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婦回頭一看,登時嚇得尖叫了起來。

慌忙的在地上磨蹭了幾下,到了宋山河的腳下,一把抱住了宋山河的雙腿:“山河,救我,救救我,他們,他們要殺我。”

然而。

宋山河卻又是一腳踹在了這女人身上:“孟廣山死的慘不慘?”

朕的皇后誰敢動 貴婦摔在地上,嬌軀猛地一顫,登時反應過來,驚恐咆哮起來:“是,是你們乾的?這一切都是你們乾的?”

說着,她猛地看向白小鳳:“死小子,這一切都是你乾的!你殺人了,一定是你殺的,你是天師,這些鬼一定是你搞出來的……”

她是知道白小鳳身份的,現在宋山河說了這麼一句,肯定能反應過來。

白小鳳摸着鼻子笑了笑:“怪我咯?本大爺就站在這看戲,你這麼誣陷我,良心不痛嗎?”

“該死!你個死小子該死!”貴婦瘋了似的,趴在地上,指着白小鳳破口大罵。

白小鳳聳了聳肩,壓根沒有理會的意思,娘希匹的,這場面,誰死難道心裏還沒有點逼數嗎?

呼……

隨着濃郁陰氣洶涌而來,陰風越發的強烈起來。

貴婦嚇得渾身哆嗦,臉上胸口濃郁的血腥味洶涌進鼻腔,恍若利刀一樣,狠狠地刺在她的神經上。

腦子裏,更是不停地浮現出剛纔孟廣山死在她肚皮上的場面。

所以,她怕了!

她轉身又抱住了宋山河的雙腳:“山河,救救我,我不想死啊,我和孟廣山沒什麼的,求求你看在我倆多年夫妻情分上,救救我……”

然而,沒等她說完呢。

宋山河厲聲呵斥道:“我問你,當年的事,是不是你乾的?和孟廣山一起幹的?”

貴婦嬌軀一顫,滿臉不敢置信:“你,你說什麼呢?”

宋山河冷冷一笑:“還想演戲嗎?把當年的事情告訴我,我可以放過你。”

貴婦嬌軀顫抖的厲害,滿臉不敢置信,她怎麼也想不到,宋山河到底是怎麼知道當年的事情的。

當年那件事,孟廣山可親口對她保證過,絕對不會有外人知曉的。

白小鳳在旁邊看着,而一旁的王家家主和黑市掌櫃佝僂老人則是一臉沉默。

至於宋楠楠,完全都哭成一個淚人了。

如果一場意外,成爲宋楠楠一輩子內疚的陰影。

那一場故意殺人,足以擊潰宋楠楠所有的堅強了!

就在貴婦驚愕呆愣的時候,從別墅內飛出來的鬼魂也越來越近。

感受着身後徹骨的寒意,貴婦一下子慌了神,“嗷”的一聲大哭了起來:“當年,當年那件事,全都是孟廣山做的。他買通人殺了你妻子,然後讓我接近你,慢慢的蠶食你宋家的家產,這些都和我無關,山河,求求你放過我,以後我願意好好伺候你一輩子,不離不棄。”

娘希匹的!

見過無恥的,從來沒見過這麼無恥的啊!

白小鳳一陣噁心,這貴婦明顯是在甩鍋了,且事情都真相大白了,她還想着回到宋山河懷裏伺候人家一輩子?

這娘們怕是忘了當初譏諷宋山河時的話了吧?愣是把宋山河這位商場大佬當成傳說中的老實人了嗎?

這時,宋山河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氣,咬牙道:“行了,我們走吧。”

貴婦登時激動的笑了起來,慌忙的想要站起來,跟上宋山河的腳步。

但,宋山河卻忽然冷聲道:“你走什麼走?。”

Www _Tтkд n _℃o

貴婦嬌軀一震,驚恐地咆哮道:“山河,你,你不是說我說出來,就放過我嗎?”

宋山河捏了捏拳頭:“是啊,我是放過你了,可我女兒和我死去的妻子,沒說要放過你。”

話音剛落,站在白小鳳身邊哭成淚人的宋楠楠終於忍不住爆發出來了,嘶吼道:“壞女人,你這個壞女人,害死我媽媽,你該千刀萬剮,你不得好死。”

白小鳳癟了癟嘴,事情已經有結果了。

他打了一個響指,對已經飄到近前的幾十個鬼說:“聽到小姐姐的話沒?”

莫方,抱緊酸菜姐姐。

這是今天的第二章,後邊還有兩章,四章管夠 呼!

