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張一聽,衝口而出道:“燕京!那可是個好地方,國家首都呢!你從燕京出來的啊!那肯定很厲害咯。”

趙衣臉上一紅,道:“沒有,我也沒那麼厲害,就是在路邊做些小買賣。”

這不知道也算不算是他說謊,比較趙衣曾經的情況可不是“做些小買賣”那麼舒服暢意,這真是往他臉上貼金。

肖張也是微微一愣,又是大笑一聲拍了拍趙衣的肩膀,道:“那這是你能幹,這麼小就能自己自力更生了。比之燕京那些靠父母吃飯的花花公子強多了。”他先前聽到趙衣說自己是從燕京來的,還真有點以爲他就是個“富二代”呢。現在一聽他是自己一個人過活,心裏登時敬佩起來。(富二代一詞尚還不應該在小說現在的年份出現,小弱在此先聲明一聲。)

趙衣被誇得一陣尷尬,心想自己有那麼厲害嗎?嘴上趕緊把話題岔開,問道:“那你呢?你是從哪兒來的?”

肖張笑着說道:“我啊,我是從蘇州來的。我爸在那兒做生意。”

做生意?聽上去這個肖張家裏似乎過得還不錯。趙衣心底暗暗生出一絲自卑感。

“呃,對了,趙衣。你在到這個學校的時候校長是不是想讓你籤一個入校合同啊?你籤沒簽?”肖張突然問道。

趙衣不明白肖張爲什麼問他這個問題,回答道:“我簽了,怎麼了?”

“你簽了?”肖張顯然沒想到趙衣會回答這個答案。他還以爲趙衣估計會因爲那個合同的苛刻性而拒絕簽字呢。半響迴應過來,說道:“哦,我沒什麼別的意思,就是看如果你沒有簽字的話讓你快點簽了它。”

“爲什麼?”趙衣突然疑惑問道。

“呃,怎麼說呢。”肖張拍拍腦袋。“是因爲,嗯,你知道嗎,這兒一年級的所有人除了你我兩個,其他人都抱着謹慎的想法沒有在第一時間內簽字。所以我就希望他們能早點把這件事解決掉,別回頭被學校踢了。”

趙衣登時疑惑起來,自己是因爲走投無路才早早地簽了那個“賣身契”,肖張又是爲什麼?便問道:“那你又是因爲什麼原因也籤的這麼早呢?” “我?”聽着趙衣這個疑問,肖張突然擺出一副自豪的表情,說道:“還不是多虧了我爸。他也是這個學校的畢業生,早就告訴過我這個學校的‘入學合同’的底細了。我根本沒必要去懷疑。”

學校畢業生!原來肖張的父親這麼厲害。趙衣記得雷米曾經說過只要從這個學校畢業的人都會成爲世界級別的精英,那眼前的這個肖張的父親肯定是其中一個。

事實上,最近這幾天,肖張偶爾也在嘗試去勸其他一年級的同學早點去簽名,怎奈何其他人都是抱着一副“看看再說”的姿態拒絕了他,怎麼都是勸不動。誰知今天碰到趙衣這個“同道中人”,登時讓肖張心底親切感大漲。

“你不知道啊,趙衣。”肖張又說道。“最近我一直想讓其他人也去早點簽字早些輕鬆,他們都不聽,還是你這人爽快,倒是不含糊。”

趙衣聽着心裏暗暗翻了個白眼,心想如果不是因爲自己別無選擇,誰會早早地去籤這麼個玩意兒啊?被人賣了怎麼辦?

隨後的交流便主要是圍繞着一些瑣事了。都是肖張說一句,趙衣應一句的,也不知道到底在聊什麼。

“各位小傢伙們,你們的早飯來了!”突然大廳門被誰一腳踹開,只見崔雨手上端着一大盤食物笑道。同時呂天兒在她背後一副尷尬的樣子。

趙衣心裏登時被雷到了。這個“豪爽的大姐”也太厲害了吧,一點都不矜持啊!

“小雨,你能不能像個淑女一樣啊!”呂天兒忍不住出聲道。

“知道了,下次注意。”崔雨敷衍式地回答道,心想:淑女做什麼?人家還小的很,還沒玩夠呢!等大一點了再裝淑女吧。多大好呢?二十歲?三十?

正想着,突然看見趙衣正看向自己,趕緊招了招手,道:“弟弟,來,過來吃早飯了。”

這句好似逗小孩說話的口氣登時讓趙衣臉上通紅,生怕這位姑奶奶又說什麼,趕緊跑了過去。

呂天兒從崔雨手上接過飯盤,開始在長桌上擺放叉子。而崔雨則是跑到趙衣旁邊,一把攔腰把他抱了起來,說道:“吃飯了!”


