

金甲獸在海中乘風破浪速度快到只留下一道殘影。

唐牧北同學又很光榮的“暈船”了……

就這樣經過月餘時間,北冥南江帶着衆人翻山越嶺跋海涉水走遍了整個天堂。

隨着時間流逝見識到追逐聖壇的困難之後,鐵將軍對唐牧北的感激之情愈發強烈。

若不是牧店主幫忙請動這位實力強橫又對天堂非常熟悉的大佬出動,就算有bulingbuling版地圖,恐怕想順利找到輪迴祭聖壇都難比登天。

更何況一路還見到許多墮落鳥人,若被他們纏住,想完成任務就更難了。

這麼想着,鐵將軍再次給牧店主申請了特等軍功。

主管軍功複覈的鬼將身處陰界總部辦公樓,眼看一個又一個特等軍功加持給這位牧店主,頓時皺皺眉頭。

就算店主的軍功不兌換軍銜和其他物質獎勵,那也不能隨心所欲的累積啊,難道牧店主是鐵將軍在人間界的私生子?

否則爲毛要給他這麼多軍功?

想鍍金還這麼高調,那就別怪我仔細複覈了,若是沒有達到條件,我一件軍功都不給你算!

鬼將心裏嘀咕着暫時沒有批准,而是打開監控視頻,將牧店主“立功”的畫面看了一遍。

emmmm……貢獻地圖,有功!

機智過人才思敏捷是什麼鬼?這個三等功否了!

喲,居然請動一位永生者幫忙?而且是私下交易陰界總部不需要與其瓜分利益,牧店主這一件事做得很好嘛。

竟然是他們救了第三分隊?

對了對了,第三分隊隊長傳回簡訊請求給予牧店主嘉獎,以謝救衆將士性命之恩,原來就是他。

這個特等功準了!

請動大佬帶路,使尋找輪迴祭聖壇任務速度加快成功率提高、一路十數次解救陰界大軍分隊……

複覈的鬼將邊看邊點頭,“記特等功;特等功+1、+2、+3……” 唐牧北可不知道鐵將軍暗搓搓給自己申請了那麼多特等功。

他正在一隻龐大飛鷹的背上,把身體埋進暖暖的絨毛中隔着碩大的飛鷹羽毛縫隙看藍天白雲發呆。

月餘時間有幾次都與聖壇擦肩而過。

但是所有人都能感覺到,北冥南江大佬貌似已經隱約摸到聖壇傳送的軌跡。

最近十次有七次能接近聖壇。

就在五天前,小離甚至都開始試圖融合輪迴之力了,但時間太短,僅僅五分鐘後聖壇就傳送走了。

小離甚至沒來得及破開最外層的保護層,聖壇就在一片華光中消失了。

北冥南江當即驅使坐騎飛速趕往下個地點。

顛簸了近三天以後,他們出現在一座背靠大海的懸崖之上。

“唉……還是沒在這裏。”小離搖頭嘆息。

這次北冥南江卻沒離開,他示意衆人下坐騎,“一直追不是辦法,咱們在這裏等。

一路上我一直在計算聖壇出現的時間和方位變化,再加上占卜術加持,我們有百分之七十的概率能在一週內蹲守到聖壇出現。

只是不知道它能停留多久。

而且……”

他的視線向周圍掃了掃,除唐牧北以外,其他人都察覺到此地非常危險。

鐵將軍如臨大敵。

他還記得半個月前來過這裏一次,當時沒有發現聖壇蹤跡,北冥南江甚至都沒有靠近就離去了。

因此他低聲問道:“前輩能不能再推算一下換個地方?

這裏……”

“就是因爲此地兇險,聖壇降臨的時機我才能略計算一二,其他位置的話,我之前盡力了還是追不到。”北冥南江微微皺眉,“你們商量吧,若是還想漫無目的的東奔西跑,我不介意陪着。”

鐵將軍與霧梟大人小聲嘀咕去了,其他人嚴陣以待,唯獨唐牧北壓根不知道危險在哪裏。

就在這時,突然起了一陣狂風。

唐牧北心竅中的貓娘都察覺到危險,抖抖耳朵突然閃現在他肩頭。

“嗖!”只見北冥南江肩頭上也出現一個迷你版北冥南江!

唐牧北:0_0

貓娘:0_0

他這才恍然,難怪當時他誇自己的祭靈獸不錯!原來在這兒等着呢!

僞·北冥南江風度儒雅微笑施禮。

唐牧北忙回頭看看。

貓娘:(//▽//)

完了!貓娘要淪陷!

才特喵一秒鐘,貓娘你就被它迷住了?

難道是因爲它很帥嗎?

仔細看看僞·北冥南江的顏值,就連雙眼都與其主人完全一致,像是蘊含着整片星空,嗯……確實是挺帥的;

那也不能只看臉啊,沒有實力……臥槽!這隻祭靈獸實力很強橫啊。

也對,畢竟是擅長御獸的妖族永生者大佬養的祭靈獸,實力差纔怪。

可那也不行啊!

唐牧北突然覺得心痛,遭了,這是辛辛苦苦養大女兒被豬拱了的感覺!

說起女兒,他突然想到陣靈小白薇。

按理說自己已經開啓到六層樓了,它應該長到十五六歲的模樣了吧?