話音剛落,幾十個鬼魂身上的陰氣登時潮涌而來。

四周的氣溫,更是爆降到了冰點。

所有鬼魂都嗚咽鬼嘯着朝着貴婦撲了過來。

他們可都是被暗地裏的天師操控來掙表現的,此時對這位白大師的話,自然從如聖旨一般。

白小鳳神情冰冷地站在原地,一旁的宋楠楠則緊握住他的胳膊,不停地抽泣着,哭的梨花帶雨。

戛然而止的愛情 而宋山河則站在一旁,滿臉陰沉的殺意。

公平的報復 至於王家家主三人,完全就站在一旁當着標準的吃瓜羣衆。

沒人可憐貴婦,也不值得可憐。

真相都已經大白天下了,她還能厚顏無恥地求宋山河放過她,好好和宋山河過日子。

光是這一點,還能指望着這女人從良了?

“不,不要,不要……”

貴婦癱軟在地上,驚恐地撐着地面不停後退,嬌軀劇烈抽搐着。

親眼見到孟廣山死在自己的肚皮上,讓她再也提不起半點抵抗的心思。

可幾十個鬼魂,一點退縮的架勢都沒有。

“壞女人,你就是個壞女人,我要給我媽媽報仇。”宋楠楠哭的聲音顫抖,臉色蒼白,嘶吼道。

“不要,我知道錯了,求求你放過我……”貴婦絕望地回頭祈求宋楠楠。

但宋楠楠,卻緊咬着紅脣,神情無比冰冷。

“那個啥,你們速度就這麼慢的嗎?”白小鳳看着幾十個鬼魂緩緩靠近貴婦,極爲不耐煩的說道。

娘希匹的!

換成幾十個大漢,也早就把這貴婦按在地上摩擦了。

更何況,還是幾十個鬼魂了!

“殺!”

話音剛落。

鬼魂羣中,一聲尖嘯。

幾十個鬼魂登時陰氣翻騰,如同幾十頭兇狼朝貴婦撲了過來。

然而。

就在這時,貴婦突然一個翻滾,到了宋山河身後,然後右手狠狠地一拳砸在了宋山河的右腳後彎處。

宋山河猝不及防,壓根來不及躲閃,右腳一彎,噗通就跪在了地上。

沒等他站起來呢,貴婦突然一個翻身,跪坐了起來,右手握着扳直了的手鐲戳在了宋山河的咽喉處:“來啊!要死,老孃也要拉一個墊背的一起死!”

“娘希匹的,敢情你還是個練家子呢?”白小鳳登時一驚,對着女人,從頭到尾就看走眼了啊!

“爸爸!”宋楠楠一聲驚呼,當即就想衝上去,卻被白小鳳一把拽住了:“別去,我來。”

說着,白小鳳一步上前,神情冰冷的看着貴婦:“給你個機會,放了宋叔叔。”

“我放了他,你就放過我嗎?”貴婦抱着最後一絲希望,問道。

白小鳳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右手摸着鼻子,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這時,一旁的王家家主和黑市掌櫃的佝僂老人也反應過來,王家家主急忙擡手阻止鬼魂羣撲向貴婦。

貴婦見白小鳳沉默,登時染血蒼白的臉蛋上泛起了瘋狂的猙獰笑容,心道:怕了嗎?你特麼也知道怕嗎?和老孃鬥,簡直不知死活!

有宋山河在手裏,一條人命的代價,她不相信白小鳳敢不放她走。

想着,貴婦手裏的手鐲狠狠地壓在了宋山河的脖子上,手鐲尖更是刺進了宋山河的皮膚裏,鮮血滲出。

可宋山河卻一臉陰沉殺意,完全沒有反抗的意思,甚至連慘叫都沒發出。

他咬牙切齒着,從牙縫裏擠出一句話:“殺我妻子,今天只要能殺了你,我死不足惜!”

說完,他看向哭的梨花帶雨幾乎失聲的宋楠楠,柔柔一笑:“楠楠,這些年,是爸爸對不起你,也對不起你媽媽,記得,以後要照顧好自己……”

“不要,不要……”宋楠楠帶着哭腔嚎啕大哭着,噗通跪在了地上。

啪!

突然,貴婦一巴掌抽在了宋山河的臉上,冷笑道:“說的自己很有人情嗎?你特麼在老孃肚皮上使勁的時候,可不是這樣的!”

然後,貴婦又衝着宋楠楠大罵道:“賤蹄子,哭個屁啊!你特麼就該是個孤兒,老孃早該讓廣山想法子做了你,這些年,老孃忍你夠多的了,你個死賤蹄子……”

沒等她罵完呢,忽然,一道聲音強行打斷了貴婦的話。

“你怕是得意的太早了吧?”

白小鳳臉上的笑容消失,眯着眼睛,冰冷的注視着貴婦。

隨着這話一出口,王家家主登時不屑地看了一眼貴婦,瓜婆娘,你怕是不知道我家主人一眼就能讓僱傭兵高手跪在地上吧?