這一瞬間,趙衣臉上的溫度都能烤地瓜了。天哪,這兒還這麼多人看着呢,你讓你弟弟我怎麼下臺?

趙衣這個十二歲的小男孩正處於一個情竇初開的年齡,崔雨這個神經大條的大小姐就這麼過來對他攔腰一報,身體上和心靈上登時就有了反應,所以他才這麼尷尬的。

其他的二年級學生對於崔雨的性格早就瞭解透了,倒也是見怪不怪。只是他們都眼尖地發現了趙衣身體上的變化,心裏暗笑着忍着沒說。

崔雨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對的,把趙衣放在板凳上,自己坐在了他的身旁,半摟着趙衣說道:“來,小弟弟,你想吃什麼,我給你拿。”

趙衣現在哪兒還說得出話來啊,半響才蹦出一句:“隨便。”

一旁的曹志廣忍不住說道:“好了,崔雨,你就別逗我們的這個新學弟了,你看他臉紅得都說不出話來,就是你欺負的。”

崔雨登時不滿意了,道:“怎麼了,嫉妒了,他可是第一個叫我姐的人,我怎麼會欺負他呢?對他好都來不及呢!”又轉頭對趙衣說:“是吧,弟弟,以後要是有人欺負你就告訴我,看我不整死他。”

曹志廣想起崔雨的手段,不禁打了個哆嗦,就閉上嘴不說話了。

趙衣現在心裏可是相當的委屈,早知道就是因爲叫了你一聲姐,你就這麼激動,我當時怎麼可能叫得出來啊!

“來,小衣衣,這個麪包蘸着草莓醬最好吃了。”“還有這個,這個蛋糕當早餐最填肚子。”“陳狐,給我們家小衣衣留一點,這橙汁都快讓你喝完了!”這一頓早飯吃得可真是難啊!雖然趙衣品嚐到了很多以前想都沒想過的早點,但是有崔雨在一旁一口一個“小衣衣”叫着伺候着,他只想趕緊吃完這些東西然後離開,結果咽得一急,噎住了。

正在崔雨手忙腳亂地給趙衣灌果汁時,大門又被打開了,一個人走了進來。

趙衣百忙之中看了一眼,見似乎是個女生走了進來,只見她走到餐桌上,邊坐下邊拿起一片面包塞入嘴中。見趙衣正望着自己,說道:“咦!這是新同學嗎?”

“當然了,他是我新認的弟弟,叫趙衣呢。”崔雨在一邊說道。

“你好,我叫柯凝。”那個女生點點頭,淡淡地打了聲招呼。“我也是一年級的新生。”

“呃,姐姐好。”趙衣說道,突然看見柯凝臉上的表情在一瞬間陰沉了許多,趕緊換了句說法:“妹妹好。”

誰知這柯凝聽得臉色更加黑了,弄得趙衣莫名其妙。因爲柯凝的年級和他一樣,所以一上來便想套套近乎,就叫她了一聲“姐姐”。然後他又記起燕京裏有些大媽不願意被人叫的太老,叫姐姐不好的話就趕緊換了聲“妹妹”。誰知道這柯凝這邊更加不對勁了,一時之間不知所措。

重生豪門,腹黑總裁玲瓏妻 ,良久,陳狐才咳嗽着道:“那個,趙衣,柯凝是男生。”

趙衣頓時長大了嘴巴,一副“這怎麼可能”的驚訝表情,等回過神來,才滿臉通紅地對柯凝道歉道:“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喊錯的。”

柯凝不置可否地翻了翻白眼,一聲不坑地繼續吃着自己的麪包。

崔雨看了看柯凝,說道:“好了,小凝,你也別生什麼氣,趙衣他又不是故意的。”

“我沒生氣。”柯凝說完這句話,就再也不搭理人了。

崔雨暗暗聳聳肩,將嘴巴湊到趙衣耳朵旁,說道:“你也別尷尬了,柯凝這個人就是這麼冷漠,平時都很少說話的。”

感受到崔雨嘴中吐出的熱氣吹在自己的耳朵上,趙衣臉上又是一紅,點點頭小聲地說道:“我知道了。”

事實上別說是趙衣了,在場裏所有人第一次見到柯凝時都以爲他是個女生,所以才就沒有怎麼取笑他。畢竟柯凝也才十二歲,很多男性特徵都還沒顯出來,頭髮又這麼長,臉也算是清秀,是個人都會把他當做女生的。 爲了不讓場面尷尬起來,陳狐便想着轉移話題,出聲問道:“誰看見墨尊這小子了?他還不起牀吃飯嗎?”