只是那個瘋丫頭對修繕鬼道有莫大熱情,已經成了長期監工,等這次從天堂回去,得看看它去。

自己當初可是想把它當親女兒養來着,結果疏於管教,也不知道小白薇的文化課學的怎麼樣了……

他想着想着就走了神,等回過神來扭頭一看差點吐血。

這麼一會兒功夫,僞·北冥南江都上手了!

它拉着貓孃的小手已經走到峭壁邊緣,採了朵花給貓娘插在發間,貓娘又開心又害羞,臉都紅了。

唐牧北:(╥﹏╥)

女大不中留啊!

“牧店主,我們決定留在這裏等待輪迴祭聖壇降臨。”他剛要想辦法把貓娘叫回來,霧梟大人招手叫他,“到時候一定會兇險萬分。

但你的貓娘可以抵擋魔氣,給小離創造融合輪迴之力的機會,我想着能不能借它一用?

至於你嘛,我這裏有一枚傳送符,一旦雙方交戰你就抽空傳送離開。

注意別太高調,悄咪咪的溜,不然複覈軍功那邊萬一抽查到,不好糊弄過去。”

唐牧北:……

“貓娘沒問題,只要能保證它的安全就行。”他接過傳送符小心翼翼收起來,這特喵可是自己的命吶,必須收好。

就這麼一會兒功夫,僞·北冥南江已經徹底取得全面勝利,就算唐牧北這位“老父親”再阻止,恐怕也很難把貓娘從愛情裏拽出來。

不過他反過來一想倒也是,畢竟僞·北冥南江是貓娘開啓靈智後遇到的唯一一位同類。

至於八雲店主的藍就不考慮了,物種不同,怎麼相融?

而且作爲永生者大佬的祭靈獸,無論是相貌、身家還是實力要啥有啥。

若是自己家貓娘有這麼個伴兒也不錯……

雖然心裏這麼想着,可唐牧北還是覺得自己被算計了!

難怪北冥南江一口應下帶衆人尋找聖壇呢,合着他就想着給自己“兒子”製造機會!

難怪他一路上對自己言聽計從忍讓有加,合着是把我當親家,要撈我家貓娘!

“牧店主你來一下。”心願達成的北冥南江心情實在太好了!

還是年輕小修士時候收下撫養的祭靈獸,如今早已成爲自己的分身所在。

可它始終沒遇到合適的伴侶。

這讓他一度十分憂慮。

倒不像貓娘一樣沒見過其他同類,相反自己的祭靈獸相親過太多次了!

對方家長最低也是八品起步,多數都是貌美人嬌的仙子所養。每次有多興致勃勃帶它去相親,每次就有多失望鎩羽而歸。

次數多了,北冥南江都懷疑自己的祭靈獸是眼光太高還是性取向有問題。

然鵝就在第一次見到牧店主的祭靈獸時,平時穩如一潭死水的祭靈獸突然含蓄表達了自己的想法。

它居然看上這隻小貓娘了!

也了自己的“老兒子”,北冥南江也挺拼的,硬是拉着老臉帶着這羣人在天堂到處飛。

如今兩隻祭靈獸終於百分百契合,他也能放下心了。

獸界留有這位妖族永生者大佬的種種殘暴傳言,但沒人知道,其實這位大佬對外冷酷無情,可對自己所養的魔獸好的不得了!

是個極難得一心一意爲自己寵物切實考慮的好主人。

因此感覺稍微算計了唐牧北一把的北冥南江便微笑着招呼他過來,然後從儲物袋掏出一枚小巧的玉色龜殼,“這是我所養的靈龜突破九品時蛻下的殼。

我已將它煉化爲防禦至寶。

你只需要將自己氣息烙印在上面,遇到危險它會自動保護你。

此地兇險,若是動起手來你千萬小心。” 玉色小龜殼戴在唐牧北左手腕上,沒想到這東西看起來堅硬無比,接觸到皮膚卻是非常柔軟。

收了“聘禮”他也不好意思再說祭靈獸的事兒。

反倒是北冥南江微微笑道:“你的貓娘跟了我家落白不會吃虧的。

別看它沒談過對象,但絕對是個能照顧老婆的暖男!

不是我自誇,作爲我最得力的分身,落白文武雙全、各項技能百分百滿點,最關鍵的是它可以保持絕對忠誠。

而且跟着我,不會虧待貓孃的。”

他這麼一說,唐牧北頓時悲從心來。

好不容易養大的女兒就這麼“嫁”出去了!

“它畢竟是我當分身培養的祭靈獸……”沒等他把話說完,北冥南江一擺手笑道:“我是個很開明的家長,只要它們願意,隨時可以各回各家。

給它們自由權,好不好?”

唐牧北只得點點頭。

以貓娘被迷的五迷三道的尿性,估計是回不來了……

按下心頭的悲傷,唐牧北問道:“前輩,這裏特別危險嗎?我怎麼什麼都沒感覺到?鳥人的人造聖壇在哪呢?”

“那邊。”北冥南江把手指向大海的方向,“巨浪包圍的深處,被陣法掩蓋起來了。

牧店主你修爲不高,所以感受不到這裏的危險氣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