黑市掌櫃的和佝僂老人雖然不知道白小鳳當初怎麼對付的王家,但他們是知道白小鳳的實力的。

此時他倆也是一臉淡然地站在原地,彷彿這場威脅只是場兒戲而已。

畢竟,在白大師這樣的真龍面前,普通人的威脅,純粹就是蚍蜉撼樹,不自量力!

“得意的太早?”貴婦一怔,旋即看向面前的宋山河,對白小鳳呵斥道:“你特麼不看看場面嗎?有這老王八蛋在,不該我得意?或者說,你想看着他死?”

白小鳳深吸了一口氣,忽然咧嘴一笑:“哦,既然這樣,那好吧,我試試能不能打敗這些鬼魂,要是能打敗,自然就放你走了,要是打不敗,那我也無能爲力了。”

貴婦得意的笑了起來:“呵呵……那就動手啊!不想宋山河死,還敢在老孃面前裝比?”

至於白小鳳能不能收拾這些鬼魂,她倒是完全不擔心,連蒼龍天師都被這傢伙收拾了,這傢伙一出手,還能收拾不了這些鬼魂了?

一想到馬上就能活着離開,貴婦臉上的笑容越發的燦爛起來,激動地嬌軀顫抖。

什麼?!

王家家主和黑市掌櫃的、佝僂老人全都目瞪口呆起來。

白大師這實力,還打不過這些鬼魂?

開什麼國際玩笑?

也就在這時,白小鳳忽然動了,宛若離弦之箭,掠過貴婦和宋山河,衝向了那幾十個鬼魂。

幾十個鬼魂登時就方了。

他們是被幾十個天師招出來在白大師面前掙表現的,怎麼現在白大師反倒是對他們動手了?

“死!”

白小鳳衝到鬼魂羣近前,一拳就朝最近的一個鬼魂砸了過去。

這鬼魂滿臉茫然,額頭上的紅色魂火更是劇烈閃爍着。

眼見着拳頭打來,他完全本能的雙手格擋了出去。

砰!

一聲悶響。

白小鳳登時就倒飛了三米遠,一屁墩坐在了地上,滿臉痛苦的驚呼起來:“恐怖如斯,簡直恐怖如斯!完全打不過啊!”

轟隆!

這話宛若驚雷炸響。

所有人都懵了。

所有鬼都懵了。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一邊哀嚎着,白小鳳晃晃悠悠的站了起來,無奈地對貴婦聳了聳肩:“你看到了,這些鬼魂太強了,本大爺完全不是對手啊!”

王家家主三人全都如遭雷擊,目瞪口呆起來。

幾十個鬼魂也是不敢置信地飄在原地。

白大師,這麼弱的嗎?

“……”貴婦。

她好氣哦!

這傢伙純粹是在鬧着玩啊!

所以,她怒了,咆哮起來:“你特麼玩我?當初連蒼龍天師都不是你的對手,你還打不過這些鬼魂了?”

“哦,確實是在玩你啊!你剛纔是不是很高興?現在,是不是又很絕望很憤怒?”白小鳳乾脆地回答,又冷冷一笑:“可你都知道蒼龍天師不是本大爺的對手了,你還這麼威脅我,是不是該死?”

第三章送上,繼續寫第四章。

另外,昨天更新確實是四章,早上六點一章,中午十二點多一章,下午的時候兩章。

估計是有的讀者習慣了我下午晚上更新,導致忽略了早上和中午的那兩章,要麼說我昨天只更新了三章,要麼就說更了兩章。

這鍋,酸菜姐姐不背,背了木有大丁丁。 幾乎同時,一股磅礴的陰力陡然涌向白小鳳的雙眼。

原本滿臉怒意的貴婦和白小鳳一對視,登時嬌軀一顫,腦子暈暈乎乎的。

呼!

也就在這時,鬼魂羣中,一個紅色魂火的鬼魂鬼軀一晃,裹挾着濃郁的陰氣,恍如魚兒入水一般,便是鑽進了貴婦的身體裏。

隨即,貴婦神情呆滯,目光空洞。

她鬆開了宋山河,緩緩地站了起來,目光呆滯的看了一眼白小鳳,一鞠躬:“大師,如何發落?”

白小鳳擺擺手,一臉淡然地說:“剛纔小姐姐不都說了結果了嗎?走遠點去做。”

“明白。”貴婦點點頭,然後低頭看了看手裏的手鐲,轉身便是朝着別墅區外走去。

幾十個鬼魂翻騰着陰氣,紛紛對着白小鳳一鞠躬,轉身跟了過去。

夜幕下。

燈光昏黃。

貴婦婀娜的身姿行走間緩緩晃動,透着一股成熟的嫵媚。

而在她身後,濃郁的陰氣遮天蔽日,幾十個鬼魂緩緩地飄在空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