肖張在一邊說道:“陳狐學長,你也不是不知道這傢伙的習慣,他估計早在五點就起牀了,只是窩在房間裏玩電腦呢。”

曹志廣這時笑了笑,說道:“由他吧,等開學了之後他估計就沒這麼多時間去玩了。由得他先放鬆放鬆。過會兒我幫他把早餐送過去好了。”

趙衣心裏暗暗無奈,心想自己都是遇見了一羣什麼同學啊!這些人一個個看上去倒是都挺有個性的,看來以後相處還得格外小心點。

“趙衣,我再給你抹片草莓味的麪包,要吃完哦!”崔雨的話在一邊將趙衣的注意力又拉了回來。看見崔雨遞上來的麪包,趙衣心裏一陣苦笑,只得先拿在手上。加快速度吃完,爭取早點逃離這個熱情過分的“姐姐”旁邊。

當然,從心底想,趙衣還真不捨得離開崔雨。從小就沒有人照顧的他突然有個姐姐對他關心,他還是很開心的,只是有些被崔雨的熱情弄得不適應而已。

當早餐很快結束後,陳狐和秦巧便離開了大廳,肖張,曹志廣和李軼聰開始在乒乓球桌上對戰。而崔雨則拉着趙衣讓他陪自己和呂天兒聊聊天,趙衣也只好答應下來。三個人坐在牆角的一個沙發上,一會兒的功夫崔雨便問出了一堆問題,諸如“你從哪兒來?”,“你平時都怎麼過的?”這些問題。

當趙衣抵不住“盤問”坦白了自己略有些悲慘的童年,可是惹得崔雨同情心大發,抱着他心疼了半天。也幸好除了呂天兒其他人注意力都不在這兒,不然趙衣又得感到難堪了。

也許是對崔雨這股“疼愛弟弟”的熱情給弄煩了,呂天兒忍不住說道:“小雨,你看我們在這兒做着也是沒事,乾脆趁這個機會帶趙衣參觀參觀學校吧。”

崔雨一聽,也覺得不錯,就道:“好啊,我們去帶小衣衣看看圖書館和體育館吧!” 頓了一頓,她又加了一句:“能不能去他們教室看看呢?”

呂天兒搖了搖頭:“我好像記得放假期間是不能去教室的吧,現在去恐怕就被趕出來了。”

崔雨滿不在乎地道:“沒事沒事,不去看看怎麼知道讓不讓呢?”說着,就迫不及待地拉着趙衣往外跑,呂天兒也只得在後面跟着。

“趙衣,你知道嗎!學校的電梯按鈕可是不能隨便亂按的哦,你只能去你熟悉的那個樓層,去錯了可是會受罰的哦。”一上電梯,崔雨又嘮叨起來了。

“崔雨姐,這個我已經知道了,雷米叔叔告訴我了。”趙衣苦笑着回答道。


“雷米叔叔?你是說那個英法語和格鬥術老師吧!”崔雨先是疑惑了一下,隨機說道:“他可是個很受歡迎的老師呢!長得帥又有氣質,聽說六年級很多女生都想嫁給他呢!”

趙衣想了想雷米,深以爲然地點點頭,道:“是啊,雷米叔叔是應該很受歡迎的。”

崔雨看着趙衣這副認真樣,“噗呲”一聲笑了出來,說道:“小衣衣啊!說句真心話,你想不想以後也長得像雷米老師那麼帥啊?看你現在就這麼可愛了,長大了不是更帥!到時候可是有很多女生會喜歡你的哦!”

聽崔雨這麼說,趙衣不禁臉上一紅,說道:“這怎麼可能,誰會喜歡我啊?”

崔雨眨了眨眼睛,笑着說道:“誰知道呢!說不定你到時候真的變成大帥哥了,如果真的有那一天的話,可不要忘了給姐姐留一個位置哦!”

“啊!什麼位置啊?”趙衣燦燦地問道。

崔雨拿手指敲了下趙衣的腦袋,道:“沒什麼,以後再說了。”

她就算再“豪爽”終究也是個女孩子,發覺自己說話有些“過分”時,便趕緊結束話題了。

呂天兒看到崔雨也有尷尬的時候,嘴角便露出了一絲笑意。但也不願在趙衣面前取笑她,便轉移話題道:“趙衣,我們現在先去圖書館,你記住了,圖書館是在17樓,不要按錯了哦。”


“17樓,我明白了。”趙衣點點頭回答道。

“當然,如果你要是想的話,以後可以花些學校貢獻去購買第18層的高級圖書館的進入權。那兒的藏書都是世界寶物級的存在,不過需要的學校貢獻估計也不便宜。”呂天兒笑着又加了一句。

“學校貢獻?這東西可以用?”趙衣疑惑地問道。

呂天兒微微一愣,心想你還不知道學校貢獻的用處嗎?

一旁的崔雨一聽趙衣問出這麼“愚蠢”的問題,頓時忍不住說道:“哎呀!你怎麼能不知道學校貢獻的大好處呢!”聽她的口氣就好像趙衣說出了什麼大逆不道的話一樣。

“你知不知道,學校貢獻對於每個學生來說比普通的考試分數還重要!”崔雨抓着趙衣的肩膀搖晃着:“學校貢獻能幹的事情可多了,比如購買各種學校研發的新設備,新武器,新衣服,或者是購買學校的某些特權,比如像這個高級圖書館的進入權,等等。 你得罪的是整顆星球 !”

趙衣腦袋都被晃暈了,趕緊穩住身體,問道:“它都能用來買什麼?”

崔雨詭異地笑了笑,從褲兜裏摸出了一根小巧的鋼筆,說道:“這玩意可是我去年攢了好久纔買的,好看吧。”

趙衣疑惑地看了看鋼筆,問道:“好看,可是,這不就是個鋼筆嗎。”他很是覺得奇怪,爲什麼崔雨會爲了這個小玩意兒攢了好久去買呢?難道女生都喜歡好看的東西?

崔雨笑着按了按鋼筆上的某處,突然一個聲音從鋼筆上響起:“好看,可是,這不就是個鋼筆嗎。”

趙衣登時嚇了一跳,心想這不是自己剛纔自己說的話嗎,怎麼這個鋼筆也“會”說?

看着趙衣這副驚訝的樣子,崔雨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說道:“怎麼樣,這可是一根錄音筆,它可是能錄下聲音並且儲存的好東西,沒事的時候可以隨便拿來聽聽。可好用着呢。”

趙衣瞪大了眼睛,他以前可從來沒聽說過這麼厲害的東西。

崔雨還想繼續吹噓一會兒,電梯突然“叮”了一聲,顯示着已經到達目的地了。

而電梯門一開,趙衣便立馬把剛纔的“錄音筆”給忘到九霄雲外去了。因爲他被眼前的場景給嚇到了。

在他眼前,呈現出了一個巨大的“操場”,一望幾乎看不到邊,無數書架挺立得像一羣站隊的士兵,上面擺滿了緊密的書籍。圖書館的一邊擺放了十幾張張桌子,稀稀拉拉的人羣正坐在上面看書,根本沒往趙衣這兒看過來。

“這麼大!”趙衣喃喃道。

“小聲點,要不然圖書館的阿姨又要不高興了。”崔雨輕輕地拉拉趙衣的衣角提醒道,拉着他和呂天兒找了張沒人的桌子坐下。 “這兒可真是大啊!”一坐下,趙衣便忍不住感慨道。

“那是當然,這座圖書館可是收錄了世界各地的經典作品呢!裏面有的書你一輩子都看不完。”崔雨笑着說道。


趙衣眼饞地看着這些書架,記得從小到大自己就很想讀一本書,沒想到現在自己眼前已經有了這麼多本。雖然自己還不會認字,不過等以後自己學會了,還不是可以一本一本地慢慢翻。

感受到趙衣這股對書充滿灼熱感的眼光,呂天兒笑了笑,說道:“趙衣,看你這麼喜歡這些書,要不然我幫你拿幾本先看着?”

趙衣下意識地點點頭,雖然他不認字,看看總是可以的嘛,大不了讓崔雨她們幫自己念一念。

呂天兒笑着起身,走進這一排一排密集的書架中幫他挑選起書籍。

考慮到趙衣剛剛來到學校,英語和法語可能都不會,呂天兒便特意走到中華文區挑選起來。又想到趙衣這個年齡還不算大,就找了一本《理解宇宙原理》這種相當富含科技色彩的百科全書。

正當她想把這本書從書架上拿下來的時候,一隻大手從一旁伸了過來,搶先取走了這本《理解宇宙原理》。

呂天兒微微一驚,轉頭想看看是誰這麼沒有禮貌,卻看到了一張自己並不想見到的臉。

“這不是呂天兒小姐嗎!真是不好意思,我也對這本書有點興趣。”一個褐色頭髮的男生一臉壞笑地看着她,說話的口氣一副欠揍的樣子。

“亞森!怎麼是你!你是不是有病!”呂天兒見到這個平時和自己就不對頭的褐發男生,氣就不打一處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